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向阳》吴秀波挂职下乡 农村剧不再伪娘

[摘要]一线卫视如火如荼地展播反法西斯电视剧的狂轰滥炸,央视一套却闲庭信步地推出农村剧《马向阳下乡记》。让十一小长假宅在家里的观众追剧根本停不下来。

《马向阳》吴秀波挂职下乡 农村剧不再伪娘

“马向阳”跳粪池救人

马向阳下乡记_24截图

马向阳下乡记_24

45'2''

盛世骄阳

腾讯娱乐讯 一线卫视如火如荼地展播反法西斯电视剧的狂轰滥炸,央视一套却闲庭信步地推出农村剧《马向阳下乡记》。这部由吴秀波(微博)王雅捷(微博)主演的农村剧,不断刷新着农村剧高收视率的标杆,让十一小长假宅在家里的观众追剧根本停不下来。

乡村政治好戏连台

说它是好剧,首先是因为它以农村为本认真经营戏剧了。近年的中国电视剧产业中,真剧不多,伪剧遍地。所谓伪娘,背景风物是假的,性格情思是假的,剧情逻辑是假的,对白台词也是假的。要么一味瞎逗,围绕着陈旧俗套的嗑儿,使劲挠人胳肢窝。要么一味地瞎斗,为芝麻绿豆点事儿,或者莫须有的仇,没完没了地打。

《马向阳下乡记》是真家伙。编剧谷凯为了创作这部作品,深入山东农村两个月,采访村官40余名。“第一书记”这个名号一听就带有临时性质和主旋律意味,但因为编剧摸了农村的底,入了农民的魂,通了农业的经,所以剧中不见直眉瞪眼的口号和说教,放眼望去一地生活。这里的“生活”二字,包括农村的生活气息:大葱蘸酱、槐树传说、全村皆亲戚、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蝇头小利便能撬动地球,这些都属于典型的农村气象。更重要的是,剧中写活了农村的“政治生活”:村委会主任因为土地流转被骗而跑路,刘氏族长二叔成了村民的主心骨,城里来的第一书记作风很飘浮,刚刚摁下瓢就翻起了葫芦。不要小看这些其貌不扬的泥腿子,他们个个都有维护自身利益的倔强和顽固。更不要小看泥腿子中的优秀分子,乡村政治家二叔在大半部剧集里把马向阳玩弄于股掌之上。

前二十集里,马向阳的面目是模糊的,农民群星个顶个闪亮。一手芭蕉扇、一手望远镜的二叔,站得高望得远,堪称村里的小诸葛。村长夫人李云芳也不是等闲人物,村长齐旺财进城躲债去了,她留在村里应付时时讨债的乡邻,还要和二叔角力,争夺马书记。二叔手下有老乔和梁守业两员大将,李云芳身边有同村嫁过来的姐妹团,马书记进村后也培植了花小宝和毛蛋的童子军。这三方势力就像拉车的天鹅、梭子鱼和虾,分别往天上、池塘里和后方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槐树村的车只能停在原地。争夺的核心是什么?二叔一心要取齐旺财而代之,李云芳一心要助夫保住村长宝座,而马向阳成了他们拉拢的对象,左支右绌紧忙乎。

这盘政治的棋局说起来简单,能不能下出“大智慧”就看编导的棋艺了。值得高兴的是,他们棋艺不错,上来就是围绕着量地的算计和反算计,接着是为了修路的拆房还是不拆房之争,随后是科学利用土地还是继续抱残守缺的较量,最后还有土地流转向大户还是造福每个村民的缠斗,每一次都事关农民的命根子:土地和房屋,每一次都是公心和私利反复拉锯才有结果,并不总是正气压邪气,但总能体现出农民的狡黠和智慧。冲突写地道了,就不再有赝品感。人物写地道了,就不再有贫血感。乡村政治角逐写地道了,就不再有儿戏感。可以说,这部剧远接《暴风骤雨》《三里湾》的写实传统,近带赵本山早年小品喜剧的生活幽默,不图解政策,不教条致富,是近年来罕见的农村现实主义佳作。

轻重风格同台碰撞

从表演上说,这部剧里融合了抑扬顿挫的戏剧式和轻描淡写的生活流两种风格,扮演二叔的李洪涛和扮演马向阳的吴秀波是两派的代表。

李洪涛是北京人艺的演员,一招一式训练有素,表演节奏沉稳,台词起伏有致。他在荧屏上广为人知是因为15年前那部家喻户晓的《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他在其中扮演了山东女婿“李木勺”,那一口方言一出便已喜剧效果十足,再加上他农民附体的表演,令人过目不忘。后来又在《康熙王朝》里演了葛尔丹,在《悬崖》里演了伪满特务,都是绿叶,次次抢眼。

吴秀波在演戏之前,做过众多的行当,生活阅历丰富。演戏而未成名之前,也经过了正派反派的长期历练,直到《黎明之前》一举成名,《北京遇上西雅图》出落为“国民大叔”。吴秀波外形俊朗,气质优雅,从生活阅历中悟得了很多关于世界的心得,记者采访他从来不用担心没有金句作为标题。他没有经过话剧舞台的磨炼,不管演古装剧还是时装剧,都是用生活化的清淡方式处理台词和表情,很少剑拔弩张。如果说《赵氏孤儿案》中程婴还因为深陷困境偶尔须发皆张,这个马向阳则泰山崩于前色不变,打着哈哈笑对人生。

李洪涛和吴秀波的对手戏很多,不同表演风格的碰撞,是外家拳大战内家拳的效果。二叔的身后还站着梁守业、李云芳、老乔等人,个个爱憎分明,一往无前。马向阳的身后跟着于院长、林晓曼诸人,策略迂回,轻声细语。这种表演风格上的区别,也是由乡下人和城里人的思维方式决定的。乡下人敢告诉全世界他们要什么,必欲将挡路者去之而后快,城里人则事事避免正面冲突,拐着弯儿奔向目的地。这种攻守之道,既是对现实生活的摹写,也提供了审美上的不同格调。

在最后一集中,马向阳以其成就和人品彻底征服了二叔,但他肉烂嘴不烂地说:“我一点也不觉得对不起你,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成为真正的男人。”这话说到点子上了,马向阳由一个浮在面上的下派干部,到一心做成一件事的政绩干部,再到一心一意服务村民的融入型村官,跟二叔的不断挑战和砥砺有关系。如果来了就是个你好我好全都好的环境,他混上一年就走了。就因为混不下去,才被逼成了能人和实干家,才有了一等一的精神硬度。这就是生活的二元辩证法,没有危险就没有应激,没有刁难就没有成长。这也是有些人成为人物后总要感谢对手的因由,他们绝不只是为了显示大度和炫耀成就,而是他们开创的奇迹的确离不开对手的压迫式激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merciw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