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这位“中外合资”的导演,做到了真正的有趣

腾讯娱乐专稿 (文/小二 责编/海川)

对于导演伍仕贤,我们有很多疑问和好奇。

二十五岁凭借短片《车四十四》拿下国际电影节各大奖项。不到三十岁,他拍出了被称为国产青春片圣经的《独自等待》,成为最具潜力的黑马导演。然而此后的12年,他只执导了两部长片。这两部长片都相当类型化,一部是心理悬疑黑色幽默电影《形影不离》,一部是奇幻喜剧《反转人生》。

与《独自等待》获得的一边倒的称赞不同,《形影不离》和《反转人生》的口碑有比较多的争议。有影评人评价“电影非常有趣,让中国直男回归正常,变得可爱,”也有观众说“导演灵气全没了”。

在新片《反转人生》将要下院线之际,腾讯娱乐电影君与伍仕贤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我们试着从这次聊天中找寻答案。

伍仕贤与凯文·史派西

一张老外的脸,满口京片子

要讲述伍仕贤,有个不可跳过的基本环节,就是他的独特背景,这是使得他成为中国导演里另类和独特的存在的原因。

他的身份具有双重性。父亲是华人,母亲是美国人,伍仕贤小时候生活在台湾,接受中国式传统教育。七八岁后,又随父母生活在美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这些地方。后来他在美国华盛顿大学电影艺术系上学,按照标准的出路,以后就要混好莱坞了,那也并不是一条简单的路。

大三的时候,伍仕贤看到了张艺谋陈凯歌等第五代执导的获奖电影,于是,一下子觉得中国也是有电影的他决定来北京电影学院上学。“反正在哪也是混,”伍仕贤这样回忆当时的决定。那时的他是一个标准的西方式青年,给电影学院打了电话,表达了想进学院学习的想法后,但由于当年北电没有转学制度,伍仕贤只能跑到了河南和当地的朋友等几个月后的通知。。

1997年,伍仕贤在北电毕业。当时的中国电影市场,还是处在“计划经济”的末端,年轻的电影人没有什么机会,伍仕贤像许多导演系毕业的学生不知道该从哪开始走电影梦,于是决定还是打包回美国混。但在出发的前一个星期,他得到了一个可以在北京生存下去的机会,一个广告商见到了他的毕业作品,于是想请他拍个广告。

“拍!拍!当然拍!”伍仕贤痛快地回复了这个广告商,也就此开启了拍广告赚钱但不想把作品拿出去见人的生涯。

这一念之间,就真的留下来了。然后结婚生子在国内拍片,“对于我来说,北京就是家。”腾讯娱乐问到他的身份认同时,他没太犹豫。

传统价值观+女权主义者

“在些美国朋友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中国人。但在中国一些朋友眼里,我是一个老外。”

“那你有过价值观的冲击吗?”

“没有吧,由于我是两种文化背景长大的,又是混血儿,这就相当于问我更喜欢我左手还是我右手。”

从小在台湾受教育,伍仕贤觉得自己是一个思想比较传统的人。但又因为妈妈从儿时就灌输要尊敬女性的思想,伍仕贤成了一个有点女权主义者的男导演。

所以,讲述中年卢瑟男的《反转人生》,突破了国产电影那一挂直男癌的结界。电影描述了一个比较正常,也比较可爱的普通男卢瑟。内心高唱着“我不想不想长大”的中年男导演伍仕贤,在聊到一部国产电影时评价:“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做呢?这多猥琐呀。”

《独自等待》剧照

《反转人生》由夏雨主演,因此不少观众带着影片是《独自等待》续集的期望去看,结果发现,伍仕贤这次纯粹是娱乐了一把,就是简单的搞了一个奇幻喜剧,于是有人说伍仕贤也向市场妥协了,“但我就想单纯地拍个娱乐片,这就是我的初心。我记得电影最初带给我的冲击,就是小时候,爸爸带我去影院看《星战》和《外星人ET》,就是这种感觉,能让你看娱乐片时,可以让我忘掉一切烦恼事”。

《反转人生》路演的时候,有观众对伍仕贤说“影片让他从萎靡的状态恢复过来,”“听到这话,我特别开心。一部娱乐片能影响到人,我觉得就够了。这比让我得奖还开心。当然,我以前该拿的大奖也都拿了,再努力也没法超过。”

