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孔维:不是宣传自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公益

[摘要]一篇名为《5个闷死在垃圾桶里的毕节男孩,让她淡出了大银幕》的文章,让孔维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刷屏了。

孔维:不是宣传自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公益

孔维(资料图)

腾讯娱乐专稿(文/铁梅)这几日,一篇名为《5个闷死在垃圾桶里的毕节男孩,让她淡出了大银幕》的文章,让孔维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刷屏了。这篇文章的内容,来自她在7月29日播出的《我是演说家》的讲稿。这个曾在《太阳照常升起》中惊艳亮相的女星,从2012年起开始逐渐淡出大银幕,近4年之久,这是她首次通过一档综艺节目回归荧屏。然而,这次回归,她的身份并不是一个演员,而是一个叫做传梦公益基金的项目发起人。在这次演讲中,她娓娓道来自己在近4年来,是如何从单纯想要捐个款,变成为何发起了这个以关怀留守儿童心灵为主的公益项目,并且全身心投身其中,发起了十二个项目学校,培养了48个当地的老师,直接受助孩子达3000多人,与此同时,也以无法分身当演员,失去了很多宝贵的演出机会。这个故事,不仅感动了在场无数观众,在文章被传播出来,也感动了无数社交平台的用户。

那么,究竟她为什么会在那样一个时刻做出关键的转变呢?又为何要选择在近四年后通过《我是演说家》复出?腾讯娱乐联系上了孔维本人。接通电话的那一刻,她刚刚面试完一些志愿者,嗓音已经沙哑,人也非常疲惫,但她在犹豫了几秒之后,决定打起精神接受记者的专访。长谈了近一个小时候,我们聊到了她为何要做关怀留守儿童心灵成长公益项目的初衷,聊到了她这几年亲力亲为、不停刷人品值求朋友帮忙的故事,也聊到了这个项目目前遇到的最大瓶颈不是筹款压力,而是团队留不住。而这一切的根源,在她看来都是因为这个项目的好不够为人熟知。因此,在埋头苦干了近4年后,她转变了看法,希望重拾演员身份,回到公众目光中来,这不仅是因为她本身还热爱这个事业,更因为她知道,利用这样一个身份,她能够让这个项目得到更多的关注,甚至实现她的终极梦想,让这个项目能够像著名的“免费午餐”一样,撬动国家来支持这个项目。

只不过,虽然近4年事务性的工作,已经把孔维磨练成一个经验丰富的团队管理者。但她骨子里还是那个直率的大妞,每每说完宏大的愿景后,她会忽然露出大妞的一面,故作轻松地感慨一下:“哎呀,我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是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

做慈善是很自然的事情

腾讯娱乐:最早什么时候开始想要投入到公益事业中的?

孔维:公益对于我来说是家教的使然。小时候妈妈牵着我的手买菜,只要看到带着孩子在卖的,她一定会买,用她的话说,早一点把菜卖完,人家就可以带着孩子回家。所以在我的记忆里,做公益好像是个随时可以做的很自然的事。大学毕业的时候,偶然接触到一个白血病的孩子,我居然为他筹到了十万块钱,这个事情对我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鼓励。所以我一直在做公益,包括微博打拐、免费午餐,我都是志愿者。免费午餐我是跟邓飞给学校开第一餐的人,第一个形象大使。后来我也做过很多很多救济儿童的事情。我对孩子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做了妈妈以后更是如此。

知道毕节几个孩子的事情后,我们想帮一帮,拿点钱,一问,农村最缺的不是物资,是教育。全国有四千多个基金会,有两千多在做教育,什么样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尤其我们面对的是贫困的边远山区,怎样才能做到是更好?

第一,以我现在的认识,很多东西,你用语言告诉他,他可能听不懂,你换一个方式,做游戏、画画、听音乐,通过这些方式他们的理解力超强。

第二,留守儿童很多在心理上是一个很自闭、很自卑的状态。我不希望孩子们像我一样我自卑着我长大。

第三,我认为这些孩子真正最缺的是长期的心灵陪护。传统支教曾经给乡村带来很多好处,但确实也有一些弊端,今天我在这里说这个话,可能有人会质疑说,你为什么要去说别人?我一定要强调,不能因为我害怕说别人的不好就不说它存在的问题。我听说国外一些名牌大学毕业的都要去支教,但是真的能跟当地的孩子们非常好的融合吗?如果没有,去了也是白搭,可能还不如一个当地的大专生作用大。所以我们一直在找当地的人教当地的孩子。

