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贵圈|在国际影展当评委是何感受:只用看片 赞助商爱王宝强作品

划重点:

  1. 在中国大陆这些优秀的青年创作者身上,我们很容易看到知名导演的影子。
  2. 他一本正经皱着眉头认真地说:“我发现越是映后满腹理论的导演,电影反而拍得越普通。”
  3. 颁奖礼之后的庆功晚宴上,邻座是影展赞助商酒厂的工作人员。我随口问了对方一句“你最喜欢什么电影呀?”对方答说“我最喜欢王宝强演的树先生。”当时我觉得有些吃惊,因为《Hello!树先生》绝对不是一部通俗意义上的爆米花电影。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贵圈”(entguiquan) 文/贾选凝

在平遥电影节的时光,其实是一段时间感很淡薄的日子——每天的日常都围绕平遥电影宫展开,生活也变得简单而纯粹:只要一直看电影、看电影、看电影就好。看需要看和想要看的电影,每天擦肩而过的,则是天南海北云集于此的一张张爱电影的年轻面孔。有时候我会觉得,平遥大概真的是一颗独特星球,在古城围墙里凝聚起一段限定时空,让很多与我心情相近的人,从生活中获得短暂抽离的余裕,回到最初沉浸在电影之中的自己。

从今年开始,平遥首次设立了影评人奖项“迷影选择荣誉”,由华语影评人联盟机构“迷影精神赏”委派三位影评人组成评审团,从平遥影展两个官方单元(卧虎、藏龙)的华语处女作或第二部影片中,选出一部最受影评人关注和喜爱的华语电影,并授予荣誉。我是三位影评人之一。

来平遥的最初两天,这座小城对我来说非常陌生。没有便利店,周边所有餐厅都以面食和硬菜为主,厚重的城墙对我这种路痴来说更是灾难。记得有一晚,看完一场恐怖片独自走回住处的路上,我沿着砖灰色的古城高墙兜兜转转,莫名拐进了一段完全没有路灯的老街。周遭鸦雀无声,只有树的沉重暗影,感觉好像走进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异世界。想要掏出手机来定位时,突然就下意识地抬起头,然后看到天上一轮皓月。大概是那个瞬间,让我爱上了平遥:一个在不经意的转角,能让你获得只属于自己记忆空间的独特地方。

“迷影选择荣誉”的评选范围与“费穆荣誉”完全重叠,评审团的主要工作是观看九部华语新人新作并选出一部最优。我们所看到的这九部影片,从地域、题材到风格的差异性都很大,也代表着今年平遥影展所呈现的华语作品之多元维度。

其中既有曾凭《爸妈不在家》在国际影坛一鸣惊人的新加坡导演陈哲艺的第二部长片《热带雨》(金马奖六项入围),也有从演员转型为导演的梁鸣和祖峰各自的处女作(《日光之下》和《六欲天》)。其他创作者的趣味亦十分多样,有些是走纯影展路线的艺术取向(《夜以继夜》《周军的行走》),有些会借用青春片或犯罪片的类型外壳(《少女佳禾》《追凶十九年》),也有风格戏谑评价两极的雎安奇新作《海面上漂过的奖杯》和中国大陆第一部闽南语女性乡土作品《蕃薯浇米》。

《热带雨》电影海报

因为平遥的颁奖典礼不在闭幕日而是在影展的中后程,所以我们三位评委需要在10月11-15日的五天时间里看完9部电影。除了其中一部是评审场之外,其他8部都是和影展的观众们一起看首映场或者媒体场。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晚看《热带雨》,全场爆满而且台阶上也密密麻麻坐满观众。看完之后我和另外两位评委的第一反应都是“好厉害……”。这只是陈哲艺的第二部长片,但他用镜头去叙事和传达情绪的能力已极为成熟。来自台湾的评委郑秉泓认为,陈哲艺是他目前看到继李安之后泛华语地区镜头语言最为沉稳的创作者。

