《猩球崛起2》导演专访 :凯撒没有孙悟空的武功

腾讯娱乐讯 《猩球崛起:黎明之战》上映三天入账2.8亿,为即将过去的暑期档带来了一个观影小高潮。很多看过电影的童鞋们都想问:上一集中的帅帅男主角詹姆斯·弗兰克去哪儿了?这集为啥没出现?电影中的大反派猩猩柯巴,看猿族领袖凯撒的眼神总是不大对,他俩之间是不是有基情?我们中国有超能力的孙悟空,凯撒会不会以后也获得超能力?对于这些疑问,《猩球崛起2》的导演马特·里夫斯都一一做了回答。

《猩球崛起2》导演专访 :凯撒没有孙悟空的武功

凯撒,还记得付兰兰吗?

不想让詹姆斯·弗兰克抢了凯撒的戏

腾讯娱乐:詹姆斯·弗兰克的角色为什么没有出现?在以后的故事中还会出现吗?

马特·里夫斯:詹姆斯弗兰克的角色这次没有出现是因为这一集想把故事的重点集中在安迪·瑟金斯所扮演的凯撒身上。而其实詹姆斯·弗兰克这个角色是通过凯撒对过去的回忆来呈现的,弗兰克扮演的角色是凯撒的人类父亲,当凯撒怀念他的父亲时,弗兰克就成了影片中回忆的画面。我们觉得这样的方式会比弗兰克的角色活生生出现在电影中更能表现凯撒的内心世界。

腾讯娱乐:这部电影所表达的虽然和之前相对一致,却还是有些不同,比如人与猩之间的区别更小了。

马特·里夫斯:最激动人心的是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候就记得《人猿星球》那部电影。我觉得这是一个空想的荣格式的故事,是对于人性的暗喻。影片中猩猩占领了星球,而事实上是人类在控制整个星球,我们通过猩猩的脸,其实看到的是人类本身。而我在电影中想表现出凯撒的特别之处,因为他是人类养大的,他以为自己是人,但是有一天却被告知他是猿,这是他最令人怜悯与心碎的地方。在别的影片中,动物的眼中只有动物,而在这部影片中,凯撒意识到人类这个概念,甚至有对人性的思考。相比我们的人性,他们的动物性是多么的宝贵。出于这种理解,我们把影片中猿类和人类的差别表现得更小。

腾讯娱乐:在构建猿族世界的过程中,您最关注的是什么?最想呈现出的是猿族怎样的状态?

马特·里夫斯:我首先想要创造的是凯撒的故事,与上一部相比这是一个国王的故事,同时他也是一个家庭的父亲,是猿类的教父。这很像美国的电影《教父》那种莎士比亚式的故事,所以,这是在猿类领导下的莎士比亚式寓言。而他们猿族的社会险些被人类摧毁,所以我想要呈现的也是一个家族的故事,在2011年的《猩球崛起》中,从最初的猩猩部落到发生语言上的进化——猩猩们张口说话了,他们通过语言进行沟通了。这就如同人类的进化,开始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

《猩球崛起2》导演专访 :凯撒没有孙悟空的武功

《猩球崛起2》致敬《教父》和《狮子王》

《猩球崛起2》致敬《教父》和《狮子王》

腾讯娱乐:中国观众看完猩球2的直观感觉是觉得凯撒和儿子的部分有点像《狮子王》,你在电影里探讨家庭关系时是否有受到《狮子王》的影响呢?

马特·里夫斯:嗯,我确实也喜欢狮子王这部影片,不过我想我拍的影片能带有莎士比亚式的剧情,就如同教父那种西方经典,狮子王来自于经典的寓言。而经典的叙述方式和现代的特效结合在一起碰撞出新的,但是能经久不衰的经典,我希望我的影片中传递出真正的情感,就像教父和狮子王,以他传统的经典的叙述方式在讲述国王和儿子之间的父子情,这也如同凯撒和他的儿子之间的情感,他珍惜自己的家庭,所以也希望创造出特别,又可以永恒的故事,不过主角是猩猩。呵呵。

腾讯娱乐:最初的剧本中更侧重于城市中的人类,为什么在最终呈现里增多了对猿族的戏份?

