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柏林专访叶宁:中国电影市场的分水岭已经到了

柏林专访叶宁:中国电影市场的分水岭已经到了

叶宁在柏林

腾讯娱乐专稿(文/耿飏 采访/李小麦)

柏林国际电影节正在进行,第三届中欧电影研讨会也于日期在柏林展开。第三届中欧电影研讨会由两场论坛和一场圆桌讨论构成。参与嘉宾包括龙跃中欧制片人协会主席Cristiano Bortone,欧洲电影市场总监Matthijs Wouter Knol,华谊兄弟副总裁叶宁等多位来自电影业内各个领域的资深嘉宾。借此机会,腾讯娱乐在前方专访了华谊兄弟副总裁叶宁。谈及过去一年中国电影市场发生的变化和产生的现象,他认为过去的一年是一个分水岭,观众们对于电影质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于创作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透露了华谊接下来一年的目标,他表示华谊会继续做好做强“头部电影”,工业化的电影。

说到目前大家担心的“垄断化”趋势,叶宁则坦言:“我相信行业会形成一种有趣的游戏规则。这种规则是以不能损害创意为前提的那这里面就要平衡的,有很多的机制要去平衡的,要去保护这些创意。从政策到税收制度到法制,到行业之间的这种协同,或者一些默许的规矩非常重要。”

2016年的中国电影市场是一个让人乐观的分水岭

腾讯娱乐:这次在柏林我们也看到其实有很多中国相关的活动,在去年戛纳有一个论调说,中国资本都快把欧洲三大电影节买下来了。你有看到这样的趋势吗?

叶宁:我觉得这个资本倒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对中国电影人或者是中国电影市场越来越多的认可和关注吧。这是必然的趋势。所以我的感觉是这样的,也很开心来到这儿。

腾讯娱乐:你的发言题目是“如何为合拍片挑选演员”,为什么会选这样一个题目?

叶宁:我觉得这是其中一个视角。不管论坛的题目怎么设定,但是从每一个视角都可以窥见中国电影市场的变化,我会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认为的中国电影市场在变化着。 实际上挑演员只是一个技术问题。我只是想从这个点来引申出中国电影市场的一个变化。中国电影市场的一个变化,作为我们在一线的电影企业和我的团队的思考。这对我们是非常非常直接和现实的,我们每天都在思考这件事情,而且每天都在准备,都在做这件事情。所以它只是一个技术点,通过这个技术点,我想今天通过这个论坛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们的思考。

腾讯娱乐:在您的观察,中国电影市场最近一段时间来,最大的变化说将面临的机会和挑战?

叶宁:2016年是一个分水岭,中国电影,而且我觉得非常好,对我觉得是非常乐观的一个分水岭。毫无疑问,中国的电影已经从单纯的追求量已经到追求质了,真正开始是观众,他们靠投票来决定去哪儿,你电影不好看,我为什么要去电影院,我现在有很多其他的娱乐方式,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是对于观众或者对于普通的老百姓,他的消费娱乐世界是广泛的,该上网的上网,每天上网的时间已经满了。所以电影是他所有娱乐文化生活方式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他无外乎在其他的娱乐生活方式里怎么去分配,看电视、上网等等等等。

所以我们面临的2016年的几个数据,你会非常有意思,一个是电影的票房,没有前几年那么高,但是另外在网上的流量快速的,在几倍的难以置信的在发展。观众在进行着不同的选择,所以在这种竞争的情况下,如果电影的质量如果再不去要求,做自我的要求,观众为什么来电影院看。而且另外对于观众来说,他考虑的很重要的就是时间成本,现在时间的成本考虑比金钱的成本考虑要大得多。实际上票价已经非常合理了,特别是购票网站已经占到整个票房70%的渠道了,它非常透明了。但是我做出一个决定,它一定就是时间的概念。我的时间和我一块儿去的家人的时间,这个大家设身处地的思考一下是挺难的。要作为一个发明人的聚会,得提前筹划多久。如果在这个时候,他对于片单的选择,对影片的选择已经非常有挑战。再者我就在家里看,或者院线上映以后,网上通过爱奇艺或者是通过优酷,我成为付费会员很简单,我家里还有盒子,我家里的效果会越来越好。所以面临着这些新的趋势的变化,对于电影从业者来说,你不去做好的电影,包括影院你没有做好的服务。

