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摘要]随着《爱乐之城》获奖,第4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也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无论对于业界还是观众来说,多伦多电影节都让他们有了满满的收获。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腾讯娱乐专稿(文/风易)人见人爱的《爱乐之城》最终成为了“人民选择奖”的得主,也让第41届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短短的10天时间里,这一届的电影节吸引了超过45万人次的观影人次。他们中有普通的观众,也有来自全世界的电影人以及媒体记者。无论对于业界还是观众来说,多伦多电影节都能让他们有满满的收获。

其实你很难再用“多伦多抢风头”这样的刻板印象来看待这里了,事实上,多伦多早已经是北美最大最重要的电影节和电影市场,更是奥斯卡的前哨站和风向标。《爱乐之城》从威尼斯拿奖拿到多伦多,一举成为今年的颁奖季的最热门影片。

去年新增的“站台”单元是唯一接近传统电影节竞赛单元的评审单元。今年的得主是娜塔莉·波特曼“影后级表演”的《第一夫人》。特别的是,给影片颁奖的,正是三位评审中唯一的女性,章子怡

今年多伦多的中国元素一点也不少。章子怡以评审身份,分别走上开幕片和闭幕片的红毯。如果她主演的《罗曼蒂克消亡史》没有临时退出,她的日程还会更忙。《我不是潘金莲》在这里进行全球首映并高价售出了北美发行权、王力宏将自己纪录电影《火力全开》的首映现场变成了歌友会、中国资本投拍的《龙之诞生》同样在多伦多亮相赚吆喝,更不用说电影市场里的身影了。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好莱坞巨星接连亮相、3200名志愿者、电影开场前“琳琅满目”的赞助商广告、现代便捷的主会场Lighbox大楼、就在市区主干道上的红毯……开放、多元、商业、活力,这些关键词都是多伦多电影节得以成功的标签,也是这座城市和加拿大电影人在全世界的一张名片。

没有竞赛单元电影节什么样? 完全没架子 得奖片当晚免费展映

“为了证明我真的对于拿到这个奖项非常意外。你们看,我都没有穿正装来领奖。”

获得了本届多伦多电影节国际影评人协会奖的《Kati Kati》导演Mbithi Masya领奖时候的第一句话就逗笑了全场。他一身帽衫T恤,准备去机场,被组委会一通电话叫回了颁奖现场。

如果你习惯于中国式电影节“晚会式”的闭幕典礼,或者是戛纳电影节全场礼服晚装正襟危坐式的闭幕仪式,那么多伦多电影节的闭幕典礼相比之下简直是“简陋”。地点就在Lightbox的一号放映厅中,大家提前30分钟进场,领一杯香槟,懒懒散散地找到位置坐下,相互交谈些最近的见闻。对于所有人来说,一届忙碌充实的电影节真的到了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了。

一开场,多伦多电影节的艺术总监卡梅隆·拜利就打起了“广告”:“每年,我们都会把最终观众选择奖的影片在Roy Thomson剧院中放映,而且,是免费的。”

多伦多电影节的传统和风景线之一,就是在“Rush Line”排队。多伦多电影节的放映分为业内场和公众场。业内场针对于参展商制片人以及媒体,公众场则是面对市民公开售票的。和国内北京上海电影节需要抢票一样,这里的热门影片的公众场都同样都是一票难求,早在开幕前就售罄了。

不过,买不到票还有机会。首先是每天早上7点,会有当天场次电影的少量余票在线发售,起个大早在网络上刷票或者更早点去票房排队都是不错的选择。第二个机会,就是“Rush Line”了。每一场放映开始前,没有坐满的空位都会留给在rush line排队的观众。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Rush Line非常公平,先到先得,而且谁也不知道,到底最后能有几个空位留给自己,只有早早排队是唯一办法。经常可以看到“观众排队多少多少米”用来形容一部影片的热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就算排不上也没有关系,多伦多电影节的放映影片和场次数量都以百来计算,一部影片通常会有4场放映,特别热门的影片还会有额外加场。去年《火星救援》到影展后期几乎和观众天天见,今年的热门影片《爱乐之城》、《狮子》、《月光》也都有加场。

多伦多电影节完全没有欧洲电影节精英式的评审视角(如果非要吹毛求疵的话,这里的观众群体本身就是精英式的),过去几年观众选择奖的得主基本和当年奥斯卡的最大热门及最佳影片的得主一致。

