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德华:演《失孤》不为颠覆,很怕毁了这角色

[摘要]在《失孤》中出演一位颠沛流离的农民父亲,几乎所有人都在关注“刘德华被打”、“刘德华不洗脸”、“刘德华被围观”等普通人眼中的困难,但刘德华却说真正让他觉得后怕的是“怕毁了这个角色。”

腾讯娱乐专稿 (文/付超 视频/张超 责编/宋小卡)

所有人都在给刘德华出演一位颠沛流离的农民父亲寻找一个出口:颠覆形象、挑战演技、丰富表演履历……等等等等,不一而足。相较之下,刘德华自己的答案倒显得无趣了很多,他说:“刚好有空,也是种责任,就答应了。”点头接下《失孤》时,刘德华连完整的剧本都没看过。

这种微妙的反差,也弥散在整部影片的宣传期中。第一次拍电影的导演彭三源和年轻的男二号井柏然(微博),对于能和“天王”合作这件事,一直不断地“紧张”、“激动”,刘德华于是只好不停地说着:“哪里,哪里”、“没有啦”。所有人都在关注“刘德华被打”、“刘德华不洗脸不梳头”、“刘德华拍戏被群众围观”等等普通人眼中的“困难”,但对演了30年戏的刘德华来说,这些都是一个“演员的基本修养”,真正让他觉得后怕的是“怕毁了这个角色。”

在升级为父亲、完成了人生身份最后一块拼图后,刘德华这几年似乎也终于开始享受起了工作,回归表演本身同时,尝试多种角色塑造,依旧劳模,却不再让人觉得那么拼命三郎——比如嘻嘻哈哈的到《澳门风云2》里客串“赌侠”,一下“重返20岁”。

《失孤》里的农民演完后,他的下一部戏演的是一个坏人。但他有点不开心:“我想演得更坏点,可导演不让”。

对于刘德华的这个颠覆造型像不像,网上的网友留言很能说明问题

对于刘德华的这个颠覆造型像不像,网上的网友留言很能说明问题

没考虑演农民的颠覆性,倒是怕毁了这个角色

腾讯娱乐:跟新导演合作,又是非商业题材,接《失孤》看中哪点?

刘德华:我就是觉得应该拍,我们当艺人的,应该有责任去做这种(有社会意义)的事情。当时因为家里有些事情要做,刚好打算休息一段时间,也没有其它工作,碰到这个命题,公司跟我沟通了之后就答应了。那个时候我还没看到完整的剧本。

腾讯娱乐:能够出演一个流离失所的农民父亲,颠覆以往的银幕形象,是否也是你的兴趣点?

刘德华:我没有在这方面去考量,倒是怕毁了这个角色,我怕大家会觉得我不像。但我还是有意愿去拍,倒是一开始投资人觉得不应该找我拍(笑)。

腾讯娱乐:关于你现在呈现出的造型,听说消耗了不少时间才完成?

刘德华:我们第一次定妆的时候,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不满意。那个时候我刚做完演唱会,头发、皮肤都没有准备好。导演蛮担心的,本来说是四个礼拜准备,我就跟他们说,可不可以再往后挪两个礼拜?这六个礼拜我就不涂任何东西去干晒,头发都剪短,从新留出来。

腾讯娱乐:听说有很多细节也是你自己加在角色身上的?

刘德华:其实没有那么多啦,可能他们宣传的时候需要用这个来炒新闻(笑)。其实我还是从角色内心出发,衣服确实是村里收的,鞋子也特意买大了两号,改变下走路的方法,没有特别的设计。

刘德华:演《失孤》不为颠覆,很怕毁了这角色

刘德华拍摄《失孤》时常常引起围观

腾讯娱乐:外景拍摄时遭遇了粉丝围观,对你的表演情绪会有影响吗?

刘德华:这在我预料之中,一点障碍都没有(笑)。只是浪费了时间,所以投资方超支了,本来计划拍50天后来变成了80天。

腾讯娱乐:和井柏然的角色在澡堂一夜后,关系彻底亲近了,你自己怎么理解这种亲近?

刘德华:这种关系的递进过程在整个剧本上写得是很清楚的,但镜头上交待不是那么多。其实我们两个人都是在跟剧情、跟镜头在一点点去找那个感觉。戏外我也会多关心他一点,骑车戏要小心,拍戏的方法之类的,就像爸爸跟小孩一样。

腾讯娱乐:澡堂戏部分,井柏然把腿搭到你身上是剧本本来就有的,但你立刻拍了一下他的大腿把他打走,听说是你临场设计的?

