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金马奖主席陈冲:怕搞不定评审团

专访金马奖主席陈冲:怕搞不定评审团

陈冲早前在威尼斯

腾讯娱乐讯(文/程佳)北京时间10月1日,第51届金马奖入围名单正式揭晓,当天一同公布的还有新一任评委会主席人选。担任过威尼斯、柏林等国际顶级电影节评委,同时还是奥斯卡终身评委的陈冲此次将以主席身份助金马奔腾。名单公布后,陈冲接受了腾讯娱乐的独家专访。

从著名导演李安手中接过主席棒,陈冲坦言压力并不大,反而最担心如何搞定意见相左的评委团们“我希望能够把大家气氛调整得比较好。”刚历经威尼斯,立马转战金马,陈冲今年工作重心都交给了电影节,虽然辛苦,但陈冲仍兴致勃勃,“这是多好的看片机会啊”。

什么样的影片配得上金马奖,主席的意见很重要,但从陈冲口中却难以挖出其心仪的影片信息,“只能说我不能容忍庸俗”,陈冲强调。对于审美偏本土化的金马奖,陈冲也并不担心自己口味遭遇“水土不服”,“好的电影给人带来的感受是相同的,不会受到地域影响”。

拿过三座金马奖杯的陈冲与台湾缘分不浅,在一众台湾新导演中,陈冲坦言欣赏九把刀(微博),“我看过 《那些年》,很好笑,也有节操”。至于内地新导演,陈冲则心水国民岳父韩寒,“他有才华,我很喜欢”。

当主席最大挑战?最怕大家吵架

腾讯娱乐:被金马奖评委会邀请当主席是怎样的一个契机?

陈冲:说实话,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他们向我发出了邀请,然后我也觉得这是挺好的事情,我就接受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邀请我。

腾讯娱乐:今年威尼斯电影节您也是评委,现在刚回来马上又要投入到金马奖,这么紧凑的工作节奏能调整过来吗?

陈冲:其实在威尼斯看片的时候,我心想如果再去金马的话,身体也许会有点受不了。但是回来休息了一阵子,感觉状态又回来了。其实每个电影节其实对我来说是很好的机会,因为你平常不一定看得到这些电影,然后有机会跟一些专业上很优秀的人交流。看每一部电影,你都会惊讶地发现每个人是那么地不同,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不同的观点,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的机会。

腾讯娱乐:因为上一届评委主席是李安,您接棒的话会有压力吗?

陈冲:其实也没有,但肯定是个挑战,要不是挑战我也不会去做了,其实要去做一件事情,就是因为有未知,它才有兴奋度。另外中文电影我不是特别有机会看到,虽然我可以买DVD回来看,但我特别希望能够在影院里欣赏。所以这对我来说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机会。

腾讯娱乐:在评委工作上您应该算是比较轻车熟路了,但这次担任评委主席,除了看片的话,还会其他的挑战吗?

陈冲:这个我并不知道,我想作为评委主席,最重要的第一是看片,第二我觉得是去了解所有其他评委的意见吧,希望能够把大家气氛调整得比较好。因为有的时候,评委间争议会很大,弄得互相都很不高兴。然而电影它难也就难在的确是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每个人的生活经历,他的阅读范围,他的生活经历,都决定了他的趣味,有时候挺难去说服别人。但是从不同的观点当中,你也会看见这个世界的丰富,所以,这个还是令我期待的。

腾讯娱乐: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出现不太愉快的情况怎么解决?

陈冲:其实我觉得做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去倾听,你也许会感受到一些他的角度,就算有分歧也没关系,大部分电影节评委的都是最后以选举来取得最后的结果的。因为不可能说是让所有的人都统一的,最后还是要通过选票决定。

腾讯娱乐:柏林、威尼斯电影节还有奥斯卡,您都当过评委,有没有总结过各个电影节会是什么样的审美口味或者什么样的潜规则?

陈冲:每个电影节的确,就像一个人的签名一样,肯定有自己的特性。我很难具体去描述,但是如果说我拍出来一部电影的话,我可能会有点感觉,我这部电影是更合适威尼斯还是这部电影更适合柏林。近几年来因为电影节的竞争也是很厉害的,它们也慢慢地有一点失去了自己的特色,有时候依赖于某一些明星或者大一点的片子去求生存。所以比起十几年前的话,它的那种个性,好像是越来越少了。

啥样的电影能拿金马?绝不能庸俗

腾讯娱乐:您曾拿过三座金马奖杯,这次再回来当评委主席的话,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触吗?

陈冲:我挺尊重金马奖的,每次都办得很好,很有秩序,而且出来的结果也是很公正的,不会有任何的猫腻,大家都是诚心诚意,全心全意在那里工作,所以我还是蛮欣赏这种气氛的。现在回来是觉得很亲切的,其实觉得做评委,在很多国家都做过,但评自己中文的电影,我这也是第一次。

腾讯娱乐:以前参加金马奖的时候有难忘的片段吗?

