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薛之谦创作进化论:丧穿宇宙,虐人无数

腾讯娱乐专稿(文/肥西)

薛之谦连发四首单曲,五一节后又拿出四支MV,这离他去年发行《初学者》还不到一年。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毕竟他差不多是去年的年度通告王。

人们都说薛之谦终于红了那他应该唱些锣鼓喧天的歌了,也并没有。

去年《初学者》来了点摇滚,《刚刚好》立刻恢复原状,这次《动物世界》主题瞩目,但接下来仍然挟带着《我害怕》和《暖昧》。

薛之谦的音乐趣味十分朴实,早年说想要像袁惟仁,写得出《梦醒了》、《梦一场》和《离开我》。其实现在几乎已经做到了。比起刚出道《黄色枫叶》的少年梦幻,初次走红的《认真的雪》的认真肉麻,能写出《演员》、《一半》、《动物世界》、《高尚》的薛之谦,已经攀登了许多歌词的阶梯。大概是没有更好的声音裁体,也因为不再是一纸风行的时代,很多好歌只能默默地在小众里流传。

发《绅士》的时候薛之谦说这张EP最喜欢的是《下雨了》。后来在他红了的连带效应下,红的是他差点不想发表的《演员》。发这次的四首单曲时,最喜欢的是《动物世界》和《高尚》,但也许之后会红的是《暧昧》

讲道理,《动物世界》和《下雨了》已经是两种品位,薛之谦对自己作品的欣赏能力也在提升

《下雨了》和《绅士》其实是一体两面,一件事情,分两首歌来唱,《绅士》是“我能送你回家吗,可能外面要下雨了”,《下雨了》是“雨还在下你仔细听啊,是我的思念滴滴答答,还能去屋檐下等你吗”。

薛之谦创作的两大主题,丧和虐。

早期虐得不知如何是好,从《黄色枫叶》到《认真的雪》,虐得还比较糙,停留在讲一个似曾相识老掉牙的故事水平。

到《方圆几里》和《你还要我怎样》时已经虐得精益求精了,用歌来自编自导自演一个场景,有细节有体会,虐得入心入肺。“爱不爱都可以我怎样都依你,连借口我都帮你寻”,“我的心要不回就送你,因为我爱你和你没关系”,爱是不关您事,心是买一送一。“你还要我怎样,要怎样,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凄风苦雨,失恋羔羊,还要跪求“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到《绅士》时已经虐出了风格虐出了水平,“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啊”,“我想给你个拥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我只能扮演个绅士,才能和你说说话”,连环暴击,一首歌堪比凶案现场。

他有时候煽情过猛,会留下“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这种把柄,让人以为他是个网络歌手,到后期已经很会举重若轻,《绅士》最后说“越有礼貌我越害怕,绅士要放得下”,拈花微笑也虐穿宇宙。

丧是虐的另一种形式,简称自虐。《一半》号称是离婚歌曲,迎头就是“多遗憾,被抛弃的人没喜感”,接着说“我可以为我们的散承担一半,可我偏要摧毁所有的好感,看上去能孤独的很圆满”,每一句都钝痛。《高尚》里有“我多高尚,向自尊开了枪,你同情的眼光,我特别的欣赏”,“我的疯狂连我自己都看不上,阴里怪气的愿望,那屈辱的轻伤,谁能给我发个奖章”,是一边轻视你,一边虐自己。其实是如出一辙的,都是很低的人设和很高的自尊,顺便给段子手与歌手的身份下了注解。

去年的《初学者》是名符其实的,在丧和虐以外开疆辟土,开始新探索,“围观的自愿的做崇拜者,贪婪的欺骗着初学者,劝说者自私的做挑拨者,脆弱的羡慕者被安抚着”,在虚构和自身之外,摆出了更大的格局。今年的《动物世界》,套路是差不多的,但玩得一般,想要讲道理来着,讲得太复杂就不通俗。

虽然《我害怕》和《暧昧》不能免俗,但又似乎不同。《我害怕》里的“下雨”是回忆,并且说“最近我表现得还可以”,音乐也不粘着,说是小清新也不过份。“我害怕人潮密集,我害怕山川小溪,我害怕我在附近,却找不到你”,比起以前热爱近距离自戕给你看的执著,这回是天涯海角,离得远远儿地虐。

《暧昧》是过来人,教诲后面的人说“趁年轻别害怕一个人睡”。“谁不曾用过卑微的词汇,想留住谁”,是有点苍老,倒回去五年,薛之谦未必能把这句话说好,现在听上去就顺理成章。所以年纪也是好东西。

但丧和虐还是关不住。

《暧昧》姿态好看,但末了也要说“我还以为我能多狼狈,我自以为”,《高尚》前面一路硬净,结尾说“我多向往,有个美丽的地方,我最初的模样,没痛也不会痒”露出天真本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prilyi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