这个就是趋势,其他的东西都是表象。所以中国电影一定回到了真正开始要求我们要去把中国电影做强的时候。要思考的问题,任何从业者如果不思考问题,注定被淘汰,稀里糊涂的,会很持续的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你不再追求作品的质量,再不追求这种好的体验感不行。

腾讯娱乐:那您觉得如果我们现在把电影当成一个产品来思考的话,那么其实观众就是我们的用户群。中国观众在您的观察里面,他有什么比较独特的用户属性吗?

叶宁:用户属性是电影要找出他的理由,他为什么爱看电影呢?所以在这个方面,因为中国的消费群体是非常非常复杂的,快速的发展,城乡的差距,城市之间的差距,所以他非常复杂。但是对于主流的观影人去实际上是年轻的观影人群。这个时代越来越重要的是数据洞察性。你会在数据洞察的图谱方面,你会发现有些事情可以打穿,会打穿不同的联系。

我觉得如果对于电影的产品来说,这样的产品一定要非常的清晰它的类型,我们的导演,我们的制作人要去尊重类型化这件事情,因为我们在做商业电影。商业电影的必由之路一定是公开化和类型化,没有这些支撑不起来所谓的商业电影。

所谓的类型就是你的产品类别,你拍给谁看,他对产品的要求有什么,他是有逻辑的,有学习。这在成熟的工业体系里已经非常成熟了,从一个编故事的戏剧结构,到一个镜头的调度结构到技术的运用,我们现在太少电影导演来沉下心来,都觉得自己像艺术家一样,艺术家,那你做艺术,不懂市场,不懂技术,不懂戏剧的结构,这哪儿行呢?这是瞎懵呢。

腾讯娱乐:像好莱坞比如说它一个电影我就是拍给PG13,然后就是给所有的人合家欢的,或者我就是拍一个B级电影,都有明确的受众群体。

叶宁:而且他第一个想到了,这是市场规律,这是对观众的尊重,这是市场法则。想到了第二个还得专业做到,做的过程中那你就要发挥你的创意,那你要尊重你的创意。在这个过程中是一个不断平衡的过程,是一个创意和市场平衡的过程。永远作为一个电影产品或者是文化产品,永远都会面临这个。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它很多的机制要起作用,包括制片的机制,包括一些平台资源的机制应该有。这个就是工业化的一个流程。

我一说起来就非常简单,但是关键这个问题,现在就是要求你必须往这方面走,所以今天我在会上分享,很多时候我都做分享,我们已经想明白了,我包括我的团队,华谊电影都想明白了,都往这个方面走。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如何能做到,路还长着呢,我们的差距太远了,这个距离承受着工业体系,承受着工业体系我们不仅是指好莱坞,看我们的周边国家韩国,我们的工业体系差他们差远了,需要阵痛。所以在这方面只有努力。而且在这种时候,在这个过程中只有关键项目,一定要重点项目的关注和投入,通过重点项目去培养逻辑的思路非常重要。

腾讯娱乐:重点项目您指的是?

叶宁:大项目,核心项目。比如说我的华谊电影定的方向,我和团队梳理的,去年已经给他们已经制定了方向,华谊一定要做大概念的工业化的团队,必须要做的方向。

腾讯娱乐:类似于一个行业标准。

叶宁:我们也不想什么行业标准,因为我们自己都是学习。但是华谊必须要做的一个事情,一个是公司本体要做这个事情。第二,你作为一个领导企业或者是一线的企业,必须要做这个东西,要解决这个问题,这是生产问题。没有金刚钻哪儿来的瓷器活儿,市场没有那么简单,没有敲一个大锣就赚的盆满钵满,这个时代已经过去了。你要有活儿,你没有活儿,大家为什么来给你捧场。

