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良《我》:“烂人”也是青春的涅槃

徐良《我》:“烂人”也是青春的涅槃

徐良、连诗雅《Mr.Rainbow》截图

徐良、连诗雅《Mr.Rainbow》

4'2''

38

腾讯视频

腾讯娱乐讯 徐良微博)(微信号:xuliang12345 ) 的嗓音还是很有可辨识度,清亮中带着稚嫩,也正因为这种单纯的感觉,让他拥有着大批的学生粉丝,“巨头”有数据为证,并不是无谓的空头册封。但徐良也行将28岁,即将告别2字头的他不会满足只拥有低龄的歌迷,他也很需要成熟起来,由正太向怪蜀黍过渡,所以这张《我》企图心不小——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会到哪里去?并且非常巧妙,这种带着哲思的疑惑和追问,投射成一首首他和女歌手的对唱——自我,本我和超我,如果不去做学问一样深究,那就是非常任性和放肆,在找到我之前,在知道我会成为另一个我之前,在明知会转身蜕变之前,用这样一种feat.对立面的方式,向过去作别。

《我》专辑如果只是徐良自己哼唱,哪怕是唱到不属于他的撕心裂肺,都显得太常规了,哥哥张国荣唱过《我》后辈很难超越。但这样一种和女歌手对唱的近乎概念专辑的方式,却是别出心裁又胆大妄为,而无论郭静、林凡还是刘思涵微博),都是公认的实力唱将,连诗雅、李晟和吴昕(微博)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女神”,徐良把她们“集”到一起为自己所用,或者浅吟低唱,或者高歌唱和,或者灵魂对话,或者热辣对舞,而这其中斑斑驳驳起起落落的核心就是——我,那年夏天学会了在被子里抱紧自己,是在夏天,自己冒着炎热,完成和自己的和解与共处。

如果《苏三起解》这样的歌一定要看成某种回溯,在和自己作揖之前必须完成的程序,那么徐良也秀出了自己的深沉,他不是在玩闹,而是在追忆一种祭奠。如果《Mr.Rainbow》这样的歌一定要看成某种投射,那么徐良也是秀出了自己的拳脚,他的格局,他的视野,他不会固步自封而是一直在实践和探索。最终这些会汇总到《一人一井》,同时和开篇的《那年夏天我学会了在被子里抱紧自己》形成呼应——一个行将而立之年的男人,该怎样接纳自己,该怎样无可奈何花落去,用孤单去埋葬的,也只有逝去的光阴和自己当时的任性。

《烂人》这首歌在整张专辑中分量最重,有《下一个天亮》等名曲传唱的郭静也用她的透亮嗓音增色不少,但徐良真正的企图就是要把“丢了心的人、死了心的人”唱透,明知道麻木不可避免,那也只构筑心灵围城,关上心门,不去感受因为认真和自作多情带来的伤痛,把真正的自我收敛和埋葬。这就是青春蜕变的过程,成长如蜕,徐良用他自己发明的略显放肆的方式,褪去了任性的躯壳,准备穿上世俗的华丽外衣,迎接或该或不该或甘心或不甘心到来的一切,哪怕只是找一个“星座恋人”。每一个经历2字头的人都会感知这一切,但绝大多数都是得过且过,过去了就过去了,徐良非常敏感又非常敏锐地捕捉到这种微妙又必然的变化,解构出“我”的每一道笔画,从而描绘出感召力和共鸣。

徐良不是一个固步自封的人,《我》是一次回眸,也是一次非常有野心的实验,从专辑制作的精良和配器的考究就可以看出,他使出十八般武艺完成这次“我”的重塑,同时也会以此为起点,他不会满足于光阴的捉弄,更不会成为约定俗成的“烂人”,即便是竖起了心墙,但他还是会以头撞墙,用他纤密的思维迸射出该有的火花,然后用乐器再一次刻画。从今往后的徐良,找到“我”之后的徐良,也许会更加放肆,再次逆袭。

文/老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summerwei]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