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专访丨《中国机长》破13亿背后 刘伟强为什么感叹像在做梦

腾讯新闻《一线》2019-10-05 07:40
0评论 收藏

[摘要]在影片首映式上,《一线》和影片导演刘伟强进行了一次对话,拍摄《中国机长》要面临的难题可以用最简单的六个字来总结——时间紧,任务重。

腾讯新闻《一线》报道 作者:耿飏

《中国机长》在上映后,票房已经顺利突破13亿,紧随《我和我的祖国》牢牢占据着国庆档的二号位。在口碑上,影片也得到了广大观众的认可,在各大购票平台上得分均在9分以上,豆瓣评分7.2分。

“像发梦一样。”刘伟强的这句总结是发自内心的。在影片首映式上,《一线》和影片导演刘伟强进行了一次对话,拍摄《中国机长》要面临的难题可以用最简单的六个字来总结——时间紧,任务重。

万米高空中,刘传建机长和机组乘客经历了34分钟的危机,如今,影片创作拍摄后期制作,再加上宣传发行的所有流程,留给刘伟强只有短短一年的时间。

《中国机长》的缘起是2018年5月14日,川航航班3U8633发生特情事件。事件发生后,国内多家电影公司对此事的改编抱有巨大兴趣,项目最终花落博纳影业。当年8月,电影局正式公布了影片的立项信息,9月,正式确定刘伟强担当导演。

任务目标明确,明年国庆上映,出品人于冬对刘伟强说:“要拍好。”在春节联欢晚会上,主演张涵予袁泉杜江给全国人民拜年,这样的“待遇”和随之而来的压力不言而喻。在影片类型上,空中危机灾难题材也是挑战巨大的类型片,不止考验制作水平,更考验创作者。

“没有空间给我去想太多。就是想好,拍,想好,拍。”举个例子来说,在拍摄时,编剧和专业顾问都是全程跟组的,对于现场表演时的任何状况都可以做出相应的调整。需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并不容易,《中国机长》的核心主创也都是刘伟强的老搭档。比如刚刚合作过《烈火英雄》的制片人李锦文,主演中杜江、欧豪都是在《烈火英雄》的片场上定下的。

不仅如此,从筹备的第一天起,核心主创就需要“分头行动”:剧本创作、勘景、协调场地、演员档期等工作都同时展开。刘伟强更是要兼顾中美两地,不断和美国的特效公司沟通进度。

压力也成为了最大的动力,不仅仅是影片主创,甚至参与影片制作的环节都为了实现共同目标,超额完成了任务。

尤其是电影中使用的模拟机。这是西安飞机制造厂特别为影片拍摄设计制作的。工程师将一架A319飞机的机身分成了3段,可以实现用ipad控制各部分运动,模拟俯仰、颠簸等动作,操作精度达到0.1度。拍摄还原高空飞行状态的部分,特技组将高压液态管和高强度风筒巧妙结合,拍摄时可以释放最高达10mpa的气压(相当于100公斤的压力),风力达到8级,并且在驾驶舱中设计安排风口,实现“旋风般”的效果。

这样才有了张涵予在片场不吃饭的故事,“因为喝风喝饱了。”

这份压力演员们也有目共睹,张涵予做采访时总是说起刘伟强在片场喝一杯的故事,以此表达导演所肩负的压力。刘伟强听到,和我们大手一摇:“没有的事,我要辟谣!”他和我们细致描述了拍摄时的工作状态,关键词是“健康”。剧组的一天大致是这样度过的:7点钟演员就化妆,9点钟开始拍摄工作到午饭时间。3点到4点可以完成当天拍摄任务。之后,剪辑会负责给出前一天的粗剪内容,演员与各部门开会,总结沟通一天工作并反馈是否需要修改或重拍。刘伟强自己每天也很早休息,早起跑步。

其实我们心知肚明,“片场喝一杯”对于消解压力没有太多作用,详细的规划和有序职业的工作态度才是面对压力最好的解决方案。

如今影片票房节节高升,刘伟强过去一年半超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也告一段落。这段时间里,刘伟强不仅导演了《中国机长》,还监制了《使徒行者2》和《烈火英雄》两部大制作。往返中美的跨洋航班是他最安静的时光,他会趁这个时间从庞杂的工作中抽身出来,理清头绪,在落地后能全力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明年就要度过60岁的刘伟强的“养生秘诀”也很简单,就是早睡,跑步。他总会期待下一个作品,下一个故事,只有新的东西能让人保持年轻,他享受这种状态。

《中国机长》让他收获最大的是“学会开飞机了。”电影里他自己客串机长的镜头也让他颇为“得意”——“我还怕我口音不好,想找一个配音演员。结果顾问说不用。因为现实里也有广东口音的机长嘛。”

拍《中国机长》只有一个要求——要拍好!

