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摘要]剧组启用了四个大的摄影棚,用以搭建表现陵墓或地穴、不同地貌环境的场景,大量的使用绿幕和蓝幕,让演员依靠想象演出,这在孔笙的导演履历中绝无仅有。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点击进入腾讯视频,观看《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腾讯娱乐专稿 (文/邵登 编辑/邓佳)

拍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以下简称《鬼吹灯》)满足了孔笙的几个“私心”:他一直想尝试做一部美剧质感且集数不多的作品,《鬼吹灯》几乎到了国剧的投资天花板,这让孔笙有了把更多设想变成现实的可能。

由于需要大量特效镜头,《鬼吹灯》无法完全依靠实景拍摄,剧组启用了四个大的摄影棚,用以搭建表现陵墓或地穴、不同地貌环境的场景,大量的使用绿幕和蓝幕,让演员依靠想象演出,这在孔笙的导演履历中绝无仅有。

不过,在这之前,孔笙已经通过《琅琊榜》、《欢乐颂》迎来了转变。与拍了几十年的历史正剧不同,《琅琊榜》年代背景悬浮,是基督山伯爵式复仇故事的中国体现,而《欢乐颂》是反映当下年轻人生活的都市题材,鲜有的纯女性视角。

这两部“不太一样”的作品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拍摄这些看似转型的作品,在孔笙眼里其实和之前没有什么不一样,就连有着志怪色彩的《鬼吹灯》,孔笙的指导思想依然是“咱们老老实实地做实在一点的东西”。

这份实在,体现在《鬼吹灯》中也成了用整整两集梳理人物关系和构建角色的合理性,也包括尽可能遵从原著结构,让女主角直到第五集才登场,等等。在观众眼里,孔笙乃至整个正午阳光出品的剧都有着剧情开展慢、但故事逻辑严谨的特点。

采访时,孔笙也主动谈起此事,并称自己思考过是不是要做出一些改变,“我们自己也清楚,为什么我们第一集总觉得线索太多,有时候可能太注重这些方面,就会失去另一方面”。

不过,孔笙最终觉得,这样的叙事和做剧的方式已经深入骨子里了,虽然想变,但八成是改不了了。

一个非原著粉对《鬼吹灯》的重新解构

孔笙不是《鬼吹灯》系列的原著粉,接下这部作品,有一半的因素来自靳东的游说。

靳东先于孔笙及正午阳光团队被《鬼吹灯》的出品方签下,此前他与孔笙合作多次,也是孔笙及正午阳光董事长侯鸿亮的老朋友,他极力游说孔笙和侯鸿亮来拍这部作品。

看过小说之后,孔笙理解了靳东非要找他导的原因,《鬼吹灯》的年代背景是他熟悉的、理解的,他用“接地气”来形容书中的人物和他们的语言风格,孔笙一下子就找到了一个支点,让他觉得能够把《鬼吹灯》做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在故事的走向上,孔笙提出了“按原著走”的方针,但原著中王胖子、Shirley杨分别在前三分之一处和后三分之一处才出现,《精绝古城》的前八章几乎是胡八一的个人秀,完全按照原著走,显然不符合电视剧的规律。

孔笙与编剧团队最终确定了改编的方案,保留故事中的精彩模块,通过人物作为主线,将这些模块串联起来。第一集,胡八一便与王胖子的重逢,仅用了两集二人便下地打粽子,而后大金牙引出Shirley杨,开启了寻找精绝古城的旅途。

孔笙认为,《鬼吹灯》原著小说的精彩程度已经在那了,电视剧的改编就是“要看你能够还原多少”。进入沙漠之后,胡八一、王胖子和Shirley杨的矛盾逐渐白热化,相互的猜忌,情绪的暗涌,到最后的大爆发,孔笙认为这样的情节很有意思,因此即便牺牲原有的故事结构,也要让主角尽早出现。

但有些东西也需要舍弃,如原著中篇幅较重的草原大地獭,由于制作难度太大,并且会挤占Shirley杨出场的时间,孔笙删去了它。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在电视剧中,胡八一打碎了天宝龙火琉璃顶,西域火龙油烧死了红犼

作为探险题材,情节紧张感的制造尤为重要。

原著中的一众角色,除了主角之外的死亡率极高,但孔笙认为无论从观众对残酷现实的接受度还是情节的可信度考量,因自带主角光环而总能屡屡避险也是不可信的,他笃信剧情的紧张度应该建立在观众相信某个事物是危险的之上,为此他还特意在情节上挖了坑,在昆仑雪山下,火瓢虫在Shirley杨的身前饶了一圈,但最终并未攻击她,孔笙称,后面的剧情会慢慢给出解释。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Shirley杨的身世到底有哪些秘密呢?

