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林暐哲:我和苏打绿是“婚姻关系”

[摘要]林暐哲在刚开完微博的时候跟粉丝打了个赌,如果关注这到达十万,就帮苏打绿发一支单曲,而现在的关注数量,还差四万多。

林暐哲:我和苏打绿是“婚姻关系”

林暐哲

腾讯娱乐专稿(文/April)这个月初,苏打绿在北京开启了正式“休团”之前的最后一次巡演——“After Summer”内地场的演出。和很多演唱会不同的是,全场没有人挥舞荧光棒。因为苏打绿主唱吴青峰在演出之前发微博,呼吁歌迷不要带“荧光棒相关产品”入场,然后那一天,坐在台下的歌迷就真的、乖乖地听话了。

“我看到那个,都差点掉眼泪。我通常都是为了舞美多漂亮,觉得很震撼,觉得很自恋。可是昨天我在北京看到的感动,是没有荧光棒。”苏打绿的老板林暐哲这样说。

采访那天,苏打绿的北京场演出第二场正要开始,林暐哲要提前到演出现场查看准备情况,“因为我要提前去场馆,采访时间缩短了,不好意思。”刚坐下来,林暐哲就说起了抱歉。

今年夏天金曲奖狂拦五项大奖之后,这位苏打绿的大老板在庆功宴上突然宣布苏打绿将“休团三年”。随后,吴青峰也在脸书发表长文,把正式休团的日期定在了一个非常具体时刻:2017年1月2日。

关于媒体的好奇,林暐哲说,休息是因为“事情慢下来,对大家都好”。作为老板,“林暐哲音乐社”有且只有苏打绿一组艺人,而他却给了团员最大的自由和时间,休息的事情,也是林暐哲最先提出来的:“因为我看到蛮多人为了这件事情(指工作)牺牲,牺牲掉当爸爸的体验。有的时候当爱人也一样,就是太急迫了。”

青峰怼粉丝不是营销 是“我要教训这堆朋友”

林暐哲:我和苏打绿是“婚姻关系”

其实这样会发小脾气、说话耿直的吴青峰,是非常真实的自己

苏打绿的很大一部分个性,来自于吴青峰:他的嗓音,他的个性,他的说话方式。

比如他也在社交媒体发文让粉丝不准在演唱会拍照录像,有粉丝留言说:“禁止录音录像,这样他们DVD才会卖得好! ”他就直接回复:“你们就算尽情录音录像,我们还是卖得一样好! ”

青峰在社交网络上与粉丝的互动,可以说是自成风格,跟他一贯在演唱会、歌友会等场合“怼”粉丝的“人设”一致。

“公司从来没跟他们说要发怎样的微博。”林暐哲说。看到公司主要艺人在社交网络上经常和粉丝发生言语冲突,还引起不小的媒体关注,作为老板的林暐哲也想过介入。但跟青峰聊天的时候,他会说:“你看他们多可恶!”,这时候林暐哲就释怀了,“他真的把他们当朋友了,这个概念就不是营销或者经营了。他想的是,就是他的一堆朋友,他们太可恶,我要教训他们。”

其实这样会发小脾气、说话耿直的吴青峰,是非常真实的自己。“他脾气就是这样,其实不是针对你,是针对这个事。”林暐哲一开始也觉得很逗,进了娱乐圈,吴青峰这脾气还不改——不圆滑、不讨巧、想到什么说什么。但长时间的相处,让林老板也放弃了对吴青峰的“改造”之心,“他跟他妈妈讲话都这样。”林暐哲说。

“这样下去公司会倒诶”

林暐哲:我和苏打绿是“婚姻关系”

苏打绿在台湾开演唱会,超时罚钱是常有的事情

从2009年开始以四季为主题的《春·日光》,到2015年的《冬·未了》,苏打绿的“韦瓦第计划”宣告完成。

在这个计划刚刚见诸报端的时候,就像所有的“概念专辑”一样,只是一些文艺的词汇:季节、城市、情绪,但六年的时间,扎扎实实的四张专辑,让有些虚空的“文艺”,变成了刻在唱片上的一首首track。有些歌迷都说,韦瓦第计划完结,甚至比苏打绿十周年,都要让人激动。

在做这次巡演的时候,林暐哲提出要把整个交响乐团带到台湾来,带到小巨蛋,“这个世界上会管我这种事的就只有我妈和吴青峰了,两个处女座,”林暐哲笑笑说,“青峰会说,公司会倒的。”实验性的音乐、巨额的投入,林暐哲并没有太在乎,“对我来讲,只要事情值得做,钱这个东西,是拿来用的。”

苏打绿在台湾开演唱会,超时罚钱是常有的事情,而他们的票价一贯又定得不高,做音乐也不计成本。这次和QQ音乐合作,首次尝试线上直播演唱会,要坚持做小场地live,又带上了做大场地规模的团队,林暐哲也很清楚成本和收益的关系:“内地的小场地的确很难找,然后售票,有很多环节都非常困难。QQ音乐不要介意,我其实是在最后一刻的时候才想到QQ的,因为靠我自己的力量没办法解决的,我得自己飞到各地去找。我不想在那个时候生活变成那样,为了搞场地搞死我自己。所以我其实是很害羞的打个电话给QQ音乐说,我说不好意思,这肯定是个赔钱的生意。”

对于赚钱这回事,林暐哲也看得很透。对他来说,老老实实地做该做的事,最后就能赚到钱,这是“铁律”,“我相信头尾这两部分,中间的过程就是吃苦。”

和苏打绿是“婚姻关系” 曾看上过徐佳莹和韦礼安

林暐哲:我和苏打绿是“婚姻关系”

苏打绿的成功不可思议又无法复制,林暐哲清楚地知道这一点

“林暐哲音乐社”的唯一艺人是苏打绿,林暐哲也只打算做苏打绿。

苏打绿是一个“台湾独立乐队的奇迹”,林暐哲发现他们的时候也非常随机,充满了缘分感。

2003年7月,林暐哲去海洋音乐祭玩,苏打绿当时是并不知名的小乐团,在小舞台上做表演,林暐哲很巧地经过表演场地。“对于青峰的声音,我一开始也是反感的。第一次听的时候,心想还可以这样唱歌的哦?但我听完了。我觉得人的身体又时候比心里诚实,就是你没动,歌都听完了,就表示这个创作还不错。”

林暐哲给苏打绿递上自己名片的时候并不知道,那时的苏打绿,已经找过好几个唱片公司想发片,但都被一一拒绝,就在他们不断受挫的时候,林暐哲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莫名的缘分和之后的机缘,让林暐哲这么多年就只做了苏打绿一个艺人。早期还在台湾街声的时候,林暐哲曾看上过徐佳莹和韦礼安,但他最终还是没有把这两位艺人签到自己的公司,用林暐哲的话来说,“基于我和苏打绿的'婚姻关系',我觉得这样子其实对他们特别不公平,进林暐哲音乐社呢觉得他们变成了'小三',永远就活在苏打绿的阴影底下。”

苏打绿的成功不可思议又无法复制,林暐哲清楚地知道这一点。就算在即将到来的“休团期”,林暐哲也并没有打算发展“新人”,而是要专心陪女儿。

林暐哲在刚开完微博的时候跟粉丝打了个赌,如果关注这到达十万,就帮苏打绿发一支单曲,而现在的关注数量,还差四万多。“如果休团的时候,我把钱用光了,我就去买水军,把它冲到十万,然后帮他们弄一首单曲,这样我立刻就有钱赚。”林暐哲说完自己也笑了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acf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