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驯龙高手3》刘昊然首次给动画配音 这个问题让他害羞了

电影新闻腾讯新闻一线吴汉汉2019-03-01 08:33
0评论 收藏

[摘要]配音“首秀”让他对于表演有了新的领悟,意识到在拍摄现场对于声音的塑造有所欠缺。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吴汉汉

在3月1日起全国公映的梦工场动画电影《驯龙高手3》中,刘昊然给电影中的主人公小嗝嗝配音,这也是这位青年演员第一次尝试做配音演员,给一部动画电影配音。

作为梦工场最让世界观众耳熟能详的系列动画之一,《驯龙高手》系列从2010年首部至今已经过去8年,维京少年小嗝嗝和令人生畏的夜煞飞龙之间的友谊一直是这段冒险故事中的主旋律。在第二集中,小嗝嗝经历了失去父亲的悲痛,也从冒险和悲伤中汲取力量成长,和母亲团聚的他已经是独当一面,领导伯克岛的新酋长。

在系列的完结篇中,小嗝嗝发现伯克岛不再是人和龙族的“乌托邦”,猎龙人咄咄逼近,还有一只雌性光煞的出现,都让小嗝嗝意识到,他和没牙仔将要迎来一个“分别”的时刻。

作为《驯龙高手》系列的观众之一,如今刘昊然同样成长为内地影坛的实力青年演员之一,在影片国内上映之际,他得到邀请,给小嗝嗝进行国语配音。在他看来,没牙仔和小嗝嗝一样,都需要独立,而这也是成长的标志之一。“他们两个虽然说种族不同,但是他们两个是一样的‘人’。大家总有一天需要完成自己的成长蜕变。”

这一次的配音“首秀”也让他对于表演有了新的领悟。比如,他意识到自己过去可能在表演时候忽视了声音的作用和表现力,亦或是在拍摄现场,对于声音的塑造有所欠缺。

“有这么一次配音过程,你会更清楚地知道怎么样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好。因为动画电影的配音更夸张一些,但是夸张的过程中它依旧讲究逻辑重音,依旧讲究情绪,依旧讲究起伏,所以说夸张的时候你更知道哪里需要调整,哪里容易出问题。所以我觉得这种配音能让我审视自己之前的工作。”

腾讯《一线》:先说说,这次是怎么得到给小嗝嗝配音的呢?

刘昊然:先是我团队的人告诉我说有这样一个工作的邀请你要不要来?当时说《驯龙高手》第三部完结篇,我说我要来我要来我要来。因为之前第一部、第二部我都有看。

腾讯《一线》:那个时候可能年纪还不够大。

刘昊然:年纪很小。那个时候是完全作为一个观众的视角在电影院里看。

腾讯《一线》:这次是第三部,也是个完结篇。小嗝嗝一直在成长,你觉得应该用什么样的声音和状态来把握他呢?

刘昊然:其实是这样的,在第一部和第二部的时候主要讲的故事就是这个少年和没牙仔互相陪伴成长的故事。我当时第一次在电影院看,那个时候还很小,看《驯龙高手1》的时候,脑海里面第一个想象的就是,我要有这个没牙仔就好了!因为它符合我们每个人少年时期的幻想,希望有这么一个亲密无间的伙伴陪伴着自己共同成长,大家一起去承担我们的失误也好,还是去承担我们成长必须要负担的那些责任也好。

但是人真正长大是需要独自面对现实的情况的。所以我觉得在第三部的时候不管是没牙仔和小嗝嗝已经学会离开彼此,之后怎么样变成一个更完整、更好的自己。我觉得这种成长的过程很让人感动,我觉得也是最正确的成长道路。

腾讯《一线》:前两部中,大家都觉得没牙仔是小嗝嗝的好朋友,其实,大家也忽视了,没牙仔其实自己也需要有自己的朋友,也需要有自己的生活。

刘昊然:对,没牙仔和小嗝嗝他们两个虽然说种族不同,但是他们两个是一样的人,他们两个都需要去完成自己的成长,没牙仔不只是小嗝嗝成长道路上的一个助力,小嗝嗝同样也是没牙仔成长道路上的一个助力,大家总有一天需要完成自己的成长蜕变。

腾讯《一线》:这次作为配音一方面是用声音,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个真人版的《驯龙高手》,你会怎么表演诠释呢?

刘昊然:如果有这样的邀请我应该不敢演。因为我很爱看动画。我的观念一直觉得,动画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所有工作,就是我演员可以演的动画可以画,你不可以演的动画也可以画。所以说我觉得基本上已经完成了所有演员能做的事情。我觉得如果再去演我并不觉得能够演得比动画好。

腾讯《一线》:配音的时候你希望大家听出来是你的声音吗,还是觉得大家可能忘记了是你的声音?

