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祖国》文牧野:飞行编队“帅呆”的背后,每个人都一身病

明星资讯腾讯新闻《一线》2019-10-02 07:49
0评论 收藏

[摘要]文牧野感叹,一句“太帅”实在是太肤浅了,“这些士兵的训练都非常非常的辛苦,所以才会变成这样有自豪感、有安全感的中国军队。”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三禾

昨天的70周年阅兵,再次让人感受到了新中国国力的强大。军人们挺拔的身姿、整齐的步伐,以及海陆空三军的最新高精尖武器,都令人震撼。而每次阅兵,让人无法忽视的“高光环节”便是飞行编队,一列列战斗机排成整齐的形状,从北京上空飞过,既展示了最新的武器,也让人对新中国空军的过硬技术赞叹不已。

不过,在一句“好帅”背后,军人们到底付出了怎样的艰辛?《我和我的祖国》中,短片《护航》便讲述了关于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和2017年7月30日朱日和阅兵的故事。其中,宋佳扮演的战斗机飞行员,因为被列入“备份飞行员”而感到委屈,谁知这恰是因为她技术过硬:一旦正式阅兵中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闪失,她都能顶上。但在队友佟丽娅真的出现了失误时,宋佳却放弃了飞行的机会,指导队友解决问题,完成了自己的“护航”使命。

从短片中,人们第一次看到了战斗机飞行员经历的“魔鬼训练”:进入离心机,挑战8个G的载荷力,相当于被8个自身重量压在身上,还要保持清醒、执行任务。

导演文牧野告诉《一线》,唯一“有幸”体验离心机的剧组成员宋佳,3.5个G就被压垮了。因为摄影师无法进入战斗机拍摄,“上去之后脑瘀血了怎么办?”只能将真正的军人培训成摄影师,拍摄空中戏份。

但还有很多细节在片中无法得到展现:在执行超音速飞行任务时,“突然间抬头的时候,人的血液会从头部一下’哗’到腿部,等于说你头上的血突然间就没了,黑视,什么都看不到了;然后飞机突然间下沉,血会从腿突然间到头上,叫红视,一片红。”因此,飞行员们“基本上一身病,浑身都是关节炎,血管也不好”。

文牧野感叹,一句“太帅”实在是太肤浅了,“这些士兵的训练都非常非常的辛苦,所以才会变成这样有自豪感、有安全感的中国军队。”

宋佳3.5个G就快晕过去了,真正的飞行员要承受9到10个G

《一线》:备份飞行员在空中把机会让给了别人,有故事原型吗?

文牧野:没有,这是故事化的。你本身的天职是为歼十编队护航,你是先完成自己的天职,还是因为自己有经验马上就顶上去?她选择的是我要先帮部队解决问题,表达我们中国军人的护航精神。

《一线》:为什么会选择女兵?

文牧野:因为当时阅兵的备份飞行员是一个女孩,跟现实一样,我们就选择女兵。

《一线》:为什么会选择宋佳、佟丽娅?

文牧野:合适。因为宋佳天然带着飒和A的气质,很帅;佟丽娅跟宋佳不太一样,比较柔美一点,她们两个正好能搭出一个搭档的感觉。

《一线》:为了让她们更接近军人的气质,有做一些特殊的训练吗?

文牧野:当然了,她们都去了空军基地,做了一些基础的训练,而且采访了真正的飞行员,还找了顾问去交谈,如何说话、如何跟塔台对讲。

《一线》:演员真正挑战了生理极限吗?

文牧野:宋佳老师体验了3.5个G,但是不可能真的在离心机运动的情况下拍摄,运动起来是非常可怕的,它很巨大,有好几吨的重量,那个时候拍不了。所以拍的时候实际上是静止的状态。

《一线》:3.5个G,她的反应如何?

文牧野:她快晕过去了,她已经脸憋得通红。上去的时候还挺轻松的,等达到3.5的时候,她整个人突然就被压下去了,因为等于有3.5倍她自己的重量压在身上。然后教官在外边用对讲机说“顶住、顶住”,一直撑到结束。下来之后我问她,你还想再来一次吗?她说我永远都不会再上那个离心机了(笑)。

《一线》:剧组其他成员没有想去挑战一下几个G的吗?

