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丨TFBOYS全员成年:被宠大的小孩已开始面对成人的丧

划重点

  1. 娱乐圈过了由手握资源的大佬掌控的时代,新媒体的光速崛起打破了传统媒体的渠道垄断,粉丝的话语权空前强大。难怪有位电视台选秀节目负责人说,做了一辈子选秀节目,没想到一个新组合能不通过电视机直接爆红。
  2. 有些比拼很荒诞,比如歌词的字数。在《喜欢你》中,王俊凯唱了152个字,王源和易烊千玺各唱了153个字,引起王俊凯粉不满: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
  3. 灯牌大战的胜利只是虚幻泡影,决定不了偶像的命运。然而,TFBOYS的品牌却靠着这种撕裂维系下来。粉丝之间越来越重的戾气,某种程度上折射着互联网对人们习惯和性情的深刻改变。

文/陈令孤 编辑/向荣

8月10日,深圳宝安体育馆,TFBOYS六周年的合体演唱会上,粉圈一年一度的“光明顶决战”将再次打响。尽管经纪公司明确提出禁止携带灯牌进场,但什么都无法阻止一颗颗应援的心发光发热。

“三小只”单飞后,集体露面的机会,除了春晚,只剩下这一年一次的演唱会。2013年8月6日,TFBOYS以宣传片《十年》宣告组合成立,和粉丝立下十年之约。而今年演唱会宣传语中“全员成年”的口号,提醒着人们,3个小孩其实也不过十八九岁。

转眼6年过去了,他们从小孩长成青年,人生经历了从普通人到顶级流量的传奇之旅,同时也见证着互联网的强势重塑下,中国娱乐圈的生态转型。

1

2014年8月3日,TFBOYS为了庆祝成立一周年,在北京东五环外的常营华联购物中心办了一场活动——那时还不叫“演唱会”,叫“粉丝答谢会”。商场开业才一年,周围还在搞建设,道路也不畅通。现场临时搭建了一个小舞台,内场席位只有100个,看起来很寒酸。

不过,一个外地的组合,能这么快在北京立足,已算是神速。时间退回2009年,一家名叫时代峰峻的娱乐公司在重庆成立。老板是个热爱娱乐圈的房地产老板,他看到日韩的练习生造星模式很成熟,而中国还停留在节目选秀阶段,觉得大有可为。

项目定名为TF,意思是The Fighting,奋斗吧。公司先从重庆本地入手,挑选有潜质的小孩儿来训练。王俊凯是第一批加入者,当时才10岁,以为就是个兴趣班。很快,9岁的王源也来了,因为培训不要钱。

王俊凯和王源在2012年TF家族时期的写真

那是2009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网络开始深度融入人们的生活。新浪微博正式上线,开启了互联网的社交媒体时代。网络为TF练习生实现了最初的人气积累。2012年9月,王源和王俊凯翻唱《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被原唱范玮琪转发,带动视频点击500万+,成为第一个爆款。之后,他们翻唱的《洋葱》,点击量突破3000万,上了微博热门话题第一名。

有了这样强力的表现,时代峰峻开始着手制造一个组合。“凯源”不擅长舞蹈,所以另找来易烊千玺。他参加过多次歌舞选秀,还被当评委的高晓松淘汰过。后来提起这事,高老师自嘲说想找个地缝钻。

2013年8月6日,3个小男孩正式出道,起名TFBOYS,走“养成路线”。

当时,4G时代已经来临,上网更加便利。新浪微博坐拥五亿用户,一家独大,干脆改名“微博”。互联网的特性是连接,本质是传播,效果是影响力。TFBOYS的成长与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同步,有点“时势造英雄”的意思。

当然,也是因为三小只长得呆萌可爱,吸引了大量的妈妈粉和姐姐粉。就像王源说的:“可能像我们这样可爱、开朗、活泼的组合,大家觉得很新鲜。”他们既是一个空白市场的拓荒者,又能在巨大的空间里任意驰骋,走红几乎没有悬念。

粉丝的巨大能量很快体现出来。出道7个月后,他们凭借粉丝在2014年第二届“音悦V榜”的疯狂投票,获得“内地最具人气歌手”奖。颁奖礼上,很多明星都不知道眼前的小孩是谁,却感到了威胁:娱乐圈要变天了。而粉丝从这件事中体验到的成就感,像是“帝国列强般的存在”,自此获称“帝国女孩”。

TFBOYS出道EP《Heart梦·出发》造型

2014年的娱乐圈,正处于历史转折的神奇之年。一方面,传统明星继续占据头条,酿造大事件,比如王菲与谢霆锋复合;文章出轨姚笛,“周一见”让吃瓜群众热血澎湃;韩流依然凶猛,李敏镐登上了春晚……另一方面,新的偶像涌现,李易峰因《古剑奇谭》大红,和归国发展的吴亦凡、鹿晗,以及杨洋并称“四大流量”。

