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无战事》背后:资本与艺术“相爱相杀”

北平无战事_41截图

北平无战事_41

45'10''

293023

QQ博客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观看《北平无战事》

腾讯娱乐讯 刘和平穿了一件白衬衣,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外套,脚上穿一双看起来很休闲的皮鞋,坐在沙发上与人聊天时,你能看到他很瘦的脚踝和很薄的皮肤。他已经过了需要在大场合盛装的年纪,对一位在圈内十分可敬的老编剧来说,他只需要以最自然的状态出现在大型盛会上就可以了。

与刘和平一起接受记者访谈的,还有今年32岁的柯利明,他刚刚以15亿元的价格卖掉公司,一夜间跻身“财富新贵”行列。柯利明的身材修长而挺拔,头发梳得发亮,与刘和平的随意着装不同,柯利明西装革履。与上一次在儒意公司的酒吧里,访谈时他疲惫又焦虑不同,这次他姿态从容许多。

对刘和平和柯利明两个人来说,这次合作既是缘分,也是必然。《北平无战事》自筹备之初,就一直遭遇资本的挫折。刘和平代表艺术,固守原则,柯利明代表资本,更多的考虑回报,商业与艺术之间的关系,从来都“相爱相杀”,两个人需在商业与艺术之间找到平衡点。

从目前开播后的反馈来看,《北平无战事》存在是否“接地气”的争议,不过豆瓣9.4的高评分、业界的肯定和不错的收视率还是给刘和平长达七年的“执拗”带来了回报。

赌一赌:认真,你就赢了!

经历七家投资、七家撤资的曲折路后,2014年10月,《北平无战事》终于登陆四大卫视,在北京、天津、河南、山东四大卫视热播,成为知名编剧刘和平口中的“大制作、大投资、大手笔”之作。数据反馈不错,凭借过硬的故事情节,该剧收视节节升高,在卫视的收视率上升到排行榜第一名,开播期间收视率也一直在前列。

《北平无战事》选取了1948年国民党经济全面崩溃,蒋经国强制推行货币改革最后一搏的历史结点,将大命题浓缩在几个月的时空里,通过对多股势力、多个人物殊死较量的深刻描写,将叙事的张力推向极致,其中“反腐”力度非常强,正契合当下国家反腐的主题。

但“全面腐败”曾经是找投资的一大障碍。在与记者访谈时,刘和平说:“这里面说的国民党因全面腐败,经济全面崩溃失去政权。两年前找投资方的时候,都觉得是一个难得的好戏,写的历史的事情以及关照现实的生态,他们担心风险太大了,就撤资了。但是今天中央反腐败的意图非常坚决,反而今天与中央倡导的达成了高度统一。”

柯利明这个年轻人“有担当”,相信“自己的判断”,很多项目都是他从别人那里捡来的。一个擅长营销、包装和市场渠道的商人,接手已断资的“烂尾楼”,往往能使其“死而复生”,赢得市场。《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老男孩猛龙过江》皆为他的代表作品。

“当时柯总问这部戏要多少钱?我说得一亿以上,你敢不敢投?就当我六年的心血,你们一亿多钱白撒了!”刘和平激他,柯利明拍桌子说:“这么好的本子有什么不敢的!”立马投钱进组。

商人冒险是一种本能,世上什么事情会没有风险?柯利明相信“福祸相依”,这个时候进来,也是“雪中送炭”。加上这部作品有刘和平本人的光环,光写就花了六年时间,自己还搭了上百万元进去,柯利明判断这部剧就算不能播,也不是快消品,应该能留存很久。

柯利明表示《北平无战事》总投资近1.5亿元,主要的出品方有四家,分别是北京儒意欣欣影业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春天融合影视文化有限责任公司、和力辰光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山东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北平》今天有这样好的收视和口碑,全靠大家共同的努力,特别是刘和平老师,孔笙导演,侯鸿亮老师,李力先生,还有刘烨陈宝国(微博)等众多优秀的演员们。

“我们这部电视剧经历过七次投资七次撤资,即使到了发行阶段,依然也有不少电视台认为“有风险”,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北京春天融合公司董事长杨晓伟拍板,为这个项目保底发行,颇有些壮士断腕的感觉,每每想起此事,我总是很感动。 《北平》今天的结果固然令我欣喜,但其间经历的“惊心动魄”的过程,我想更令所有参与者难忘,或许,这也是一生都忘不了的经历”。接受采访时柯利明说。

