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一出好戏》于和伟:黄渤拍戏完美主义 千万别过度解读

腾讯《娱乐一线》报道 作者:风易

在黄渤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里,于和伟饰演的张总是个不能不提的人物。初到海岛,他是身份地位落差最悬殊的一个人。眼看公司即将上市自己却陷身囹圄,面对海浪,他把钱包中的一叠钞票洒向大海,恰好一阵风刮过,一张百元大钞盖在他的脸上:“这不是最好的讽刺吗?”于和伟说到。

之前在荧屏上,他在《新三国》中的刘备和《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的曹操两个角色的表演都可圈可点,评论界给他送上褒奖:“枭雄小人,他可以一人包办。”在电影里,张总这个角色多层次的状态变化,在于和伟的演绎下让观众津津乐道。

拍摄现场,一个镜头黄渤拍上二三十条是常有的事。演员们也都多了个习惯——等副导演拿着对讲机说好(说明黄渤说’过了’),大家就全体鼓掌。

“他是处女座,他是完美主义者。尤其当第一次做导演,其实他的标准已经很高了,黄渤的标准很高,我作为演员我知道,很高了。但是他还是怕留有遗憾,还是非常谨慎每一个镜头每一场戏,这点挺让我尊敬的。”

对于他来说,《一出好戏》的拍摄过程让他非常难忘。所有演员都集中在了海岛上,一同工作生活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人家问我岛上有什么有趣的事情?没有,特别无聊。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反而是那种无聊却那么有趣,是那么好。”他回忆起来依然很感慨。

演员们在海岛上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逛超市”。收工后除了围读会等工作之外,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能在超市里碰上几回面。这样和故事中如出一辙的环境,也直接反映到演员的表演中。

“大家没有别的想法,感觉跟我们剧中环境很像,我们比较设身处地的进入到那个角色。它更像是一次行为艺术,或者是创作的时候有一定的先锋实验性。”他总结说。拍摄结束,于和伟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经历给自己留下的不只是一个角色而已。“我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岛上我是这么的容易跟别人接触,我的感觉就是我没有想到,我原来的性格是有一些孤独和内向,当离开这个岛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处了这么多的好关系,原来我是一个这么容易被别人接纳的人。”

和黄渤干了杯啤酒定下角色 是“好戏”别过度解读

腾讯娱乐一线:什么时候黄渤导演跟您说来这个戏,怎么跟您介绍这个角色的?

于和伟:去年3月份的时候,在一次聚会上,我们俩干了一杯啤酒以后,黄渤说有一个电影,你要不要参与一下?我说什么电影?大概给我讲了一下。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演喜剧,因为之前不了解。他说我们这个不是喜剧片,我说不是喜剧片你为什么找我演?他说我们就需要会演喜剧的人来演这样一出戏,大概这个意思。

腾讯娱乐一线:张总这个角色哪里打动你了呢?还是冲着是黄渤导演的戏,你觉得不能拒绝?

于和伟:是后来我又到了他的工作室,他从头到尾给我讲了一遍故事,我觉得很有意思,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作品。这个确实打动我。

而且这个变化特别有意思。可能这也是主创想表达的东西,人在没有变化的情况下是什么样,变化以后是什么样,这个本身就很有意义。我们在相对比较正常的情景下,如果情景发生了突变会是什么,可能每一个人都要问自己,我根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个特别有意思。

腾讯娱乐一线:对于“一出好戏”这个名字,你会如何解读呢?

于和伟:虽然他说这个名字他一直没想出来,我觉得这个名字还蛮好的,“一出好戏”,可不就是一出好戏吗?而且最后还是有间离感,其实我告诉你是’好戏’,不是说别的。所以这个影片是应该可以去探讨研究一下。可以解读一下,千万别过度解读。

它就是这样的一个状态,比如张总这个人会经历几个阶段,这几个阶段可能还很有代表性。一切都在发展变化当中。我觉得发展变化是规律,如果这个假设性成立的话,这是我喜欢的状态。

最后还是有间离感,其实我告诉你是好戏,不是说别的。这个影片是应该可以去探讨研究一下。可以解读一下,千万别过度解读。

腾讯娱乐一线:你觉得张总这个角色有一种代表性吗?

于和伟:在我的理解当中,这个人是现在当下社会里有很多是这样的人。他们努力、勤奋,他们有人生目标,他们去积累资本,包括金钱的资本。到最后实际上是一个突发的事件,改变了他们的世界观和认知观。再说得具体一点,他是一个不会甘于平庸的一个人,一定会要用自己的智商企图反败为胜的,是这样一个人设,一个特性。

海岛拍摄像行为艺术 黄渤拍戏追求完美

腾讯娱乐一线:在拍戏前,大家都会进行剧本围读会。当时的状态是什么样的?