有网友评论这部剧称:“硬是把子不敢语的怪力乱神,做出了一股三观端正的现实主义风范。”孔笙坦言,他希望能够展现人物勇敢和无私的牺牲精神,也包括友情、善良,以及考古队一行人的专业精神和职业态度,至于难以用科学解释的神秘力量,孔笙也不希望直白地用鬼怪元素来解释。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特效化妆师苏志勇给孙明明化妆

《鬼吹灯》的特效化妆师苏志勇透露,原著中辽金古墓中的红犼怪在呈现方式上,就从怪兽改成了尸变而形成的变异体,为了增加可信度,特效化装组甚至在孙明明扮演的变异体的皮肤上做起了文章,在打斗中,变异体的皮肤不断掉落,到最后整个下巴耷拉下来,以此表现这个怪兽脱胎于原本棺材中的古尸。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最终剧中呈现出的红犼效果

尽管这些细节很难被观众捕捉到,但《鬼吹灯》制作团队力图真实的世界观,其实一直在通过这些细节呈现。

“至于其中的一些东西是否存在,我觉得不会太在意,我老想着大家能习惯这是一种类型片,是一种探险的类型片,看着挺热闹,看完了别当真。这就是一个故事,是一种类型,我觉得需要让观众理解这个事情。”孔笙如是说。

大量特效镜头满足了导演“私心”也留下遗憾

《鬼吹灯》有大量镜头需要在摄影棚和绿幕中完成,曾经在采访中说过“没法理解成天在绿幕前演戏和吊着威亚飞来飞去意义何在”的靳东,这次却因为《鬼吹灯》必须大量用到绿幕和威亚被吸引而来,但其实从演员到制作团队,大家面对这种大量特效的作品,都是经验不足的。

孔笙的另一个“私心”,是希望正午阳光团队多接触特效拍摄的方式,他认为在拍这类作品时所必须的想象和假定性,对团队是很重要的锻炼:“这种拍摄方法越来越多,包括将来接的戏,需要靠实战让团队更了解拍摄的方式,包括设备的更新。要想进步,还得把这些东西都了解。”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鬼吹灯》有大量的戏份是在绿布前拍摄的,对于孔笙(右1)来说有些问题也是第一次遇到

为了帮助演员在绿幕之前也能了解到导演脑中的世界,剧组提前请概念画师制作了40多幅场景图,从神殿、辽金古墓,到昆仑雪山和沙漠,甚至演员将会应对的各种神奇生物和怪物,统统交给演员体会,这种在电影剧组中较常用的方式,在电视剧组还很少用到。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九层妖楼概念图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九层妖塔在剧中的呈现效果

“演员到现场,大家先坐下来,把台词对一遍,有什么问题先说一遍,大家把这个概念画看一下,知道所处的场景是这样的,让他们先有这样的概念,要不全在绿幕前,他们不知道,无法去演,这也是这次拍《鬼吹灯》找到的经验。”

12月26日,靳东发了一条微博:“这部戏,是迄今为止篇幅最短,拍摄周期却最长的一部戏,每场戏,每一集,每一画幅,每个镜头,历历在目。”

《鬼吹灯》按1小时1集的版本共12集,拍摄周期87天,拍摄前的筹备期更是有三个多月,但向孔笙提及靳东的这段评价,意外地听到的回答却是:“也不算特别长。”