陈宝国、刘烨、廖凡(微博)等影帝视帝前来助阵,这在一线演员讲身价的时代,“不向钱看向人看”非常难得,包括78岁高龄的焦晃,其父焦树藩毕业于燕京大学,师从司徒雷登。他愿意出来演一个配角(在《北平无战事》中饰演燕大副校长何其沧一角),这一点,让整个团队都很骄傲。后来刘和平对记者说:“我们这个剧组风气特别正!”在别的电视剧里演大主角的男演员,在这部戏里演配角,还演得那么卖力,钱还拿那么少。比如陈宝国,以他的地位,就这部戏里,演一个反派人物,有三天一句台词都没有,但是得配合拍摄,就那么一丝不苟的呆在剧组配合给表情,做背景。

制作团队请来了山东影视集团的孔笙团队,制片人侯鸿亮看了两集剧本就确认接这个项目的执行。因为动用了最高规格的设备四台艾丽莎高清摄像机,服装、道具、化妆和布景都完全按照剧本复原。整个剧组最后都有点“神经兮兮”,穿衣服站一天也不敢坐,就怕衣服有褶皱。

柯利明对这个山东班底的专业印象深刻, “国企有个最大的优势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因岗定人,一辈子就干一件事,而有些私企则是乱点鸳鸯谱瞎弄。”

强势编剧刘和平—为了作品可以得罪任何人

丹麦宗教哲学心理学家索伦•阿拜•克尔凯戈尔有句话:人最容易忘记的是自己。《北平无战事》编剧刘和平担任了电视剧的总制片人,经历七次融资七次撤资的折磨,这是刘和平坚守自己带来的“不轻松”,他不屑于像大部分编剧那样降低水准满足资本娱乐大众的需求,但要以一位历史学者的严谨来制作“俗文化”——电视剧,又不能得到资本的迎合。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他经营公司不成功,他经营作品又“吹毛求疵”,拿着一份编剧的钱干十个人的活,两种痛苦交织在一起,努力寻求对作品水准的控制力与商业化之间的平衡。那些“不足以为外人道矣”的故事,让他的个人风格看起来强势又霸道,明明有轻松大道,偏偏走少人问津的艰难小径,这一切都说明:他只想做真实的自己,宁可经历动荡和痛苦,也是值得的。

以下为编剧、总制片人刘和平口述:

这个戏很难,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故事,最难的是你要坚持自己最初的原则和目标!到柯总(柯利明)进来已经是第八家投资了,前面有七家投资七家撤资,都是大投资。投资的原因是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戏,撤资的原因是担心风险太大了。

本来我都要放弃先拍电视剧,打算把小说出版了再说,最后就是柯总他们,敢把一亿多的钱投进来,并坚持到最后,非常感谢柯总,感谢大家。

我以前说我不怕得罪人,是因为你要坚持原则,必然会得罪人,比如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不要那么尖锐,让大家觉得这么敏感,但是如果都后退一点的话,这部戏也不是现在这个高度。

柯总他们也觉得有风险,能投资说明他们投资方有担当、有眼光,在两年前投资的时候,环境还不好,到今天播出的时候时点“正好”。包括搭班子的时候,柯总也跟我说“赚钱什么的都好说,就是抱着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来的。”我觉得这挺不容易的,所以这部片子的书,也是儒意欣欣图书出版的,除了这本书是我的,其他的都是他们投资方和班底的。

我在写剧本之前,注册了一家公司,但是后来发现养不起,因为我没赚钱,写稿要做调研,陆陆续续投进去花了一百万多万,就是为了写出好作品,没办法,公司就关了,专心写作。片子里很多内容,比如以前的空军什么样,飞机什么样,打仗什么样,剧里很多金融的视角,要向银行里的人求教,不是一拍脑袋自己想出的。

电视剧从2012年的第三个季度开始筹备,拍摄是在去年的四月到八月,剧本、美术、找演员签约,前期做了很多工作,演员基本没花什么钱,主要是制作成本高。我从来不“数易其稿”,如果说前面一集不定稿,第二集我不会写,我经常是在电脑面前,几千字上万字拿掉就不用了,我是这样一路改过去的,改不动了我就往前写,所以到了拍摄的时候导演演员不敢改,我是自己跟自己较劲。哎……我每天看回放到半夜,看完了廖凡来问我,我说你今天这个戏,这个帽子不应该这样摔了,为什么?他立刻找导演他说这个戏我们明天补重新拍。