“《独自等待》用了夏雨,还有宁静和夏雨那段,是不是想打情怀牌?”对于坊间的这种疑问,伍仕贤笑着澄清:“还真不是。先订的宁静,因为在我们那代人心里,宁静就是女神,唯一适合演我们心中暗恋的那种女老师。”

看起来没有什么尺度的《反转人生》,遭遇了不少删减和改动,片中夏雨父母拍性教育片的那段,只留了一个什么都看不清的大远景。本来还有一个露着大腿的镜头的,但因为是父母辈的镜头,就被删掉了。剩下的就是一些台词,比如买保险的夏雨回学校做演讲时,底下的学生骂他是‘卖保险的傻逼’,最终被改成了‘卖保险的傻蛋’。

讲到这里,伍仕贤一摊手,无奈地耸耸肩:“傻逼变傻蛋,其中的味道不是全没了吗?但没办法,没有分级制度,所以让我们改就只能这样改。”

《反转人生》上映前,伍仕贤呼吁大家支持这部电影,“第一天很重要,大家多支持才有排片,不然就看不到了。”影片最终拿到了近七千万的票房,伍仕贤称这是比较好的结果,这本来就是一个体量很小的片子,虽然特效有不少,但也没花多少钱,是他带着团队花了大半年的时间抠出来的。“行家都很惊讶花这么点钱,能有这么好的效果,”伍仕贤接着说,“所以后面不少投资方来找我。”

伍仕贤一家

总是赶不上时代,下一部要做大片了

电影君上一次采访伍仕贤,是五年前。那时候伍仕贤的儿子刚刚出生两个月,他用一个篮子拎着儿子,带着妻子龚蓓苾和《形影不离》的主演吴彦祖来到了采访的棚里。

五年,对于一个导演太漫长。现在的内地市场,更多导演的规划是两到三年有一部片子,最晚不拖过三年。

然而,伍仕贤不仅不着急,在这五年里,龚蓓苾虽然拍了不少大IP的古装戏,但伍仕贤像在圈里消失了一样。。

以至今日,伍仕贤这样评价自己的职业生涯:总是赶不上点。

《独自等待》出来的时候是2005年,内地还谈不上有电影市场,那年的总票房收入才36.5亿,所以影片也就是在电影频道放一放,来来回回放了好几年,大家才慢慢知道,口碑也慢慢起来了。然后,很多人开始找伍仕贤拍电影,都是和《独自等待》一个性质的。“那时我不想重复自己,这样做一点意思都没有。”电影君感慨伍仕贤错过“打造自己”的好机会时,身为当事人,他总结过去的自己“年轻,也没什么规划,就想拍得开心。”

《形影不离》剧照

《形影不离》的时候,伍仕贤召集了当时阵容非常强大的团队,主演里有奥斯卡影帝凯文·史派西,如日中天的吴彦祖。然而,当时电影市场刚刚放开,杂草丛生。资方是一个圈外的,而且还不是行家,后来听说资方那边的负责人目的更是不纯。“后来,资方卷着钱跑了,我现在都不想提这件事情。”因为《形影不离》背后的这些不愉快事件,几乎令伍仕贤失去了继续拍电影的勇气,“大家看着电影挺开心,但是背后的这些事实在让我太痛苦了”。

《形影不离》各个流程也都不专业,尤其是宣发部分。“当时宣发非要把它定位为一个喜剧,说是把观众骗进来再说。我说这怎么能行?然而我控制不了。”伍仕贤觉得,《形影不离》虽然比较小众,但是如果位置摆正的话,不至于当时那样。

那《反转人生》到底如何呢?它们是典型的西学东渐的结果,伍仕贤把好莱坞非常成熟的喜剧电影类型嫁接到内地,拍出了接地气的奇幻喜剧片。虽然影评有些两极分化,但各个票务平台上的观众分数是在同档期的喜剧或奇幻片里分数最高的。

作为一个最了解中国电影市场的外国人,伍仕贤可以十分精准地琢磨审查的尺度,可以像《独自等待》一样,了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和心境,然而,摆在他面前的障碍,应该是在内地排片,改怎么做好心理建设,以及怎么学会拥有一个本土导演的内心。对此,伍仕贤说:“后面正准备的是大片,反正一样累,还不如整个大的。起码上映时宣发环节相对不必那么辛苦。”

本文系腾讯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aichuanlei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