最终,当影展艺术总监卡梅隆宣布“高仕啤酒观众选择奖”的得主是《爱乐之城》的时候,意味着Roy Thomas Hall前面的排队队伍又要延长几百米了。不过有些可惜,多伦多不允许在街道上饮酒,排队的观众不能畅饮冠名商的产品。

这也是多伦多电影节的又一个标志——各式各样的冠名和赞助。比如“高仕啤酒观众选择奖”、“加拿大鹅加拿大电影奖”、“杜比助力电影节展映”等等。别觉得这是商业入侵,很少有一届电影节能像多伦多一样,将商业和服务结合得如此之好。

要知道,电影节的主会场Lightbox大楼就是由贝尔公司冠名并是电影节的主赞助商。这座在国王大街上的现代化建筑物成为了电影节放映、媒体发布会、电影节组委会、媒体服务区等一系列活动和场地的提供者,也是电影节的根据地。这栋大楼和Scotia Bank Cineplex影城(承接80%媒体放映及公众放映的场地)和电影市场所在的凯悦酒店相隔都在两个街区内,让多伦多电影节对于参会者来说无比便利。

观众对于这样的赞助是什么态度?赞助多了,每场放映前的广告也多了。不过,几支广告都非常有创意,令观众耳目一新。

比如主赞助商Bell的广告,就结合了主营业务和电影。是一组短信对话:“猜猜我在首映场看到了哪一对儿?”“谁?”“是不是瑞安·雷诺兹和布莱克·莱弗利?”“还是瑞恩·高斯林?”

“是你爸妈……”

不过,再有创意也架不住观众们次次看。以至于在电影节后期的放映前,全场观众齐声接广告台词成了观众自娱自乐的方式。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交易市场纵览——视频巨头正面肛 文艺片大导依然是香饽饽

在多伦多,商业和电影直接并无矛盾。艺术总监卡梅隆更在意的并非一部热门影片是不是在多伦多电影节进行全球首映,更重要的是,能不能让多伦多的观众看到。其实如果从“全球首映”这个A类电影节的硬性要求来看,多伦多离传统老牌电影节还有很大距离。今年热门的《爱乐之城》、《第一夫人》、《夜行动物》都在威尼斯首映,多伦多的吸引力甚至和特柳赖德电影节相比都有所欠缺。另一部大热影片,布拉德·皮特担任制片的《月光》就在科罗拉多的小镇首映,接着才来到安大略湖畔。

可是无论是威尼斯还是特柳赖德,或者是马上要开始的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都不能提供的恰恰就是多伦多的商业属性。

在凯悦酒店的二楼是多伦多电影市场的主会场,不会,大多数的交易并不会发生在这里。这里的展位也多是“面子工程”,比如各个以国家为单位前来参展的电影节推广或者电影取景地推广等,整个市场展厅的规模和面积也难以和戛纳、柏林的电影市场相比。

如果据此来看待多伦多电影节的商业性那可就要有偏差了。无论对于艺术电影还是商业电影,北美市场都是全世界最大最重要的市场,这让多伦多电影节的地位无与伦比。大量的业内放映场次让买家和发行商们能够发现在之前欧洲电影市场的遗珠以及北美独立制片的潜力作品。每次反映前的登记流程,也可以让片方和前来看片的业内人员找到沟通的方式,进行进一步的会谈,完成交易。

接下来片商们要做的事情简单也不简单——谈钱,看谁的口袋更深。

今年多伦多的市场交易依然没有降温的趋势。大导演保罗·托马斯·安德森和奥斯卡三届影帝丹尼尔·戴-刘易斯再度联手的未定名影片,就让焦点影业和福斯探照灯相互竞价,最后焦点影业掏出了3000万美元买下了其全球发行权。福斯探照灯在多伦多也有收获,它们买下了詹姆斯·弗兰科主演的一部科幻悬疑电影《Kin》的发行权。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对于已经完成的影片来说,掏出千万级别拿下发行权的例子并不多见。今年,最高的几笔交易来自《第一夫人》,交易金额接近800万美元。安妮·海瑟薇主演的惊悚片《克洛索巨兽》被一家中国资本背景的公司同样以接近800万美元的交易金额拿下了北美发行权。Well Go USA娱乐也以接近的价格(导演冯小刚透露)获得了《我不是潘金莲》的发行权。

最活跃玩家的当属视频巨头Netflix。它们不仅推出了贾斯汀·汀布莱克的演唱会电影《JT+Tennessee Kids》,还花下450万美元买下了一部关于奥巴马青年时代的传记电影《Barry》的发行权。它们的购物清单上,还有一部科幻电影《What Happened To Monday?》的北美发行权。