刘德华:其实这场戏,大家聊的时候,都在担心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会不会变的很像同性恋(笑)。其实我觉得这是很自然地反应,如果有一天,你被你爸找到,他可能也会做同样的事情。我们其实是用这种心态去演,不会纠结于研究观众到底会怎么想。

腾讯娱乐:觉得跟《亲爱的》相比,《失孤》侧重点有何不同?

刘德华:《亲爱的》故事性比较强,我们的命题感更好。硬要说的话,我会说我们是《亲爱的》的续集(笑),那如果看过《亲爱的》已经感动了,就要再来续集看看结果会怎么样。

腾讯娱乐:最近影片结尾那段“他来了,缘聚;他走了,缘散”的佛语最近引起了广泛讨论,你也是一位信佛之人,对这个结局怎么看?

刘德华:我们先不要说宗教,它其实是一种信念。当我们无助的时候,需要一种无形的力量去支撑我们。当你找到信念的时候,奇迹就会出现,你不知道它是下一秒出现,还是一辈子都不会出现,但你先得相信它的存在。

刘德华:演《失孤》不为颠覆,很怕毁了这角色

网友拍到的刘德华,更能看出刘德华在《失孤》拍摄现场的状态

在家也是劳模,做慈善只要时间允许一定配合

腾讯娱乐:梁家辉吴君如都是你介绍过来客串的,为什么没有像《桃姐》一样再多找些人来帮忙呢?

刘德华:其实我找了很多人,他们也愿意来,像结尾那个和尚,开场在船上吵起来那两个人,都有找人,但他们都有工作在身。

腾讯娱乐:从《桃姐》到《失孤》,你这几年接的片,似乎开始寻找一些角色之外的社会责任感?

刘德华:没有,没有,这只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这几年市场大了,可以容纳的题材比较广了,我会选择一些市场价值没那么高的片子。但另一边,《风暴》这样的商业片,我也会继续拍。

你说的社会责任感,我以前只是在默默地做慈善,但还是需要推广,所以就会拍些《失孤》这样的电影,感觉像是做公益电影一样。所有慈善上面的事,用得到我的,只要时间配合,我一定配合。像现在,我就集中在关注残障运动员。

刘德华:演《失孤》不为颠覆,很怕毁了这角色

2015年的《澳门风云2》刘德华作为“彩蛋”出现,还原了1989年《赌神》中的经典一幕

腾讯娱乐:你最近客串的片子都比较亮,比如《澳门风云2》结尾的彩蛋。

刘德华:对哦,我可是有一部9亿票房的电影哦!(笑)(《澳门风云2》目前票房已达9.71亿)

腾讯娱乐:包括在《金鸡SSS》里面,你客串的角色一直被推去当香港特首,感觉你现在整个状态很轻松。

刘德华:对,可能走的时间长了,很多事情都会用一个比较客观的心态去看待。我之前在洪金宝那部电影(《我的特工爷爷》)里演了个坏人,他不想让我那么坏,但我其实是很想坏的。现在演戏对我来说很享受,就是希望不同的戏给大家不一样的感觉。就像《澳门风云2》,他们说很多年没看到你这样走出来耍帅了,希望我可以客串一下,我说没问题啊。遗憾的是他们只找我客串,没找我演,如果找我演我也会答应的(笑)。

腾讯娱乐:工作中你一直是个劳模,那做为父亲、丈夫时呢?

刘德华:我在家也是劳模。我觉得,你生命中每一个部分都需要你很诚心的投入,不管是父亲、丈夫、演员都一样。

腾讯娱乐:之前柴静拍《苍穹之下》,出发点之一就是自己的女儿。对于你来说,父亲的身份是否也是你拍《失孤》这种题材的一个出发点呢?

刘德华:没有。其实每个人生命的时间都不是那么多,你走到什么时候,看到什么东西,就会选择去做什么。

腾讯娱乐:这几年采访你的最大感触,就是距离感越来越模糊,你感觉自己最近几年和记者之间的关系,有类似的感觉吗?

刘德华:很多事情,我觉得就是分什么时候该讲,什么时候不应该讲,讲到什么地步,两个人的相处就是君子之交,不一定要轰轰烈烈,可以慢一点点走近。这几年,我改了,你们也变了,所以我们就靠近了。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在这里,读懂娱乐圈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娱乐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娱乐”,获取更多娱乐资讯。
[责任编辑:kakasong]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