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阿雅:和Baby骑行痛到生理极限,但走出舒适圈才会变强大

明星资讯腾讯新闻《一线》2019-10-31 13:13
0评论 收藏

[摘要]阿雅告诉《一线》,她在努力脱掉“明星”的面具,回归到“人”本身:“虽然是不同的外层包装,但是也许他们探究的跟我们是一样的。”

腾讯新闻《一线》作者:三禾

在综艺节目《我们是真正的朋友》中,小S醉酒后拉着阿雅大哭,称自己“一直在做相同的事情,没有什么可自豪的”,羡慕阿雅在40岁的年纪还敢突破自己、实现梦想。

的确,从《我猜》里的鬼马小精灵到《奇遇人生》的知性制片人,阿雅向人们展示了梦想、勇气、行动的巨大力量。

《奇遇人生》第二季开播,比第一次增加了素人元素,阿雅告诉《一线》,她在努力脱掉“明星”的面具,回归到“人”本身:“虽然是不同的外层包装,但是也许他们探究的跟我们是一样的。”

她反复强调,《奇遇人生》不是一个旅行节目,你走走停停,发表一番感慨,然后呢?继续回到原有的生活,除了照片什么都没留下?这不行。“出行”只是手段,“透过探索世界的方式探索自己,跳出自己生活的框,让你的世界变得更宽敞一些”,才是她想要的。

事实上,这些年来,阿雅一直在进行拓宽自己生命的尝试。她在事业高峰期拒绝五个节目,去美国当学生;又在台湾的事业风生水起的时候来到大陆发展,只为“不甘心只有一面被看到”;两季《奇遇人生》,17期节目,她全程同行,探索世界、探索别人的生活、更深入地探索自己的内心和人生的可能性。

年轻的时候她为自己不够漂亮而自卑,一位智慧的长辈跟她说:阿雅,当你笑起来有鱼尾纹的时候,你会很美。她果然做到了。

透过探索世界的方式探索自己,跳出生活的框

《一线》:第一季的反响特别好,第二季筹备起来是不是容易很多?

阿雅:其实难度还是挺大的,因为我们希望第二季做到升级。第一季中有几期节目比较像散文,没有目的性,我们希望这一季中故事性会更强一点。

《一线》:所以添加了素人这一个因素?

阿雅:其实第一季也有素人,但是这一季我们对素人更有要求,就不只是一个有趣的素人,而是这个素人刚好在我们拍摄期间要做一件事,比如说老徐,我们要跟他一起骑车到温哥华;

冯绍峰,我们去英国做麦田怪圈;

刘雯,我们去北极,因为有四个女性朋友,其中一个是二婚,其他三个小姐妹想帮她打一枚金戒指……

所以我觉得这一季是回归到人本身。明星也是人,明星此刻面临的生活当中的挑战也好、快乐也好、烦恼也好,虽然是不同的外层包装,但是也许他们探究的跟我们是一样的,那怎么样去打开明星呢?就是进入到另外一个人的生活当中,去相互启发,就像照镜子一样,看到我们所有人在当下所面对的一些问题。

我觉得在生活当中我们都有一些隐约的焦虑、隐约的不安,在每一天惯性的生活当中会被无形的框框给框住,那可能这个时候你需要稍微安静下来,去发现一些不同的可能性。透过探索世界的方式探索自己,跳出自己生活的框,让你的世界变得更宽敞一些。

《一线》:你最初做这件事,就是想要跳出生活的框,去探索别的世界吗?

阿雅:当然当然,因为之前我一直被人家定位在一个综艺主持人,觉得我很鬼马、很会搞笑。

阿雅在《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定位是鬼马主持人

可是我也在长大,我也在学习,我不甘心只有某一面被看到。我被其他的节目请去,还是只是以一个艺人的身份参与,我能表达自我的部分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也很渴望去跳脱那个长久以来不管是别人对我既定印象的框,或者我内心无形的觉得自己好像应该就成为某一个样子的那种状态。

《一线》:其实你之前也一直在做这种跳出自己框的尝试,比如说在事业上升期的时候选择去美国读书,回来之后在台湾拿了主持的奖,立刻又选择到大陆来发展。

阿雅:我觉得自己有一个好处就是我很努力,再加上我比较没有办法骗自己。比如说我去游学的时候,每个月收入很高,手上有五个节目,但我觉得那不是我当时内心最渴望的东西。

但是勇气也是要经过思考的,比如说我决定去游学,我也要对财务上有规划,把一些该做的功课做好。包括我要做节目也是,入行二十多年,我觉得我观察这个行业已经到了某一个程度的时候,我才愿意跨出来,所以我觉得勇气跟莽撞还是不一样的。但是有时候你就是透过这种莽撞,跌跌撞撞一头包,只要坚持不放弃,就慢慢会学到莽撞跟勇气的不同,还有做事的方法,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一线》:当时姐妹们有说你莽撞吗?