腾讯娱乐:现在很多新导演,或者是演员转型当导演,作家转型当导演,编剧也是。您觉得这种会给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叶宁:这条路殊途同归,曾经的不管是曾经的创作者还是公司,走对了这个方向,就会有成果出来。我们发现有很多成功的导演,他实际上并没有受过我们电影学院的教育。这个暴露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我们的教育有可能要检讨,它跟市场本身就是脱节的,这两天也作为电影教育的表现,有电影专业的学校100多所,我非常惊讶,我每天怎么还觉得缺人。受过这种教育体系的是好事还是坏事呢?我不知道。所以很多东西,实际上你的教育,它不仅是在这个学校里面,殿堂里面受的教育,更重要的我发现很多成功的包括演员也好,他们转型做制作,拍电影,他们实际上对电影想的非常透。

所以现在中国电影的从业人员,中国电影所面临的问题真的是要回到工匠本身。特别在德国,我很有感触,在德国,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多么严谨,具有工匠精神的这么一个国度,我们要学习这个东西。也想做大师,大师有些是基因里面带的,有些是后天里面的,但是我们做工匠是可以的,你拿这个吃饭,把这个活儿给干好,有点那种职业精神或者是职业性,我觉得这是可以达到的。通过努力,通过学习掌握方法一定可以达到。所以现在这个问题你刚才说的这是一个大问题,不仅是哪一个人想怎么系统化出现了问题。

大片是领头羊 中小成本影片应该强调类型

腾讯娱乐:就像我们有时候有一个悖论很好玩,有的时候我们在聊到我们的人才的时候,我们情不自禁把标准都丢向了国际的一流水平。比如说我们提大片就要跟漫威比,提导演可能就要去跟一些影坛大师比,但是我们仔细去看美国的票房数据的话,虽然大片很牛逼,但是其实它的600亿票房,很多都是靠那种中小成本影片,这个几亿,那个几亿这样攒起来的,甚至这个几千万,那个几千万这样攒起来的。但是在中国来说,好像中小成本片始终没有成为大家一个观影的取向。

叶宁:所以在电影的工业里永远是28定理或者是19定理。重点核心项目一定是占据主要的,好莱坞也是这种情况。中小成本影片说句实话是一个有益的补充。但是在商业的电影市场上一定是超级大片占绝对的控制力。这在中国必然是这样。但是对于中小成本影片的意义何在呢?培养新人的,所以我们看到的标杆性讨论大片,讨论大片的这种作者。但是我们都想获得任何一个公司梦想中的大项目,但是这是结果。关键你要能达到这个结果的路径和阶梯。所以年轻的导演,我觉得这在中国的市场上是非常好的,因为他们有更多的机会一下子一夜成名,但是它前面也是经过很多的渲染。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对于中小成本的影片,在西方或者是在中国,都希望未来成为以后的超级大片,或者是超级大作品。特别是在商业电影市场,这个要从小做起。我刚才纠正了一下产品体系一定是这样的,为什么不喜欢看中小成本影片,中小成本影片它更聚焦,而不是全面发行,但是它在做中小成本影片的时候,更应该强调类型,你就更应该强调你做的风格,你没有这个,你怎么和超级的已经成功的大IP或者是大的这种影片,你没有这么大的宣发资源,你就更应该精准化,你就应该想的更明白,你的故事就应该更棒,因为你也许没有投入更多的钱做制作,你的宣发就应该更精准,因为你没有更多的钱铺天去打。所以这方面是在锻炼,为未来做准备。你变成那种大师,大导演做准备。

所以我们年轻的创作者,至今有这个梦想是对的,没问题,但是关键要去解读,要去学习,能不能学习一下李安导演成功的一些路径呢?他的方法论呢?每个大导演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和电影的方法论,没有人去学习这个,只知道他成名了。

腾讯娱乐:大家只看到结果。

叶宁:成功哪儿有这么简单的呢?对电影行业都是人顶尖的,为什么你就比别人要聪明呢?我不是玩这个的。

腾讯娱乐:还有去年年底华谊兄弟电影会在北京开业了,想做一个比较高端的,然后就是服务性很强的关于体验的一个场所。这个是可以解读为华谊想在院线布局这方面有新的布局吗?

