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虽然《长城》被批,但张艺谋说他还会再拍英语电影

虽然《长城》被批,但张艺谋说他还会再拍英语电影

《好莱坞报道》中文站3月8日报道(作者:Stephen Galloway)

张艺谋曾差点儿执导一部中国版的《老无所依》(No Country for Old Men),最后仅仅因为资金问题才被迫告吹。“我非常喜欢《老无所依》,”张艺谋2月17日在洛杉矶短暂停留时说:“不过,找到适合扮演这些角色的演员是个巨大的挑战,当然,中国的投资人最后跟我说影片的成本太贵了。他们跟我说:‘找一些更老的东西来拍吧!’于是我们就决定改编《血迷宫》(Blood Simple)。”根据科恩兄弟1984年的《血迷宫》,张艺谋在2009年拍了《三枪拍案惊奇》

在那次接受采访的两天前,张艺谋为环球公司执导的史上最大规模的中美合拍片《长城》(The Great Wall),刚刚在美国国内上映(2月15日),他表示接下来将拍摄一部更有个人特色的电影:“那是一部根据三国时期改编的历史题材片。”

张艺谋表示,《长城》是在筹备多年以后才来到他的手中:“这部电影已经在传奇影业筹备了7年,所以当它来到我的手中时,剧本已经打造的相当完美了,我对于人类在长城上跟怪兽作战的内容很感兴趣,当然了,这跟我以前电影的风格完全不同。我的经纪人问我:‘这是一部怪兽电影,你感兴趣吗?’在读过剧本后,我觉得这部电影非常有趣。要拍出一个这么大的东西非常复杂,这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来拍。在中国,这么长的时间我都能拍两部电影了。”

据报道,在拍摄《长城》期间,中方和美方的工作人员经常出现一些争议,制作方被迫聘请了100位口译人员负责从中协调。当被问到此事时,张艺谋表示:“我真的没有听说太多争执,但是我必须要告诉你,很多联合制作的电影都会出现争执,争执存在于每一部联合制作的电影中。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们都想让自己的想法得到实行,他们都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好的。”

张艺谋经常会遭到一些人身攻击,他执导的多部大片也受到“牵连”,对此他表示:“在电影业待了这么长时间后,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你每做一件事都会招来别人的抨击,特别是在如今这个信息时代。人们能够迅速获悉信息,这些信息的传播非常迅速,观众非常特别,但有时候他们也非常挑剔,这些批评只会激励着我做到更好。”

下面是张艺谋接受《好莱坞报道》(下称THR)专访的部分内容:

THR: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摄影的?

张艺谋:我从画画开始起步,我喜欢画画,后来我的表弟有一个非常便宜的小相机,那时候值8块钱。那真的是一个非常便宜、简单,而且很小的相机,当然我就借过来玩,后来他发现我拍的一些照片相当不错——因为我是个画家,所以可能我拍照也不错。后来我觉得自己可以学习摄影,当然,我为此搜集了很多书籍。

THR:你读过一些西方伟大摄影家的作品吗?又或者你是以自己的方式学会的?

张艺谋:当时是1974年,中国还没有改革开放,所以一切都是关闭的,我曾经偷偷潜入图书馆,我会翻过墙头,然后偷一两本小册子去学习拍照。当然,我身边所有的朋友都对摄影感兴趣,我们会复制所有的文本,我们学会了拍照,并且学会了如何发掘自己的照片。

THR:你是否还留有一张照片怀旧?

张艺谋:从1974年到1978年,一直到我去上大学,我拍了很多的照片,当然它们都是非常小的照片,有一些在杂志上出版了,当时我非常高兴,我觉得自己已经出名了。

THR:那些照片是风景还是肖像?是不是黑白的?因为我觉得那时候很难拍到彩色照片。

张艺谋:是的,风景和肖像都有,是的,那些照片都是黑白的。我拍了我的朋友和同事,我家人的画像,还有风景。每当有闲暇时间时,我都会去乡下拍照。

THR:因为年龄问题,你申请上北京电影学院时被拒绝了。后来你是怎么进去的?

张艺谋:当年我28岁了,而上大学的年龄限制是22岁,所以我就因为年龄原因被拒了,我已经完全放弃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办。后来我一个朋友突然说:“为什么你不把你的照片寄过去?你拍了很多那么棒的照片,寄一些给文化部门的负责人。或许你给他写一封信,让他看看你的照片,或许他就会重新考虑。”那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把信寄过去,所以我的朋友想办法找到了各种关系,我也托了很多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最终我得到了文化部门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于是我写了一封信,设计了一份影集,里面大约有40张照片,我把这些照片寄出去以后就石沉大海了,所以我就放弃了,我觉得这是毫无意义的。两个月之后,我突然接到了文化部的一封信,他们希望我去那里,去北京电影学院接受面试,我很高兴,我想:“这是我的机会。”

THR:后来呢?

