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静蕾:爱情比婚姻重要 可享受恋爱不结婚

[摘要]生活中的老徐,骨子里透出一种洒脱和不在乎,“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人,可是如果你心里有爱,有时候就不要想太多。把爱本身不作为目的,而是过程的话,就挺好的。”

徐静蕾:爱情比婚姻重要 可享受恋爱不结婚

徐静蕾(微博)(微信号:jingleixu)

新民晚报2月7日报道 好几年没见徐静蕾了,大家还是纷纷喊她“老徐”,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北京大妞还是那么伶牙俐齿,作风迅猛,一组片子咔咔咔拍完,她看一眼,“好极了!”穿上高跟鞋拔腿就撤,去换下一组服装。这个女人有点酷、有点随性、有点特立独行,当演员如此,做导演亦如是。再次执导已隔3年,这一次,她来到布拉格,寻找《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恍如隔世。

“我其实是挺理性的人,比较难入戏,以前听人说入戏出不来,我还奇怪,有什么好出不来的?”但这次,徐静蕾发现自己变了,种种的“以前不会有”,现在都开始出现——拍片看着监视器,居然泪流满面。“真的,我从来没想到过我也会有这样的一天。”自诩为“女汉子”的她说,“这一次,我遇见了更自在的自己。”

电影:恍如隔世

今年情人节上映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有吴亦凡、王丽坤(微博)这样亮眼的帅哥美女,也有风景如画的布拉格。和电影新人们配合,有时会焦躁,会挠墙,但老徐要的就是那种赏心悦目。影片片名来自徐静蕾很爱的Keane乐队的同名歌曲,到布拉格取景,则是因为年轻时的她心心念念热爱过的捷克。《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是一个美好的爱情电影。“生活中已有那样多的不堪,电影不再美好一点,要怎么活下去?”

问:为什么要拍这部片子?

答:因为我想拍一个很纯粹的讲爱情的电影。我休假了两年,到处去旅游,去全世界好多地方住,最深的感受就是关于爱。其实很多事都不是事情本身的问题,而是怎么看待的问题。从根本上来说,一个人心里充满爱的话,看所有的东西都会从很正面、很美好的角度去看,那生活也会更快乐、更平静。

问:是怎样一个纯粹的爱情故事?

答:这是一个关于三代人的爱情故事,其实电影分为两个时空,一个是年轻人的部分,一个是关于奶奶那一辈的故事。一方面有年轻时尚的元素和观念,一方面又有一个大时代背景下,人物颠沛流离的命运,甚至生离死别。

问:第六部作品,和前五部有什么不同?

答:我的前3部电影都很文艺,拍到第三部的时候,基本上已经是两个人在房间里说话了。我想试试做一部完全不同的电影,所以拍了《杜拉拉升职记》《亲密敌人》。其实那些电影不是我自己特别有感受的故事,为此我做了很多采访,去了解其他人的生活,开阔自己的视野。

到了这部片子,我希望把我从前拍文艺片的感觉,以及后来做商业片的感觉结合到一起,拍出那种既文艺,又有大众可看性的作品。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没有自己担任主角,我前五部都是自导自演。

问:十多年后再度和王朔合作,有什么不同?

答:其实吧,这个故事和王朔之前的风格挺不一样的,我跟他谈的时候,是说我想拍一个爱的电影、温情的电影。这里面所有的人物都有自己的缺点,但是总体的基调还都是温暖的。所以你可以看到,故事里没有特别调侃,总的来说还是挺温情的,虽然也有一些比较犀利的说法。

问:在这部作品里,你想表达什么?

答:其实每个电影都代表了我的一段生活经历,或者这么说吧,反映了当时情况下我对很多事情的一个看法。我本身就是一个挺正能量的人,生活中确实有不美好、无奈的东西,但我觉得不应该陷入其中,应该用正面的、温暖的、积极的态度面对生活。人生说白了也就是百年而已,我希望能够把自己感受到的很多温暖和爱传达给观众。

说爱情:绝非玩票

现在的人普遍有一个问题,爱无能。每个人都在说爱,但并没有很多人真正懂得如何去爱,或者如何去接受别人的爱。

在《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之前,徐静蕾从公众视线里消失了两三年。有钱加上任性,让她在这两年里一边恋爱,一边“毫无目的地乱转”。譬如去了某国的某个城市,不去任何游客景点,就是在街上走走,累了在家里待着。“甚至没有一个餐厅是我的目的,没有一个商场是我的目的,我特别享受这种无目的的生活。”

生活中的老徐,骨子里透出一种洒脱和不在乎,“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人,可是如果你心里有爱,有时候就不要想太多。把爱本身不作为目的,而是过程的话,就挺好的。”

问:这些年过去了,对爱情的看法变了吗?