陈冲:我到的那几次反正都是有提名在的,所以可能是有一点忐忑的吧,但我的生命没有那么多的重量放在得奖上面。平时可能更享受一点的还是做评委吧,你就坐在那儿看,然后你可以说电影多棒,你也可以说真臭,更自在一点。

腾讯娱乐:因为金马奖给大家的感觉会更加偏向于本土电影一点,您这次作为主席,审片的口味会怎么把握?

陈冲:这个口味很难说,我肯定也是受到了西方文化影响的一个人。但是我想,其实在哪个地方评电影都是一样的,就是你走进一个电影院跟走出一个电影院这个过程当中,有一种收益,一种震撼。

腾讯娱乐:在您看来,什么样的电影才能配得上金马奖呢?

陈冲:可能对于电影语言有一种新的探索,可能对人的价值、人类本身,人性,有一个更深层面的一个全新角度的解读,它让你思考也好,让你感动或欢乐也好,它让你觉得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了。

腾讯娱乐:这么说您不太喜欢商业片?

陈冲:也并不能这样说,有很多商业片它也很深刻,它找到了自己的角度了。当然我是需要去感受一份情操,我是绝对不能忍受庸俗的。

对近来台湾电影印象?很欣赏《那些年》

腾讯娱乐:您这几年对台湾电影有关注吗?之前有没有比较欣赏的台湾的导演?

陈冲:我其实关注的都不够,所以我才觉得这是个机会。怎么说呢?我就希望自己像一个婴儿接受世界一样地去接受它们。另外,侯孝贤早期的电影我是非常非常欣赏的。

腾讯娱乐:现在台湾也有很多新导演出现了。

陈冲:对,我也很喜欢看。九把刀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我觉得就很好。

腾讯娱乐:这部电影哪里比较打动您?

陈冲:新颖,这部电影拍得非常好。作为第一次当导演的人,他的镜头语言其实用的蛮好的,一点都不比讲过几次的人要差。然后他在讲故事的同时,他又是个有节操的人,虽然是这样一个让你觉得好笑的故事,但是一点都不庸俗。

腾讯娱乐:您当时看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自己的一些青春?

陈冲:我们那时候上学跟现在还是很不一样的了,而且我很小就去演电影了,但还是会有共鸣。

对内地新导演啥想法?挺看好韩寒

腾讯娱乐:您在国外的话,有关注内地电影吗?现在像赵薇、韩寒、邓超郭敬明这些新导演都取得了很高的票房。

陈冲:其实我蛮期待韩寒的电影的,我蛮喜欢他的。赵薇的我看了,导的很好,所以我挺期待年轻导演的东西。

腾讯娱乐:怎么去评价这些明星跨界当导演的现象呢?

陈冲:没有什么,其实要做导演,就是想把一个故事讲出来,很简单。

腾讯娱乐:那你觉得这些新导演潜力怎么样?

陈冲:我觉得他们当然是影坛的希望,怎么说呢?因为有的时候青涩其实就是一种可贵,弄得油头滑脑了,就没意思了。有的年轻人他凭着一股激情,他有话想说,有故事要讲,他就讲出来了,这时候青涩本身就是他的一个特色和语言。

腾讯娱乐:您现在还有当导演的冲动吗?

陈冲:有时候也挺想的,就是不知道生命当中还赔得起赔不起,因为这是要牺牲很多个人生活的一件事情。现在也有很多人来找我,但我都觉得没有冲动,所以可能我对市场有点落伍吧,我自己想讲的故事也不是一定合适市场的。

腾讯娱乐:这两年有没有让您觉得是精品的电影?

陈冲:《天注定》我很喜欢,《白日焰火》我也很喜欢,有一些新的我没看,我挺期待看韩寒的电影的。

腾讯娱乐:许鞍华导演也拿过两次金马奖,她的新作 《黄金时代》不知道您有没有看?

陈冲:其实在威尼斯的时候我没有看成,因为那天是最后一天了,但我们宣布完奖以后就做记者招待会,做完记者招待会就要和那些所谓的得奖人在一起聚会、吃饭,所以没来得及看,蛮可惜的。其实我很期待这个电影,对了,还有《归来》我也还没看,期待能补一下。

腾讯娱乐:其实这两年关于娱乐至死、电影品质下降这类话题在国内讨论很多,在您看来,中国导演在普遍的电影艺术素养上,跟国外导演相比,有什么优势或者是劣势?

陈冲:追求市场这本身就会造成一大批糟粕的出现。但是,也总有精华的东西会出现,精华本身就不是每年会出很多。国外的电影也是越来越趋向于大的动作和特技的趋向,所以很多好的编剧现在都去编电视了,这种现象很正常。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kakaso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