张艺谋:那封信是写在普通纸上的,所以看起来很随意,而且信不是直接发给我的,它被送到了我工作的工厂,这封信到了工厂领导那里,上面说:“你厂的张艺谋对摄影很感兴趣,我们希望他来北京进行面试。”就是这样,这封信非常随意,但工厂领导从来没见过这种事,那是一家纺织厂,工厂里有7000多名工人,大部分都是女性,厂子里马上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笑),所有人都要到场参加,“我们应该做什么?我们应该做什么?”他们首先得出的结论是——“张艺谋必须要去北京,这件事这么重要,或许我们应该把它登在报纸上。”

THR:哇哦!

张艺谋:“这件事太重要了,首先我们必须要送他去北京,其次我们要给他放假,给他放一个星期,如果不够的话给他两星期。所有的交通住宿费我们都要负担。”厂里对这件事非常支持。

THR:面试的时候你是如何掌握平衡的?

张艺谋:很简单。因为文化大革命把人们都耽误了,耽误了很多人上大学的机会。所以我说:“文革耽误了我,我没办法上大学。他们毁了我的机会,我想上大学,但我以前没这种机会,请考虑我吧!”就是这样。

THR:你在电影学校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张艺谋:有两件事。首先,老师教了我如何制作电影和如何讲故事的基本技能,我能立即以正确的方式来学习这种技能。第二件事,就是当时中国的文化和艺术方面是最开放的,有很多外部的影响力涌入进来。我记得当时每星期都能看到两部外国电影,我会去看这些电影,这拓宽了我的眼界,我会吸收所有来自国外的电影。

THR:哪些电影影响了你?

张艺谋:太多了,我的记忆很混乱,因为当时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电影。那时候中国的电影非常短缺,通常只会放给外国领事馆的人,不同国家的电影放给不同国家的领事馆。我们学校会去借一些拷贝来放一晚上,旁边还会站着一位翻译,另外还有一些五六十年代的电影,以及一些苏联的旧电影。

THR:说一部特别有影响的电影吧,黑泽明的?

张艺谋:不,那些电影没有那么高的艺术性,没有那么伟大。我来到学校的第一天,当然也是我第一次在北京,我来自乡下,那时候放的是一部名叫《方托马斯》(Fantomas)的法国电影,那是一种007类型的电影,里面有汽车追逐战、枪战、海滩上穿着比基尼的美女。我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电影,看电影的时候我完全处于茫然的状态。

THR:你想执导一部詹姆斯·邦德电影吗?

张艺谋:我当然想!是的,就因为那部法国电影(笑)。

虽然《长城》被批,但张艺谋说他还会再拍英语电影

THR:离开电影学校后,你成为一名出色的摄影师,你协助第五代导演(陈凯歌)拍摄了《黄土地》,后来你拍了自己的第一部电影《红高粱》巩俐是你一位非常出色的搭档,你跟她一起拍了7部电影,说说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吧。

张艺谋:我们去了中国最大的表演艺术学校——中央戏剧学院,我们去寻找电影女主角,我们向那里的老师描述了我们想要寻找的角色类型,结果每个人都说:“你应该去找巩俐!”每个人都提到了巩俐,但不幸的是巩俐并没在学校,她可能正在参演一部电视剧,所以他们给我看了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合影照,所以巩俐的脸比一粒米还要小,我看着照片,但无法做决定,所以我们选择了其它的女演员。那天晚上我们准备离开了,他们告诉我们:“巩俐回来了,你们真的应该见见她。”所以我决定去见见她,当看到她的时候,她真的不是我想象中那个角色的样子,不过摄影师全程都在拍她,所以我们说:“为什么我们不回去在屏幕上看看她,看看她像什么。”后来我们回去看的时候发现,摄影师全程都没有把她对准焦(笑),只有在最后的三四秒钟,她才出现在镜头的焦点中,所以我们暂停了,我们在黑白电视上看着她的形象,我们觉得她的情绪表达力很强,我决定赌一把。

THR:你什么时候意识到她是那么出色?

张艺谋:在我们开始拍摄《红高粱》以后,我马上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换上演出服的那一刻,她马上就融入了角色,我立刻就意识到她是非常有天赋的,然后又意识到她很有魅力。世界上有很多漂亮的人,但只有为数不多的漂亮面孔是为电影而生的,巩俐就有着这样一张面孔,他们的面容就是为电影而生的。

THR:你怀念跟她合作的那段岁月吗?

张艺谋:当然,绝对!在上世纪的八九十年代,那是中国电影最好的时代,那时候人们都更关心艺术的完整性、文化的相关性,以及电影的深度,那时候不像我们现在这么关心市场。那时候,人们看电影关心的都是电影中的信息是什么,当一部获奖电影上映的时候,这会引起整个国家的关注,我想说那才是中国电影的黄金时代。

THR:那段时间你最有名的电影或许是《大红灯笼高高挂》,那真是一部非凡的电影作品。当时你的想法是什么?

