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摘要]据统计,2014年底网络平台的交易额有望占到总票房的40%左右,2015年便有望超过50%。腾讯娱乐采访相关业内人士,为您解读售票方式的网络化,将给整个中国电影产业带来更多的颠覆性变革。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网络购票终端机已大举“入侵”电影院

腾讯娱乐专稿(文/喻德术 编辑/猱困困)

金融街首都电影院目前正在调试“电子检票”——观众从网上买完电影票,直接到影院扫描二维码或条形码即可进入放映厅,整个观影过程既不接触售票员,也不接触检票员。

如果此项技术得到推广,从理论上讲,将来会出现“无人影院”:就是影院里除了观众,你将看不到其他人——其实还会有一些服务人员,但大部分事情都可以通过网络完成。

继放映技术全面数字化以后,中国电影产业正在进行第二次重大变革,那就是售票方式的网络化。据统计,2014年底网络平台的交易额有望占到总票房的40%左右,2015年便有望超过50%。

售票方式的网络化,受到影响的还不仅仅是观众和影院,它作用于消费终端的性质决定了,将给整个中国电影产业带来更多的颠覆性变革。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就在短短几年前,观众想看电影,买票还得在售票柜台排队、刷卡甚至支付现金,可到了今天,已经有近半数观众买票已不必通过售票柜台,而是直接通过个人电脑或手机就可以完成。购票入口多得数不胜数:各大院线或影院的官网、微信电影票、QQ电影票、美团网、猫眼、格瓦拉、时光网、网票网……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手机上的购票APP越来越多

日前,在艺恩咨询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文娱产业年会论坛”上,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透露,仅仅在2014年的前8个月,在线售票平台猫眼电影的销售额已经突破50亿人民币,格瓦拉差不多也有16、17亿,再加上微信电影票、时光网等售出的电影票,网络售票占了整个票房总额的50%以上,预计明年可达70%甚至更高。

不过格瓦拉电影网副总李磊、福建恒业副总南飞、首都电影院总经理于超等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统计数字“略微有点夸张”,估计到今年底可达40%左右,但电影售票网络化的确已经是大势所趋,正如大型超市取代传统市场一样,不可逆转。

但上述业内人士均认为,尽管三到五年以后网络售票有望“一统天下”,但人工售票的彻底消失是不可能的,也没有这个必要。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今年初,北京不少影院的大厅都出现过这样一种状况:角落里处“站”着高矮、胖瘦不一的网络购票兑换机,它们分别隶属于微信电影票、猫眼、格瓦拉、时光网、网票网等各种在线售票平台——观众买完票以后,需拿着二维码或条形码到这些机器上去兑换。

由于尺寸不一样,还容易故障,不论观众还是工作人员,都对这些兑换机头疼不已;可近期记者在北京万达影城、UME影城等多家影院看到,兑换机已经实现“一体化”,就是同一台机器上,可以兑换所有在线售票平台售出的电影票,不仅方便而且美观。

但即便如此,它仍然不是最方便的购票方式。早前有业内人士提议,电子检票早已在中国的各行各业盛行,影院为什么不能搞一个电子检票呢?观众拿着购票后收到的二维码或条形码,直接到影院扫描一下就可以进入放映厅,将兑换票这个环节也省去了。

其实,这个设想正在成为现实。首都电影院总经理于超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首都电影院金融街店正在调试“电子检票”技术:“主要是调试机器,中间有好多问题,比如如何防止逃票、观众中途要出来上厕所怎么办。”

至于何时可以正式投入使用,于超表示“年底应该没问题”。可以预见的是,一旦这种技术得到全面推广,手撕票时代很有可能成为历史。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随着网络购票的普及,排队买票的景象将越来越少

业界认为,网络售票对中国电影产业的影响是颠覆性的。首先受到影响的是观众,他们将享受到更加便捷、高效的服务。

UME国际影城副总刘晖分析说,热门档期或有热门大片上映的时候,观众往往需要花较长时间排队,少则三五分钟、十几二十分钟,多则半个小时或更长时间;而2010年《阿凡达》在国内上映的时候,大冬天的,甚至还曾出现过一些人抱着铺盖卷通宵排队的事情,票价也一度被黄牛党炒到五六百元一张。

网络购票兴起以后,首先把观众排队买票的时间省了:“随时随地,只要有网络,他们可以想买就买,而且还可以提前选定座位。”就记者的个人体验来讲,网络购票一两分钟就可以完成,如果手快可能几十秒就够了。

以前不少观众想看某部电影辛辛苦苦跑到影院,发现已经满场,只好等别的场次或者看别的影片。“在网络购票时代,这种情况基本是可以杜绝了”,刘晖说。

除了时间成本,网络购票对消费者更大的吸引力在于节约经济成本。团购自不用说,商家促销大战最白热化的时候,观众花几块钱就可以看到一部热门大片;而绝大多数情况下,四、五十元都是“正常票价”,六、七十元就已经算是高价;但如果到柜台去买,一般都得七、八十元或者更高。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对于影院来讲,网络购票的兴起则可节省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