阿雅:她们觉得我很大胆。我去游学大概一个月的时候,小S给我打电话说,阿雅其实你撑不下去你快回来吧,所以她们还是会担心我。

20多年的好姐妹小S是《奇遇人生》第一季第一期的嘉宾,与阿雅一起去非洲看大象

我妈妈也说,你放着那么好的工作、那么高的收入就这样就走了,你不怕你回来就没钱挣、没饭吃?其实正是因为你爱的人的担心,你更要慎重地考虑。但是我想说,如果只是为了怕挣不到钱或者害怕失去而不敢放手的话,我反而会错过一些可能更丰富我生活的事情,因为游学或者出去走走这件事情,你年纪越大就越不敢跨出那一步,不管那个经验是疼痛的还是美好的,我觉得都有它的价值。

跳出舒适圈,肉体越来越强壮,心里越来越柔软

《一线》:这一季的录制中有出乎你预料的情节发生吗?

阿雅:每一个都不可预料吧,每一个奇遇,在你真正踏上旅程之前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为这不单单来自于我对自己的了解,对嘉宾也是,我也是从节目和作品上看到他们,不知道他们真正的状态是什么样子,还有素人,都是未知的。

《一线》:这算是一个没有剧本的综艺吗?

阿雅:也不是说完全没有计划,把人就放在那儿。我们真的不是一个旅游节目,旅游节目可能就是去那边看看风景,稍微有一点感受就好了,我们是希望有一个比较深度的挖掘,所以导演组会做一个框架,但是往往最后出来的样子并不是他们当初的设计。

《一线》:有让你崩溃的情况出现吗?

阿雅:有啊,第一季肉体上的崩溃就是跟窦骁去登查亚峰,高反,自己的状态真的到了极限了,就认输了。

最后一期跟陈学冬去见那个电影放映员,刚好我的一个好朋友过世,那时候就觉得天啊,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赶回去,至少让我看到他最后一眼,那是对我心理上一个非常大的冲击。

在这一季当中,跟AB骑行,第一天就遇到我生理的极限,到最后除了疼痛,我真的感受不到其它。

去北极也很累很累,因为我们在无人岛上,一切都要自己去完成,除了上岛之外其他都是在海上漂流,考验也挺大的。

但就是这样不断地把自己拉出舒适圈,才发觉原来自己可以很强大,我感觉好像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我了(笑)。

《一线》:北极也去过了,高峰也去过了。

阿雅:对,肉体上我觉得我的体力真的很好了,但心灵上反而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软弱。

《一线》:怎么讲?

阿雅:我是一个哭点很高的人,有时候心里觉得很感动,但是哭点比较高。上一季除了查亚峰之外我都没有怎么哭,但这一季我好像七期就哭了六期吧。肉体越来越强壮,心里越来越柔软,越来越能够感受不同人的生活状态,这也是好事。

脱掉面具,在复杂的娱乐圈里保持单纯的心

《一线》:你一直强调《奇遇人生》是一个很安静的节目,但你以前在台湾做的那些综艺节目都很热闹,在这个过程中需不需要调整?

阿雅:需要调整,镜头拍着你,你还是会有一些惯有的反应,我的导演有时候会跟我说你不要太High,你不要叫太大声,还有你不用一下子把心里所想的说出来,这些都是对我很好的学习。

当别人很直接地说你哪里不OK的时候,其实你当下是不会舒服的,但我也会退一步想,这个东西是不是对我有帮助的,如果有帮助的话,我非常感谢。能够诚实去告诉你他所看见的你,那个我觉得应该要珍惜。

《一线》:那你怎样让这些明星嘉宾放松做自己,不像他们平常在舞台上或者镜头前那样去下意识地表现自己呢?