腾讯《一线》:听于老板(于冬)说,他交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是去美国,找《萨利机长》的特效公司。

刘伟强:也不是,第一个任务是“要拍好啊”。

因为9月底就要上片,那么我接到任务后,首先去成都,跟机组、民航每一个部门碰面。飞机上的事情是一部,民航很多部门怎么配合,包括空军,都要搞清楚。我们要找最好的团队去弄好这个电影,那就是我去美国,因为他们有拍过这些故事的经验,包括看他怎么拍飞机舱,拜访很多很好的特技特效团队,开始进一步筹备。

腾讯《一线》:之前有传言说,影片考虑过以半纪实风格呈现。有这样的考虑吗?

刘伟强:不对。我们当时想怎么拍这个电影的时候,真的花的很多时间。比如从哪里开始拍?从(危机)结束开始拍,还是从中间开始拍?我觉得从头开始拍会好一点,第一个镜头先拍张涵予,观众会喜欢跟着(主角)一路看下去,看人物会怎么样,下一步事情会怎么样发展,我就用这个心态去拍。

当然最重要的是你怎么能让观众在知道故事结局的情况下,看起来还能感觉很惊险呢?这个我们就用了很简单的方式,让观众好像坐过山车,坐跳楼机一样。因为真实这个颠簸也好像是过山车,那就让观众有这个感觉,我们用尽所有方法让观众有这个感觉。

所以我们真的弄了一台1:1的飞机,放在一个运动平台,还原颠簸的效果。

腾讯《一线》:电影里设计了机长驾驶飞机穿过云层分层的虚构情况,这样的情节也是为了加强这种效果吗?

刘伟强:电影就是电影,大家明白,是有很多艺术加工的,应该给观众奇迹感。观众怎么样最能感受角色呢,就是一关一关通关的效果,进入云团之后还有什么危险。这时候我们用很多方法去根据真实再改。因为这是电影,不是拍一部纪录片,如果我们是拍纪录片,那大家也不用看我们的电影了。

腾讯《一线》:有考虑过做3D版本吗?

刘伟强: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考虑弄这个。4D是有的,就是要给观众坐过山车,跳楼机的感觉。我都很想去看一场,看得时候椅子咯噔咯噔的。我们路演是,有一个观众就说,看得时候感觉,能不能给他一个安全带。我听了好开心,就想要这样的效果,最好有安全带在座位上。

没剧本却能先选好演员——“谢谢他们挺我”

腾讯《一线》:在选角上,张涵予是第一个定的,其他的角色选角过程是什么样的呢?

刘伟强:很快就都定下来了。张涵予做机长是最好的。因为那时候我们拍《烈火英雄》,杜江就在旁边,他其实也挺像第二机长原型的,那就让他拍完接着到这个组。欧豪也是。

真的要谢谢演员们,当我接手的时候,没有剧本,没有介绍,他们都直接答应了。像袁泉她们,雅玫啊,张天爱啊,李沁,都是一句话:导演我来。

腾讯《一线》:现在看,欧豪跟他的原型很像

刘伟强:我觉得张涵予跟刘机长也挺像的,梁栋跟杜江也挺像的。其实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可能是缘分吧。

腾讯《一线》:电影里各个部门都需要演员,客串的演员是怎么邀请的呢?

刘伟强:都是好朋友,像黄志忠,我们从2002年拍《无间道2》就认识,然后吴樾更早,2000年。谢谢他们挺我,他们的表演真的不错。

腾讯《一线》:他们的角色和戏份在设计时有先后顺序吗?

刘伟强:都是想好的,我们很严格。像黄志忠,就是演头头,一定要压住。李现这个挺重要的,他是完全根据当时情况写的。

腾讯《一线》:李现这样的角色,大家觉得只有一句台词,拍摄起来非常快。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呢?

刘伟强:我拍了大概有两三天,拍李现。因为我们每一个景要很严格地去搭建,这样演员们进来,一下就感受到气氛,人进来就好像是去了控制部门,他们一进去就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了,而且他们也是很专业的。其实每一个演员都知道这个事件,所以不用跟他们说太多,他们事先网上都自己查了资料,很投入进去演这个东西。

腾讯《一线》:杜江的角色在飞机上和乘客搭讪的情节会不会有点轻佻呢?

