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专访|袁泉:杀青时格外难舍 每一个角色都会留在生命里

明星资讯腾讯新闻《一线》2019-10-07 07:30
0评论 收藏

[摘要]在袁泉的描述中,毕楠是一个豪爽率真的成都姑娘,在工作中也是尽职负责的。她也将这些性格特点融入了自己的表演中。

腾讯新闻《一线》报道 作者:耿飏

在这个国庆档,《中国机长》显示出了十足的票房后劲。在10月5日,《中国机长》反超了《我和我的祖国》成为了当日票房冠军,截至10月7日0时,影片累计票房也顺利突破18亿。电影中,袁泉饰演的乘务长毕男给观众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对于大众来说,这也是袁泉“久违”的大银幕作品。

观众对袁泉的喜爱是不言而喻的,这从在《中国机长》的几场宣传活动中,她登场时候获得掌声和欢呼声就可以感受得到。她的亲和力是自然真挚的。《一线》作者记得一个小细节——在重庆的首映式上,原型机组成员中的乘务长毕楠坐在台下,当袁泉走入场内看到她之后,袁泉一路小跑到她面前,送上了一个热情的拥抱。在活动进行中,两人尽管不能相邻而坐,但是也会时不时用目光交流。

在袁泉的描述中,毕楠是一个豪爽率真的成都姑娘,在工作中也是尽职负责的。她也将这些性格特点融入了自己的表演中。电影里,机组成员的戏份从时间空间上来说都相对平均,但是,观众可以看到,随着故事的进行发展,袁泉的表演层次分明,给角色带来了丰富的细节和很高的可信度。

在拍摄的过程中,主创们也和机组成员一直在一块儿工作,电影的拍摄过程也依照当时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进行。在袁泉的表演经历中,很少能有过类似的经历,在杀青的时候,让她格外难舍:“你舍不得,但是机舱空间却又让你觉得挺幸福的。虽然大家都走了,但是你不用着急,可以在这个棚里再呆一会儿,很安静的。就像慢慢慢慢地去道别。”

《中国机长》主创和英雄机组复飞

袁泉一直与舆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也让她多带上了一分吸引人的魅力。她通过角色和大众交流,也通过一个又一个的角色丰富着自己的生命。对她来说,每一次表演也都是一段不可分割的人生历程。

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推荐影片”的环节时,袁泉有些犯难了。“每次说推荐电影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好像王婆卖瓜的感觉。又好像是自己的孩子培养起来了。自己看着怎么样都会觉得,因为有太多拍摄的经历在脑海里面,你很难作为观众那么客观地去看待它。”

这样也愈发让人好奇,下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袁泉,会是什么样的呢?

腾讯《一线》:那天在重庆见到毕楠的时候,你们俩应该很久没见了吧?

袁泉: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腾讯《一线》:从那个拥抱看得出,跟她相处后的感情很深。

袁泉:对,毕楠给了我提供了很多的帮助。从刚开始确定要演乘务长这个角色的时候,就和她取得了联系,希望可以从更多的细节方面得到支持。刚开始呢,我还有一点怕打扰,因为知道这种细节上的询问对于她们会不会唤起曾经的那种恐惧的回忆。但是我发现她是一个非常健康,非常积极,非常率真可爱的一个成都姑娘。

在拍摄过程当中,剧本上的每一个细节,如何去填满每一个空,每一个不同阶段的那些反应和心理状态,飞机降落之后,心态又是怎么样子,我们都做了特别细致的交流。有一些呈现在电影里,有一些没有呈现在电影里面,但是这种相处,我能感觉到这是一个身上充满正能量的一个非常豪爽的,特别可爱的一个女人。她在作为乘务长的时候是一种特别严谨的态度,生活里是一个特别热情,然后很阳光的一个女人。

腾讯《一线》:每次都听到你提到豪爽这个词来形容她。

袁泉:比如说我们到成都,她会带我们去吃好吃的,平时说话时候的状态。其实跟她在一起相处的时候,包括在工作的时候,大家可能都会少了一些沉闷的感觉。因为她会把很多的快乐带给周围的人。

乘务长需要有沉稳的气质

腾讯《一线》:这也能帮助你放下了一层压力。

袁泉:对,通过她跟我的这种交流,和她对我的信任,让我在拍摄当中的时候,就是遇到任何的问题,或者拿不准的地方,那些分寸都会去问她。我们现在相处的时候很像朋友,很多时候撇开工作的关系,你也会觉得生活中有这样的一个朋友,是特别开心的事情。

