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娱探丨高以翔去世背后的浙江卫视:曾经多势如破竹,如今就有多受困

[摘要]12年一个轮回,风波之中,浙江卫视却未必能够像12年前那样找到生机。除了面对和解决当下的危机,它面前更大的危机,还有互联网综艺和其他卫视对市场的鲸吞蚕食,这要比面对这场意外更加艰难。

腾讯新闻《娱探》

作者:李二仁、沐橙 责编:番长

12月15日,高以翔遗体在台北火化,一个鲜活生命的最后痕迹画下句点。面对媒体的“长枪短炮”,浙江卫视总监林涌重复了五遍“非常伤心”,艰难地上车离开。当地媒体为这位在《追我吧》节目上马后方才到任、履新仅一个月的总监给出评价:快闪、回避、答非所问。

浙江卫视总监林涌履新才一个月,现身高以翔葬礼时,被当地传媒围堵

林涌上任前,浙江卫视的总监岗位在前任王俊离职后空缺了8个月,在此期间,卫视工作由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编辑陈立波统筹,也就是《追我吧》的总策划和出品人。经过长期考察,作为浙江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总监的林涌调任浙江卫视。但还没等到大展身手,便被当下的困境绑住了手脚。

这场因真人秀而起的风波还将延续下去。

投入巨资却仅播出三期的《追我吧》宣布永久停播;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已经成为年终传统的跨年演唱会是否举办也尚无定论。从当下的粉丝反应来看,即便如期举行,也难保不会成为下一个舆论战场。而尽管并没有跑男团成员和参加《追我吧》的艺人公开发声指责,网上也会不断传出某某艺人与浙江卫视跨年割席的消息。

《追我吧》节目logo

舆论真真假假,身为责任一方,浙江卫视无法躲开那些本属于它或不属于它的指责,也必将在接下来长久时间里承担经济和道德的双重压力。

自2007年以《我爱记歌词》杀入卫视综艺阵营,到凭借《中国好声音》、《奔跑吧,兄弟》站稳一线阵营,综艺节目,尤其是竞逐类综艺已经成为浙江卫视的半条命,而《追我吧》的停播,以及这场意外阻截了竞逐类节目的未来,都有可能动掉浙江卫视前进的基本盘。

12年一个轮回,风波之中,浙江卫视却未必能够像12年前那样找到生机。除了面对和解决当下的危机,它面前更大的危机,还有互联网综艺和其他卫视对市场的鲸吞蚕食,这要比面对这场意外更加艰难。

浙江卫视的崛起:夏陈安带队突出重围

从履历上来看,林涌几乎是他的前、前任夏陈安的翻版,二人都是记者出身,都长时间经历地面频道历练,也都是直接从地面频道升任卫视频道总监。两相比较,林涌的任命被寄予厚望,在浙江卫视近一年来面临收视下滑的危机下,台内外都在关注着他,期待他能够做出一番事业。

这和2008年夏天的情景很像,当时,时任浙江电视台教育科技频道、公共新农村频道总监的夏陈安被提拔为浙江卫视总监,尽管承担了同样的期望,但并没人真正相信他能够在短时间内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夏陈安

担任浙江卫视总监之前,夏陈安最卓著的功勋是将调性看似无趣的浙江教育科技频道迅速打造成全国地面频道“四小龙”之首。

他在2000年以32岁的年龄掌管该频道,彼时的夏陈安已经显现了他出色的市场能力。他要求节目在制作、播出编排、推广等环节都要关注受众的需求,并且要求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频道产品也可以作为独立的产品或者服务体系推向市场运作,并且按照市场机制管理频道。在他的带领下,教育科技频道很早就推行了制片人制度,以专家主观评分和收视率客观得分结合对每期节目进行考核管理,考核结果与节目经费和个人奖金挂钩。

2001年1月1日至2003年10月底,教科频道广告收入超过3亿元,并且三年来在黄金时段和晚间时段收视率一直位居省级频道的首位,频道自制节目如新闻类的《走进今天》、法制教育类的《纪实》、科技竞技类节目《不可能的任务》都成为地面频道收视榜的常客。教科频道的蜕变,一改同类频道为“弱台”的局面,这在当年的地面频道中影响很大,是大家的学习对象。

