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专访闫妮:我不是王胜男式母亲 和张嘉译曾经吵到互不说话

[摘要]《少年派》播出后,闫妮和张嘉译的生活戏部分备受好评,从《一仆二主》到《少年派》,尽管这只是两人的第二次合作,但已经成为了当下观众心中的第一中年CP。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少年派》里的闫妮厉害的让人害怕,她饰演的王胜男极富控制欲、强势且好胜,这和现实中的闫妮反差巨大,生活里的她很少大声讲话,接受采访时,声音有时甚至小到让人必须竖起耳朵,有意思的是,在舞台或者银幕里,闫妮很自然的就变了和自己不一样的模样。

起初,闫妮并不十分信任这个角色,她曾和编剧六六、主演张嘉译讨论过:为什么王胜男要这么厉害呢?她也不能接受王胜男动不动就谈离婚。在闫妮的眼里,王胜男的婚姻是幸福的,丈夫也是个很好的人,她不应该呈现出这样的状态。但编剧六六说服了闫妮接受剧本,闫妮也试着说服自己——毕竟你演的不是自己,演的是别人。但闫妮还是把这个人物往自己的理解“掰了掰”,她的做法是为这个角色加入了一些可爱之处,在她的理解里,王胜男还是得有像女人的地方。

《少年派》播出后,闫妮和张嘉译的生活戏部分备受好评,从《一仆二主》到《少年派》,尽管这只是两人的第二次合作,但已经成为了当下观众心中的第一中年CP,二人的默契也从上一部一直延续下来,但闫妮说,其实二人在合作之初也不断伴随着对表演状态的争吵,甚至有过完全不讲话的冷战期,呈现在观众面前的默契,就是在这样的磨合下诞生的。

为王胜男加入一些可爱

腾讯《一线》:之前曾多次采访过你,感觉你本人的状态和王胜男差别很大。

闫妮:她这个人物我觉得太厉害了,我也跟嘉译老师和六六探讨。我当时很害怕,我想这个人那么厉害,而且大家也没怎么着她,她老公也挺好,但老说离婚什么的。他们跟我说,让我不要老把自己对生活的理解,我跟孩子的感觉强加到角色上。这个戏呈现的就是这样一个人,既然接了就得按照故事去演,我也尝试了一下,让自己不要有那么多的想法,因为你演的不是自己,演的是别人。

腾讯《一线》:演这样一个时刻保持斗志的女性,会有体力上的挑战吗?

闫妮:那个倒也不会,但是其实这个人物我还是把有的地方稍微调整了一下。我想,不管再怎么样的人,也还是有她可爱的地方。你想主导这个家庭,主宰你老公,主宰孩子,作为女人还是得让人觉得你是女人的地方。有些地方可能我也按照自己的感觉调整了一些。

这个人也不是真的恶,与人相处的道理她还是懂的。有时候她的强大也不怪她自己,因为她的老公本身就稍微弱一点,不由得就让人要变得强大,她自然而然就会变成这种状态,我也是按照这种心态,演着演着就找到了一些感觉。

腾讯《一线》:王胜男其实是很典型的中国式母亲,有很多中国式母亲的问题,比如说大小事包办、不愿放手,您认同这样的母亲吗?

闫妮:我肯定不是这样的。我妈倒有点像,我是70年代的人,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因为父母都是工人,还是要给家里争点气,父母把很多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我的内心还是拒绝的,虽然我也一直那么做,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还是很尊重父母,很孝顺父母。

到我自己,我对我的孩子可不想这样,很多东西我很尊重她,她有什么意见、想法,我都是听她的。我说,我是你妈,你需要我干什么我可以帮助你,如果你遇到困难,第一个要告诉我,剩下的我还是给她自由的,因为我是演员,孩子也给了我自由也让我出去拍戏,我大部分的时间没有陪她,这个是要相互的。

和张嘉译不需要磨合

腾讯《一线》:看到《少年派》就想起了以前看《一仆二主》的感觉,你和张嘉译的合作非常有默契,这种默契是如何建立的?