有人会质疑说,师资会不会很差呢?在贵州最早的一拨师资可能会差一些,我们招聘的途径也没有那么好。后来慢慢做起来了,云南这边我们招的英语老师,最好的是口语过八级的,美术老师有以前专门在公司里做设计的,这些人的家乡就在那儿。每年师范类大学生百之七八十毕业以后都没有当老师,这些人如果不能在大城市生活得很好,为什么不能号召他们回到家乡,为孩子们做些贡献呢?(在家乡)拿一份我们的薪资还算不错了,同时还能够兼顾到家人,何乐而不为呢?

腾讯娱乐:老师的工资都是基金会来出的是吧?

孔维:一直都是。我们的传梦公益基金是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下面的一个子基金,我们的资质受到他们的监管。但他们只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平台而已,募款的压力全在我们自己身上。然后我们的钱会打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备注传梦公益基金,是这样的。

腾讯娱乐:现在每年都还会定期回去看一下学校里的孩子们吗?

孔维:当然,每年不止去一次,拍《我的宠物是大象》的时候在云南,就回去了一趟。

腾讯娱乐:真是挺忙的,两头奔波。

孔维:对,我希望我的忙能带来利益最大化,能够给自己做一个榜样带动整个团队,带动更多人。我们下面会更多把我们的模式推广出去,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像免费午餐一样,撬动国家关心这个项目,免费午餐已经撬动国家每年拨款给留守儿童提供营养午餐。这个举措让这些儿童的身体成长有了最基本的保障,孩子的心灵成长也需要得到更多人关爱。

资金永远不够,为筹款刷爆人品值

腾讯娱乐:传梦基金资金方面的来源大概是?

孔维: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个企业定向给我们捐赠。最初的时候是靠朋友,朋友基于对我的信任,把我推荐给其他朋友。后来我们有了众筹的资质。我们在腾讯也经常上项目,包括去年的九九公益日,募到了一百多万,然后腾讯又跟捐了一百多万。一直靠这种小的众筹在做。

我心里有一个认识,如果项目够好,不用担心募款,但我们现在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压力,是因为推广不够,知道的人很少。你看我们的宣传册做得很漂亮,但都是一次性的,也是找朋友开的公司帮忙,今天找你,明天找他,都没收我的费用。

腾讯娱乐:都是无偿来帮忙的?

孔维:对,我就是到处化缘。

腾讯娱乐:是不是感觉这两年人品值刷得差不多了。

孔维:还好,刷完以后大家都挺表扬我的。因为我希望这是有持续性的,不能用完一次就把人家伤了,对吗?所以要么我要是用了,我能不能也给你们提供一些资源。

腾讯娱乐:这是不是跟您的性格也有关,有恩必报?

孔维:对,一定要回馈给别人,我这方面的意识很强,不是因为我做公益,别人就应该来帮我,一定要让人家觉得,我帮你觉得心里挺舒服至少。

腾讯娱乐:资金链会经常接不上吗?

孔维:目前还没有接不上,但也没有太丰厚的资金,缺钱这个警钟天天都被敲响。我时不时会打电话问我们财务,前天晚上开会我还在问我们账上到底有多少钱,能支撑几个月?

腾讯娱乐:那心里会一直很紧张吧?

孔维:所以说我要好好拍点戏,我要有名声,我要有钱,我还怕这个?我才不怕。

腾讯娱乐:感觉上虽然很累,但还是有源源不断的精力。

孔维:你这么一说好像是……哎呀,我也不知道我能坚持多久,但是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

腾讯娱乐:最后大概是指?

孔维:就是我实在干不了了,比如没钱了,关门了。

腾讯娱乐:这个项目最早的时候有多少人?现在有多少人?

孔维:最早人就三四个全职的,上个月还有四个全职的,这个月只有两个。但他们今后也会作为志愿者,用业余时间做。其实做公益,当遇到家庭或者身体问题的时候,情怀其实是个挺混蛋的事。我见到太多了。但我会坚持到最后。我比他们好的是,我还有一份可以糊口的职业,我还能够掌控生活,所以我敢说我还可以留下来。按照基金会规定的话,他们一个月工资只有不到五千块钱,这在北京够干什么的?

