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腾讯娱乐专稿(文/尧耳 编辑/如歌)

从众星云集、IP当道的花团锦簇,到资本开路、大佬团聚的商业角力。伴随着北京国际电影节的落寞,2016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更显逼格和热闹,也终于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一家独大”的风向标。

今年的上影节已落下帷幕。回顾整个过程,那就是记者忙着跑活动,明星组团刷红毯,片方高调拉片单,以及在喧哗吵闹中围观新片的过程。明星与片单的浮夸风,加上资本烧钱的焦糊味,让这场泡沫盛宴隐藏着几分浮躁与不安。

几天跑下来,粗略一算,片方们拉出的计划片单已经快超过300部,这其中有万达、嘉映这种动辄二三十部的“大腕”,也有一两部的“虾米”。与之对应的,是截至目前为止,2016年全年公映排片总量才293部。光是一个电影节的计划片单超过全年上映的100%,着实令人不可思议,看来,的确是全中国的电影人都来上海壮声势了,然而其背后的商业逻辑或者说是资本故事也值得人细细考量。

一、续集当道,IP奇货可居

这年头,没有手握几个IP,你根本不好意思在上影节跟人打招呼。遍观各大片方计划清单,IP和续集已经占据了最重要的分量。无论是《三体》这样的“鸿篇巨制”,还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清新文艺范,IP都成为各大影业的独门法器,更是占据了计划片单的重要部分。

IP改编将成为电影创意的主流,《亲爱的阿基米德》直接改编自文学小说,安妮宝贝《七月与安生》、经济学著作《激荡三十年》也将登上银幕。以剑走偏锋著称的嘉映影业则会制作传记片《李娜》,以及改编严歌苓同名小说《白麻雀》。

与之相随的还有游戏IP的改造,包括《征途》、《古剑奇谭》、《地下城与勇士》等。手握游戏IP的阿里、腾讯都在摩拳擦掌,不甘寂寞的万达影业则直接计划拍摄《电竞狂潮》,试图以“中国第一部院线电竞题材电影”来一统江湖。

“综艺大电影”的风潮似乎还在继续,当年的跑男大电影和《极限挑战之皇家宝藏》等电影制造了不少话题,计划制作的《天才J》、《侣行》、《报告老板》等试图以IP带动人气,为电影提供了基本的舆论保障。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多年前的青春记忆,也成为此时的热门IP

只要有点名气的东西,都能成为IP。电视剧翻拍电影也已成为行业惯例,比如引发股市剧烈震荡的《花千骨》,寰亚的《使徒行者》,以及中影两大口碑战争剧作《亮剑》《血色浪漫》,都将改编后在大银幕上焕发风采,它们瞅准的,也都是当年电视剧热播时的忠实拥趸。

续集更是这场IP盛宴的热闹奇观,已经在大银幕上收获成功的IP,片方更不舍得错过。片单上的续集计划浩浩荡荡、蔚为大观。《寻龙诀》、《催眠大师》、《唐人街探案》、《十万个冷笑话》、《钟馗伏魔》全部都有续集。《寻龙诀》、《唐人街探案》这种工业化类型电影已经有了制作续集的基础。首部便有力不从心之感的《十万个冷笑话》试图继续消费二次元世界的笑料。

当然,这都比不上《三生三世》,该片首部都还没完成,就已经吵嚷着筹备续集。而《京城81号》,阴森恐怖倒没有,但是票房成绩的确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也让资本开始注意起了恐怖片。

还有《闺蜜2》、《花田喜事3》等等,也都是在继续使用和扩展原有IP的价值。未来的大银幕上,我们会看到一大批名字以数字结尾的续集作品,这似乎有点与国际接轨的意味,但到底能不能出来几部像样的系列作品,只有天知道。

二、信口开河,跳票蔚然成风

在这些“信口开河”的制作计划背后,还藏着已经蔚然成风的关键词:跳票。

为了寻求资本,各大片方在开列片单时极不严谨。《说来就来》、《Bra Bra去哪儿》、《世界上的一切都是胖子的》……片名脑暴没问题,但其中的部分项目都是匆匆赶来凑数,有的甚至连导演、主演都没确定,仅仅凭借着一个概念,便已经大张旗鼓的列入计划,显得十分草率。