马特·里夫斯:因为我想把这部电影的重点放在凯撒身上。你了解了凯撒这个角色之后,就会对它充满同情,凯撒被他们猩猩父母生出来,然后被人类养大,他被监禁,被用来观察实验甚至被虐待,后来他带头越狱,领导猩猩们革命,在这个故事中,凯撒是大英雄。对我来说,新的故事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延续,这是一个关于进化的故事,也是猿类文明历史开始的故事。所以从猿类角色的角度接手这部影片,是我的思路,我觉得这个角度能更好地处理电影中感情的部分,我开始以为他们可能会拒绝这个提议,当时我也不确定会当这部影片的导演,不过。所以当我跟fox公司说的时候,他们居然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并且让我执导这部影片,这也让我很高兴。所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让观众对猩猩有怜悯之心,并把观众的目光转向猿类。

腾讯娱乐:影片的结尾,凯撒说这是战争的开始,似乎预示着猿类与人类之间将会有战争的发生。关于结局的安排,有和编剧商量过吗?

马特·里夫斯:是的,第一部关于猿类的科幻片是1968年的人猿星球,最后星球不再是人类和猿类的,猿类成为了星球的统治者,那部影片讲述的就是人类和猿类之间的战争。而这样的故事探讨的就是人性,猿性,战争爆发,是谁首先打破和平的局面,你知道有些事会继续发生,谁先打破和平,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事情的结果并不稀奇,而我们想要知道的是谁先开始的,怎样开始的。

《猩球崛起2》导演专访 :凯撒没有孙悟空的武功

凯撒没有孙悟空般的超能力

不追求超能力,追问的是人性

腾讯娱乐:在东方文化背景之下,我们的对于猿族的构建更倾向于无所不能超人类的存在(孙悟空),而在西方文化中,无论是泰山还是凯撒都是和平主义者与类人化的存在。您怎么看这其中的差异?

马特·里夫斯:是的,我知道在东方,美猴王是拥有超能力、带有神话传奇的人物,其实在西方也有类似的拥有超能力的形象。只不过在猩球崛起中侧重点不同,这次重点没有放在超能力这个方面,而是我们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上。这有点像希腊神话中对于人性的询问。所以这里讨论的是人类的行为和人性,而猩球崛起其实是对于人类比如战争,暴力这些方面的反思,也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思考物种之间如何避免冲突,人性中的挣扎,所以整个影片似乎像是对于人性的折射。还有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动物等。

腾讯娱乐:《猩球崛起2》里对战争的刻画,是否存在对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影射?

马特·里夫斯:是的,我拍这个电影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说明电影也是暴力的敌人,人们可以用电影来反思我们作为人类面对冲突时的所作所为,1968年的《人猿星球》的结局是地球变成了猿类的星球,然后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们之间如何相处,这也是对暴力的反思。它所体现的不仅仅是像美国对伊拉克那样的局部战争,而是全人类之间发生的一种泛化的也更深层的冲突,甚至物种间的冲突,如何处理这种冲突,是值得反思的。具体到这一部《猩球崛起2》,我们的确想用电影类比现实,同时也是想对历史做一些思索。

腾讯娱乐:《猩球崛起2》中反映出人性、动物性的复杂一面,并不是非黑即白的简单划分。猩猩的开战和报复,与人类的开战与报复,不是简单的对与错可以评判,能具体说说你的想法是什么吗?

马特·里夫斯:是的,我刚刚提到过电影可以是暴力的敌人。理解暴力的唯一方式是需要人有怜悯之心,这是所有演员需要理解的。比如电影中的猩猩角色柯巴,他被很多观众认为是代表罪恶的反派角色,但了解历史也同样的重要,他从哪儿来,为什么想报复。当你想要避免冲突,就需要了解事情的原委,你就知道为什么最后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理解暴力发生的原因同样重要。

腾讯娱乐:刚才您提到了柯巴。片中有一个亮点,就是柯巴装傻取得人类信任。你如何评价柯巴这个角色?又如何看待“信任”这件事呢?特别是在条件极端,资源稀缺的情况下,人与人、族群与族群间,信任是否都是脆弱的?

马特·里夫斯:是的,我想信任也是影片中想要讨论的一个主题。当你去探讨矛盾本质的时候,往往是信任方面发生了问题。信任是人类之间非常难维系的一种东西。当你发现有信任问题时,需要去追寻历史一探究竟。人类对柯巴所作出的行为让他憎恨人类,他准备报复人类,但他故意让人类以为他很傻,这恰恰是他的聪明之处,然后他展开了复仇。这个剧情的设置有点扭曲,但是十分有趣,甚至有点滑稽。这是和平的终结,希望人们可以喜欢柯巴这一出戏,扮演柯巴的演员托比·凯贝尔在影片中的表现非常精彩。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场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三替]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