还是有他不够满意的地方。

“确实这个戏场景复杂,制作难度也大,我们后来在剪辑的时候发现还是有一些问题,这些东西你不接触就不会知道的,这都是经验。要想做得更好一点,前期再给我一个月,后期再给我两三个月,我估计能比现在细致一些,这个东西是无止境的,永远没有头的,只有做得更细,遗憾才会更少一点。这都能理解,我们拍了这么多年,都很理解这个事情,哪个戏没有遗憾呢,都会有压力的。”

“这是我拍的最大特技量的作品,肯定比想的要复杂得多,下一次再有这样的机会,你会知道这块要提前做很多的工作,在特效和动作形态的设定上要提前做,可能故事还没有拍,那些全做好了,这就会方便很多。”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对于细节的用心已成为正午阳光的一个金子招牌

抛开不够完善的CG特效,猪脸大蝙蝠、霸王蝾螈用到的物理特效以及美术设计,《鬼吹灯》的处理依然为观众津津乐道,剧中王胖子家的陈设,80年代街头的大碗茶、公交车以及人们的衣着配饰,一如正午阳光此前作品的周边一样,成为播出期的热门话题。

孔笙希望把“真实”处理进剧中的各方面,这是他对自己作品气质的基本要求,片中猪脸蝙蝠特效所需的仿真模型,是特效化妆团队手工做的,蝙蝠身上的毛是化妆师用镊子一根一根粘上去的。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猪脸蝙蝠特效所需的仿真模型

孔笙毫不吝啬地称赞“做得太像了”:“我不希望特效做出来是假的,包括服装、化妆、道具和年代感,都是按照真实的、现实生活中的出现。我给特效团队说,不要感觉像游戏,别的片子看完觉得是游戏,那不是真实的,我们就朝真实感走。”

但紧接着他又补充说:“我想追求一点这样的东西,就是还是真实的事情,细节的真实,用一种游戏的态度呈现。”

用光影来讲故事,不是全靠台词来说

孔笙还真的爱玩游戏,他玩的是策略性的红色警戒,一款老牌的经典页游,手机上的游戏他只玩最简单的,孔笙说,他玩游戏不求通关,只是帮助自己放松,提神醒脑。

孔笙还把这种游戏的精神放到了工作中,靳东曾提及一件片场见闻,拍摄用绳索顺着昆仑雪山降到地下的一场戏前,靳东到了摄影棚却找不着导演,一问,导演原来在上边吊着呢,孔笙先把自己弄在绳索上,上下了一遍。

拍沙漠中遭遇黑沙暴的戏,考古队的成员无一例外的都被沙子埋了,拍前,孔笙也把自己先埋了一次,演员们都很感动,导演的身体力行让他们感受到了安全和力量,但孔笙却说自己这是玩儿呢:“我好玩儿,我这个人有点多动症,喜欢玩儿。”

但从他的另外一段回答里,却分明能够看出他的用意:“就是想说明一种态度,其实你的态度会影响他们,你总得给大家一个印象’我这样做是值得的’,要不老觉得演员耍大牌,其实有时候不完全是演员,是因为周围的人,我们没有做得更好,如果大家都做得很好,他就不会这样。大家都当一个很认真的事来做,演员觉得演完了以后对他自己也是好事,他们也愿意吃苦和受累,都愿意这样去做。”

尽管为孔笙建立行业地位的是《闯关东》《生死线》、《父母爱情》(观剧)这类剧情厚重的年代剧,但孔笙自称年轻时喜欢看的是斯皮尔伯格的《印第安纳·琼斯》,“看得还挺热闹的,爱看这些东西”。

作为“西片”迷,《鬼吹灯》的制作也充分参照了美剧,希望在每集的结尾设置节点,吸引观众进入下一集,但首次与互联网合作拍摄网剧的他,并不懂所谓的“网感”,他希望《鬼吹灯》的观众面更广,从十五六岁到五六十岁,孔笙觉得都可以看。

“《鬼吹灯》的原著粉在35岁左右,你要对原著足够尊重,因为有些东西你不可以完全以你的方式来展现。年轻人会看故事好不好看,再就是演员够不够吸引他们,中老年人就是看故事,故事要写得好,包括80年代我们都经历过的,画面感觉对不对,胡八一的发型对不对,这都挺重要的。”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摄影师出身的孔笙用光影来讲故事