TFBOYS也是新生力量之一。有人捧就有人骂。三个小孩也还没学会像一个偶像那样刀枪不入,宠辱不惊。刚学会用智能手机的王源睡觉前在手机上看到骂自己的评论,就在被窝里喊一句“靠”。

娱乐圈过了由手握资源的大佬掌控的时代,新媒体的光速崛起打破了传统媒体的渠道垄断,粉丝的话语权空前强大。难怪有位电视台选秀节目负责人说,做了一辈子选秀节目,没想到一个新组合能不通过电视机直接爆红。

尽管如此,那时的TFBOYS只火在自己的“帝国”里,媒体报道时,多持观望和质疑的态度。有人说他们不算真正的艺人,因为没有个性和作品。很多观众也看不懂他们走红的现象,戏称其为“掏粪男孩”。

TFBOYS参加广州漫展

越是被瞧不起,越是得到粉丝的爱护。第一个周年庆前,不少放暑假的外地学生粉,提前来北京,冒着40度高温准备应援物品。活动当天,很多人从凌晨三四点就开始排队,一直排到下午,最后竟然聚集了近万人,商场几乎被围住,附近的交通线也瘫痪了。

警察不得不出来维持秩序。因为害怕发生事故,原定的跳舞演唱环节取消,改成给粉丝送明信片。从那天起,这个组合拥有了“文化自信”,中国人也将越来越习惯粉丝的疯狂举动。

2

有了一周年的经验,TFBOYS两周年演唱会场地直接选在了体育馆,通过提前售票控制人数。筹备的两个月里,周年庆的时间和地点先后更改,外界将此解读为这个组合的成功来得太快,公司在运营上还不成熟。

万事达中心的前身是为2008年奥运会比赛而建的五棵松体育馆,之后转为商业开发,成为明星举办演唱会的重要场地。2015年,当红韩团BIGBANG、EXO就站上过这里的舞台。TFBOYS的到来,意味着与他们处在了同一级别。实际上,2015年TFBOYS在00后中的影响力已经超越EXO,韩流正逐渐被国潮替代。

此时的TFBOYS已经有了代表作。就在一周年庆后不久,他们推出迷你专辑《青春修炼手册》,“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响彻大街小巷,在晚会和节目上被反复演唱,成为洗脑神曲。

《青春修炼手册》的造型海报

他们从被阿姨宠爱的网红小孩,落地成现实中的偶像。尤其在上过两次“圈粉神器”《快乐大本营》后,大量以中学生为主的低幼人群成为粉丝主力,为之后的应援大战积蓄了力量。

2015年,范冰冰和李晨公布恋情、刘亦菲恋上宋承宪、陈晓求婚陈妍希、吴奇隆和刘诗诗领证、黄晓明和Angelababy结婚、周杰伦娶昆凌……明星步入家庭,青春散场,偶像的迭代在这一年体现得格外明显。TFBOYS的崛起,满足了90后到00后粉丝的需求,成为她们的青春陪伴。

因为粉丝大都是年轻人,时间晚了回家不安全,TFBOYS的周年会都选择在下午举行。2015年8月15日,北京最高温度35度,粉丝一早就在万事达中心守候。他们在广场上摆起地摊,分发或售卖各种周边产品。一个男粉丝带来了自己的研究生论文,题目是《吾家有男初长成:基于粉丝参与视角的偶像崇拜——以TFBOYS为例》。

体育馆中央搭建起王冠模样的舞台,色彩变幻,像一个大型KTV包间。此时依然称不上是“演唱会”,毕竟出道才两年,发行的歌曲不多,就用跳舞来撑时间,中途还穿插游戏和采访环节。三个孩子在台上朗诵自己写给粉丝的感谢信,如同述职报告——粉丝支持你,你就得有回应。

那时候,LED灯板已经出现,可以发出不同颜色和字样的光芒。团粉举着代表组合的橙色灯牌,唯粉举着象征各自偶像的蓝绿红灯牌,彼此穿插,色彩斑斓。

周年庆3天前,天津发生了“8·12爆炸事件”,165人遇难。公司为此临时取消了周年庆之前的媒体见面会以示哀悼。部分粉丝十分不满。年轻人不关心世事、只关心偶像的态度引起社会非议。舆论发酵的结果是,演唱会接近尾声时,主持人号召粉丝关掉应援灯牌,为受灾者祈福,并宣布TFBOYS为天津捐款30万元。

到了3周年时,TFBOYS的周年庆演唱会已经要办两场了,分别在北京和广州,兼顾南北的粉丝。

王源的父母到北京看了儿子的演出,近距离感受到粉丝疯狂。回到酒店后,王源的爸爸对妻子说,“感觉儿子不是我的了。”

