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丨被群嘲这么久,《上海堡垒》是鹿晗挨骂最冤的一次

划重点:

  1. 对于这部电影,鹿晗并非全无期待。今年7月他一共发了8条微博,5条是关于《上海堡垒》的。影片中,他演技依然生涩——虽然比以往作品有显著进步,但仍未达到普罗大众的审美要求。他承受的骂声一部分来自流量明星的“原罪”,另一部分,也不乏普通观众对于“流量”及其粉丝厌烦情绪的转移。
  2. 猫眼电影对该片的最终票房预测是1.38亿,相较其3.6亿的成本来看,《上海堡垒》很可能是今年夏天上映的最赔钱的一部影片。
  3. “大IP+流量明星”的吸金模式,在曾经的热钱时代屡试不爽,但近年来却一次次被验证失灵。《上海堡垒》这个压了6年的项目,错过了问世的最佳时机。

文/裴晨昕 编辑/向荣

《上海堡垒》上映5天,官微和主创向公众道了3次歉。最新的一次是8月13日中午,片方在微博上承认宣传视频侵权,承诺将侵权内容下架。

上线5天,这部前期宣传高举高打的电影,票房只有1.14亿。看的人虽少,骂的人却很多,豆瓣评分3.2,打分呈现烂片特有的L型曲线。

?之前为《上海堡垒》造势的电影公众号被做成黑名单,钉在影评界的耻辱柱上。导演滕华涛和原著作者江南也未能幸免,先后在微博上道歉。而更集中的炮火,一度指向男主角鹿晗。

对于这部电影,鹿晗并非全无期待。今年7月他一共发了8条微博,5条是关于《上海堡垒》的。影片中,他演技依然生涩——虽然比以往作品有显著进步,但仍未达到普罗大众的审美要求。他承受的骂声一部分来自流量明星的“原罪”,另一部分,也不乏普通观众对于“流量”及其粉丝厌烦情绪的转移。

网友毫不留情地嘲讽他的演技,但也有人质疑,换成别人出演,这部影片的品质是否会发生根本性改变——毕竟,《上海堡垒》剧本写了4年,后期做了1年半,拍摄用了3个月,鹿晗参与的只是这3个月中的一部分。让人出戏的,除了他无辜迷茫的眼神,更多的来自不连贯的剧情,以及考验观众耐心的打斗场面。

《上海堡垒》拍摄用了3个月,鹿晗参与的只是这3个月中的一部分

“以往拍的电影,也有观众不喜欢,但大都是就电影批评电影。可今天看到有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真的是非常难过。这不仅仅是对电影不满意,也是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期待落空了,作为导演,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想要去关上这扇闪着光的门。”滕华涛的道歉显得很委屈。

其实在《上海堡垒》正式上映的前一晚,滕华涛发过另一条微博,言辞积极、底色悲观:他将《上海堡垒》比作自己的“小学毕业作品”,“不完美”但要向前看,“与其沉溺于不那么美好的过去,不如转身奔向未可预知的未来,大步向前去拥抱更好的自己”。

但显然,观众的反应远不止他预想中“不完美”那么简单。电影开分4.2,骂声一片,直到第三天票房才艰难破亿。少见的,官博没有放出票房海报。猫眼电影对该片的最终票房预测是1.38亿,相较其3.6亿的成本来看,《上海堡垒》很可能是今年夏天上映的最赔钱的一部影片。

有网友翻出滕华涛之前那条微博,吐槽他是“收拾东西想跑路”。滕华涛干脆换了个更加谦卑的姿态,直接道歉:“作为导演,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那条带着自我开解意味的微博,已经被他悄悄删除了。

电影路演时,主创团队就已经心灰意冷,放弃挣扎。8月11日“受台风天气影响”,滕华涛缺席了在成都举办的见面会。江南在现场提到他,说他状态“很焦虑”。按照计划,主创团队会在8天内赶场10座城市,有见面会的场次,电影票一度被炒到千元一张。更早之前,滕华涛还和男主角鹿晗一起做客《向往的生活》,他开玩笑说“为了电影宣传,献出了自己的综艺首秀”。

滕华涛、鹿晗做客《向往的生活》

但现在,他的状态和评分走势一样,一路下沉:不再关心路演城市有哪些美食,面对犀利的提问也不再有金句回应。“很难受,但这就是一个没有做好事情的人,应该有的感受,我会记住。”滕华涛说。

从接手《上海堡垒》开始,滕华涛就面临种种质疑。人们不停地问他,“你一个拍爱情片的人怎么来拍科幻?”从业20多年,滕华涛的作品多是以《蜗居》《双面胶》《王贵与安娜》为代表的现实主义家庭题材,银幕代表作《失恋33天》是典型的小妞电影。

2013年,华视带着一批小说影视化版权找滕华涛合作,滕华涛在众多项目中选了《上海堡垒》。彼时,中国电影市场高速发展,全年票房突破200亿元,国产影片市场份额达到58.65%,而滕华涛本人试图复制《失恋33天》成功的作品《等风来》,遭遇滑铁卢。在他看来,当市场已经到达一定体量,“观众不会满足于你永远都是拍爱情片,拍一些喜剧的低成本的东西,它需要你给回馈一些有大市场体量的、工业化制作的类型片。”于是,《上海堡垒》成了他的转型尝试。