刘烨喝酒大家都知道出了名,只有在我们这个戏里面没有喝酒。

大家都有敬畏心,我们这个剧组风气特别正,没有任何乱七八糟的事,这个很不容易。拍完之后我们一起我当着柯总他们和导演演员都说了,发自内心感谢你们。

我个人很幸运的地方在于我比别人多一条生命——艺术。生命的延续无非是两个方面,一个是自己的物理基因,生儿育女延续生命,另一个方面就是作品,作品要有延续下去的生命力,财富对我来说,小康就可以了,没多大的概念。

霸气总裁柯利明—预算无上限,富贵险中求

柯利明是个很有激情的人,和他几次聊天,你只需听他说就可以。他思维活跃,做事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他成功了。柯利明没有兜售成功学,他更喜欢讲他的沮丧和痛苦,调侃他“城中新贵”,他会连连摇头,表现出并不沾沾自喜的样子。金牛座是很保守的星座,偏偏柯利明喜欢冒险,但有一点,柯利明是个坚持己见,有顽强毅力去付出的人。

《浪潮之巅》的作者在书中写道:一家公司只要赶上大势,自己又不出错,那么就可以顺着潮流活下去,直到下一次浪潮。影视文化产业这两年突然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竞相追逐的“肉骨头”,不知道柯利明带领的儒意影业为了下一次突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会是什么时候?

最近,儒意影业公司成立了直投部,绕了一圈,柯利明似乎又回到了他的老本行——金融,只不过这一次,他切入的行业是影视。

以下为儒意影业掌舵者柯利明口述:

《北平无战事》这部戏特别在哪里呢?因为刘老师写的东西,连导演也要揣摩,人文情怀、故事和深度,很多是我们不能把控的东西,所以我从最开始这个项目启动到今天,我的心一直悬着的。

这部电视剧的合作方每个人都是大咖,你要照顾每个人的感情。在中国,电视剧行业已经没有几个人愿意这么认真做事情。文化产业现在很热,不少公司就像抢钱一样,急功近利。我可以选择很多赚钱的项目,但做《北平》,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能做成这件事情已经非常幸运,以后的人生,很难再遇到这么多优秀的演员、导演和编剧聚在一起了。

从商业的角度讲,有风险,大家都不去做,从战略来讲我觉得是对的,但是任何事情都是“富贵险中求”。当初我做《致青春》的时候,没一个发行方看好我这个项目,因为当时的行规就是:找一线的导演、一线的演员,有票房保证才敢去做。包括《小时代》,李总很有胆量的,不管怎么样他敢投资,当时只是一个想法,就投了,去做了,然后成功了。很多时候,看似没有风险,可能就是最大的风险;你认为有风险,反过来看,没有风险其实才是最大的风险。

这部戏在我们公司的预算是“负多少再说!”不把它当利润的产品,一心一意把它做好,反而我们的收益来了。在现在这个两剧一星的年代,很多片子都排不上时间,但是电视台愿意给我们一个不错的预期,而且在买我们这部剧的时候没有考虑具体的成本,就是很好的收益。

作为一个职业投资人,看项目当然要有商业上的考虑,但是艺术上呢?还是要有胆敢去投资,我做为投资者,能做的是争取让更多人投一些既商业上卖座,文艺水准也很高的片子。

从资本的角度讲,很多热钱涌进来,是好事,中国需要金融来推进文化产业的发展。现在的问题是,市场上大把的钱在找项目,找不到好的人、好的项目,浮躁。资本应该投给那些真正有才华的人,商业可以解决一时的问题,但是文化产业不同,文化有内在的价值观, 不是说完全娱乐化就能成功。

我愿意去冒险,项目找到我,我会一直问作者:你想做好吗?你真的是认真想做作品吗?还是想赚钱?行,你就做作品,赚钱的事情交给我。我投了我再想办法把它市场运营好。所以很多项目我是在大家不看好的情况下,捡起来重新包装。

荣华富贵最毁人,我觉得很多时候成功是老天给你的恩赐,你多有才华、多努力,但是你成功有一部分原因是“运气”,既然你已经占了很多运气,就应该珍惜,尽量克己。我们公司有五六十人,大部分做事的,我作为一个老板,首先传递的正能量就是——我自己在做事。文化传媒行业不需要太多人,不是工厂化的模式,而是需要一些有灵性有悟性有诚意聪明的人在一起做一些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carinaya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