以北京第一家五星级影院UME华星国际影城为例。刘晖说,该影城一共有7个放映厅,以前没有出现网络购票的时候,平时大约需要10-11个售票员——因为还得轮休,平均每个放映厅得配备大约1.5个售票员,遇到热门档期或热门影片还忙不过来;而目前,影城已经只需要5、6个售票员,人力差不多节省了一半。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节省下来的这4、5个人就没用了、被开除掉了:“他们可以去做更细致的、点对点的服务,给观众带来更加完美的观影感受”,刘晖说。

而首都电影院金融街店的电子检票一旦推广开来,不但售票员可以省了,连检票员也都可以省了。“一般情况下,影片开场前放映厅门口需要2-3个检票员,但如果是电子检票,我只需要放1个人在那里盯着就行。”首都电影院总经理于超说,放在门口的这1个人,是为了做一些服务和监督工作,比如机器出现了故障要及时处理、有观众不会使用要给予提醒、同时还得防止有人逃票。

从理论上讲,待电子检票技术运用成熟、观众素质提高以后——未来很可能将会出现“无人影院”:观众从买票入场到看完电影,将再也见不到任何影城服务人员。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相比于观众和影院,网络购票给电影片方和发行方带来的影响更大,因为观众的需求可以通过网络得到及时反馈,使他们可以进一步实现“精准打击”,节省大量发行成本。

合一影业总裁刘开珞说,没有网络购票的时候,一部影片的宣传周期很长,但观众的转化率往往很低:“比如观众看完某个预告片他可能很喜欢,但离影片上映还有很长时间,后来他可能就忘记了或者被别的影片吸引了。”现在,85后、90后和95后已经逐渐成为消费市场的主角,他们在生活中大量使用移动终端来获取各种信息,不论预告片、片花、剧照还是主题曲、插曲。并且,他们相当重视移动终端的便利性和人性化服务,如果能够将这些信息与购票入口、甚至副产品消费入口打通,比如大量旅游产品所做的那样,相信将会非常收到欢迎。

刘开珞还认为“对投资方来说,这可以把整个宣传和营销链条缩短,节省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甚至片方可以用这些数据来取代主观臆断观众的喜好,在营销推广的过程可以进一步做到有的放矢,精准打击。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虽然《心花路放》片方为此投入近2000万,但业内人士透露“多挣到的票房可能远远不止这个数”

电影网络购票之所以屡屡出现跌破心理底线的价格,大多是为了宣传推广,片方或在线售票平台会给影院“补差价”。比如即将公映的《心花路放》,在美团网上最低9.3元就可以买到,但这可不是影院的实际售价,其实际售价很可能是30、40元一张,中间的差价需由片方或美团网来补贴。

据知情人士透露,《心花怒放》片方此次大约拿出了2000万来补贴网络售票,于是影片还未公映,大量的低价票已经在网上被抢购一空,使得影片热度空前。

“对片方来讲,他花这个钱是值的,因为花2000万,大概可以拿到40%的票房分成,也就是说实际上只花了1200万,但多挣到的票房可能远远不止这个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院线人士表示。

《心花怒放》绝非个例,其实现在绝大部分影片的片方都希望能与在线售票网站合作,搞一些优惠活动来提升影片热度——就看你有没有那么多钱。虽然这并不违规,也不违法,但实际上这就是变相的“买票房”。

“将来的结果就是你花2000万,那我就花4000万,大家都买,看谁有钱,形成一个恶性竞争,没有钱的小片将彻底失去机会。”福建恒业副总南飞对这一状况感到担忧:“其实决定一部影片命运的应该是它的内容和品质,如果被其它因素决定了,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但是,网络售票的全面崛起又是不可逆转的事情,因为它确实高效便捷、利大于弊。对于“买票房”形成的恶性竞争,多位业内人士认为要想解决,只能是实行柜台票价和网络票价的标准化:就是你到柜台买是这个价格,到网上买也是这个价格,那观众就会理性考虑要不要捡便宜,从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造成某部影片超热的假象。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微信电影票、猫眼、格瓦拉、时光网、网票网……最近两年,虽然很多第三方在线售票早早便已设立,但他们的崛起,仍然是近两年的事情。

光合映画创始人陈旧说,不管是片方还是宣传营销方,现在都比较重视与这些在线售票平台合作,因为它们各自有着数百万甚至是数千万的观众用户,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呼唤票房”的能力。

但福建恒业副总南飞认为,各种第三方在线售票平台将来的路在何方,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影院手里:“只要影院拒绝接入你的购票入口——它们完全可以自己办售票网站,那一切都完了,除非你自己去开影院。”南飞说,大量售票网站的兴起,致使部分影院开始损失固定会员,他们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反击:“比如现在就已经有一个售票网站,不少影院已经开始拒绝与它合作了。”

近半观众网络购影票 互联网“革命”闹到影院

作为电影产业的终端,影院无疑将会成为各方利益角逐的重心。南飞说,在网络时代,影片片方将来完全可以直接与观众和影院对接,一切都通过网络完成,中间省掉传统的宣传营销、推广发行等所有环节。那时候的中国电影,将会是什么样的呢?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morninga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