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独家丨专访热依扎:我成不了万人爱的明星 演技能精进就满足

[摘要]热依扎说,她并不适合做个明星,甚至认为自己是个挺有缺陷的人,她甚至想,如果哪一天觉得自己没办法在表演这件事情上有所精进,也许就不会再拍戏。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拍完《长安十二时辰》后,热依扎没再接演新片,现在,她的新身份是以半公益形式在中小学担任影视艺术赏析课的老师,已经做了一年,如果没有能够感动自己的角色,她说她依然不会接戏。

对于一个女明星来说,这样的做法显然有些“任性”,事实上,热依扎任性的行为还有不少。某短视频平台上有一段被热传的视频,在宣传《长安十二时辰》时,热依扎对媒体说:“求求你们了,好不容易一部戏,多帮帮忙吧,也没什么钱买热搜,全靠你们了。”她告诉《一线》,其实在演到那些自己无法认同的影视作品时,她也会对粉丝说:“我这部戏演得不好,你们别看了。”

热依扎在热播剧《长安十二时辰》中饰檀棋

拍摄《长安十二时辰》时,热依扎瘦到了80斤,并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曹盾导演合作《九州牧云记》时,她成功塑造了金珠海,再到《长安十二时辰》,她需要交出一个截然不同的新角色。

在这样一个充满创作氛围的剧组,热依扎也贡献了不少个人创造。剧情开篇的镜头,檀棋沐浴着窗外的阳光,享受着事务之外的片刻闲暇,随后张小敬出场,瞬间将其拉回工作状态。这样带有一丝浪漫,又极为抒情的场景在国产剧中很少出现,热依扎说,在发现导演用了她的提议拍摄之后,她开心的要命。

拍完这部剧,热依扎觉得自己成长了很多,但也在为自己挑毛病。她说,和吕凉老师相比,感受到了自己台词上的不足,并为此专门找了台词老师,拍摄期间她甚至长期的怀疑自己,觉得演得太差,直到补录配音时看到成片,才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录完最后一个句子,她在录音室内嚎啕大哭,觉得自己终于没有辜负这部作品。

热依扎说,她并不适合做个明星,甚至认为自己是个挺有缺陷的人,她甚至想,如果哪一天觉得自己没办法在表演这件事情上有所精进,也许就不会再拍戏。演戏是热依扎喜欢的事,她说不希望让不断扎戏和东奔西走的生活充满自己的生活,没有时间思考和进步,或许有一天她会变得讨厌演戏,而这不是她想看到的。

把六个月的拍摄期当做一天 檀棋被张小敬的正义感吸引

腾讯《一线》:拍摄《长安十二时辰》,曹盾导演给你提出了和《九州牧云记》哪些不一样的要求?

热依扎:《海上牧云记》的要求就是“热依扎你能不能在马上不要叫唤,闭嘴。”我在拍《甄嬛传》的时候差点坠马,所以特别害怕骑马。《九州》时有一场戏是跟周一围在湖边骑马奔跑,但还没开始我就害怕了,他们就说你能不能把嘴闭上。所以到了《十二时辰》就是:热依扎,就要求我把马跑起来,因为檀棋是一个特别精通马术的人,我必须要练好。

热依扎在《九州牧云记》中饰演金珠海

腾讯《一线》:表演状态上呢?

热依扎:其实金珠海相对容易一些,她是比较外放的、张扬的,所以怎么演都对,只要把握住了人物的情感脉络和个性,她会给你一个很大的空间。但檀棋的角色是收着的、忍着的,她的情绪状态是一直在控制,而且所有事情在一天内,这就更难演了。

热依扎把檀棋这个角色演绎得不卑不亢,收放自如

腾讯《一线》:6个月的拍摄期里,要怎么保持状态的统一?

热依扎:我每天都要跟自己说这是在一天里面发生的事,情绪不能过度,虽然一天可能会有很多种情绪出现,但还要把控在一个度里面,当然在饮食、体重上,皮肤状态、精神状态上,都要特别地严格控制自己。

拍摄《长安十二时辰》时,热依扎瘦到了80斤

腾讯《一线》:檀棋和张小敬在最初彼此接触不多,但每接触一次,就感觉他们关系向前一步,你认为剧情为什么会这样设置,檀棋为什么会这么快爱上张小敬?

热依扎:也不是这么快就爱上,其实剧里也没有说是真正的爱上,观众可能更希望看到这些小的细节,但我们在情感上都很控制,不想让人说我们是真正地爱上对方了,而是互相有好感。因为张小敬的这一天打动了檀棋,他的精神、正义感,我觉得檀棋是被他散发出来的光芒吸引。

戏外有爱互动

腾讯《一线》:檀棋在前面的戏份不是很多,但很吸引人,你是怎样设计这个角色的?