腾讯娱乐:确实不太够用。

孔维:有很多人说你们不是做公益吗,为什么要钱?兼职的人都可以不要钱,甚至往里贴钱,就像我这样。但是对不起,全职的人你们怎么要求他们不拿钱,而且如果不给高的工资,就请不到好的人。请不到好的人,项目就没有好的发展。所以我们现在的志愿者都是找的那种有钱、有闲,愿意发心来做一下。但是你要知道,你要想把志愿者好好发挥起来,也是特别大的难题。毕竟他不是全职,会有很多问题,沟通成本要比在坐在一个办公室里的人高出很多倍。

腾讯娱乐:现在大概花多少精力处理这块的工作?

孔维:我业余时间几乎都在工作。我好想去健身,我的美容卡都要过期了,但是我没有时间。但我觉得这是一个阶段,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会好的。我今天为什么那么累,就是因为见的志愿者太多了,我要挨个去回答,希望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和我的要求,因为我们现在确实缺人。

腾讯娱乐:就是说很多事情你需要亲力亲为。

孔维:我现在很多事务性的工作在做。包括我们的老师和孩子从外地来,机票都是我在订。有人会问,为什么这个事也要你来做,我说那谁来做?还有一个就是,因为我们的钱是专项基金,从一开始我就告诉自己不能碰钱,但是每一分钱出去我要做监管,要签字才能拿出去,我要负这个责任的。那我们的老师要订机票,公益机构不可能先让你先拿钱再花,只能我去垫付,所以订机票都是我来。很琐碎,什么事都得干。

包括我们去年12月份开了一个研讨会,每天早上醒来我会觉得我的心脏要爆炸了,因为我们做了一个册子,希望让我们的项目更具体、更规范,让大家能够看到它的专业性,所以我们请了很多教育方面的专业人士。那段时间我特别累。

今年1月份的时候,我又号召黄晓明陈坤、Angelababy等12个明星做了一个月的推广。这件事对我来说也是压力,因为我要亲自跟他们的经纪人对接。他们经纪人看到我的微信问,孔维姐是本尊吗?我说是的。他们都不相信。

腾讯娱乐:现在常常会动员一些同行来帮忙?

孔维:是这样,我们第一个项目扎扎实实做了小一年,我们也在摸索,我希望不是我苦口婆心跟人家讲帮我捐款或者怎么样,而是我的项目做好了,人家主动说能不能帮你做点什么。现在已经开始了,很多人主动找上门来。

太投入公益,演艺工作被耽误

腾讯娱乐:为了做公益,好像是2013年后就没拍戏了?

孔维:我为了这个项目中间有两年没拍戏。

腾讯娱乐:是不是一开始也想兼顾?

孔维:人就投入进去了,没想那么多,直到你认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人找你拍戏,大家已经忘记你了。

腾讯娱乐:有没有专门推掉了一些片约?

孔维:我甚至连经纪公司没有找,没有这个心思。

腾讯娱乐:最早做慈善的时候,对于演艺工作要停掉有准备吗?

孔维:没有,从来没想过,这跟演艺有啥关系,我就想做点自己的事,只是很自然放下一些,因为人的精力还是有限的。尤其对于演员这个工作来说,需要身心都很投入。包括我在拍公益宣传片的时候,你会发现有的镜头我的声音已经哑掉,脸是浮肿的,即便这样我仍然坚持出镜。有小部分的声音说“你就是为了宣传自己”,那一刻我会骂自己是混蛋,就是我说真的需要调整。我要告诉所有人,我不是因为在这个圈子混不下去才在这儿做公益,而是我行。

所以我2月份好好调整,3月份拍了一个电影叫《我的宠物是大象》,刘青云主演,应该是明年春节上。据说导演和投资方后来都说很棒,我就安心了,如果这个戏好的话,那我就归来了,如果拍得不好我再等机会。

腾讯娱乐:所以是这些事情激发你回来要把演艺工作做得更好一点?

孔维:演艺工作肯定是不能丢的,我热爱它。而且可以美美的,谁不愿意?我做公益天天弄得跟鬼似的。那天在办公室里,我说“因为做公益,我一点逼格都没有了”。他们就白了我一眼,没搭理我,继续工作。

腾讯娱乐:团队已经不把你当明星了是吗?

孔维:我从来没有觉得我是明星,当然我确实也不是明星。前两天带儿子去参加夏令营,打冰球,冰球队其他的妈妈后来加了微信,问我这是你吗?我说是我。他们说“天哪,你也太接地气了吧”。

腾讯娱乐:现在也开始继续接戏了,处理演艺和公益的工作的时候如何分配精力呢?