阿雅:这点我也一直在思考,我现在越来越认为真诚跟友善是很有价值的。我进这一行这么久……别说这一行了,在职场当中,肯定有有意无意的比较、有意无意的竞争,你可能觉得我必须要用某种方式,那种方式可能不是真正的自己,去对待你的上司、你的领导、你身边的同事,无形之间你可能戴上了一个面具,我也经历过一段戴上面具跟脱掉面具的过程。

我觉得“什么都不知道”的那种单纯是很危险的,但是当你经过复杂之后,你选择单纯,那个单纯会很美好。现在的我对别人就非常真诚,我们整个团队都是这样,而往往你很真诚的时候,别人是可以感觉到的。其实很多艺人朋友在娱乐圈很长时间,他们的内在还是维持了那个单纯的心,那个东西是你可以感受得到的。

《一线》:娱乐圈的生活环境实际上跟大众的生活是脱离的,第二季加了素人,让你有更深的感受吗?

阿雅:我其实很早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艺人,有一段时间我跟家人说你们不要帮我缴水电费什么的,我要自己去弄,我希望自己有生活自理能力,包括自己管理自己的财务、自己给自己做饭……我希望我的工作让我的世界变大,而不是让我的世界变小。

但是知名度很高的艺人,他走到一个便利店,可能就会遇到一百个人想跟他拍照,那个简单的生活对他们来说都非常困难,这也是成名的一个代价吧。但是他对于自我突破的渴望,或者说恐惧自己可能会从很好变成不好,我觉得这些状态每个人都有。

《一线》:艺人在路上很容易被打扰,这是第二季大部分节目在国外做的原因吗?

阿雅:这也是原因之一。我们希望可以把艺人拉出他平常的生活的框框,首先要让他们自在起来,比如说冯绍峰一到英国就把帽子脱掉,他说哎呀,我在北京就好像做错事一样,到哪儿都帽子要压很低,不然就一直被拍拍拍。

因为你真的不晓得哪一张照片可能你翻白眼,那个瞬间就被大家传,被说一些有的没的,所以我觉得首先要让他们松弛下来,这是非常重要的。

不再为不漂亮而自卑,女人过了三十岁就开始看气质

《一线》:如果有人发一个你翻白眼的照片,你会生气吗?

阿雅:哪一个女人不在乎自己漂不漂亮?那种丑照流出去,你说太棒了!再拍得更丑一点!应该也不至于吧(笑)。我当然希望我出去的样子是好看的,但是如果真的有不好看的,我能怎么样呢?我就接受呗。

《一线》:在四姐妹的旅行里,大家说阿雅有点自卑,觉得自己不够漂亮,你现在还是这样的想法吗?

阿雅:我现在不这样想了,我觉得每个女人都有她自己的漂亮,真的,千万不要把自己变成网红脸或者整形脸。

《一线》:你是什么时候摆脱自卑心理的?

阿雅:我有花一段时间研究自卑这个东西,其实它也是有好处的,它会推着你进步,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又挺累的,那种“觉得自己不够好”的想法一直在逼着自己。后来我就想说,我渴望成为的女人是什么样子?我希望自己能够让别人觉得很舒服、很优雅。

人生很公平的,又不是你有二十岁我没有,然后你二十岁有一天也会变成四十岁。有一次一个长辈跟我说,阿雅,当你笑起来有鱼尾纹的时候,你会很美。跟我讲这句话的女人是非常有智慧的女人,所以我觉得女人过了三十岁,就要开始看气质了。

因为我仔细思考了我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女人,我就发觉那些自卑是没必要的,因为每一个女人都可以成为很好的自己,我为什么要一直跟别人比较?我觉得那样好累。

《一线》:但是你们也并不介意互相怼,说你去打针什么的。

阿雅:我觉得微整可以的,比如说整牙,小S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整牙前跟整牙后差很多。

我有一次在餐厅里看到一个女孩,她拿着菜单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睛,觉得这个女孩很漂亮,当她把菜单放下来,看她的牙齿,我真的觉得她应该要去整。还有比如说你很容易皱眉,皱久了这边就是会有两横,看起来苦大仇深的,那你如果去打一点肉毒,皱纹没有那么深,让自己开心有什么不好?

但你不要整到那种,一看就觉得脸上有好多东西,眼睛一定要割成那个样子,然后把眼瞳打开、戴美瞳……完全没有了自己的特色,我真的不觉得那样是美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uti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