张艺谋:小说的故事背景在南方,我选择在中国北方拍摄,因为我真的喜欢那时候的北方建筑——非常正的四合院,当你把一个人放在里面,感觉就像把他们关在了一个监狱牢房。所以我在电影中采取了很多高空俯拍,这样就可以看到一个人被困在里面,这是我第一次刻意使用红色。跟《红高粱》不同,《红高粱》的小说描述中很多都是红色的,所以我们拍了很多红色,但在《大红灯笼高高挂》中,比如像巩俐的服装、灯光和灯笼,这些红色都是我故意加进去的。

THR:在职业生涯早期,你经常说在开拍一部电影以前,你希望能跟演员们在一起提前生活一个月。你现在还是这种工作方式吗?

张艺谋:是的,我非常喜欢跟这些演员们一起工作,在开拍前我希望跟他们先呆一个月,甚至是两个月,从而来了解彼此,我们会反复排练让演员进入角色。不幸的是,在当前的市场条件下,特别是在中国,这种事情已经很难了。演员们都在工作,他们都非常忙,他们的档期都排的满满的,甚至有时候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他们还要抽身去拍别的项目。所以那些跟演员一起塑造角色的旧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THR:巩俐说过一件有趣的事情,她说你为人太好了,对演员太尊重。你同意吗?

张艺谋:是的,我绝对同意!我是一个好人,我对我的作品非常有选择性,我对待作品非常、非常、非常苛刻,我要确保拍摄的完美无瑕。但是我很喜欢演员,我给他们很多自由,给他们很多信心。

THR:后来你开始改变电影风格,执导了跟以前完全不同的《英雄》(电影版美剧版)和《十面埋伏》,为什么?

张艺谋:我感觉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你看看中国,现在一切都是关于娱乐,一切都是关于市场,但在当时,也就是我拍《英雄》的时候,这还是非常新的,没人敢谈论那些更轻松、更有趣和更娱乐的东西,所以那对我是个挑战。跟其他导演一样,我觉得自己需要成长,一方面需要保持艺术文化性来制作艺术电影,另一方面也要做一些别的事情,所以我不断地挑战自己。

THR:接下来你将如何改变自己?你有了另一部电影项目了吗?

张艺谋:是的!下个月我就将开拍我的下部电影,是一部中国电影,可能更多一些艺术性。

THR:电影的名字是什么?讲的什么事?

张艺谋:我还没有公布名字,所以现在也要保守秘密。这是一部基于三国时代改编的历史题材片,我们总说这是新瓶装旧酒。

THR:我想谈谈你的上一部电影《长城》,这部电影是怎么到了你手中的?

张艺谋:这部电影已经在传奇影业筹备了7年,所以当它来到我的手中时,剧本已经打造的相当完美了,我对于人类在长城上跟怪兽作战的内容很感兴趣,当然了,这跟我以前电影的风格完全不同。我的经纪人问我:‘这是一部怪兽电影,你感兴趣吗?’在读过剧本后,我觉得这部电影非常有趣。要拍出一个这么大的东西非常复杂,这花费了三年的时间来拍。在中国,这么长的时间我都能拍两部电影了。

THR:这部电影对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张艺谋:这是我以前从未尝试过的一个类型,同时也是一部合拍片,一部以英语为主的合拍片。我感受到了其中的挑战,人们也许会说这部电影太商业化了,或许吧!但你可以从任何事情中学到东西,每一种电影类型都有值得一看的东西,通过这部电影,我绝对学到了很多。

THR:你学到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张艺谋:我学到的最重要的,就是故事!故事必须是优秀的。很难找到一个故事可以跨越两种文化,同时又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可以真正的欣赏和喜欢,动作和特效都是其次,在这里故事才是最重要的,是一切的源泉。

THR:这很有趣,因为你曾说过,对你来说最难的事情就是叙事。这是真的吗?

张艺谋:叙事和故事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我会看故事的叙述,也会看人物的发展。对我来说,实际上最大的挑战是跟马特·达蒙这样伟大的人合作,他是一位非常棒的演员,但由于我不说英语,因此我面临着判断他表演的挑战,判断他融入角色的所有小细节。为了拍出一些有深度的东西,同时塑造一个伟大的角色,最好还是用你的母语来拍摄。

THR:你还想再拍英语电影吗?

张艺谋:是的,特别是有一个好故事,一个我感兴趣的故事。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在寻找一个好的故事,你知道,我们想要一个好的故事,好的演员,他们真的能给我提供很多帮助。

THR:你翻拍了科恩兄弟的《血迷宫》,但听说你真正想翻拍的是《老无所依》。现在你可以翻拍这一部了吗?

张艺谋:是的,我非常喜欢《老无所依》。不过,找到适合扮演这些角色的演员是个巨大的挑战,当然,中国的投资人最后跟我说影片的成本太贵了。他们跟我说:‘找一些更老的东西来拍吧!’于是我们就决定改编《血迷宫》(Blood Simple)。

THR:有很多人都在批评你,你个人觉得怎样?

张艺谋:是的,一开始我的确非常在乎,每个人都喜欢被夸赞。但在电影业待了这么长时间后,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你每做一件事都会招来别人的抨击,特别是在如今这个信息时代。人们能够迅速获悉信息,这些信息的传播非常迅速,观众非常特别,但有时候他们也非常挑剔,这些批评只会激励着我做到更好,实际上这就是我生活中的目标。

(翻译:嘟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