制作方和出品方华视娱乐,是娱乐圈中一个特殊的存在:董事会和高管中只有一人来自影视行业,创始人是以油田服务为主业的海隆系掌门人张军,初始团队管理层多来自金融领域,试图“以高投入、高回报的商业模式,打破影视投资行业轮盘赌的模式”。

说这句话的人是《上海堡垒》联合出品人、总制片人、华视娱乐CEO王琛,转投影视行业前,供职于摩根士丹利。这句话出自2014年在成都举办的第九届中国作家榜文化盛典,江南在那次盛典上获得“年度最具商业价值小说、年度致敬幻想作家”两项大奖。而说这句话的目的,则是为了宣布华视将开启“顶级IP视效系列电影计划”,誓在之后五年斥资50亿,打造以《上海堡垒》《龙族》《斗罗大陆》在内的系列大片。为此,他们还引进好莱坞视效制片团队,确保项目能够成功。

《上海堡垒》上映前片方曾摆出“接过《流浪地球》大旗”的姿态

两年前公布主演阵容时,鹿晗就遭到各种否定——既有对其形象、演技的质疑,也不乏对流量的天然偏见。今年上海电影节举行的影片发布会上,现场大屏幕甚至直接打出“地球都要毁灭了,我们就靠鹿晗来拯救?”的挑衅提问。

江南承认,选择流量明星,“既有演技的考虑也有商业的考虑,毫无疑问鹿晗是一位在商业上很成功的明星”。王琛也对媒体表示,“我们这个项目需要他比他需要我们更甚。”

这句话在《上海堡垒》开机前说,的确无可非议。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豆瓣评分4.7,却依靠粉丝捧场,获得10亿票房。2017年9月20日,鹿晗进组时还是顶级流量小生,18天后,他公布恋情,引起一轮掉粉狂潮。到12月29日杀青,鹿晗微博上4000万粉丝中,还有多少愿意为了他贡献票房,却已经不得而知。

滕华涛却觉得“鹿晗有点冤枉”。最初和演员接洽时,鹿晗“刚从韩国要回来”,还没有所谓“流量明星”“小鲜肉”的标签。他只是偶然看到鹿晗的照片,感觉和想象中的江洋重合,就托人找到了“这个小孩”。

现在看来,这更像是滕华涛对于启用流量明星的自我辩驳。因为早在鹿晗正式回国前,他转发的一条曼联球迷俱乐部的微博,便以1316万条评论,创下了吉尼斯世界纪录。

《上海堡垒》这场溃败显得格外狼狈,因为电影上映前,片方曾摆出“接过《流浪地球》大旗”的高调姿态,吊足了观众的胃口。电影宣发认为这是宣传手段,观众认为这是欺瞒和不自量力。

原著小说被读者称为“披着科幻外衣的言情小说”。当被问到影片定义时,滕华涛却在“科幻爱情片”和“科幻战争片”中选择了后者。《上海堡垒》和《流浪地球》都是在2017年开机、2019年上映,面临过相似的资源和创作困境。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发言

《流浪地球》导演郭帆在上海电影节的电影工业化主题论坛上,分享过在现阶段做科幻片的经验。一上来讲的就是“世界观”:“你做五六十年后一个机器人和姑娘谈恋爱的故事,需要设定的世界观和《流浪地球》设定的世界观区别不大……其实硬科幻和软科幻没有区别”。

滕华涛也讲世界观。据他透露,从2014年开始,他先是学习科幻电影应该怎么做,同步修改剧本,一口气改了4年,甚至记不住改了多少稿。这个过程中,“你必须要建立一个世界观。一个科幻战争片,整体的世界观要重新设定的。”

两部影片上映后,命运截然不同。导致这种不同的不是特效技术,恰恰是最基本的讲好一个故事的诚意和背后的世界观。这是导演的基本功,与科幻无关。

华视一向相信IP。王琛对此的解释是,相比原创剧本,基于顶级IP改编的作品,通常拥有引人入胜的、经过市场检验的故事内容,同时拥有大量可被转化为观影人群的读者。该公司的代表作,是改编自辛夷坞热门小说《致青春》的同名电影,在2013年以6000万成本揽获7.19亿票房。2015年,天下霸唱的小说《鬼吹灯》一年内贡献两部改编作品,其中《寻龙诀》在非假期档实现票房16.38亿,另一部《九层妖塔》也以6.83亿的票房,成为陆川执导的电影中最卖座的一部。

然而华视娱乐2015年亏损1.2059亿,原因是大IP电影《新步步惊心》和《第三种爱情》的失利。尽管前者改编自桐华经典穿越小说,后者原著号称“10年来最有影响力的网络爱情小说”“每天都有7万人为它流泪”,再加上刘亦菲、宋承宪两位明星坐镇,但票房依旧不尽如人意。

可见,这种“大IP+流量明星”的吸金模式,在曾经的热钱时代屡试不爽,但近年来却一次次被验证失灵。从这个意义上说,《上海堡垒》这个压了6年的项目,错过了问世的最佳时机。与之相对应的,是流量明星对电影市场价值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也被无情扯下。

一片骂声中,鹿晗反而成了最淡定的人,该干啥还干啥。用他的话说,作为在舆论风口浪尖上每天冲浪的人,一直被质疑,他已经习惯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lasiayue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