孔维:说起这个我真的想哭,好累,真的。人家进片场不带手机,我得一直拿着手机,我对不起大家,大家一定要担待。大家说放心吧,后来就没事了。我跟老师们也说,我可能回复得很慢,结果他们说我一点都不慢,比如问老师什么,如果没有人回答,我会第一个跳出来,我很宝贝他们,可能也是因为我太紧张了。

腾讯娱乐:您现在同时还要负责兼顾儿子的教育,会感觉特别辛苦吗?

孔维:我真的觉得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有时间一定要陪他。我7月份陪他去夏令营,在北京人艺是上蹿下跳地请假,因为我有话剧要演,但我求爹爹告奶奶,我要陪儿子,他们看我可怜就同意了。

腾讯娱乐:去小学看完孩子们的时候会带儿子吗?

孔维:他3岁时候就陪我去过了,第一次在那儿看到活猪,捡什么都喂那个猪,后来回来以后经常问我那个猪怎么样了。还认识了一个小学三年级的贵州孩子,成了好朋友。第二次我要去,他就开始画画,让我教他写那个孩子的名字,然后找玩具要送给他。但他一开始挑了一个最不喜欢的宋给他,我说要送就送最好的,如果你都不喜欢,凭什么要求别人也喜欢。他最后决定送了一个大的。

腾讯娱乐:在这个过程中也让孩子学会了分享。

孔维:我儿子特别骄傲,今年六一我们做活动的时候,他的同学来,他都会大声跟人说,“知道吗,这是我妈妈做的活动!”特别自豪。

为多做推广主动争取上《我是演说家》

腾讯娱乐:这几年做这几个学校的时候,过程中最难的地方是哪儿?

孔维:最难的就是带团队。因为我是一个演员,没有任何管理人的经验。但是有时候逼着你什么都要做。我经常说,以我的资质,以我的勤奋,我只能把团队带到现在这个样子。我需要更有能力的人来支撑我。当然一直有人在加入,但是终究有断档的时候,虽然我也很怕缺钱,但我更怕缺人。现在我做很多事务上的事,其实我觉得我能做得最好的是推广,利用我的形象告诉大家,推广我们的项目。

腾讯娱乐:为什么一开始选择《我是演说家》来做推广?

孔维:《我是演说家》是我自己争取去的,就让经纪公司联系,他们说“好啊,欢迎”,但是告诉我今年会有一些改变,我说没关系,输和赢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只要有一个公众平台让我去发声就好了。演说对我来说真的是短板,我从小就是一个挺自卑的小姑娘,因为我个子大,南方男孩都比我矮很多,我一直觉得自己像个留级生。学校里我一直是特别乖巧听话的小孩,都是老师最喜欢的那个人。所以其实我是个很没有个性的人。但是又因为我的长相很有个性,所以我接拍的片子基本上对于我来说全是挑战。我生活对于我来说,好像一直给我的都是我不想要的,做不到的,但我一直又在坚持做。

腾讯娱乐:《我是演说家》是不是让很多人注意到了这个项目?

孔维:有,今天还见了很多志愿者,还有一些朋友家的孩子。而且包括对《我是演说家》的评论,全是好的,我没有看到不好的,没有人说我在做秀。那期演讲稿,我自己练习了好多遍,我的演讲技能非常之差,但由于我讲的都是孩子们的事和自己做的事,所以我很有欲望大声讲出来。我也感谢《演说家》让我发现了另外一个潜能,如果没有这个公益项目,我这辈子不可能站在这个舞台上这么去说话。而且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也是这个项目支撑着我,并且得到了朋友和家人莫大的支持。

但是文章被转出来以后,有些题目说我美过赵薇,让我很难堪,我都不敢转。可能赵薇看了会不高兴,其实说心里话我也很不高兴,为什么非要这么说呢?我真的不太像娱乐圈的人,我迎合不了这种东西,可能别人不会在乎,但我在乎。

腾讯娱乐:接下来还会联系别的渠道去做推广吗?

孔维:没有。我其实有联系过,但是未必人家给我机会,有几个联系了都没有下文。

腾讯娱乐:但我感觉您还是蛮乐观的。

孔维:我太不在乎了,我要是太在乎今天估计就要上吊了。我觉得你看不到我,那是因为你目光短浅。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oll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