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悟空传》倪妮:女汉子也有怕的东西

[摘要]看她的样子以为她和她的角色“阿紫”一样天不怕地不怕,但搞笑的是,这样一个看似胆子很大的女生却在采访中因为提到三个字而直冒冷汗,效果堪比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最后采访结束时,倪妮把麦还给摄像大哥,她愧疚地道歉:“你看我这手汗出的,把麦都弄脏了。”

腾讯娱乐专稿(文/阿谁 摄像/张超 编辑/圈圈)

每个人都可能认识一个这样的女同学:平时大大咧咧嘻嘻哈哈,明明是美女却没啥偶像包袱,你以为她满不在乎可以hold住一切,结果一个小细节突然被吓到,暴露了自己还是个小女孩。

倪妮接受腾讯娱乐专访

倪妮就是这样一个女同学。《悟空传》里她演一个天庭扛把子的奇葩仙女,在剧组她和彭于晏余文乐是搞怪三宝,你看她的样子以为她和她的角色——“阿紫”一样天不怕地不怕,但搞笑的是,这样一个看似胆子很大的女生却在采访中因为提到三个字而直冒冷汗,效果堪比孙悟空被念了紧箍咒。最后采访结束时,倪妮把麦还给摄像大哥,她愧疚地道歉:“你看我这手汗出的,把麦都弄脏了。”

倪妮在《悟空传》中饰演阿紫

这句具有有神奇功效的三个字,叫做:跳!飞!机!

倪妮恐高,《悟空传》里她很少有打戏,原因是不敢吊威亚。但摆脱不了“太帅”的诱惑,求武指老师给她设计了一条不太高的威亚做了尝试。到现在,她能够说服自己演威亚戏,但更高难度的,比如“跳飞机”,只要听到,她就进入了恐惧状态。以至于后来她欢欣鼓舞地说着演戏多么让她快乐,我们还逗她“除了不能跳飞机”,看她马上苦着一张脸陷入崩溃:“不是每部戏都得跳吧!”

敏感应当是一个演员必备的素质,但到倪妮这则是从身体发肤到内心感受的敏感,可能都已经都敏感到了无法自抑的程度。

《悟空传》发布会当天她戴了一个金属材质的耳环,活动还没结束,她的耳朵就开始过敏,整个耳朵都红掉了。这种极度敏感的特质还体现在专业的演戏上,使她特别能把自己代入到人物当中。现在在拍《凰权》,她每次在剧组看到演她母亲的刘敏涛就想哭,“我觉得她就是我的阿娘”。

倪妮不是那种技术性的演员,追求的并不是一滴眼泪在什么时候从哪只眼睛落下的演绎技巧,她所学会的关于表演的唯一技术就是成为角色本身。关于《悟空传》里的死别,或《匆匆那年》里的生离,她在扮演的时候都会自动脑补全片,“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在那一瞬间想个遍,演的时候才会有揪心的疼。”她解释她的表演方式。

倪妮饰演的阿紫因与悟空分离落泪

想到跳飞机“手上的汗源源不断地在输送着”

腾讯娱乐:你什么时候看的《悟空传》小说?

倪妮:蛮早之前了,上大学的时候。我当时最喜欢的就是悟空。女孩子里我其实最喜欢的角色是阿瑶,她原来是天上的神仙,因为动了感情被贬为妖精,每次轮回她都记得悟空,但悟空不记得她。当时我跟导演说,阿紫有点太正了,能不能结合一点阿瑶的感觉。不过可能篇幅有限,电影时长有限,所以更多表现悟空的反叛。我觉得如果更加一点阿瑶的感觉会更好,角色会更丰满一些。

腾讯娱乐:差异化更强一些。

倪妮:对,我演阿紫的时候就说好像演了一个女版的悟空。当时拍的时候正好彭于晏的黄飞鸿在播,我还说要不我演一个女版的黄飞鸿,咱们俩打怎么样?我当时特别想演打戏,但我在《悟空传》里不负责打,拿一个金莲就行了。我就去问《悟空传》的武指老师,能不能给我加点威亚动作。后来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武指老师给我加了一个威亚侧滑滑出来。

倪妮手持金莲

腾讯娱乐:就是射箭那一场吗?

倪妮:对,是我自己要求加的。那个时候没有演过威亚的戏,我觉得吊威亚特别帅,在天上飞来飞去的。我想能不能吊一个不要太高的,又有很帅pose的威亚,武指老师就给我设计了这个。

腾讯娱乐:吊过威亚之后,期待有所变化吗?