闫妮:我和嘉译老师渊源还挺长的,他1987年考电影学院,我也考了他那一届,但没有考上,我说我是看着他的背景远去。其实我那个时候还挺惆怅的,对我有一些伤害,因为太想去了。

他后来演《干部》、《使命》两部戏,特别早就演男一号了,我都是在他戏里给他跑群众。演这两个戏的时候,基本上我们没有对手戏。等到十年以后,《一仆二主》是他找我去演的,我对这个剧本有点不太理解,认为不太符合我对爱情的向往,所以我开始还是很拒绝的。嘉译老师就这样说:你看咱们俩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你在外面也演过一些戏,也有好,也有不好,你是不是害怕被骗?他说咱俩认识这么长时间,被我骗一次又能怎么样。

说完这句话,我们俩就演了这个戏。演的时候,我们也有很多争执,在这期间我们有一段时间不说话,对这个角色大家都有一些想法,但是演完这个戏,可能他对我也有一些了解,我对他也有一些了解。等到再拍《少年派》的时候,我们就非常顺利了。

腾讯《一线》:你们会为了什么事情产生争执?

闫妮:对剧本,对人物的认知,我是一个比较坚持的人,有些自己的想法,但是我要想说的时候,又说不清楚,我又会着急,大家都是成熟的演员,他肯定也有自己的看法。

腾讯《一线》:有争执的时候,一般是谁说服谁?

闫妮:也是互相的,非常感激陈彤(《一仆二主》编剧),陈彤那时候跟着我们剧组,一直帮我们改剧本,这是非常难得的。大家都是非常认真对待。

腾讯《一线》:从《一仆二主》里员工和老板的关系,到《少年派》里的夫妻,在表演状态上你们需要磨合吗?

闫妮:我们俩没有什么磨合,拍这个戏的时候刚好是世界杯,我们每天还看球,每天研究球。你在看球的时候,喜欢哪个人,大家可以探讨,可以争执。那个感觉还挺好的,你想,世界杯四年一次,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记忆,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挺幸运的。

保持好心态很重要

腾讯《一线》:《少年派》播出后整体收视不错,口碑上出现了分化,一部分观众认为家庭戏非常出彩,还有一部分认为在校园剧情上会有一些割裂,认为编剧对当下的校园生活存在一些误解,您看了之后是什么感觉?

闫妮:不管怎么样,大家提出来的问题,证明大家是认认真真在看这个戏,我们应该非常感谢。现在观众的审美是真的提高了,我还是很愿意听别人的想法。观众提到的问题我们也需要思考。

腾讯《一线》:拍摄《少年派》的时候。你女儿应该是刚上大学,会想到陪她度过高考的日子吗?

闫妮:她上大二了。她离开我时间长,从十几岁就离开我,不像这个妈妈(王胜男)无时无刻在一起。我女儿从十几岁在国外上学,高考时她压力也很大,因为文化课需要好好的补习,我现在发现,对于小孩,只要她自己愿意、想做的一件事情,她自己会有动力。我女儿后来高考考了463分,我都没有想到她能考这么高的分数。

腾讯《一线》:对于她选择做演员,你一直都是支持的吗?

闫妮:我觉得你喜爱什么,真正发自内心的喜爱,这是最主要的。干我们这行,有让大家很羡慕的地方,但也非常辛苦。但这种辛苦你觉得是快乐的,不觉得这是苦,首先你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如果你喜爱,那我一定是支持的。

腾讯《一线》:一直以来,网友特别钟爱总结你的身材和穿衣风格,觉得你现在越发少女感了,你是怎样保持这么好的状态的?

闫妮:好多人跟我这么说,但我还真不是特别(刻意)。我觉得我这个人永远是好奇心伴随一生,也愿意跟年轻人待在一起,喜欢很多的东西。可能一个人的心态也很重要。我女儿曾经跟我探讨过一个问题,我常常跟她强调我在健身,她现在在一个英国的学校,她说有一天她的老师跟她说:如果作为一个演员天天健身,有特别强健的肌肉,某种层面来说也是一种限制。她跟我说了这个之后,我感觉明白了很多,我说我知道那个老师的意思。

这要看大家怎样去看待,可能好,可能也不好,你一定要寻找适合自己的,那就是最对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annyyr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