科幻迷翘首期盼超过两年的《三体》,在经历了解散传闻后进入了后期制作;《日月人鱼》的跳票剧情则还在继续,范冰冰在2012年便完成了戏份拍摄,开始在采访中提及该片,主创还专门跑了一圈宣传。结果每年列入计划又年年跳票。之前预计2015年8月上映,后来又遭遇撤档,就算前一段闹出了一大堆的奇葩烂尾传闻,但今年的上影节,计划片单里,它还赫赫在列。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范爷在《日月人鱼》里的表演

在2015年上影节公布的超过300部计划片单中,跳票的影片不低于90部,超过总数的30%。比如年初中影列出33部片单,目前没什么消息的超过13部,刘烨《我的战争》已经拍摄完成,张艺谋《长城》可能在年末或者春节上映,但另外的《成吉思汗的宝藏》、《小姐好胖》、《魔象传说》和科幻悬疑片《北极》等,现在还只是处在一个片名的状态。

一年过去,《建军大业》已经高调地躺在了博纳影业的新片片单里了。

而乐视推出的40部电影计划中,蔡康永处女作品《吃吃的爱》、《八仙降魔》,讲述夸父的《追日》,以及奇幻版的《牡丹亭》。仅留下一个概念,至今没有任何相关消息。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蔡康永表示《吃吃的爱》依然在筹备,预计8月开拍

三、资本角力,烧钱仍在继续

IP、续集泛滥,跳票见惯不惊,整个市场一片欢腾,对创意、人才、明星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渴求。明眼之人走远一点,仔细端详,便能看到那背后隐藏着的一个字:钱。

2015年,全国电影总票房为440.69亿元,同比增长48.7%。国产影片票房271.36亿元,占总票房的61.58%。全年故事影片产量686部。2016年,这种趋势还在延续,同时国产票房还在不断逆袭,成为当之无愧的主角。《美人鱼》更以近34亿的成绩刷新了记录。

在股市低迷、房价僵持的今天,资产收益率已成下降趋势,电影行业成为各种资本追逐的重要市场,之前传出的“票房作假”事件正是其引发的丑态。而泡沫膨胀、花团锦簇的背后,也正有着强大资本的不断推动。

对此,业界大佬们并不讳言。在本次上影节“电影与资本,相爱不相杀”论坛中,阿里影业CEO张强、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华谊兄弟影业CEO叶宁一票大佬悉数到场,畅谈风投资本对电影行业的影响。根据预估,按国产电影每年700部计算,平均投资2000到3000万,每年国产电影制作会烧掉150至200亿资金。

资本推动下,2015年电影娱乐相关企业共计发生125起并购,总金额高达927亿元。明星套现、票房作假此起彼伏,急功近利的心态更是会直接影响创作水平和作品质量。于冬甚至直接点名批评《叶问3》,“资本明保暗保,圈了金融资本,带来大量散户,电影变成了产品,无形中推高产品,需要这个明星,串一下给2000万,破坏行规,资本套利,坑了散户投资人,很多是离退休老头老太,引发社会动荡”。

对的,一语中的。这么多年,中国电影从制作到运作,有一种核心盈利方式始终没有改变,那就是利用业内外信息的严重不对等和不透明来“赚”钱。当然,随着时代发展也是有进步,以前是小打小闹,而现在,大家都学会讲资本故事,于是,电影节就成为一个盛大的平台,渲染着“大家的生意越做越大,蒸蒸日上”的一片大好之势。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叶问3》的票房作假,引爆了电影资本之间的丑闻

大家都爱繁华景象。从业者在资本泡沫中游弋得不亦乐乎。但也有少数智者已经看到了其中的隐患。在去年的上影节中,侯孝贤便含沙射影的批评了目前的浮躁状态,面对着各种喧嚣,这位金马奖主席表示他还将一如既往的保持缓慢步调,无论是生活与创作。

上影节全程报告(2):IP贵跳票多,烧钱不停歇

而在本次上影节中,参加腾讯官方论坛的李安给了中国电影圈温柔一刀,警惕大家注意抢明星抢钱两大陷阱。谦逊的李安不忘开玩笑:当然玩死香港影市的那帮人,现在可是都来内地了。

不过,说到底,电影再有商品属性,根本也是艺术品。而臣服于资本之下,忙着讲资本的故事,恐怕就会像最近的“核桃、金丝楠木”一样,火不了几年,泡沫就要破灭了。

对了,这次上海电影节,《日月人鱼》的前制片人,也就是奥斯卡前主席希德也来了,腾讯娱乐问了他关于影片跳票这件事,他说“他改变不了中国电影圈的游戏规则”。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