叶宁:那当然。我曾经就在前一阵有一个报道说过华谊电影的逻辑,华谊在整个电影的体系比喻为人体的话,头部就是头部内容,刚才我已经说了很多了,腰部,就是身段就是宣发,一定要做得非常强,它是连接作品和连接市场非常重要的。然后腿部和试制是华谊的影院终端。影院终端一定是要重塑华谊电影影院应该具有的这个品牌价值。很多观众提到华谊电影,它哪儿想到优势的电影,它是情感的,华谊电影本身的电影人他的气质所在,所以我们需要有电影院,我们需要有很好服务的电影院让观众去连接我们的作品,去连接电影的文化,去连接电影的快乐。这对于终端刚才说的电影终端来说,我们非常重要的品牌策略,和观众连接的连接点。它不一定是寻求规模,但是它一定寻求质量,我们的想法就是这样。

腾讯娱乐:我们都知道在美国反垄断法的历史上有一个很著名的派拉蒙法案,它不允许派拉蒙进行所谓的群产业链经营,但是在国内现在其实几大巨头都在布局自己的电影全产业链,您觉得这个趋势是什么样的?

叶宁:大家都在讨论这个东西,但是比较形而上了,讨论一个事件一定要回到它的历史背景去讨论。实际上美国派拉蒙产生的历史背景是有不一样的,它的片场已经非常强大,而且在片场已经制约和禁锢了电影工业的生产。所以美国我觉得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国家。它在有些方面,它的市场的机制和市场的这些东西,老是在平衡、平衡,在平衡和调整这个发展。但是对于中国电影工业不一样的情况,首先中国电影工业做强了,我们哪儿强呢?我们是市场好,观众牛,我们不强啊。有哪几个企业顶出来就是六大一样的企业,说我的作品,没有的。所以第一种我们的企业不够强,所以你得想方设法把这些核心企业要做强,这是第一个我们要面对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在快速市场化的过程中要尊重规则,要有规则出来。就不是派拉蒙,大家别提派拉蒙法案,反而要提到市场有序的竞争,这个才是最重要的竞争。我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所以在这个方面,在这个阶段,电影产业促进法也终于出台了,但是还有好多路要走,在市场上问,规范情况下,包括有可能这个行业整个的从业者包括从政府到协会,到这些大的电影公司都有担当的,一定要咬着牙要趟出一条路。中国的电影市场很可爱,它已经完全变成一个市场决定的市场了,观众决定的市场了,它完全市场化了。但是你要真正的市场化很重要的一个东西,实际上有规则情况下的市场化。我们说市场经济,大家学习方经济学,不是说无序的,是有序的情况下,法制法规的情况下自由的流动。自由流动下还有不同的学派,政府应该怎么样去影响,也不要说控制。所以这里面是一个复杂的东西,毫无疑问都是要建立在有序的基础上。在有序的基础上为什么?保证自由竞争,要从这方面想问题,而不是简单说,我有派拉蒙法案,我觉得就是太表面了。

腾讯娱乐:大家可能也是出于一种担心,就是会觉得一家或者是几家做得特别强的话,它既有演员,然后也垄断了自己的发行、宣传和影院,这样会不会造成一种不公平?不公正?