于和伟:大家这次的创作,我们这些演员来说,是非常非常的有创作激情和创作热情的。大家很单纯,这次的创作非常单纯,首先拍摄的特殊性把我们封闭到一个岛上。大家没有别的想法,感觉跟我们剧中环境很像,出不去。岛上没什么商场,都是超市,大家去超市去七八趟,也不知道买什么,没地方去。

跟我们剧中的情景很吻合,比较容易激发,出来像傻子似的,会想到这样一个环境,比较设身处地的进入到那个角色。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整个创作过程当中还蛮有意思。它更像是一次行为艺术,或者是创作的时候有一定的先锋实验性。

腾讯娱乐一线:听说有一次你在水中的戏份,都喊救命了黄渤还接着拍?

于和伟:太真实了,都喊救命了。那个成为我在戏里面的一个梗,大家都会笑我。前一段时间我发朋友圈,不管我发什么,都会有人来留言’但是很怕水’。

游泳池和海不一样,那个浪一起来,对于黄渤在海边长大的无所谓,我们是真害怕。悬崖底下那都是几十米深,而且那个浪就这样了,跟游泳池完全是两回事。当时拍的时候刚开始觉得游泳池根本用不上,只能在里面漂和扑腾。所有的船离我们远去。

发现已经戏演完了,我们在那扑腾还没有人过来,王宝强先喊的,来人啊,来人啊,我不行了。他一喊,我也开始喊,他把我心喊的更慌。

最后听说没给剪进去?

腾讯娱乐一线:对。

于和伟:可不是嘛,你说你对得起谁啊黄渤?(笑)我们那么卖力气。

不过我之前还和他开玩笑。我说保持一个人物的完整性很重要,你把我戏剪了多少?黄渤看了我说,其实我觉得保存一个人物的存在感更重要。

腾讯娱乐一线:你上次在综艺节目上说经常拍到不睡觉?

于和伟:可不不睡觉嘛。一天一场戏,甚至一天拍一场戏的一半,但是都会很辛苦,很耗时。比方说’狂风大作’。虽然就四个字,但是所有东西被吹的乱飞,所有人的状态在那个岩石上去挣扎,拍一天都拍不完。

晚上夜戏,我们在山洞里面躲雨,第二天天亮,就这个’躲雨’俩字,可能我们要拍了一夜,全身湿透,鼓风机吹着,不让睡觉。

腾讯娱乐一线:拍完戏瘦了吗?

于和伟:结实了。黄渤瘦了,他瘦了10斤。我们肯定瘦,那时候我的身体状态特别好。空气好,每天爬山,锻炼。那个感觉挺好。

腾讯娱乐一线:他在片场跟你们讲戏的时候会尽量避免给你示范吗?

于和伟:会的。黄渤导演他首先是一个演员,他特别体恤演员。他跟他的个性里面的东西也有关系,他真的比较谦虚,是真的他不是装的。很多时候说黄渤情商高,其实不是,是什么?是他的世界观和认知观,他觉得每个人他都应该用最真诚的东西对待,他不忍心冷落每一个人这样会显的他情商很高,其实他人就是这样。他在跟我们讲戏的时候,他又是初次当导演,他想把他的想法告诉我们,又要注意语气,我说的特别真实。

他会说和伟老师、于老师,我说你别叫我老师,你就叫我和伟,他说那不行,这场戏吧,他又怕伤着你,他就讲的很委婉。至少前面的磨合期是这样,后面就很好了,他稍微给一点我们就知道他什么意思。有这样一个过程。

腾讯娱乐一线:你可以感受到他第一次当导演的那种身份的变化。

于和伟:不一样。他是他在镜头里只有背景的时候,拍我的时候,我就看黄渤的眼睛,他在看各个演员。他脑子里面会觉得这个道具对不对,他不再是一个单纯演员的职责,所以很辛苦,而且他也很努力,他认真。这个事达不到他的标准,他不过,跟他塑造人物跟他当导演完成一个作品的标准都是一样的。

他是处女座,他是完美主义者。尤其当第一次做导演,其实他的标准已经很高了,黄渤的标准很高,我作为演员我知道,很高了,但是他还是怕留有遗憾,还是非常谨慎每一个镜头每一场戏,这点挺让我尊敬的。

腾讯娱乐一线:经历了岛上的这段生活,杀青之后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于和伟:后面会有一些印记,就像舒淇讲了一句话,这个戏杀青了,我感觉我跟大家是相处了四五年的老朋友。其实挺有意思,我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岛上我是这么的容易跟别人接触,我的感觉就是我没有想到,我原来的性格是有一些慢热,当离开这个岛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处了这么多的好关系,原来我是一个这么容易被别人接纳的人。这也是一种感悟,这一点来说是相通的。其实是一样,从我自己的感受再加上剧中的感受,还是有收获的。不管是剧还是创作。

腾讯娱乐一线:拍完这个电影最大的财富留给你的其实就是这段经历?

于和伟:对,我就说一个故事吧。我、王迅、宝强,有次我们三个人在海边,那个大海涨潮的时候会把天然的温泉池覆盖掉,就是一片大海。当它落潮的时候,每一个天然温泉才出来,我们三个在那个温泉里一丝不挂,完全享受大自然。就从这一点,我想我们这个戏是OK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eonhai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