腾讯《一线》:像这样能够跟自己扮演的人物成为朋友,这种工作经历应该非常难得吧。

袁泉:我觉得他们给予了我们很多的帮助,包括川航当时给乘务组配备了两个教员,我们随时有专业方面的需要都会问他们,非常的辛苦,非常感谢他们。跟他们的相处,你好像刷新了自己对这个职业的看法跟感受,之前你作为一个乘客坐在飞机上,享受她们给予你的服务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一切都非常的简单,看上去都非常简单。但是当你了解这个职业之后,你就会发现上飞机之后所有的动作其实都是有技术含量的。所以这整个了解她们工作的过程,对我来讲,也是让我觉得,她们是一群平凡又伟大的人。

腾讯《一线》:在之前你的采访中也说过,说很多场戏,你会抑制不住地想流泪。

袁泉: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当时的问题是问我说,有没有感动的流泪的时候,我说有。但是可能拍这个戏的时候不一样,在拍别的戏的时候,如果你感动了,你的眼泪可以流,但是你这次扮演的角色和这样的一个职业,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你的眼泪是不能流的。所以其实我在拍摄当中,有一个阶段,我一直在尝试着让我自己去克制。这种克制,其实就是让我自己慢慢去向他们专业精神去靠拢的这么一个途径。

腾讯《一线》:电影中毕男这个角色的性格和个人方面展现得不是特别多,你给她创作的人物小传是什么样的?

袁泉:基本上是按照她的职业感来的,职业性来的。因为这部电影整个展现的是从飞机起飞到降落的全过程,在这个当中并没有很大的空间去展现她的个人的生活,但是里面也有一点点小空间,像留白似的,好像给了一口气。比如说电影刚开始的时候的那个镜头。我觉得乘务长从她拉起她的拉杆箱,走到那栋大楼的那一秒钟起,她就成了乘务长。在这之前她可能在她的家庭角色和她的工作角色当中,有一个小小的喘气。所以她在车上的那个镜头,在我的想象里是她在准备放下家里的事情,进入到工作的一个小空间,其实是一个放空。

腾讯《一线》:在后面有颠簸的时候,有一个她摸戒指的细节。

袁泉:对,因为其实在最危险的时候,也许在那个时候想到的,觉得最重要的,最最想要去抓住,去依靠的,是自己的亲人,家人。

腾讯《一线》:就像机长在危机关头想的是回家见自己的女儿。

袁泉:对。这是人的通性。

腾讯《一线》:这都是你们加给角色的,还是剧本就是这样写的呢?

袁泉:这些是编剧给的,还有到现场跟导演、编剧,这次拍摄,编剧全程跟在剧组。这次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拍摄过程,有很多大量的细节都是在边拍,边讨论的时候加入的。

腾讯《一线》:这应该也跟你之前的很多表演经历不太一样,因为时间也很紧,而且专业性特别强。

袁泉:对,所以我们所有的演员在现场的时候,不管有没有我们的戏,我们都会在现场。因为我们不愿意错过任何一个镜头,因为可能通过这个镜头,你可能能想到下面到我的那个镜头的时候,能够用到什么,也在去感受说因为他是一个团队。因为我可能如果能够看到驾驶舱的他们是在面临多恶劣的一个状态的话,带给我的那个刺激,会帮助我在镜头前去展现,虽然镜头前的我是不知道驾驶舱是什么样,但是他可能会帮助我建立一个危险程度的那个信念。

腾讯《一线》:电影最后,你跟机长在机舱里握手的那场戏,拍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袁泉:真正拍到那一天的时候,已经临近杀青了。所以当时我们走上飞机的时候,真是有一种劫后余生,有一种特别的放松,也很疲惫。好像想说什么,但是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就是这样的一个特别真实的感觉。

腾讯《一线》:顺拍也给你们表演带来了很多的帮助。

袁泉:帮助,对导演强调一定要顺拍,因为其实在演员进入角色的时候,很难的一个点就是你怎么去建立你的想象。对于这个极端的事件,我觉得无论你怎么去想象,可能你都很难去达到。所以你只能跟着这个事件,一步一步地去经历经历,到了那个点,你才知道当时你是什么样的状态。

袁泉给电影带来了别样的质感

腾讯《一线》:那乘务组其他的乘务员都是很年轻的,拍摄的时候,大家都会请教你,让你给讲讲戏吗?