叶宁:像你的这种担心就扎扎实实做一些功课了,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第一个方面是需要中国电影的强大。电影产业一定是一个头部产业,靠头部项目,靠头部企业去带动它,一定要清楚这个事情。这个都是遍地的,一片散沙,能起什么作用,支撑起自己国家的电影工业呢?你翻开一个成熟电影市场里,都是核心几家,有担当的企业去做。

第二,要有一种有趣的游戏规则,不能损害创意,因为电影工业是一个创意工业,你最后不能为了利益损害创意。那这里面就要平衡的,有很多的机制要去平衡的,要去保护这些创意。从政策到税收制度到法制,到行业之间的这种协同,或者一些默许的规矩非常重要。所以在这方面,我们摊开说的这个层面,那我们就是一穷二百,大家恨不得只争朝夕,在这个时候,真的有一些大的企业,包括我觉得电影局是非常有担当的,但是也不能仅靠他们,他们有些问题他们意识到了,因为他们不是市场中的主体,现在我觉得,一些大的企业,有志于从事这个行业,大的这些企业,或者是你企业要有这个使命,你要去做好,机会还好了。另外真的为中国电影工业要有这种担当的精神,达成这种共识以后,大家很多事情就可以坐下来,一定可以达成共识的。这个就不是简单的竞争关系,看着你眼红,不是这样的,哪儿会这样呢?大家就会携起力来,就会谋大红,然后同时找到自己的特色,就会很好。这个事情这五年内一定要做,不做的话,我觉得会失去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的个人理解是这样的。

腾讯娱乐:那最后一个问题就是去年华谊出品的几部电影,像《路遥知马力》、《罗曼蒂克消亡史》,包括《我不是潘金莲》,这些在柏林也有放,这几部影片都是口碑很好,而且像《罗曼蒂克消亡史》应该是很多人心里的国产片最佳。但是票房反而没有成为大爆的爆款,华谊这边是一个什么样的考虑呢?

叶宁:你这个问题是很多人所关心的问题。我们叫做华谊做的电影我们会坚持的方向,华谊的产品系列,我再重复一下,我对华谊的产品线非常清楚,第一个是头部内容,我们要做头部电影,就是大工业化、系列化的电影,大家一看到华谊宣布了,我丢一个海报,那全世界都沸腾了。走工业化道路,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公用公司,作为一个大电影公司,毫无疑问,我要做这种头部内容,工业化的产品。以后华谊也要做中国的《哈利.波特》,中国的《蝙蝠侠》,中国一定可以做的,我们要往这个方向去努力了,这种就是叫好又叫座,工业化电影。

第二,华谊电影一定是代表着中国的电影的品质和担当,有自己的气质,包括两个老板,包括现在华谊整个的团队,我觉得对电影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内心里面就是这样。所以这里面我们一些优秀的导演和我们长期合作的导演,冯小刚导演,管虎导演,程耳导演,陆陆续续还会有很多优秀的导演加入,我们会全力以赴为他们做的电影保驾护航。他们就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创新型的这种表达。很好,他们的电影有可能是为中国的电影史留下东西了,留下作品了,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尽可能平衡市场。包括和程耳导演沟通我们非常非常好,好兄弟,让他理解市场。但是我会放开他的创意,尊重他的创意,去做一个很好的故事表达,留下作品。这个是毫不犹豫,没关系的。

所以我们很骄傲去年的电影,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程耳的《罗曼蒂克消亡史》。因为这个产品是小众的高端的产品,所以喜欢看的人都会看到上面。但是有可能不像其他的一些类型这么普及,没关系。但是越来越多的人会了解到程耳导演这个人,了解他的作品风格。这就很好啊。

那下一部我们找好多故事,那一定可以达到。对这些类型导演,我经常说服他们,别去管这个票房,但是有可能你要管一个素材,人气,那代表着你的影响力。越多的人看到你的作品,喜欢你的作品,不就是你想表达的表达得很好吗?这是第二类华谊电影的,支持我们这些优秀的导演,他们在中国电影的语言上立下他们一部一部的作品,我们和他们一块儿迎接这个挑战没问题。因为有了第一个保驾护航没有问题。

第三类就是年轻导演的挖掘。我们会去选,去观察,比如来到柏林电影节,很多电影节,很多平台上我们都去观察优秀的电影导演。陆陆续续今年也会有好几部作品,我们会觉得太棒了,他们的表达,他们的想法会使你耳目一新。怎么会有这样的表达,他们是未来之星。我希望我培育的土壤为他们保驾护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irisli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