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春娇救志明》牌陈年梦幻狗粮 吃得还习惯吗?

腾讯娱乐专稿(文/肥西)

春娇和志明系列,进行到今天,早已摆脱了前作的本意,往尘世烂泥里行进。更多的人喜闻乐见,“欢迎来到人间”,就好像一个纯然少女,经历命运捉弄揉搓,终于身心苍老,成为并不优雅的中女。

余春娇啊余春娇,有多少人怀念那后巷袅袅香烟,夜街小雨私奔,那毕竟是太远太久的青春。

导演和太太都喜欢五月天《志明与春娇》

彭浩翔要拍《志明与春娇》是因为自己和太太都被五月天那首同名闽南语歌打动,又适逢香港室内全面禁烟,便想出了这场香烟爱情。

《志明与春娇》电影拍出来时已与五月天没什么关系。电影是香港原味,两个港产城市男女,本可以让爱如烟,却说“有些事情,不用一个晚上做完,我们又不赶时间”,在无情冷硬挤迫压抑的都市里,翻起一缕柔情。

翁玮盈与黄艾伦用原声将香港变成巴黎,他们与彭浩翔合作过《公主复仇记》和《AV》的音乐,知道彭想要的不是两个闽南语男女的纯蠢爱情。

整张原声弥漫无所谓的高级,翁玮盈亲自献声的《Why Couldn't Be Together Everyday?》为电影奠基,喂,我们不是在香港,是在某个巴黎的晚上,夜空有星,青烟袅袅。女主一定擦着鲜红口红,冶艳中淡淡哀怨,是娇艳幻梦,冰冷雨雾。但这样寂静夜色中,又有人跳起舞来,在空无一人的夜街上携手飞奔。爱情默默暴发,染透远处霓虹。

原声里是不属于香港的轻,搭配电影时有时无的重口味,竟然让人有点开心感动。本来是“拍个散拖”的,却在这如光晕的原声里,在伴着凄清又倍觉华丽的意境中,听出了深情。而深情原本也是不应该属于香港的。

那时《志明与春娇》尚算是个好故事——男与女偶然相遇,忽然之间,都觉得对方是人群中独自美丽。

《春娇救志明》的某张先导海报上,用了陈奕迅《不如不见》的歌词“像我在往日还未抽烟,不知你怎么变迁”,放在《志明与春娇》之前是很贴切,陈奕迅的声音有时候像鬼魅游魂,漂浮在志明与春娇尚没遇见的城市上空。而这句的言外之意是,遇见你之后,一起抽烟,一同变迁,历遍劫难。

第二部电影的故事和歌词里讲的倒置

五月天的《志明与春娇》说的也是一对怨侣,春娇变心,志明心碎,问“为虾米爱人不愿搁再相偎 ”。《志明与春娇》系列电影拍到第二部,角色刚好与歌里讲的倒置过来。

因此第二部才叫《春娇与志明》吧。故事主场搬往北京,本来势均力敌的两个人,突然分出了主次。电影口号是,人生流流长,总会遇见几个人渣。渣男如小强,春风吹又生,是避无可避的。你免疫了这个,难保不遇上下一个。

志明北上出轨,春娇在KTV里唱《别问我是谁》,“像我这样的人不多,为何还要让我难过”,眼看春娇心如磐石——天下美男多如云,我心独爱张志明。在张志明面前,连郑伊健也失败收场。

故事也就终于落了俗套。红男绿女感情故事,在初始的甜蜜之后,还有什么可讲?总会一天淡过一天,要新鲜感的,就会遇上新鲜感。男人变渣是宿命,半分不由人——感情就是感情,无法像一缕烟。誓言倒是可以“化作烟云字”的。

《春娇与志明》比前作沉重,负荷的是许多感情现实。但原声还是像一场法国之梦,仍由翁玮盈、黄艾伦主理。与上一部不同的是,从《法国人惹的祸》到《Love Means…》,是从有一点有趣、滑稽、五颜六色缤纷,渐渐走向蓝和灰,如同一段感情,终将无可奈何,走到成熟。

即使在原声中加入那年颇红的曲婉婷,唱的却还是英文歌;即使叫作《好地方》的固定配乐也特别标示 “北京版”,但原声跟香港或是北京,听上去仍没有关联,《春娇与志明》在原声里还是像一部欧洲电影,香港、北京的老司机做着欧洲的梦。

电影俗得惨烈,失去了上部轻盈的灵气,纯净的嘴脸被媚俗的唇扭转,在加入北京和北京妞杨幂之后,春娇与志明俗套得像世间任何男女。但是这才是人生,原声兀自在仙乐飘飘粉饰太平,叫人以为爱情还是醉眼看世界的粉红快乐,现实早已经污秽。

第二部的原声与故事是有点割裂的,放在电影里像在强颜欢笑,有点惨情,张志明也是分裂的,分裂了一阵,最后还是回到余春娇身边,像迷失北京的宠物。

最终章:一个认了命 一个意难平

《春娇救志明》是最终章,终于也请出了灵感源头的本尊五月天,让黄伟文填了词,唱了一版国语的《春娇救志明》,“一个认了命,一个意难平”,“守也守不住,分也分不开”,感情拉踞,有始无终。结束不一定是结果,圆满也是。

故事继续讲述长不大的张志明,一天一天意识到离不开余春娇。人人喜爱大团圆,浪荡子也要修心养性走向成熟,为什么不?

