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独家丨专访巩俐:从未觉得资本偏好流量,一辈子就把表演做好

电影新闻腾讯新闻《一线》2019-09-07 15:33
0评论 收藏

[摘要]说到本届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领衔主演《兰心大剧院》的巩俐,绝对是呼声最高的人选。在首映礼结束阳光旖旎的午后,我们与巩俐一起聊了聊拍摄《兰心大剧院》的两三事。

威尼斯《一线》特约报道 作者:九歌

威尼斯电影节赛程过半,大部分主竞赛影片都已经展映完毕。影评人们、记者们经常聚在一起聊天,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金狮奖。但是要说到本届最佳女演员,领衔主演《兰心大剧院》的巩俐,绝对是呼声最高的人选。

这部巩俐和娄烨首度合作的《兰心大剧院》,改编自虹影的小说《上海之死》,讲述了发生在珍珠港事件爆发前一个礼拜内的谍战风云。

巩俐饰演的著名女演员于堇,神秘消失了四年,为了出演话剧《礼拜六小说》从香港风尘仆仆地回到上海。名伶返沪,谣言四起,人人都想知道她回来的真正目的。在爱情、欲望、情报、阴谋的漩涡之中,于堇一刻也不能懈怠。她始终没有忘记自己回来的真正任务,在上海这座“孤岛”中,寻找乱世最后的救赎。

不像许多“电影节获奖指向性”电影,《兰心大剧院》并不是一个海量特写镜头往演员脸上推的炫技电影。巩俐饰演的于堇,在娄烨经典的手持镜头中、明暗不一的黑白画面里、徐徐推进的平行剪辑下、虚实结合的叙事方式中,呈现出隐忍爱恨、神秘莫测的复杂性格,堪称今年威尼斯主竞赛影片中最为迷人的银幕女性形象之一。

首映礼结束后第二天,在威尼斯阳光旖旎的午后,我代表腾讯新闻《一线》,和巩俐一起聊了聊拍摄《兰心大剧院》的两三事。

四顾威尼斯:“以前外国人看不到更多的中国电影,但现在我们带来了”

《一线》:首先恭喜新作品《兰心大剧院》入围今年威尼斯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其实你已经是水城的老朋友了,曾经在1991年时凭借《秋菊打官司》获影后,2002年做过威尼斯电影节的主席,这次是作品第四度入围威尼斯主竞赛。能不能分享再次来到威尼斯的感受?

巩俐:这次来到威尼斯,看到有很多粉丝从国内跟着来;还有外国的粉丝举着牌子大喊我的名字,感到非常亲切。

巩俐给当地影迷签名时,一个外国大叔手持小卡片入镜

不过感受最深刻的是,来参加电影节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来看电影、来参赛、来报道的都多了。我那几年来的时候,还没有那么多中国人。所以感受到,中国的电影真的走向了全世界。以前外国人看不到更多的中国电影,但是现在我们带来了,向观众、向专业人士展示我们的作品。因此回到威尼斯有一种回家的感觉,回到电影人的家。而且我觉得电影节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作用,就是借由平台的知名度,把一个电影迅速地推向世界。

角色身上有扭曲的必然:“她”时刻在演,我也时刻在演

《一线》:作为影迷,非常惊喜这次你和娄烨导演的合作。娄烨导演跟我说,其实从他在拍摄《花》的时候你们两边就开始接触了,一直想合作,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项目、适合你的角色。现在终于等到了《兰心大剧院》。那么最初读到剧本的时候,于堇这个角色是什么地方特别吸引你,让你决定要出演?

巩俐:我一直很欣赏娄烨导演,被他特殊的风格所吸引,一直很想和他合作。

当初一看到剧本,就被于堇身上的神秘感抓住了。她的工作方式很特殊,用演员的身份来掩盖自己间谍的身份,这也暗示了她身上必然有一种扭曲的个性。我会非常好奇,这样一个女性,在执行任务的过程当中,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我们通常在电影中,扮演角色就是展现喜怒哀乐。但是你是看不出一个专业间谍的喜怒哀乐的,于堇没有太多的表情,全程都很克制。和她专业间谍的身份相对立的是,她又有很脆弱、柔软的一面,但是她隐藏得很好。

所以要表演于堇,只能通过脸部的微表情、身体的动作和状态,去慢慢地建立这个人物。得隐忍到最后的爆发点才能展示这个角色的全部个性。朋友看了电影之后都跟我说,你这个角色可真累(笑)。因为于堇时刻都在和不同的人展现不同的面貌。和小田切让、和赵又廷、和黄湘丽演对手戏的时候,都得是不同的状态。这些东西掺杂在一起,让这个人已经扭曲到一定程度了。她时刻在演,我也时刻在演。

为能单手开男用枪训练整整两个月,后来怎么拍都对,怎么演都像

《一线》:一方面这是一个具有复杂性的人物,另一方面这是一个在叙事上技巧高明、虚实结合的电影。从观众的角度而言,第一次观影之后很难判断某些时刻于堇是在表演还是在投入真情。那么在片场,导演是怎么执导舞台戏和现实戏的,你是怎么处理两种场景的?

