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吴莫愁赵大格:导师决定风格

[摘要]《好声音》之于吴莫愁和赵大格,更多的是“幸运”。吴莫愁参加第一季时,刚念大学,“怪”是旁人的观感;赵大格被“四转”,是从美国回来的那个暑假……

腾讯娱乐专稿(文/毛予倩 责编/赵二宝)《好声音》之于吴莫愁赵大格,更多的是“幸运”。吴莫愁参加第一季时,刚念大学,“怪”是旁人的观感;赵大格被“四转”,是从美国回来的那个暑假……如今,她们代表着90后,甚至95后的“新声代”,被更多人听到。

聊起《好声音》的那段日子,吴莫愁和赵大格都记得,那是她们还没有形成自己独立风格的年纪,成了“音乐顽童”庾澄庆的女弟子,便渐渐找到了自己的风格和未来的方向。

吴莫愁:我不是中国的LadyGaga

吴莫愁是《好声音》的第一波受益者,犹记得2012年庾澄庆组的组内对决,身为导师的哈林力排众议,将吴莫愁直接保到了最后一轮,他的评语是这样说的:“吴莫愁会把一首歌完全破坏,再重新建立。”录制当天,从媒体到观众都有些“看不懂”,但如今再回头看,哈林简直是预言家。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吴莫愁赵大格:导师决定风格

吴莫愁坦言:不想被叫中国的LadyGaga

“这就是《好声音》和别的节目不同的地方,它是有音乐品质的,就是连导师都是很厉害的。所以吸引了我们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去很想要参与这个节目。”吴莫愁说起《好声音》的不同,用的是这种措辞,她曾经就是主流观点里“奇奇怪怪”的人。

“厉害”的庾澄庆,那一年在《好声音》的舞台上,邀请吴莫愁一起合唱一首歌,“我后来反复回看我当时的录像状态,其实老师跟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都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因为高兴得傻了。

而哈林也没有食言,第一季结束后,他很快与吴莫愁合唱了《我要给你》,还拍摄了一支MV。“我的第一支MV就是很正规的MV!”正因如此,吴莫愁对那天拍摄的情景记得格外清晰,哪怕过去了几年:“我还记得那天收工之后,哈林老师先下车,然后他就摸摸我的齐留海说:‘加油!’摸头杀!因为很少被摸头杀,老师真的很会鼓励自己的学生。”

4年前出道时,吴莫愁还年纪小,《好声音》给她带来一众粉丝的同时,也有非议,她一开始想不明白:“我做错了什么事?”如果反驳,还会被认为“活该”、“你就是应该承受这些”、“你有什么资格哭”,现在,她会选择不看。

当然,有些事吴莫愁还是会反驳,比如“我接受不了被叫中国的LadyGaga”,“我觉得不太像啊,好像是在借着人家的名字。我不想和很多事情沾边,让别人觉得我好像沾别人的名气。”吴莫愁还调侃道,“中国的LadyGaga?LadyGaga听到之后大概会觉得很惊讶,这个人跟我也不是很像啊。”

赵大格:《好声音》后休学一年,过生日哈林送惊喜

“我不是学音乐的,算是误打误撞进了这个舞台。”赵大格对记者说着这话,洋溢了96年生人的青春。《好声音》便是如此,不问出身、莫管来路。参加《好声音》是个意外,就是“陪别人面试”的老梗,却真实发生在了赵大格的身上。

2015年的某一天,赵大格去波士顿找朋友,对方说她正要见《好声音》的导演,“她的专业是学电影的,但是她要跑去唱歌了,我觉得‘这么酷’,我也去试试吧。”等赵大格回了国,就接到通知:“要面试,要盲选了”。

赵大格的正经专业是设计,就读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有必要科普一下这所学校,它是Business Insider世界上最棒的25所设计学院的榜首。也就是说,赵大格还是个学霸。

《好声音》结束后,赵大格决定休学一年,她的时间也开始按分钟计算,“本来回家是按月算,后来回家变成按天算,现在变成按分钟算。现在我回家,爸妈问:“你能回来多久?我给你做点吃的。”我就回来20分钟,掐着表回家,拿完衣服就得走。”

在休学期间,她和同季的长宇参加过真人秀的录制,最近又刚刚录完了EP。这张EP有特殊的意义,这一年休学期结束后,她就要回美国念书了,到时候,就会中美两处跑,“这张EP会在我在读书的时候出来,所以就是同时进展。我能做到的就是给他们(歌迷)一直带来音乐作品,尽可能的。”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吴莫愁赵大格:导师决定风格

赵大格的首张EP发行在即

《好声音》给赵大格上的课并不比学校少,“一开始真的是从零开始——因为我不会唱歌,到现在知道音乐要这么唱,音乐要这么改。”她也感谢庾澄庆在音乐路上的教导,“比如说音乐的改编,或者是任何的想法你要敢说。”

与吴莫愁相似的是,庾澄庆果真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好声音》结束后,师徒的情分犹在。早前,赵大格在台湾录EP,恰逢生日,“早晨我去看了一眼老师,他给我准备了惊喜,吓了我跳,端生日蛋糕进来,帮我庆生,我觉得挺感动的。”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 吴莫愁赵大格:导师决定风格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inkzh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