倪妮:仍然觉得特好玩,很有挑战。因为我特别恐高,后来我在《奇门遁甲》里有一个七八米的威亚,我需要特别淡定地飞下来,落到桥沿上,那个沿特别窄,我还得落得特别稳。我当时特别害怕,工作人员跟我开玩笑说,我站在那个搭的台子上,那个台子一直在颤。

腾讯娱乐:是你在发抖吗?

倪妮:对,我在抖,但是我又觉得我必须要做。后来飞了第一条下来之后,导演说实在不行可以让替身上,我说我如果不做的话,我可能会后悔,未来会后悔。我说你就让我试一会儿,当我弄了两遍、三遍、四遍的时候,当我专注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落稳在这个台子上”的时候,害怕和紧张感会减轻一点。而且我发现说服自己去做,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我后来还有一个威亚是从两层的房顶跳到另外一个房顶,再从房顶落地,拍之前还是会紧张。但是我有经验了,我觉得我试了一次、两次、三次之后,我就不太会有这种(害怕的)感觉了。所以我告诉自己还是得迈出那一步。吊威亚这个事情让我思考了很多。我觉得完成一个威亚动作,其实特别有成就感,你不觉得吗?你觉得看别人特别帅,替身特别帅。但你自己试一试、努一努力也可以的,完成了之后,就会特别有成就感。

腾讯娱乐:得出了很多人生结论啊。

倪妮:真的,有的时候就是你敢不敢做,你真正做了,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害怕。但是跳飞机这种事情、蹦极这种事情,我绝对不会尝试。

腾讯娱乐:在日常生活里你不会尝试,但是在电影中你会尝试吗?

倪妮:(瞬间慌乱)不行不行不行,我可以做很多牺牲,但是这个真的是极限。我真的特别恐高,我现在跟你说跳飞机,我一手汗,特别吓人。

腾讯娱乐:是你体验过,还是你光想就一手汗?

倪妮:云霄飞车我都接受不了那种强度。拍《等风来》的时候尝试过滑,是从半山腰滑出去的,不是从飞机里跳出来那种失重感。那种还OK,我只要不往下看就好了。但是急速下降那种失重感,我接受不了。我坐云霄飞车都不行,会让我浑身感官、五脏六腑都不舒服。

倪妮在《等风来》中曾尝试过滑翔伞

腾讯娱乐:这样会不会影响你选戏?

倪妮:(惊讶)不是所有戏都得跳飞机吧,这个对演员要求也太高了。

腾讯娱乐:如果要拍动作戏的话。

倪妮:(苦脸)我觉得不行,真的不行,跳飞机不行。

腾讯娱乐:想到这个已经这么苦了?

倪妮:真的不行,我现在想到手上的汗源源不断地在输送着,没有办法接受。

“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在那一瞬间想,才会有揪心的疼”

腾讯娱乐:你是一个会去看成片自己演得怎样的演员吗?

倪妮:是,但不是每一部。有的实在太不好的、太不喜欢的、我自己知道自己没有演好的,就不看了。觉得自己用了心,但效果不那么好的,我会去再看一看为什么。像《金陵十三钗》、《我想和你好好的》,包括《等风来》、《匆匆那年》、《28岁未成年》都有看。

腾讯娱乐:大部分你的作品都是还比较满意的?

倪妮:不是说对于这个片子满不满意,我是说对于自己不满意。我对《等风来》里面的表演特别不满意,包括《匆匆那年》的一些部分也会有不满意。有些你演的时候觉得是尽力了,但当跳脱出这个人设,过了一段时间,再回头看的时候,你就会有其他一些新的想法。因为你知道国内那么多片,包括审片什么的,有很多东西不能拍,很受限制,演员能演的也就差不多这些。我得找一找我演这种类型片存在的问题,因为我以后还得再演。

腾讯娱乐:你说你演戏有个素材库?是指调动你积累的经验?