此时,他们已成为被主流认可的明星。周杰伦为其量身打造歌曲《剩下的盛夏》。央视邀请他们参加正能量节目《开学第一课》。他们还登上春晚,与少儿频道几个主持人合演节目《幸福成长》。他们跨出了粉圈,走进了千家万户。

2016年,TFBOYS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

2016年娱乐圈的顶端,还没有被小鲜肉攻占。在《第一财经周刊》发布的明星商业价值排行榜上,排名前三的是胡歌、Angelababy和邓超。新生代中表现最好的鹿晗,排名第七。而TFBOYS以组合身份,位列第28,商业价值53亿。他们主要活跃在演唱领域,偶尔会集体在某个电视剧中客串,比如《青云志》《小别离》。

粉丝的组织能力在进步,疯狂程度也在增长。这次周年庆,他们提早在广场上搭了帐篷,里面摆放着成堆的应援物品。排队期间,王俊凯的唯粉与易烊千玺的唯粉,为抢位置大打出手,上了微博热搜,搜索热度甚至超过里约奥运会开幕式。

这成为三周年演唱会混乱状况的前奏。三人的应援色闪耀看台,不同军团占据一块位置,还分主攻副攻区域。每当镜头扫过,粉丝就会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一浪盖过一浪。再加上少数忠实于组合品牌的“团粉”,四种不同的声音交织,一片嘈杂。

从此之后,看演唱会的意义发生变化,不再是欣赏音乐,而是看谁家的灯牌亮,自家有没有输。“看个演唱会容易吗?每年都像打仗一样。”这是粉丝的自嘲,却逐渐成为常态。

3

TFBOYS在南京奥体中心体育馆办演唱会那天,原定为中超联赛第24轮比赛日。虽然一个在体育馆,一个在体育场,但因为担心安保力量跟不上,引发事端,中超联赛还是选择了延期,为三个小男孩的四周年演唱会让路。

那一年,“流量”正式成为娱乐圈热词,商业价值榜的头名从范冰冰,换代为鹿晗。在这个榜单上,TFBOYS三人分布在第14和第21之间,超过彭于晏、邓超等中生代演员。流量的出现不仅意味着明星的影响力开始被量化,也意味着粉丝的拥戴开始具有排他性。

演唱会的前一天晚上,奥体中心前面挤满粉丝,她们举着灯牌、挥舞大旗,大声呼喊偶像的名字。情绪很快到达高潮,声音逐渐合流,齐刷刷地汇成一句“解散”。随后,#TFBOYS解散#上了微博话题榜单第一位。各家唯粉都在呼吁:“解散解散,喜大普奔”。

TFBOYS出道4周年演唱会

粉丝之间的冲突持续升级。有“毒唯”威胁,要在现场用飞镖射死敌方粉丝,另一方则反击说自己的父亲是警察,要把枪偷出来,打死对手。而之前,为了抢占应援位,网上也发生过荒诞的“战狼式”互怼,一个说自己湖南湖北黑道白道都可以解决,一个说自己是内蒙古人,每年有五个杀人机会。

舞台上也是状况百出。王俊凯唱歌时升降机没升上去,王源的耳返出了问题,易烊千玺的耳麦收音不稳,背板把TFBOYS打成TABOYS……这些问题让三方唯粉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和解,都把靶子对准了时代峰峻公司,认为其水平太差,没资格经营自己的偶像。这一切让演唱会结束时,VCR念白中照例煽情的那句“十年约定,你们不离,我们不弃”听起来有些讽刺。

然而粉丝的争端并没有影响这个少年组合的国民度,4周年演唱会最高直播观看人数达到1381万。

这样的关注度直接把TFBOYS送进了能容纳三万人的工人体育场。从当年崔健工体演唱会后,工体成了大陆歌手的终极信仰之地,一生只有走进工体,才意味着功成名就。对于TFBOYS来说,5周年庆是他们单飞之后的首次合体演唱会,噱头十足,灯牌大战也更激烈。

但是3个男孩演唱会全程几乎没有笑容。粉丝和围观的路人都产生了同样的追问:这些年纪轻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伙子,为什么不开心?