热依扎:前期檀棋的戏份不是很多,戏份不多就突出她的神秘。李必救我出来的那场戏的时候,我设计了一个动作,在昏迷的状态下,我去摸了来者的手,小指那块是空的就是张小敬,是实的,就不是张小敬,而不是说看了才知道这不是张小敬。

腾讯《一线》:原著里并没对檀棋的身世背景做过多的交代,但成剧丰富了一些,之前也看到资料说你为这个角色做了人物小传,具体是怎样的?

热依扎:根据剧中她跟张小敬说的话,“谁也不是天生的奴婢,曾经也是众星捧月。”还有就是李必说“你10岁进长安,14为奴。”我就觉得檀棋可能曾经也是个贵族。因为她是汉胡混血,原著里面写她妈妈是小勃律人。我想她妈妈应该也是个贵族,但那个国家发生了战争,贵族四散,她可能跟着一拨人翻山越岭来到长安,这一路上死得死、伤得伤,最后檀棋活到长安了。10岁才到长安,可能8岁就已经开始逃难,两年的光景让她见了很多的事情,心性很早就成熟了,到长安以后她要怎么生存下来?可能是躲躲藏藏,饱受风吹雨打,给别人做一点小工、偷个东西,骗个人,用这种方式活下来,14岁的时候可能是做小偷了,或者其他事贬成罪犯,但在唐朝一般犯人是会变成官奴,刚好李必看到檀棋的聪明才智,把她变成了奴隶,所以是李必救了她一条命。所以檀棋在性格上是有贵族气质的,她的精神也是。

热依扎对角色理解十分深刻

檀棋之所以爱长安,是因为故乡没了,7、8岁时家乡打仗,她没有能力,只能眼见着家乡毁掉,长安是她长大以后的故乡,她不希望现在有能力的时候还看到长安被毁掉,所以也想尽一份力拯救长安。

腾讯《一线》:这些人物小传是留在脑海里,还是要把他写下来?

热依扎:也有写,像我当时也看一些历史书,一些展览,做一些前期比较浅的研究。因为只有看了才知道唐朝人是怎么样的,他们非常自信,而且没那么多的礼节,长安是一个很包容的城市,世界中心吧,很多国家的人都愿意来这儿,作为演员,要把自己沉浸到这个时代,起码相信当下的你就是唐朝人。

因两颊胭脂浓厚,恰似醉酒后的红晕,檀棋此妆被称“酒晕妆”

弄完了以后,跟导演说了一下我是怎么想的,后来拍戏的时候,作家也来到现场看,我也专门问他,说我认为的檀棋是这样的,他说对,他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当时心里也比较高兴,导演跟作者大家都非常认可,也敢更踏实去做了,觉得只要好好演,应该没有太大问题。

腾讯《一线》:这些案头工作观众未必看得见,对于演员的帮助是什么?

热依扎:你不是这个朝代的人,怎么才能演出这个朝代的气质,首先自己要做充分的准备,要先相信自己就是这个朝代的人,相信有檀棋这个人,光是按照剧本上写的就太浅了,剧本是演员的二度创作,必须要把人物的性格弄的更立体,她不是单面的。所以,我觉得刚开始的时候,我故意在一出场很阴气,那个镜头也是我自己想的,就是看着窗外的阳光,张小敬进来,我就说他臭。制造一种悬念和神秘感让人去猜,包括我在网上也看到一些讨论,说檀棋是不是间谍之类的,有观众在猜我觉得挺开心的,觉得我成功了。

腾讯《一线》:刚才说到第一场戏的设计,是指表演还是指镜头语言?

热依扎:表演,就是檀棋的脸是先看着外面的阳光,她是有点带着微笑的,享受阳光的状态,但是现实突然又把我拉回来了,又要开始要办公了,马上她的工作状态就出来了,当时跟导演说能不能这样,后来发现真的这样拍了,我觉得特别开心。很多人说这个亮相很好看,我觉得是摄影师、灯光、服装、道具、化妆他们的功劳更多一点,他们的工作是能帮助演员提升表演品质的。

做了一年多老师教孩子们欣赏电影 没有感动自己的角色宁愿不拍

腾讯《一线》:檀棋这个角色有遗憾吗?

热依扎:台词,我觉得我的台词还需要再练。因为我在里面的声线很多观众很喜欢,但我觉得我的发声的力量上,还是需要再去练,我最近也在找台词老师。拍戏就是这样,没有十全十美的,要做到的就是每一次比上一次要好,有进步就成功了。

腾讯《一线》:你认为自己的台词有什么问题?

热依扎:吐字的清晰度和力量,这个还是需要练的。很明显,你看吕凉老师演的郭利仕,他台词就特别好,他们很多都是话剧演员出身,和他们有差距,还是要练。

腾讯《一线》:很少会在采访里听到演员对自己的专业度进行反思。

热依扎:我有点三令五申那个劲,老是反思,拍戏的时候一直在否定自己,觉得自己演砸了,天天都觉得自己演得不好,拍摄的时候我就很崩溃,压力非常大,总觉得自己没抓住这么好的角色和机会。但在后期补录配音的时候,看了我的戏觉得好像我还凑合,没那么差。配完最后那场戏,我直接在录音棚里嚎啕大哭,觉得如释重负,我没拖后腿,就是这种感觉。

腾讯《一线》:为什么会对自己那么苛刻?