另外一部我比较偏爱的影片是梁鸣的《日光之下》,评审团内部对这部作品也颇为好评——“优点和缺点同样明显,”但“作为处女作,难能可贵”。对我这种有娄烨情结的观众来说,《日光之下》可能很难抗拒。中国的艺术电影中不乏模仿娄烨的尝试,但真正能得其气质与精髓的却近乎为零。然而在看这部时,一些特定的场景确确实实能让我感受到娄烨式的情感表达与影像质感。

这也是我在平遥观片并参与评选的另外一层感受:在中国大陆这些优秀的青年创作者身上,我们很容易看到知名导演的影子。比如《海面上漂过的奖杯》会让人想到洪尚秀,《追凶十九年》明显深受《杀人回忆》影响,《夜以继夜》中有些场景自带王家卫画风。

陈冲现身“冲啊,女性电影人”学术论坛,图为贾樟柯和陈冲。

评审团制的奖项是靠评委们求取共识决定结果。因为《热带雨》太突出,我们的评审会也进行得格外有效率——另两位评委卫西谛和郑秉泓都是极为资深的影评人,大家观影后的感受和评价标准没有太大出入。三个人都一致认为陈哲艺这部最稳健出色,唯一需要讨论的只是,以“迷影精神赏”借助影评人的声音“为青年导演提供鼓励和支持”的初衷来说,像《日光之下》这种不及《热带雨》成熟的作品是否更需要“被支持”与“被看见”?最后我们的共识是:应以“质素最佳”作为评选的首要考量。

《热带雨》不但获得“迷影选择荣誉”,也包揽了“费穆荣誉”最佳影片和最佳女演员。而《日光之下》则获得了包括“费穆荣誉·最佳导演”在内的两奖。颁奖典礼之后,我和费穆荣誉的一位评委聊天时才发现,原来费穆评审团也在这两部影片中展开过讨论。这两部作品我都很喜欢,更重要的是它们能在平遥影展上与中国观众相遇——毕竟两部电影短期之内都不会出现在大陆院线。这恰是中国本土的精品影展之意义所在。

我以前觉得以影展带动人文风景是很抽象的事,但在平遥电影宫遇到的一些普通人却很有趣。有一次在电影宫最大的室内放映厅“小城之春”排队入场时,我和一位山西传媒学院的学生聊天。他说因为住得离这边很近,所以每年影展都会过来看电影,他的梦想就是可以拍一部属于自己的作品,以后带来和观众见面。他最喜欢每场首映之后的映后环节——因为可以听到创作者的自我阐述和答问。他一本正经皱着眉头认真地说:“我发现越是映后满腹理论的导演,电影反而拍得越普通。”

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张艺谋出席“为了电影的每一秒”活动。

另一件印象很深刻的事是在颁奖礼之后的庆功晚宴上,邻座是影展赞助商——一家酒厂的工作人员。对我这种社恐来说,氛围当然比较微妙,完全不知如何找话题,只能埋头吃东西。后来不知不觉好像就聊到了电影,我随口问了对方一句“你最喜欢什么电影呀?”对方答说“我最喜欢王宝强演的树先生。”当时我觉得有些吃惊,因为《Hello!树先生》绝对不是一部通俗意义上的爆米花电影。那种感动在于,你在这里遇到的哪怕是一个并非影迷的寻常路人,所产生的交流都能带来惊喜。我一直觉得,会喜欢相似电影的人,性格中一定会有某部分趋同之处。而由于平遥影展空间的高度聚合,在这里结识与自己相似的人,也会变得更为自然。

写影评始终是我日常工作的组成部分,却少有机会能用这样密集的时间去观看大量青年导演们的作品。但恰恰这些新人新作,代表的才是指向未来的可能性。参与平遥影展,让我感受到它的温度不只源于新作品带来的影像表达,更在于它为人与人、人与电影之间搭建了很好的沟通氛围,整个影展的气质是可亲的。

一段有人又有电影的时间真空,对每个爱电影的人来说都足够奢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ta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