演唱会灯牌battle盛况

一年前的9月16日,三人同时开通个人工作室官微,开始各自发展,算是顺应了粉丝的呼声。各家粉丝开始在偶像的影视作品、广告代言、杂志封面、综节节目等方面展开比拼,看谁的数量多,谁更出彩。粉丝的竞争最终总是转换为真金白银的购买力,他们成为商业品牌和媒体争夺的抢手资源,王源登上《芭莎男士》封面,16秒卖了3.8万册。易烊千玺的《T magazine》也卖出3万册。没人在乎内容是什么,拼的是手速,要的是数据带来的快感。

有些比拼很荒诞,比如歌词的字数。在《喜欢你》中,王俊凯唱了152个字,王源和易烊千玺各唱了153个字,引起王俊凯粉不满: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于是,到了《最好的那年》中给他多加一个字。有网友评论说:“一年出一张EP,一共2首歌,写歌花费2个月,剩下的10个月,在分配歌词。”

这一年三人除了在春晚上合唱《我和2035有个约》外,没有合体出席过任何活动,甚至访谈时都不提及彼此。组合名存实亡,但为了维持10年之约的情怀,还得往下走。

2018年春晚,TFBOYS合唱《我和2035有个约》

那是男团井喷的一年,也是流量洗牌的一年。《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成为年度最火爆的两档节目,造星重回节目竞赛模式,不过阵地从电视台转到了网络。C位出道的练习生蔡徐坤、大热剧集《镇魂》的男主朱一龙,开始挑战流量之王鹿晗、吴亦凡的位置。

商业价值排行榜上,杨幂登顶,鹿晗掉到第十。而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在一片唱衰小鲜肉的声音中逆风前行,进入前十。在微博的“超级话题”数据活跃度上,TFBOYS已经超过了“四大流量”。

5周年演唱会前,出于安全考虑和平息内斗,主办方宣布,禁止夜排和携带灯牌入场,但经过多年的实战经验积累,粉丝总有办法把灯牌带入场,比如装在内裤、胸罩里,或假扮孕妇。“粉丝经济”带动了灯牌制造业的繁荣。为了应对检查,灯牌不断迭代,不断研发出超薄、贴片、可折叠等各种类型,越来越薄,越来越亮。

这次演唱会因为准备草率,没有进行完整的联排,导致当天流程混乱,歌词字幕频频出错。最后时间不够了,连必唱曲目《Heart》都没能演唱,代表团魂的那句“四叶草在未来唯美盛开,现在只要你做我的花海”就此消散。

4

灯牌大战的胜利只是虚幻泡影,决定不了偶像的命运。然而,TFBOYS的品牌却靠着这种撕裂维系下来。粉丝之间越来越重的戾气,某种程度上折射着互联网对人们习惯和性情的深刻改变。

如今的TFBOYS正在经历人生的转型期。随着三人先后成年,告别中学时代,他们身上的儿童色彩逐渐淡化,面临向青年偶像的转变。以成人身份行走于娱乐圈,宽容变得稀薄,一举一动都要经受更大范围的考验。

TFBOYS成军6周年之际,三人合体拍宣传照

王源参加了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被美国伯克利音乐学院录取,参演的《地久天长》在柏林电影节大放异彩。他还成了《环球人物》杂志史上最年轻的专栏作者,至于文章质量如何,编辑给了一个建议:要注意“的地得”的用法。

然而这一切带来的光环险些在今年5月崩塌——这位阳光正向的少年,被拍到在饭馆里抽烟,人们惊叹他竟然也有不良习惯,还触犯了禁烟条例。王源道歉后,粉丝很快原谅了他,但是路人从此对乖顺少年偶像面具下的真实样子,存了一个问号。

易烊千玺这一年的成绩很突出。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少年的你》入围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原定于暑假上映,因为技术原因取消,但在民间积累了巨大人气。加上他主演了《长安十二时辰》和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第二季开播,人气达到巅峰。艾漫数据公布的6月艺人商业价值上,他位居第三,仅次于邓伦和朱一龙。

王俊凯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读书,转型当演员似乎是青年偶像偏爱的选择。2017年,他主演的大IP电影《解忧杂货店》,票房两亿多,豆瓣评分5.0。电影业有自身的规律,鲜肉没法决定一部电影的命运。但人们还是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进步:2018年,他主演的《天坑鹰猎》,豆瓣评分7.6。接下来,他还将与陆川合作《749局》。他的表现,将决定他的粉丝在灯牌大战中的底气。

三人分别出演电影《少年的你》、《解忧杂货店》、《地久天长》

今年7月,王俊凯登上《时尚先生》封面,配合大片的文章中提到他因为长期在剧组,没时间摸吉他,而周年庆即将开始,不得不挤时间练习。这也说明,TFBOYS单飞后,各忙各事,组合的事务已经不再享有优先权。

作为中国本土第一男团,TFBOYS借着互联网对娱乐圈的改造这股大势走红,而互联网的另一个特点是喜新厌旧,快速变幻。艺人要想延续职业生命,最终还是得回归到正常路径。

随着这三个在全国人民的注视下长大的小孩逐渐长成青年,观众观察和衡量他们的标准也会发生变化。人们期待的不再是听话可爱的儿童合唱团,而是有责任有担当、敬业正直的有为青年。属于TFBOYS的十年之约成就着他们,也束缚着他们——约满的2023年,他们将大学毕业,真正开始作为大人行走在天地间。只是不知道那时的天地,将是怎样的模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annyyr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