倪妮:不是,是调动我在这个戏的素材。比如我演《悟空传》的时候,我要演跟悟空分别的戏或者感情戏,会调动所有我之前跟猴子的素材。比如说最后的那场戏,我就会调动之前在花果山的素材,在桥上(的剧情)啊,包括我之前看原著里面,他们两个和花果山的渊源,我会调动这些素材。

像我拍《匆匆那年》的时候,有一场戏我跟陈寻分手,我一个人回到学校里,对着那个刻字的树哭。当时我调动的素材就是,陈寻逆光看着我的笑脸,就是那种(感觉)。得把所有美好的东西都在那一瞬间想出来,这样表演的时候才会有揪心的疼。

倪妮《匆匆那年》中对着树伤心地哭

腾讯娱乐:像你自己在脑海里已经剪完了一个片。

倪妮:所有跟我的对手演员演的戏都是素材。我是一个挺敏感的人。我现在拍《凰权》演我阿娘的是刘敏涛老师,我见到她,我就特别难受。因为我之前看过她的《伪装者》和《琅琊榜》,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演员,她在里面演的角色,也是让人觉得很难受的。所以我看到刘敏涛老师,她不说话,她就盯着我,我就难受。我代入感特别强,她就是我的阿娘,非常非常容易代入。

腾讯娱乐:你很容易进入角色吗?

倪妮:如果特别爱的话就比较容易。因为我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每天除了跟这个角色有关的事情,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可做的。比如我拍《凰权》,每天我就是记住所有跟这个角色有关的东西。比如说台词,我要把这个话变成我自己的东西,我要反复地看这场戏的前后联系。所有这些东西让我变成这个人。我拍戏的时候,我的生活比较简单,我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做。吃饭、睡觉、泡脚、敷面膜,就是这些。没有什么其他的能够打扰到我的东西。因为也是第一次拍电视剧(《凰权》),所以强度对我来说也比较大。台词也比较多,所以我整个人节奏就会特别密集。

腾讯娱乐:转型拍电视剧适应吗?

倪妮:适应,我觉得我适应可快了,主要也是因为我特别喜欢这个角色,包括我也特别喜欢这个组。每一个工作人员、导演,都特别专业。沈严、海波导演,包括坤哥、赵立新老师、敏涛老师……每一个我都特别爱。我觉得自己特别幸运,可能我拍电影的时候等的时间多,有的时候我愿意到自己的房车上休息休息,但是这个虽然拍得我中间没有喘息的时间,哪怕有一点喘息的时间,我也愿意在现场待着,除了吃饭,我基本上会拿一个小板凳坐在监视器前,看其他演员演戏,看每个人的工作状态。你处在这个工作状态里,你自己能够特别适应这个环境。

倪妮在片场

腾讯娱乐:你讲到演戏真的是由衷的心花怒放的状态?

倪妮:对,真的是。前提是你得特别喜欢整个创作的氛围,包括对手演员、导演的合作,包括对角色的感情。很多东西都是互相影响的,这些东西都存在,我就会特别特别开心,你让我少睡点,都觉得OK,没有问题。

腾讯娱乐:你这样喜欢表演,那不是表演科班出身的问题困扰过你吗?

倪妮:我觉得有过。因为表演的时候,会有一种技巧,不是说怎么让自己酝酿哭,怎么哭得快,哪个眼睛流眼泪,那个不是技巧。技巧是你怎样为这个角色做前期准备,能更快地进入角色。这是我的表演老师跟我说的。我没有用大学四年学过怎么样让自己更有效地靠近一个角色,所以我当时会因为这个而困惑。但是因为我从《金陵十三钗》开始,就一直有一个表演老师,刘天池老师,我经常会跟她联系,表演上遇到什么困惑,我也会发微信问她,她会教我。

举一个例子,《凰权》凤知微这个角色,我问刘老师应该怎样靠近?她就跟我说,你就让自己静下来,听听古乐古琴。听一听让自己放慢节奏,因为古人说话是有韵的。不过后来我演的时候,导演又不希望我说话太有韵。因为导演是觉得角色有不同的阶段,而且面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处理方式,他希望我跟有些角色在一起的时候,说话带韵。但是跟有些角色在一起的时候,就完全按照自己说话的心理节奏来。

腾讯娱乐:很多人觉得你是电影咖,拍电影出身,包括历来作品都是集中在电影上。但也觉得你近年在时尚上发力很多,包括现在开始拍电视剧,会有一个工作上定位的调整吗?

倪妮:我一直都没有给自己定位,我觉得好多定位都是别人给你的、媒体给你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是从来都没有告诉我的工作人员给我什么定位、什么人设,我觉得很傻。我觉得没有什么限制,艺术表现的形式有很多种,就像电影是一种,电视剧是一种,话剧是一种。每个表现方式不一样,但是它们的精髓都是一样的。我觉得知道这个就可以了,你不用在意它的承载形式是什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kyf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