刘伟强:不会,这个其实因为杜江跟梁栋本身是很好的朋友。梁栋是个很开朗的人,很Social,这个不是轻佻,是有些酷酷的。那欧豪的角色本身就很年轻,这是设计出来的,都是人性化的东西。

腾讯《一线》:最后电影中欧豪给张天爱比心的动作是谁想出来的呢?

刘伟强:拍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他们说,这是现在很流行的手势。我说好吧,你们年轻人要玩这些东西就玩吧。因为接地气吧。我是不知道,人家现在是这样……他们就说,这叫比心啊,导演,你懂不懂啊?

腾讯《一线》:电影里设计关晓彤饰演的航空爱好者视角是如何考虑的呢?

刘伟强:因为这个事情,不只是机组的事情,是整个民航,全民很关注的事情。为什么我要拍一个航迷的家,因为现实里也很多爱好者,在成都就是有很多这些爱好者,专门去听航空广播,一有空就去机场边的小山坡看飞机。

为什么你看我们119个乘客,每一个人都有戏,一点点,老兵他们啊,我觉得应该是全方位去给观众一个,原来航空这个东西是不简单的,是有很多人关注的事情。

压力是最大动力——拍这样的题材,太过瘾!

腾讯《一线》:还是要问,你在片场的时候焦虑吗?

刘伟强:当然焦虑了,当然有很大的压力了。但是很简单,接受这个任务你就要去打,要去拼。那以我这么多年拍摄的经验,需要分配得更好。所以就兵分几路,剧本要弄,机组要机组弄,怎么弄飞机,怎么搭景。

当然台前幕后的人都很棒,他们也觉得这个东西挺好玩的。其实以前没有拍这个题材的条件,其实很多电影公司想拍的,最终在我手上,你真的要好好搞。

这些压力是好的,你就会变的有动力,不能丢脸啊。就像很多人说,很多人都会跟《萨利机长》比的,我们也知道这个事情,所以我们很简单,一定要比它好,用这个心态去拍这个电影。

腾讯《一线》:现在电影中展现了各个部门,观众也更好奇几位机长个人有什么样的故事和前史。

刘伟强:我们打算拍一个网大,每个人拍一个都够。因为电影的时间就是这么短,120分钟。但是我们也写得很细腻,比如张涵予的家庭观念很重,袁泉坐在车上的时候,其实她想了很多东西。

腾讯《一线》:大家可能会想,她是不是家庭关系有点矛盾。

刘伟强:其实有,每一个家庭有她的困难,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当一个乘务长飞来飞去,她怎么去面对她的儿女,你们一天不在家,一个星期不在家,这些是工作跟家庭的关系。我们有很细腻地描写的,所以你会感觉袁泉,涵予,包括李沁,他们要怎么选择,他不飞呢,还是怎么样,有很多这样的描写的。

腾讯《一线》:其实我们很关心他们在这个事件之后心理上的一些变化,但是电影的篇幅所限没有展开。

刘伟强:这个留白给观众想吧,我觉得这样是最好的。

腾讯《一线》:在整个拍摄、创作的过程当中,跟各个部门打交道的过程顺利吗?

刘伟强:顺利,每一个部门真的是很帮忙。还有成都机场啊,重庆机场,全打开给我们拍。这不是简单的事情啊,机场不是平常人能进去的地方,他们全程帮忙。还有电影里消防车这些,全是真实的,各个部门全在帮忙,没有他们帮,电影出来没有现在这么好看。

腾讯《一线》:作为导演,拍起来也很过瘾。

刘伟强:对啊,你在一个真的飞机上拍,机场给拍,十多部消防车给拍,你还想怎么样?真的很荣幸能拍这个电影。

腾讯《一线》:每次我们都在说,主旋律和类型片如何结合。从《建军大业》到《烈火英雄》、《中国机长》一连三部电影后,你觉得这个路子已经找到了吗?

刘伟强:哪里那么容易找到。但是现在是一个很好的环境,这三个电影里,两者是没有矛盾的,谁拍的好看,观众就会去看。你说有没有找到一个点?现在还要不停地找。因为你根据每一个电影的题材,不是每一次题材是一样的,每一次你要用不同的方式去处理。拍电影就是这样的,没有一本通书看到老,不停有新的东西在出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iqiang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