在原声里,余春娇(杨千嬅)唱了黄伟文写的《余春娇》,字字血红,“排练过,分手拥抱,百千种,已技穷”,“挨到这里,已超过英勇”。多年前杨千嬅演新扎师妹方丽娟时,也唱“旁人从不赞同,连情理也不容,仍全情投入伤都不觉得痛”。没想到鲜嫩活泼方丽娟尚有吴彦祖演的区海文尽情呵护,余春娇一朝成熟却要救人渡己。挨到最后,坐看志明为她演出摇滚大龙凤,喜大普奔,还要教化世人,说““神造了春娇,总有张志明,谁若未碰到,亦要相信”。

但永恒其实才是伪命题——“俗世的爱侣谁可永相恋?”

余春娇爱了八年,至此勉强可说是收服张志明,全天下的春娇志明,八年前后,又修炼成了什么爱情?

彭浩翔用一个系列电影来宠爱杨千嬅,让吃苦受难,面目全非,成为这段著名关系的主导。而余文乐也在八年间,渐渐与张志明成为同一个符号。

原声少不了还是翁玮盈和黄艾伦,再加上金培达。这回法国的春三月、巴黎的老街灯却如春梦无痕,度身订造与华语流行终于拿回应有主权。谈了那么久梦幻恋爱,爱你爱我,伤人伤己,动地惊天爱恋过,落脚却是“地震来临时你是否能与我共同进退”这样难堪又实际的凡尘俗事。所以原声碟全篇都在忙着下注解,忙着人物主题曲(主要是春娇),剖析人物心境,梳理结局脉络,以便留下两三段真理永流传。

久不出粤语专辑的杨千嬅,借这张原声,像是发了张个人EP,将丢失的女性代言人身份找回,仿佛又回到在新艺宝的全盛期,彼时《野孩子》骤变今日《余春娇》,两者前因后果是一样的——“明知爱这种男孩子,也许只能如此”,用来给这段关系背书也不错,“但我会成为你最牵挂的一个女子”,其间兜兜转转,张志明如何她的教化护佑,不离不弃下发育成长,用电影带过。

原声里两首老歌新唱,一首是陈百强的《当我想起你》,是难得的小清新,杨千嬅用轻软语气,在与张志明分开再重遇的朋友生日会上,借唱K细诉情深,“能共你爱过,暖暖令我自豪”,感觉是和平分手,快要就此别过。选这首歌,也许因为杨千嬅是陈百强铁杆歌迷。

另一首是《传说》,原唱是Raidas,将戏曲故事与流行乐结合,原作已很有趣,组合主要成员是黄耀光和陈德彰,蒋志光是第三成员,全程隐形参与,林夕被誉为第四成员,参于九成以上歌词创作。杨千嬅与戏中两位姐妹陈逸宁和林兆霞组成年龄加起来上百岁的“人瑞组合”MKH48,名为“中女丧K版”,林夕多年前写的歌词,落到几位中女嘴里,又翻出别的韵味来,“重合剑钗修补破镜,只有寄情戏曲与文字”,也可以寄情唱K。K房门外的现实世界,余春娇还是要做选择。

每一段很渣的关系,最后不需要分出胜负,不少人中途撤退,八年已足够从熟朋友变陌路人,但至少春娇与志明选了和谐共处。与你携手走过这么多年,早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杨千嬅早年唱过的《咬唇》,也是为了等到某个张志明为自己戴上求婚戒指这一刻,“咬住唇边,穿起婚纱上路,余生请你指教”。

原声里的张志明,退化成茫茫人海万千张志明的一个,电影结尾时,他自编一首粤语版《志明与春娇》,对她说“余春娇,是你让我长大的。”

而余春娇们却在原声中齐齐浮现出来,大手一挥,决心将千疮百孔的真相忘记,高呼“自己的感情自己救”。

爱情是否能与寿命争辉?1987年的林夕已在《传说》中写——“盟誓永守,地老天荒以身盼待,早已变成绝世传奇事”。

你家志明还在吗?

你家志明长大了吗?

这些事没有标准答案的,电影也没有,电影里只有糖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prily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