袁泉:没有,大家相处得都非常的好,天爱,李沁,雅玫、祺如、还有演安全员的高戈,我们吃饭的时候都会坐在同一个桌子前面,就像机组在吃饭一样。其实也是很感谢导演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感觉好像是一个集体小分队,不管是在镜头前的时候,还是镜头后面,我们好像都是一个非常团结的一个小分队,所有演员都非常投入。

腾讯《一线》:那天在重庆群访的时候,大家模仿起张涵予机长。那个时候是你们相处一面的写照吗?

袁泉:对,因为涵予哥进棚的时候,我们就会下意识地站起来。这也是涵予哥作为这个角色的魅力吧。想一下还有谁可以扮演机长这个角色呢?我个人觉得涵予哥是的独一无二的。因为他身上的责任感,感觉好象有再大的事情,他都会沉着冷静把它担当起来,然后给人一种巨大的可信任感。这就是这个机长本身身上具备的品质,然后涵予哥本人给人也是这种感觉。

腾讯《一线》:这样的拍摄过程,杀青的时候是不是更加不舍呢?

袁泉:杀青的那一天,我记得后来陆陆续续大家都走了,棚里留下了我、编剧还有拍纪录片的老师还有杜江。当时那个棚空空的,我们四个就到飞机上去拍照,拍各种好玩的照片,但心里是很舍不得的。

腾讯《一线》:每次杀青对你来说都特别难受吗?

袁泉:好像不是。对了,刚才讲到涵予哥,还没有说完。我觉得他自己身上经过多年的生活的历练带来的这种气质,和他这个人感受到的这种品格,有责任、有担当的这种品格,就会让你很相信,他作为一个机长,他在扮演机长,他是可以完成这个任务的。这个可信任感其实是演员自身带来的。就觉得很幸运吧,就是当我最后那一场戏,走上飞机,看到机长一个人站在那儿的时候,觉得他就是那个机长。

腾讯《一线》:你会让每一个角色都停留在自己的生活中吗?

袁泉:你让不让她留,都会留在你的生命中的。因为你是用你的身体,你的精力,心血去塑造过她的。其实我们这个组有一百多名跟组演员,他们也非常棒。他们比我们进组要更早,然后每天的拍摄从头到尾,因为拍整个的机舱都会带到。他们每一个人有他们每个人的角色,自己为了自己的角色写人物小传,然后自己知道这个角色在这个阶段会有什么样的表达。里面有一些藏族的小伙子和姑娘们,他们特别可爱。我记得在拍摄的时候,有一个细节。就是当第二机长终于进到驾驶舱之后,把门关上之后,乘务长就开始确认乘务员的位置。为了配合拍后舱,我拿着话筒走到中舱去说话的时候,我记得坐在第一排的那个女孩子,她就一直在哭。

拍完之后,我说你怎么了,为什么一直哭。她旁边的人说,她不知道,就是看着你,她就想哭。我就在想,当真实的事件发生的时候,乘务组的人是在以什么样的精神状态在安抚乘客?她们的力量是巨大的,她们怎么具备这样的力量的?是长年累月的训练积累起来的这样的能量。对这份职业就感到敬畏了。

腾讯《一线》:就像电影里你的台词,乘务员也是女儿、儿子,大家都迫切地想回到家人身边。

袁泉:这是一句特别大的实话。

腾讯《一线》:真情实感是不需要太多的演技去表演的。

袁泉:当时最需要的是克制。

腾讯《一线》:最后,你会怎么推荐《中国机长》这部电影呢?

袁泉:《中国机长》,每次说推荐电影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好像王婆卖瓜的感觉,又好像是自己的孩子培养起来了,然后自己看着怎么样都会觉得,因为有太多拍摄的经历在脑海里面,你很难作为观众那么客观地去看待它。但这部根据真实地事件改变的影片,会让大家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感受到我们每次,不管去旅行还是回家的路上,我们乘坐的这架飞机,它的背后,我们每次安全旅行的背后,是一幅怎么样的真实地画面构成的,也让观众可以感受到每一个在自己职业上,用自己的专业技能,用自己的职业精神在为这个社会奉献着自己力量的每一位平凡的人,感受到他们身上的光辉。

腾讯《一线》:希望你能够演更多的角色,让大家更经常在银幕上或者是荧屏上见到你。

袁泉:谢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dannyyr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