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娱乐观 | 《七月与安生》里的时间由王菲来标识

腾讯娱乐专稿(文/韩松落)

电影《七月与安生》里,找到好几处王菲的踪迹。故事刚开始,十三岁的七月与安生相遇,她们嬉闹玩耍的时候,哼唱的是“la jum bo”,故事的中段,王菲本尊演唱的《浮躁》出现。整部电影的主题歌,则是窦靖童的《 (It's not a crime) It's just what we do》,由陈可辛亲自执导的那版MV,由窦靖童主演。

跟幕后工作人员谈起这些细节,她说,制作方起初曾经设想过,用王菲的歌来标记时间的流逝。我想,这个设想之所以没能最终落实,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最重要的是,用一位歌手对一代人的影响来构架整个故事,会弱化七月与安生的个人形象,也会让人想起岩井俊二《关于莉莉周的一切》。那部电影的灵感来源之一,也是王菲,岩井俊二在看过王菲的演唱会之后,有了故事构想,莉莉周对一代年轻人精神世界的影响,也和王菲相似。

但对于经历过九零年代后半段的人来说,有“la jum bo”这样的提示就足够了,黄舒骏《改变1995》里,“王菲变王靖雯又变回王菲”后面,配的也是“la jum bo”。“la jum bo”代表着还会唱情歌的王菲,泥沙俱下热气腾腾的王菲,还没有变身冷眼观世者的王菲。这个火热的、执迷不悔的、飞蛾扑火的、为情奉献的、字字句句里都有“我”的王菲,只存在于1990年代。1999年的《只爱陌生人》之后,王菲就提前进入了下一个世纪,她的歌里,越来越少“我”,越来越多“你们”。

人们有时候会用政治人物来标记一个时代,说明一个时代的经济状况和时代气氛,有时候会用明星来标记一个时代,说明一个时代的精神状况和文化气氛。九零年代后半段就可以用“王菲”来命名,年轻人听王菲,唱王菲,学王菲的动作表情,模仿她的桀骜不驯和心花怒放。而那个时代,也的确用实际行动支持了这种桀骜不驯心花怒放,较低的通胀,较少的焦虑,以及较多的个性张扬

七月与安生,就成长在“王菲时代”。按照“la jum bo”(王菲的《浮躁》专辑是1996年出版的)给出的提示来计算,她们大概生于1983年或者1984年,和苏家明相遇是在16岁,那大概是1999年或者2000年。安生重返家乡,是23岁,应该是2006年之后,七月去世,是27岁,应该是在2010年之后。总之,她们的青少年时代,正是王菲最活跃的时代,也是王菲成为年轻人的精神模板的时代,那时候的年轻人,被称为“新新人类”、“飘一代”,被贴上追求自由、追求个性、尊重个人感受、不关心社会的标签,而王菲的热情、冷淡、自闭和疏离,都和这些气质吻合。

安生就是这些印象的代言人。那一代年轻人的父母,多半生于1950或者1960年代,在保守的时代度过青春,刚进入婚姻,却遇到开放的时代,婚姻产生动荡,几乎是必然的。安生就有那样一个家庭,父母各种折腾,母亲追求着她理解中的、满是瑕疵的自由,烫着卷发,穿着艳红的镂花连衣裙,到学校去接安生。有这样的榜样,安生的动荡也是必然的,她追看摇滚演出,和乐手混在一起,向往流浪的生活,蔑视男人,又要在男人的世界里谋一点没有后续保障的福利,把自己在男人世界里磨练出来的生存技能当做珍宝来展示。

七月和安生是一个人的两面,或者说,是一个人的不同阶段。七月的内心其实比安生更动荡,因为安生的动荡已经付诸行动,得到了最大限度的释放,七月却只能压抑自己,找不到释放的渠道。所以,当七月去世(她是在在科特•柯本去世的年纪去世的)之后,安生才真正安静下来。因为,那个时代终于过去了,那种动荡终于消失了。安生的女儿,生活在一个富裕年代,继承了安生最好的一面,剔除了她的动荡、纠结,电影最后的最大亮点,就是这个小女孩的早慧、成熟、有主见,这个女孩,是对安生性格的进一步强化。

何止七月与安生,每个人都有那样一个“王菲时代”,穷、无能、无依无靠,像个孤儿一样茫然四顾,却又纯真、敏感、纠结,把爱情友情当做宗教,对流浪怀着瑰丽的想象,对成人世界里的技能带点蔑视又带点崇拜,这是这部电影让七零后到九零后的人都能感同身受的地方所在。

只是,这个时代,再也没有另一个王菲,甚至连窦靖童,也都只是窦靖童,而不会是一个能够成为时代标记的人物。为了成全“王菲”,成千上万的年轻人走上流浪之路,成千上万的人纠结着,跟着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

当然,王菲并不觉得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点,“她只是笑盈盈地站起身来,将蚊烟香盘踢到桌子底下去。”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uafeic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