巩俐:在看过剧本的情况下,我们主要都是靠现场发挥。

导演执导每一场戏的时候,不会明确地说,这是舞台还是现实,于是我就都按现实来演。不要把舞台和现实区分太开,戏中戏的剧情和现实是紧密结合的,所以在表演上风格是一致的。导演虚实结合的叙事,正是他区别于其他导演,他的作品区别于、特殊于其他电影之处。导演打碎了叙事,我们就是慢慢跟随他。

导演娄烨

《一线》:在建立这个人物的时候,你和导演有没有写过人物小传,关注于堇的前尘往事?比如说我很好奇,在于堇消失的四年中,她去香港做了什么?

巩俐:你注意到了吗?于堇的脖子上有一个伤疤。这就是她的过去,她的故事。其实在养父的培养下,她早就是一个国际间谍,会五国语言,一直在执行任务。每个间谍都有身份,她的身份又极为特殊,是一个演员,常常暴露大众的目光之中,所以就格外危险,因此她身上故事很多。

但是真正体现她专业间谍的素质,还是在最后爆发的枪战戏中。我一开始还问导演,你怎么去展示她是个间谍?直到最后的枪战,一下就看出她专业厉害。

《一线》:对,看完了《兰心大剧院》以后,好多影迷都开始研究,巩俐老师开枪姿势特别标准,特别有范儿,动图表情包都出来了。

巩俐:真的啊(笑)?导演当时专门从枪库里借了当年那种真枪,一种男人用的大枪,一种女人用的小枪。我比较高,手比较长,用小枪简直像挥舞一个玩具枪,最后就决定我得用男用大枪。

大枪的问题在于,后坐力特别大,枪又非常沉,就得练,练体能练肌肉练姿势。而且导演不许我用两只手开枪,因为职业杀手都是单手开枪的,而且手臂得直。有时候得一下子打三发,嘣嘣嘣,不能颤。

那作为演员就得专业,要训练,练开枪练转身,一切都得快、稳。所以后来怎么拍怎么对,怎么演怎么像,我训练了整整两个月。

《一线》:会考虑转型做动作女星,多演动作片吗?

巩俐:我这不要演郎平嘛哈哈哈。我不会重复自己,或者重复别人的角色,就算重复也是不一样的。

女性之间的吸引力非常美丽,赵又廷算是“邦女郎”

《一线》:在《兰心大剧院》中,你的角色于堇作为全片的灵魂,和很多角色都有火花四射的对手戏。比如说和赵又廷扮演的恋人,和小田切让扮演的情报官。但是观众们感到最有化学反应的一场戏,发生在于堇和黄湘丽老师扮演的粉丝白玫之间,在大银幕上很难得看到这样的女性情谊。你是怎么看待这两个角色的关系的?互为镜像的双生花还是AB角?

巩俐:这是一段我认为非常美丽的情感,展现了女性之间的吸引力、支撑和牺牲。在那个战乱时期,我和她之间,就是你什么都可以为我做,我也什么都可以为她做。

一开始她只是一个影迷,但是后来我们互相需要。知己知彼以后,我们就是另外一种关系了,是不需要说话就能沟通、温柔结合的女性情感。

《兰心大剧院》也是巩俐和赵又廷的首次合作

《一线》:最后的枪战戏真的把观众紧紧抓住。虽然导演极力强调,这不是一个类型片;但是如果这是一个谍战类型片,我感觉你才是邦德,赵又廷演的是你的邦女郎。

巩俐:哈哈哈哈哈!导演希望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这个女性得为自己的国家站出来,牺牲也好反抗也好,所以这条线并不是落在爱情上。结局是开放的,赵又廷是在等着我,不管生死。

爱人的结局和国家的结局一样,同生共死。导演拍了好几个结局,最后选了这个,可能这就是你看到的邦德和邦女郎。不过这个结尾也有虚实混杂的地方,可以做很多种解读,哎我感觉必须还得再看一次。

从未觉得资本偏好“小花小草”,一辈子就把表演做好

《一线》:这两年大家有很多关于影视圈生态的讨论,普遍认为熟龄女性很少能接到合适的、有挑战的角色,资本只偏好流量小花。

巩俐:我没有这样觉得。今年刚刚在柏林拿影后的咏梅,也是成熟的演员,别人的偏好什么的不重要。很多东西都是需要自己争取,不会有人捧着手给你。

小花小草,都不是问题,不要太在意网民说的。我没有任何问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扰。不要抱怨,都没有用;要努力争取,实现理想。

《一线》:那会不会遇到喜欢的剧本和项目,忍不住自己做制片人?

巩俐:不会。我不做,我好好演戏。我这一辈子就把表演做好就可以了,专注一件事。人的能力和精力是有限的,不可能同时兼顾那么多。

做监制、制片,需要很多理性;但是演员不能有太多理性,理性你就进入不了角色。我就做好演员,这是我最爱的职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uri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