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夏天》师春玲:在釜山学习表演做减法

 《一个夏天》师春玲:在釜山学习表演做减法

师春玲接受采访

腾讯娱乐釜山报道(采访、文、图/陈媛)

每年釜山电影节的“亚洲电影之窗”展映单元,除了《归来》、《亲爱的》这样在国内外都能受到瞩目的大制作,还有一些小制作,成本极低,主创名气不大,故事和主题都偏文艺,得不到媒体的关注,3到4场的观众Q&A是这些作品最大的宣传平台。但这就是它们在唯票房论的中国电影大环境下生存的方式。

由南京大学教授杨弋枢执导的处女作《一个夏天》就是这样一部作品,它通过讲述一个女人寻找忽然被公安机关扣押的丈夫下落的过程,纪录了当下这个时代中国的一些变化。曾在《周渔的火车》中饰演功利闺蜜阿花的师春玲,首次通过一部血统纯良的独立文艺片,来到了釜山电影节。在釜山宣传期间,她除了参加了所有的观众Q&A活动,还看了很多片子。她告诉我们,即使被贴上“文艺”的标签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这些天里她最大的收获,反而是通过看些国际影展获奖作品,懂得了表演要做减法。

从话剧演到文艺片,是要跟自己较劲

腾讯娱乐:我看完片觉得这是一个用写意的方式来写实的电影,隐藏着很多对当下中国的纪录,你当初有没有因为这个原因接演这部戏?

师春玲:是融了一些进去。比如在我(角色名刘真)寻丈夫过程中正好薄熙来出事,他就把这个时事性给加进去,因为那段时间《新闻联播》什么都有,大家都不见怪为怪了。再比如说当年的南京在拍片的时候真的是南京拆得一塌糊涂,实际上都被导演纪录在了镜头里,我觉得导演还是希望表达一种对社会的关注。

腾讯娱乐:感觉是想纪录这个城市的变化。

师春玲:是的,城市变化得很快,我们拍完戏没多久,南京市长就下台了,因为他把古建筑全给拆没了,这个片子的背景就刚好是在纪录当今中国这样一个快速的变化。

腾讯娱乐:您是话剧演员出身,演出节奏这么慢的文艺片是不是有意接受挑战?

师春玲:因为我以前是一个专业的话剧演员。我合作最多的是田沁鑫,我们之间的沟通超级默契,我知道她想要什么,她也知道我能给她什么。

这个导演是有点像在拍摄纪录片,这在我也是一种挑战,经常跟我演对手戏的常常都不是真正的演员,比如说记者可能就是真正的记者来演,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未知的,我不知道我接下来需要干什么。

腾讯娱乐:看起来杨弋枢导演给了您一个特别大的空间。

师春玲:真是一种全新的尝试,有好多的镜头,我们可能都是一拍就是一个小时,比如我看我女儿上课的那个镜头,一个小时机器就架在那里对着你,但最后可能就用了五十秒。纪录片导演的确和电视剧、电影导演都不太一样。我经常问他,你想要什么,他可能会说他也不知道,我就觉得天哪……

腾讯娱乐:感觉就像给王家卫导演拍戏一样,经常处于不确定的状况。

师春玲:实话实说,在整个创作的过程中,我跟自己较劲了很久,拍摄了大概28天,我跟自己较劲了28天。以我现在的理解,导演是希望我演一个冷血的女人,冷血到我觉得不可理喻。

腾讯娱乐:是不是因为导演想表现这个女人被生活磨砺得非常麻木?

师春玲:对,但和生活中的我真的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所以演的时候我自己也不太理解,但这次我再看的时候,有几处是非常感动的。比如说有个镜头她她在找孩子还没找到,正好走到文革时期遗留下来的广告牌前时因为胃痛弯下腰来,瞬间就哭得撕心裂肺,看到这我眼泪唰就下来了。所以这其实是个我逐渐适应她的这个过程,有时候真的觉得挺痛苦的。

腾讯娱乐:听起来的确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付出。

师春玲:其实我觉得当演员,幸福的时候不用说,站在舞台上看见观众给你热情的掌声,你那个时候是灿烂的、开放的,但是演员真的是会消耗自己的身体和心气来演出别人的故事,那个痛苦和拧巴啊,我拍完回来后就病了一场。这可能跟我有点太容易投入有关,其实我不想那样,但是就在那个过程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会这样。

腾讯娱乐:可能看剧本的时候不太看得出来,假如你预先知道这个过程会比较折磨,还会接这个戏么?

师春玲:实际上我和这个导演一年前就见过面,聊完之后就没有消息了,直到一年半之后。因为她的电影是蛮低成本的,她就是出于单纯的热爱,想要去做这件事,我觉得她是我朋友的朋友,应该帮个忙。

腾讯娱乐:好像有一个侠女的心态。

师春玲:我就觉得她那种真诚挺不容易的,我正好时间也可以,就跟她去玩玩。其实当时我真的没想那么多,也不知道我前方是什么,但是我既然走了(这条路),我就硬着头皮走吧。

腾讯娱乐:现在回看这个过程,有没有一些收获?

师春玲:收获了一个不一样的我,会发现其实安静下来也蛮好的,可能通过这个电影改变了我的一些意识形态。比如之前在表演中我会用加法,老是怕别人看不懂,戏剧学院也是这么教我们的。但是现在我可能尽量用减法,尤其这几天我也在釜山看了很多电影,发现减法其实更好,因为戏量足够让观众了解你的时候,你真的没必要把每一场表现那么满。

釜山观众爱问问题,不怕被贴文艺标签

腾讯娱乐:在釜山电影与观众聊天见面感受如何?

师春玲:还行,以前好像在国外的时候我觉得人蛮少的,但今年买票的观众还是挺多的,他们还很关心一些问题,比如说电影为什么叫《一个夏天》,导演就说大概是因为去年8月份在南京拍的,那是南京50年以来最热的一个夏天。

腾讯娱乐:我记得热死过老人。

师春玲:对,最闷热的夏天。我这次来到这边也是第一次看这个电影,看的时候也是记起是在那么一个热死过人的夏天拍的啊。

腾讯娱乐:你刚刚也认定《一个夏天》是一个文艺片,你现在是否介意因为拍文艺片、跑影展,被人打上标签?

师春玲:虽然我有时候很纠结职业带给我自己的这种变化,但是我我还是很高兴干了这件事,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蛮快乐的。

其实我最近也开始参演一些商业制作,有一部将在12月30日上映的电影叫《有种我爱你》,我在里头演了一个屌丝妈妈,如果你去看就会发现那个形象和《一个夏天》里的我完全是不同的两个人。

腾讯娱乐:那我有可能会认不出来您了吧?

师春玲:完全不一样,我其实一直追求的目标是成为像梅丽尔·斯特里普这样的好演员,你看她演《铁娘子》里的英国女王,演《妈妈咪呀》里的妈妈,演一个像一个,你会发现虽然都是她在那儿演,但她永远都能和对手、环境产生绝妙的化学反应。

腾讯娱乐:是的,而且她也相当适应几乎所有的商业片或者文艺片类型。

师春玲:没问题的,她演的每个角色都很好。

腾讯娱乐:那您最想演绎的角色是?

师春玲:我觉得要有特点,我觉得人都不完美,一定有缺点,但他也要有优点,就让人一看就能记住他,和别人不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小时

最新动态:
[责任编辑:tiant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