热依扎:《长安十二时辰》非常难,之前的《海上牧云记》不管剧组导演或者观众都很肯定金珠海这个角色,所以当然希望《长安十二时辰》演出来另外一个檀棋,而不是另外一个金珠海或者另外一个热依扎。所以不能老是吃老本去演戏,要有新的感觉。而且同组演员大家演的都很好,我当时觉得,为什么别人都好,就我演的最烂呢,演完戏以后就自我封闭的厉害,也不愿意说话,当时是这样想的,后来看了戏之后,觉得还是得做,但是如果有一天我觉得我的演技不能再精进了,也就慢慢不做了,因为演戏对我来说是热爱,我没把它当工作。

腾讯《一线》:如果接到一些不是那么精品的剧怎么办,这些年影视行业走了一些弯路,看到那样的作品,你会怎么想?

热依扎:就是我自己演的我都不看。而且我会直接跟粉丝说那个戏我演的不好,你别看了。有些真的没办法,演戏这种东西,从文字语言到视听语言,不是一个人能控制的事情,一部作品的成功绝对不是某一个人的成功,一部作品的失败也绝对不是一个人的失败,它是大大小小很多问题。

腾讯《一线》:遇到好的作品或团队,你会很容易沉浸在那种创作状态下吗?

热依扎:其实我拍完这部戏以后就一直就没有接戏了,就休息了,拍这个戏的时候我特别瘦,80几斤,之后可能吃的比较多就胖了20多斤,我觉得我可能不适合做演员,也不适合这个行业吧,所以后来我就去当老师了,教小孩,因为我喜欢小孩。有段时间我对自己的理解是一个废弃的智能机器人。什么意思呢,智能机器人接近于人,但它其实是没有灵魂的,我总是在想,我不做演员还能干嘛?然后看到朋友圈有人当老师嘛,我就觉得要不然试试,试了以后觉得还挺适合,小朋友、小学生都挺喜欢我,我跟他们聊天说话的角度并不是一个我是老师,他们是学生,反而是像他们是同龄人或朋友的感觉。

热依扎目前以半公益形式在中小学担任影视艺术赏析课的老师

腾讯《一线》:是在什么学校里?教表演兴趣班吗?

热依扎:中小学。不是教表演,现在教委提出了影视教育,就是要学生能了解电影、戏剧,也算是半公益的事情,我已经干了一年了。接下来我还想继续当老师,如果没有好的戏的作品,我可能就先不接戏了,还是去当老师,做一些我想做的事儿。

腾讯《一线》:从拍完《长安十二时辰》到现在一直都没再接戏吗?

热依扎:对,中间有一个戏找我,时间也比较短,但我跟自己说还是缓缓吧,我觉得如果能出彩,能打动我,也不用非得女主。

腾讯《一线》:这样的做法,对一个演员来讲会不会有点任性,团队支持你吗?

热依扎:他们挺支持我的,因为我这样做成功了。我是觉得赚钱挺好的,我也需要钱,但是我觉得演戏是我喜欢、热爱的事儿,我不希望有一天我讨厌他,如果每天就是在工作,一直是东奔西跑的状态,我觉得也就没有感情了,有点像是行尸走肉了。我觉得我能有更多时间跟家人在一起也挺好的,所谓成功并不一定非得是你在职业上能做到什么位置,家人对我的从小的教育也是这样的。我爸妈总说,成功是你热爱一个东西,能一直做一辈子,这是你的成功。而不是说非要做到让所有人都仰慕你。

代表角色《后宫甄嬛传》宁贵人

腾讯《一线》:所以你没有想做个明星。

热依扎:我不是明星,我觉得明星其实挺难的,明星的要求更高,我觉得我是一个比较有缺陷的人,我成不了万人爱戴的那种人,我能在演技上一直精进就很好了,不想过渡奢求自己非得万人仰慕,那要有很好的性格,更高的情商,明星在我心里是十全十美的,但我做不到八面玲珑,我能四面铃珑,六面铃珑就行了。

腾讯《一线》:这种心态是您在刚入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还是说慢慢才领悟到?

热依扎:慢慢的,我15岁就开始拍杂志了,那时候也火过,膨胀过,一天拍广告赚几万块钱,16、17岁的小孩一天几万块,天天请同学吃饭。但后来我觉得做演员不能这样,还是要踏实下来,而且我觉得我更开心的是我身边有很好的家人,我哥哥是摇滚乐队主唱,他非常有毅力的一直在做,我爸妈不指望我们一定要成为什么,只希望我们健康快乐,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你看,我哥哥做摇滚音并不是很挣钱,但我爸妈一直很欣赏他的状态。还我生命中遇到了很多贵人也影响了我,接触什么人特别的重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eonhai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