对于中国电影人来说,《龙之诞生》和《最佳密友》都提供了中国电影在多伦多的一种新的尝试。从目前来看,效果都不错。前者由麒麟影业投资,但是由好莱坞团队制作:麦克•伦敦监制,乔治•诺非执导。后者则同样由好莱坞制片公司STX制作出品,华谊兄弟是其合作方。《龙之诞生》在首映后得到了北美市场的关注,影片有关李小龙的主题非常有吸引力。《最佳密友》作为影展闭幕片亮相,更是收获好评一片。

华语电影在全球市场面临的困难和世界上其他非英语国际的电影来说相同。冯小刚电影在全球华语观众市场中都具有非常强大的号召力,《我不是潘金莲》可以通过相对传统的“找买家”的方式进行全球发行。与此同时,对于一家有国际企图的中国电影公司来书,投资制作一部面向英语观众及国际市场的影片,不失为一个更好的选择。其实,《第一夫人》的出品方中也有熙颐影业的身影,影片在内地发行权由它们取得。

多伦多电影节独家观察 离观众市场最近的电影节

电影和城市——电影节的热闹与背后加拿大电影的重新繁荣

在加拿大还有蒙特利尔电影节,可是今年蒙特利尔电影节一度“停摆”的尴尬现状,更从另一方面体现出多伦多电影节的影响力以及它能够成功运转的成熟性。

这一点,也离不开多伦多市政府的全力支持。市中心的主干道国王大街在影展开幕的第一周也全面封闭,变成了“电影节大道”。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安妮·海瑟薇、马修·麦康纳这些巨星在这里不是在高高的红毯和媒体簇拥之下,而是在下车后,走过国王大街的电车轨道和粉丝区的观众签名合影。怎么才能得到这样的机会?不用猜也知道,早点排队就行。

如果只是对于粉丝和市民友好,多伦多电影节不会如此有影响力。更大范围的原因在于,对于电影人来说,加拿大如今成为了一个拍电影的好去处。根据多伦多市政府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多伦多将会成为700部影视作品的取景地。

一方面是汇率原因,加元的贬值让在此拍摄的成本降低。而优惠的税收政策让在此拍摄的国外剧组(主要来自好莱坞)纷纷前来此,据庞洪透露,《龙之诞生》就取得了百万的退税(在温哥华取景拍摄)。

能吸引到一部大片来加拿大拍摄意味着什么?是政府和纳税人无故分担税费吗?当然不是,华纳公司的《自杀小队》就在安大略省拍摄,整个拍摄过程在这里的开销就可以超过8000万加元。

多伦多电影节也一如既往地体现了对于本土电影人的支持以及一如既往的多元化。在闭幕式上,有一个专门的单元“加拿大鹅加拿大最佳长片奖”以及“加拿大最佳短片多伦多奖”——又一个和商业完美结合的例子——用于奖励加拿大优秀的电影人。今年最佳长片奖的得主是《老石》。影片导演是一位从中国来到加拿大的移民,马楠。

这正是多伦多电影节的口号“无限视界”和那段万花筒视角的开场短片所要展示的内涵。

最后,要说这届多伦多电影节遭遇的最大危机是什么——恐怕就是Scotia Bank影城的两台自动扶梯了。

从开幕的第一天到闭幕,上行和下行的两台自动扶梯只有两天可以正常同时运行,大部分时间“你方唱罢我登场”,先后罢工。这让每一个来看片的观众,都要爬上爬下75级的台阶。当地电视台还专访前来采访,询问维修进度,播出的画面中,有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观众,拾级而上。

可是没有人有怨言或者不满——当你看到扶梯前维持秩序的志愿者、为你开门的志愿者、认真核对票证的志愿者、告诉你场次及时间的志愿者,他们的脸上都挂着热情灿烂的笑容。

比起Lightbox或者宏伟的Roy Thomson Hall或者豪华的利兹卡尔顿酒店,3200名志愿者是让多伦多电影节真正能够顺利运转的“软件”和英雄。每一场放映前,志愿者的短片也总能引发全场最高分别的掌声和呼声。

9月17日晚上,最后一场红毯结束后。一位志愿者在自己的Ins上发了一张自己摊在红毯上照片——“全部搞定了。”

每天超过7个小时的志愿工作并没有任何金钱上的报酬,而是电影票。志愿者们是电影节最可爱的群体,没有人会不同意这样的说法。这也是多伦多电影节,最独特也最值得赞扬的最后一个标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iant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