刘昊然:当然也不可能说听出来完全不是我的声音,我应该也没这个能力,这是第一。第二,因为大家对我的声音太熟了,这是特别关键的一点,一张嘴就知道是我的声音。但是我希望给大家做出的样子是OK,哪怕大家知道这个声音是刘昊然配的,这个声音是我,但同时也能让大家相信这个声音是属于小嗝嗝的。

腾讯《一线》:有没有一种感觉快毕业了,这次经历像是台词课的一次毕业作品?

刘昊然:其实不仅仅是这个,我觉得更多的是,我还是在这次配音中学习。因为大家生活里说话不那么讲究抑扬顿挫,不那么讲究逻辑重音,我们课上是这么教的,但是我们生活里就像我正常这么说话,我声音可能没什么特别大的变化,你也知道我在说什么,是因为同时陪着我们的还有我们的面部表情和我们的状态,能让大家看见。但是配音单纯是摒弃掉视觉,靠听觉来听的。所以说这个时候你就必须把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完美,变得更加完整,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过程。

腾讯《一线》:所以这次配音的过程中有哪个情节或者哪个桥段是你特别满意的呢?

刘昊然:我觉得那一大段演讲吧,就是劝大家离开博克岛那一段,我觉得那段配得还挺顺的。那段配得相对而言非常顺。因为我之前在这个配音的时候还在给我另外一个角色配音,我自己演的角色。在那个配音过程中我发现了很多问题。最关键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我大部分在表演的时候声音可能不是我第一考虑的要素,我第一考虑的是状态,第二考虑的是表情和肢体,第三考虑的才是声音。因为我很清楚地知道大部分声音其实是现场没办法收那么完整、完美的,我们是要进棚配的。可能我脑海里会想我先照顾自己的情绪好了,我情绪到了,这个声音哪怕它顿了一下,它吃了一个字,但我情绪到了,大不了后期我进棚配嘛。但是我再进棚的时候我发现我完蛋了,我必须要贴口型,就是我这个字这个口型被吃进去了,我没这个口型,我没办法后期的时候让它变得更好。

之前觉得后期能解决的问题,发现我后期进棚是解决不了的。就比如这段戏的感情,我可以让自己当时表演的时候再用力一些,但我当时表演的时候为了照顾自己的情绪我没这样做,后期再这么用力地配,贴不上。

其实我就会觉得很多问题我当时如果注意到了,关于口型、关于声音,可以让这场戏变得更好。但是我哪怕进棚,也只能补救,没办法真正让它变得更好。所以很多时候我在棚里配音就拼命地在挠头,说当时我要想到就好了。所以说有这么一次配音过程,你会更清楚地知道怎么样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好。因为动画电影的配音更夸张一些,但是夸张的过程中它依旧讲究逻辑重音,依旧讲究情绪,依旧讲究起伏,所以说夸张的时候你更知道哪里需要调整,哪里容易出问题。所以我觉得这种配音很审视自己之前的工作。

腾讯《一线》:可以让自己以后拍戏的时候知道不能说前期的问题留给后期来处理?

刘昊然:对,你这个事情就很难做。比如真的这个镜头穿帮了,你还能说后期特效老师来擦一下这样子,但是口型这种东西你怎么弄?之前自己可能考虑不到,比如说我先保情绪,当然我既保情绪又能保声音是最好的了,所以说这个可能就是我之后需要成长的地方吧,就是很清楚地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了。

腾讯《一线》:自己现在还会看自己以前的作品吗?

刘昊然:我真的不太看自己演戏,要么是在配音棚里我必须要照着画面配,我平时真的不太看自己演的戏。最关键的问题是看自己演戏完全没有享受感。我在看的时候我脑海里想的全是剧本,全是现场的画面,我根本进不去。当我完全带着一个审视的视角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就没有观影的乐趣了,我满脑袋想的都是问题。你知道这种观影体验真的非常非常糟糕。

腾讯《一线》:这个电影最后小嗝嗝本身是有一个年龄跨度的变化的,你在配的时候是怎么体现这种变化的呢?

刘昊然:这一点我觉得我的配音导演帮了我很多。因为我刚进棚的时候是早上早起进棚。因为我自己的声音很低,那时候嗓子也没开,声音有点低,有点哑,配音导演上来就说你现在声音条件很像最后那段。所以说其实花了很多时间是因为那是大结局,你需要把自己情绪顶得很到,但是我刚进棚,上来还不熟悉工作就要顶那样的情绪,很难。但是当时的声音条件和声色是对的。所以那一段是进棚先配的。那段花了我很长时间。

腾讯《一线》:最后大概拍了几条呢?

刘昊然:因为我配这个音基本上都是按气口,一段一段配的。最后下来还是蛮顺利的。那段可能花的时间长一些。但是其他的都很顺利。

腾讯《一线》:最后,谈得远点,如果你以后有了孩子,你会让他看《驯龙高手3》的原声版还是配音版?

刘昊然:(长时间的思考)都可以看。因为我觉得我有孩子的时候,我的声音肯定跟配音的时候也不一样了。我看的时候我不会告诉他是我配的,但是他如果发现了我就死活不承认。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niclu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