文牧野:我们是想要挑战,但人家毕竟是国家资源,不能说你想玩就去玩。而且我听说那么一台大型的离心机,在中国只有那么一台,它是模拟飞机在空中飞行做动作的时候的载荷力。

你想想音速有多快,超音速飞行,突然间抬头的时候,人的血液会从头部一下“哗”到腿部,等于说你头上的血突然间就没了,黑视,什么都看不到了。然后飞机突然间下沉,血会从腿突然间到头上,叫红视,一片红。

我去采访的时候,发现飞行员基本上一身病,浑身都是关节炎,血管也不好。所以我们真正能看到的超音速战斗机飞行员已经非常少了,更别提女战斗机飞行员。

我从来没想过,想要当飞行员,容错率是零。什么意思?就是你上大学,你上军校,别管几年级,只要有一科挂科,你就终身停飞,再也不能上天了,就是这种淘汰率,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百万分之一的成才率。

《一线》:他们训练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宋佳在片子里面的8个G?

文牧野:据我所知,国内能承受到9到10个G左右可能是最高的载荷。我也看了飞行员训练的录像,经常是到9的时候直接翻白眼了。你看片子里面宋佳有一刻已经失去意识了,然后她突然间想到向往飞行、向往蓝天,又惊醒过来然后撑住。

剧组没法“上天”,只好把空军培训成摄影师

《一线》:片子是不是用了很多特效?

文牧野:80%是实拍,但是是真正的空军,我们培训他们成摄影师。因为歼-10跟拍飞机是双座舱,前舱驾驶,后舱有一个人帮我们抗着机器上天去拍的。

《一线》:未经训练的剧组人员是没有办法去跟拍的。

文牧野:首先3.5个载荷就已经受不了了,更别提上去之后还要做一些翻滚动作,摄影师基本上会晕厥在后面。

《一线》:试过吗?

文牧野:不能试(笑),还是危险。像我刚才说的,驾驶超音速歼击机的考核已经非常难了,不能让你轻易上飞机,你上去之后脑瘀血了怎么办?所以其实难度挺大的,我记得当时拍了三天还是四天的纯空中镜头,因为我们没有办法上去,只能站在地上看着他们飞来飞去,不知道拍得怎么样,等他们下来之后我们才能看到拍摄的素材,才能做出调整,然后让他们再上一次,一天只能上两次。

“好帅好震撼”太肤浅了,安全感来自军人的辛苦训练

《一线》:您之前在看阅兵的时候,对阅兵是一种怎样“肤浅”的理解?(笑)

文牧野:肤浅的理解就是好帅,好有安全感,震撼,我觉得这是所有中国人不了解那些细节的时候的整体感受。但是你去了解之后,你会知道他们的个中辛苦。我说的只是空军的辛苦,还有一些陆军的,踢正步的,这些士兵的训练都非常非常的辛苦,所以才会变成这样有自豪感、有安全感的中国军队。

《一线》:对今年的阅兵有什么期待?

文牧野:太有期待了吧,每天我都看有人在朋友圈发新的歼击机编队从天空中飞过去。这个期待其实主要来源于前一阵的一个微博,我还挺感动的,说当年开国大典的时候,我们只有17架飞机,飞了两遍,还得挂着弹药,因为怕随时有空袭。到了今天,我们的飞机真的是要多少有多少,不用再飞两遍了,那个还挺震撼的。

《一线》:今年看的时候可能心情就不一样了,起飞的时候会想,哎呀,血冲下去了。

文牧野:我今年还看到他们训练的时候的编队的位置,你会发现今年的难度更大。“九·三”阅兵的时候是斜列队形,尾流不会碰到后面的飞机,今年我听说是有方列队形,就是说前面飞机的尾流会影响后面的飞机,所以难度更大。每一年都要提高难度,其实也说明我们的战备装备更好。

《一线》:感觉您已经变成半个军事迷了。

文牧野:不弄明白没法儿拍啊(笑)。音速、超音速这些东西我原来都不懂,其实我本身也不是一个军事迷,但拍了之后,了解了这些东西,觉得还挺神奇的。

《一线》:会想要拍一个空军题材的电影吗?

文牧野:有机会(一定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uanwuzh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