接拍《鬼吹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孔笙的创作冲动,这类新鲜题材的挑战性吸引着他:“我是比较喜欢没干过的事情,再一个,这类探险的片子,确实咱们自己拍的不多,好的也不多。年轻的时候觉得这类片子可以拍好,而且适合摄影出来的导演干,他会用镜头来渲染气氛,这是挺有趣的一件事,可能也是基于这些原因,就想尝试这种类型。”摄影师出身的孔笙,在采访中极少数的以自信且笃定的语气这么回应。

“我们觉得影视作品需要有一点光影来讲故事,就像写作的用词一样,有时候一个光影,不用说话,镜头慢慢上去的时候,会体现它的东西,这是影视文化的一部分,我们把这个东西慢慢又忘掉了,其实我觉得还是需要用镜头来说故事,不是全靠台词来说故事。”

但尽管强调光影的叙事作用,但比起早年的作品,孔笙现如今的作品更显大气沉稳,少了很多镜头的运动,孔笙说:“年轻的时候太喜欢玩一些特别的镜头,其实后来在你不停剪辑过程当中,你会发现这些东西是没有意义的,只是你在玩的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并没有融到心里去,我自己也是在调整。”

尽管这么说,但孔笙并不限制团队里其他年轻人的想法,“你是年轻这样过来的,就因为他们年轻,他们才有这种想法,这种闯劲是好事,不是坏事。”

孔笙有个很萌的外号,叫孔萌萌。真人也萌,问及他为何每部戏都要客串一下,本以为是因为有着类似希区柯克客串自己作品的癖好,但他却低头看着下方,带着羞涩地说,自己每次都是赶鸭子上架。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鬼吹灯》里孔笙客串的卖茶老人

《鬼吹灯》里,他客串了胡八一和王胖子在大碗茶摊谈话时卖茶水的大爷,孔笙向记者解释,原剧本里,胡八一和王胖子应该是边走边说台词,但这场戏之前,胡八一拍冰川戏时伤到了腿,这才决定改成坐着拍,于是卖茶老人就成了他。

但之后孔笙还主动谈到,《生死线》里第一个镜头里那个压低帽檐的枪手也是他,就连早年任职摄影指导拍摄的经典武侠剧《白眉大侠》里,他也曾客串过一个很快就领了盒饭的小角色。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欢乐颂》里孔笙的“背影杀”

我们问,那在你的导演作品中,有没有没客串过的呢?

他顿了顿:“有吧,《欢乐颂》啊。”

但我们马上戳穿了他。

不用再掩饰了,你这位戏瘾很大的文艺中年。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在今年的上海电视节上,孔笙赢得了最佳导演奖

编后语

孔笙,大概可以算是如今国剧圈最受业内尊敬、最受观众认可,同时最不爱接受记者采访的导演了。

2015年底,在《琅琊榜》风靡全国之际,我们有幸与孔导进行过一次深入的访谈。在接受腾讯娱乐采访的前一天,《欢乐颂》刚刚在上海杀青。彼时,孔笙还曾担心《欢乐颂》由于类型化更明显,很容易受众面过窄。

就在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先是《欢乐颂》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紧接着孔笙凭借《父母爱情》《北平无战事》《琅琊榜》等作品先后赢得中国电视剧界最高荣誉飞天奖的最佳导演奖、白玉兰奖的最佳导演奖。与此同时,由企鹅影视与正午阳光合作的《鬼吹灯》也经历了开机、杀青、开播发布会等多个重要时间点。

尽管《鬼吹灯》是企鹅影视投资,腾讯视频独播,但我们也并未能比其他媒体得到更多采访孔笙导演的机会这一次筹划许久的采访也是在横店的剧组进行的,显然孔导在《鬼吹灯》后立即投入到了下一个工作中。

与正午阳光的幕后团队接触,初时,以为他们是不配合采访;久了,才发现这帮人竟是一向如此低调。从默默无闻时到风口浪尖处,他们似乎只想用作品说话,用良心回馈粉丝。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坚守中的改变,孔笙因为“私心”拍了《鬼吹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carin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