答:从大学毕业以后到现在,我觉得我的爱情观其实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和毕业之前还是挺不一样的。那时候所有的快乐、不快乐全都在别人身上,觉得结婚特别重要,工作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到后来,自己的事业越来越开阔了,慢慢发现自己也有快乐的能力,就知道根本不是这样,觉得爱情比婚姻重要得多。

问:对于前男友的问题怎么看?

答:伤害永远是双方的,只是一方也许轻一点,一方重一点。也有一种情况,双方没有伤害到彼此,因为日久生厌。但每个人做出分手决定的时候,都是痛苦的。人都是有感情的,没有的人是纯粹的王八蛋。

问:印象最深刻的情人节是什么样子?

答:一个都没有,我对过节这种事没有感觉,因为过节就是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放假。我这十几年来,对过节的感觉无非是,出去溜达的时候,外面人特多。有时候还觉得,假期都得躲着点。而且我是那种不太会记着节日,给人家挑礼物的人。不过节也可以送礼物啊!

问:不少人觉得你的爱情观蛮奇葩的,比如说不想结婚。

答:很多人跟我聊婚姻观念,我觉得非常奇怪。规矩都是人定出来的,社会发展这么快,再过几十年,婚姻制度还有没有?我就不明白了,只要在不影响法律和不伤害别人的基准上,我不结婚,有什么问题?你为什么非要教育我说不结婚不幸福?

说工作:不再纠结

在工作中,依然可见徐静蕾强悍的才女一面,但实际,她已有明显变革。最容易看到的是,她就算拍片也要讲温暖的爱情,而不是生活中残酷的一面。

或许近期亲人和朋友的离世,反而激发出她相信美好的一面,更多来自对情感的认为,内心不再纠结、不再拧巴。“说我肤浅也罢,穷欢乐、盲目相信大团圆也好,我未来的作品会越来越松弛,越来越美好。”

问:大家都觉得女导演辛苦,你却干到了现在。

答:记吃不记打呗。

问:还会继续吗?

答:哪一部电影我都觉得有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部了,真的。我没有说我一直要拍下去,我很可能再也不拍了。演戏也一样,每一个都想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角色了,我不会再演了。我是一个非常贪闲的人,并不喜欢让自己特忙,只是说我忙起来有点强迫症。我要干这件事,必须要尽力干好。

问:做导演最累是哪点?

答:所有摄制组都有问题,没问题那才叫奇怪。只是说如果有100个问题,我就疯了,如果有50个问题,我觉得比较正常。如果差不多有20个问题,我觉得已经很好了。可能不拍戏的人很难体会这种感觉。

拍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从一种完全休闲的状态,突然到了每天旁边有一堆十万个为什么问你问题,对我来说也是一个要适应的事情。有些时候很崩溃,有些时候又找到了存在感。

问:工作带给你的除了成就感,还有别的吗?

答:每一次拍摄对我来说都是特别好的一个体验,有时候觉得挺幸运的。每个人的世界很窄,你只能看到这么多的东西,你只能接触到这么多的人,你只能到这么多的地方。可是我们因为工作的原因,可以去很多地方,认识很多人,跟很多人在一起工作。不管是愉快或者不愉快,都会变成很大的财富。

本报记者 张艺

记者手记

利落的老徐

五年前采访徐静蕾,她点一根烟,透过缭绕烟雾凝视你,感觉有些粘,有些远。

这次采访徐静蕾,觉得利落了不少。为杂志拍大片,4套衣服,速战速决,她即使在电脑上看图片时也蹬着十寸高跟鞋,像个战士。

老徐的利落劲儿还体现在减肥上,两年多的游玩让她一下重了8公斤。3个月里,她成功瘦身。她的身影,尤其是肩胛,在镜头前有一种瘦削的线条美。

有人开玩笑地说,别和减肥成功的女人做朋友,对自己那么狠的人,不容易对付。

如今的老徐,在片场依然是个狠角色,像一个要求苛刻追求完美的处女座。但生活里,她周身散发出更加温暖的女人味。曾经喜欢“撕裂真相”,现在愿意接受一切浅显的美好。

这就是爱的力量。张艺

徐静蕾 只恋爱不结婚截图

徐静蕾 只恋爱不结婚

7'56''

312

北京电视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jackqin]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