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陈冲发长文讲述与许知远的友情:我们为同一种精神而欣喜

[摘要]陈冲在微博发长文回忆了两人友情的建立过程和交浅言深的精神世界碰撞,尤其是文学作品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腾讯娱乐讯 在腾讯新闻出品的《十三邀》第四季第2期中,许知远飞到旧金山,与57岁的陈冲在海边漫谈、探访她最爱的书店。31日晚,陈冲在微博发长文回忆了两人友情的建立过程和交浅言深的精神世界碰撞,尤其是文学作品在其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陈冲微博截图

陈冲全文如下:

许知远第一次在上海采访我的时候,我也许是有所保留的,那时我还不认识他。如果现在重新做一回是否会更好些?不过从陌生到了解的过程应该也是有趣的吧。忘了那次我们具体聊到了些什么书,但我清晰记得当时的那份惊喜和感动 - 这个比我小十几岁的人居然也爱老书 - 那些我年轻时代迷恋的东西,不,那些我至今仍然迷恋的东西。

许知远回忆初次与陈冲见面场景

今年四月他来旧金山,我们一起去了一家叫“绿苹果”的书店,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是我在这座城市的圣所。美国的商店一般关得早,但“绿苹果”开到晚上10:30,我喜欢晚饭后来这里逗留,在旧书堆里慢慢翻阅,那些悠哉悠哉的时光是幸福的。孩子们还小的时候,我常带她们来这里买书,后来大些了,她们就把看过了不再需要的书拿回书店去卖掉、捐掉或换新书,呵,那都是在她们发现亚马逊之前。许知远那天跟我在“绿苹果”的书架从中闲逛,随便聊着各自喜欢的书籍,一份默契的感觉油然而生,对于生性慢熟的我来说这是很少有的。

陈冲谈中西差异:就像一对夫妻 因偏见相爱又因偏见离婚

后来我们的对话,也经常从书开始。我在泰国拍戏的时候,正逢雨季,雨水蒙住了窗外面的昭皮耶河,把我像蝉蛹一样裹在屋里阅读、听音乐,与世隔绝。接连不断的倾盆大雨让我想起毛姆的精湛短篇《雨》,就跟许知远聊起了毛姆在东南亚和太平洋岛屿写的一系列悲剧,都是关于亚寒带的欧洲人到了融化与腐蚀一切的热带后的生活。也许我俩都属于那种有古典情怀的人吧,从毛姆的作品,我们聊到悲剧的价值。古希腊思想家亚里士多德认为,只有在悲剧中灵魂才得以洗礼和升华,它是人类精神生活的必要部分,而今天悲剧作为一个剧种被误认为是负能量。记得那天,我还给许知远发了我酒店的照片,他说很像他在仰光时住过的The Strand,那是他十分喜爱的殖民地式建筑。说到他的仰光之旅,又让我联想起他写的游记,其中提到了我非常欣赏的作者奈保尔(V.S. Naipaul)。许知远说奈保尔是他的最爱,深刻影响了他观察世界的方法。就这样,我们的对话从毛姆的殖民地作品绕到了奈保尔的后殖民地作品 - 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生和时空,两个争锋相对的视角和风格。我们似乎总是这样,问一下互相在看的书,然后漫不经心地闲聊,有一搭无一搭的,却也说出了不少内心深处的感想。

其实,从上海第一次采访到现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也只见过许知远两回,但是他似乎已经成了一位老朋友。或者用他的话说,是两个小朋友在聊天,傻乎乎的,特开心。或者说得严重一点,我们是为同一种精神而欣喜,同一种人格而坚持,同一种逝去而悲哀;我们是被同一种情操所感染,同一种养料所滋润,同一种温暖所安抚......

人生轨迹中有无数擦肩而过的陌路人,偶尔我们幸运地跟另一条轨迹志同道合一段,也许是半辈子,也许是半天,也许是半小时,都是礼物,值得珍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uriz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