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林忆莲《歌手》夺冠 但她和这个节目的八字合不合?

腾讯娱乐专稿(文/大宝)

《歌手》周六直播了总决赛,林忆莲毫无疑问地夺冠了。

《歌手》截止到现在的五季节目,每一季都会有令人惊艳的声音出现,但是也会有着那么多我们钟爱的选手抱憾离场。说这是一场竞技,不如说这是一个完全属不同类型歌手之间的较量。从第一、二季大咖云集的现场征服,到第三四季,缺乏一线vocal型歌手,而触发更多唱片型歌手的加盟,《歌手》也一直在慢慢摸索自身转型的道路上。我们会发现,有的歌手在竞技场上因为种种原因大放异彩,而有一些却并不如预想的那么惊艳。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与《歌手》的舞台八字合与不合的那些选手们。

先来看看《歌手》近几季的收视,并不尽如人意,从大放异彩的第二季到现在,收视下坡的情况不容忽视,不得不说,现在的综艺市场远不如前几年的勃勃生机。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参赛选手们的关注度和活跃度。

在这个漫漫长流中,能够抓住机遇,大放异彩的人,势必将会成为《歌手》的赢家。

而赢家,这个词要在这里首先下一个定义,并非从专业角度评判歌手水准以及成绩,而仅从赛后曝光量与知名度的提高来衡量。像有些大佬级的选手并不会因此过分增减,但对于较为小众或并不为诸多观众所熟知的歌手来说,就会产生非常大的差异。就像第二季时候爆红的邓紫棋,或是如今第五季的侧田

扑面而来的新鲜感与歌者自我个性塑造

我们首先来聊聊观众预期待的问题。《歌手》对于观众群体的覆盖非常广泛,这点从第一季时就初见端倪。齐秦主打70、60后的中年用户群体,而林志炫主打70、80后一代的怀旧情结,杨宗纬主要针对80、90后,以此在对观众年龄层的考量上试图做到全面。此外,在地域、风格上面的选择也毋庸多言。那么,想要在这其中找到最受观众欢迎的几位,除去名气、实力这样的重要因素,其次,至少是需要在坊间拥有较高传唱度歌曲的人,例如,黄绮珊。她的高亢的嗓音和非常具有穿透力的曲风,对于观众来说,算是在一个贫瘠许久状态下的一个意外。意料之外,往往能成就这样的惊喜选手。

实际收获价值高于期待值,是非常容易赢得好感的状态,再加上若歌手本人拥有一定的粉丝量与优质歌曲,被人追捧无可厚非。

歌手的个人特色以及对音乐的把握程度,对于现在越来越刁的观众审美来说,又是一大影响因素。苏运莹的轻灵,陈洁仪的婉转,徐佳莹的动人,迪玛希的百变都是他们能够迅速捕获观众内心的一大亮点,如果一个歌手能够非常全面的将自己个人与音乐风格达成一个独特且鲜明的定位,无疑将会在观众心中提高非常强烈的认知度。就拿徐佳莹来说,参加歌手之前,她更像是歌红人不红的那种类型,但是在《我是歌手》(观看)舞台上亮相的时候,徐佳莹让人们感受到了她对于改编歌曲加入的自身非常成熟且具特色的理解力。当然,在这样一个处处都是强者的舞台上,她的成功在于撇开唱功与声音之外,在现场500位非专业评审的心中,最大程度的达到共鸣。当《失落沙洲》响起,“我不是一定要你回来,只是又当一个人看海……”她擅长像讲故事一样把情揉入你的回忆,达到人们共情的心理,从而让人们对她的风格有清晰明确的定位,并且也足够期待下一期她的不同。

反观张靓颖,则在这一方面稍有欠缺。她的唱功完全没有问题,甚至越来越优秀。她对于自身风格不断尝试突破的劲头也让人非常惊喜。在《生如夏花》里边,张靓颖将原本朴树的悠长写意,加上了绚烂更具人性的味道。但是,努力突破不代表能够全面hold住,因为但凡观众认为你没有超越原唱,或是对不断转换的风格晕头转向,都会影响对于歌手个独特性的定位。另外,展现绝活的时候如果忽略对观众情绪的调动,效果自然不会显著,就像在《忘情森巴舞》,这样一首欢乐的歌曲如果不能让观众有愉悦的起舞冲动,又何谈共鸣?总而言之,张靓颖在节目中的低音确实很好,编曲也用尽心思做到精致,但是张靓颖这样唱并不代表能发挥好自己最佳的水准,缺失了自如把控,再加上本身节目综艺性对于选手的影响,张靓颖的表现确实不如她自己演唱会时那么肆意动听。

机遇还是造势,在舞台的成功有偶然也有必然

时机,对于歌手的成名来说,是天赐,也是人为。邓紫棋的爆红,是她参加《我是歌手》的必然结果。邓紫棋在参加节目之前,在香港就已经有较高的知名度,尤其是近几年年轻歌手的缺失的市场环境,邓紫棋在高音领域的天赋让她拥有了可以嗨翻《我是歌手》全场的能力(当然高音强弱不代表唱功高低)。一张新鲜面孔,一个正值峰值的节目,毫无疑问,对于观众来说达到了一个相当大的惊喜。在《喜欢你》、《泡沫》里面,观众听到的是她酣畅淋漓的表达,即便当时,有韩磊,有周笔畅等等覆盖老中青三代的实力唱将,邓紫棋还是红了。而艺人本身所处的环境和风格,对于进一步发酵有着直接影响。就像韩磊不会炒作新闻一样,当时的邓紫棋作为新生代人气歌手,又兼具“林宥嘉女友”的身份,团队营销简直可以话题不断。这样又怎么会不能打响响亮的一炮呢?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李健。他身上,颇有些遗世独立的音乐味道。李健参加第四季《我是歌手》时,凭借《贝加尔湖畔》一举拿到第三名的成绩。此后,他依靠一贯的轻灵一直保持着在节目中稳定的地位。在整体略显疲态的第三季,到刚刚开始没多久的第四季,李健的出现好像是一道不知来自何处的清风,让你感觉到莫名舒服。他的时间恰到好处,听多了各种男高女高双高音,称自己“不太会高音”的李健,给舞台带来了不一样的光景。一派学究的形象、高级知识分子的诱人背景等等的一切,都让他显得妥帖又淡定。耳帝评价说,李健的成功,开启了唱片歌手参加电视竞技的一扇门。而也正是在《我是歌手》转型的关键时期,李健在这个时机中一举焕发了事业第二春。反观第三季中,相类似的实力选手陈洁仪,却并

没有得到一个更好的成绩,这与节目第三季正处转型的摸索期有很大关系。

音乐竞技市场环境与歌手自我发展的横纵向对比

另外,横向观察《歌手》舞台的发展。在第一季时,面对《中国好声音》这个劲敌,选择了一条成熟知名歌手台前竟演的精品之路,从现场音效设备、大牛音乐人加盟如梁翘柏,以及紧张残酷的赛制,都无处不彰显着它想要在音乐类电视节目里大放异彩的企图。这样的做法在前两季确实收获了很大的成效,尤其是第二季与第三季时候不断攀升,甚至在第三季几乎达到2.6以上的平均收视。

但是,繁盛过后存在的颓势,也无可避免的显露出来,首先是,音乐类综艺节目在2016年井喷式的发展,例如《中国新歌声》、《天籁之战》,同质化严重导致的观众分流问题不容忽视;其次,有文章评论到的关于其“是否是在消耗话语乐坛的遗产”的观点,确实有自身的道理,当今乐坛的冷清毋庸多言,那么如果将存粮消耗殆尽,必然要面对的看点难以为继的问题,而“耳帝”的一篇文章也谈到过《我是歌手》第三季邀请陈洁仪等唱片型选手的转型尝试,以及技术全面型的歌手太少,从而存在着类似第四季李玟等等一线大佬几近“无敌”的竟演情况。另外,非现场型歌手的直播表现是否能够保证,这对观众的评价有直接影响。

所以,节目的关注度,直接影响着选手们是否能够有“机遇”被环境挖掘。第五季收视并不见好,此时作为挑战选手出战的侧田,一首《命硬》唱的酣畅淋漓,对于许多歌迷来说是一个硕大的惊喜,但是奈何时势不造英雄,他选择了一个并非最好的时候来到这里,曾在粤语区横扫的辉煌不复,在这个需要强烈个人特色与综合舞台形象的舞台,他终究选择了落幕。而在第二季势头正盛时加入的曹格,相较而言收获的显然更多。

从纵向来看,歌手正处的事业位置,对于他们能否与《歌手》达到某种程度的契合而言,也有莫大影响。我们说,歌手到了一定的位置,都可能需要对自己进行突破,寻求更加全面或是成熟的个人风格。就像光良,红极一时的《童话》与细腻深情的演唱让他被赋予“情歌王子”的称号,这在《歌手》的舞台上,相较于实力而言,留给观众更多的是曾经一个又一个青春的回忆。光良曲风的和谐,以及他“举重若轻”的演唱能力,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光良的离开,有强敌环绕的原因,也有自身风格与竞技舞台不兼容的原因,还有就是,光良的曲风并没有在舞台上带给观众更多的耳目一新,而往往,对于这种选手,大家似乎往往更偏爱他们能够“出乎意料”。不过我们也许更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候被他的歌声环绕,毕竟,不是每一个冠军的歌都适合单曲循环。

说到这里,要提到的就是实力爆炸的林忆莲,作为红彻半边天的魔女级歌者,她的的唱功,和情怀,几乎无可挑剔。从当年的《野花》开始,到后来的香港四大天后,以及她传唱度极高的《为你我受冷风吹》,这样一位大咖级选手的加盟,势必是要冲着最后夺冠而去,事实证明在15日的《歌手》总决赛中,她确实毫无疑问拿到了第一名。但是同样的,作为早已跻身一线舞台的林忆莲,在当今娱乐圈中不算活跃,在发展的稳定期,如果想要寻求更高突破的话,恐怕在走下坡路的《歌手》短时间内不会带给她更多的综合价值。

说了这么多,决不能用“时者势也,命也运也”概括这些选手在《歌手》上的沉浮,时机和运气没有必然性,除了歌者们自身的实力与风格养成,市场环境的变化与观众口味的偏好,才是很大程度上影响这一时期歌者是否可以通过类似的音乐类综艺节目再次发力的因素。其实,与《歌手》的八字是否相合,不过是衡量一档音乐综艺与选手们的契合程度,而真正决定他们艺术造诣的,还是取决于未来的不断更新和探索。让我们共同期待这些优秀的歌手在未来带给我们的惊喜,也期待他们终将会为中国日渐消沉的音乐圈注入新的活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prily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