夏陈安上任卫视前,彼时的浙江还是一个以纪录片等文化类节目立台的二线卫视。相比2004年就创办《超级女声》的湖南卫视、《我型我秀》的东方卫视,2007年才以《我爱记歌词》杀入综艺圈的浙江仅仅算是刚开始发力。

华少和朱丹主持的《我爱记歌词》,也曾风靡一时

2008年8月,夏陈安就任浙江卫视,做的第一件事是当着集团领导的面下了一纸军令状:两年卫视进入前三,干不好,就卷铺盖走人。

8月25日,浙江宣告全新改版,确立“中国蓝”品牌。“中国蓝”源自浙江卫视的台标,自从浙江卫视创立以来,该台标和造型和蓝色主色调就一直没有变过。以这样一个抽象的颜色为主题定位,让浙江卫视清晰地与其它卫视区别开来。

浙江卫视品牌logo

如今的杭州市民依然记得,当时打开电视就是“中国蓝”的口号,“中国蓝”的形象持续宣传了很多年,并且不断升级,2011年,杭州街头《快乐蓝天下·中国梦想秀》的路牌随处可见,2012年,陈奕迅为浙江卫视中国蓝演唱的台歌《梦想天空分外蓝》更是让“中国蓝”的品牌深刻地印在全国观众的脑海里。

“新闻视角、人文情怀、公益诉求、综艺包装、营销思维。”这是夏陈安提出的“中国蓝组合拳”。浙江台一方面延续了一贯的人文气息,另一方面也全力打造《我爱记歌词》这档当时的王牌节目,与此同时,更以此为矩阵核心,同时开发《我是大评委》、《爱唱才会赢》,以“综艺三剑客”的身份全面进攻晚间黄金档。

为了丰富节目类型,在音乐节目之余还创作了跳舞类的《越跳越美丽》,而在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在2010年成为现象级节目之后,浙江卫视也推出了自己的相亲类节目《为爱向前冲》,所有这些节目形成一个综艺节目带,与强势电视剧正面对决,创下了黄金时段播综艺的先例。

效果立竿见影——之前连续12个月排名全国卫视第9名,属于省级卫视的第二方阵。经过短短22天的改版改制后,浙江在2008年9月杀入全国第4,10月份是第三,网络影响力提高了995%,仅次于湖南卫视。

2009年1月的月收视排名显示,浙江在省级卫视方阵中位居全国第二。在当年那场“突进”运动中,桌面重新洗牌,被浙江挤下去的“牌友”包括北京、东方、安徽、江西、重庆、天津等饶有实力的卫视。

开疆拓土的那些年,夏陈安手下涌现出一批精兵强将,时任浙江卫视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杜昉是浙江卫视一周七天“综艺纵贯线”的掌门人。通过“综艺纵贯线”把朱丹、华少捧红,杜昉也着力采用TVB模式培养自己的主持人和艺人,再用他们的名气反哺卫视自制节目、活动以及影视剧等,杜昉也因此被称为浙江卫视旗下所有主持人和艺人的“大管家”。

“综艺纵观线”让浙江卫视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在成为一线的路上,还缺少了一个爆款节目,2012年,《中国好声音》爆火的故事广为流传,这原本是一档东方卫视不要的节目,但在夏陈安和杜昉看到后却如获至宝,与灿星制作一同拿下模式版权,之后的三年里,《中国好声音》的火爆无以复加。

《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当年一播出,风头一时无两

广告营收上捷报频传。2010年1月,广告创收同比增长两千多万。到2015年夏陈安卸任时,浙江当年的广告收入已经超过85亿,据一位曾在浙江卫视长期供职的人士透露,夏陈安在浙江卫视时,“最高时一年广告收入近100亿。”而据浙江卫视战略分析部门统计,浙江约70%的创收来自于综艺版块。曾有媒体报道,2015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节目的总营收约13亿元——这个数字抵上二线卫视的全年广告创收。

广告营收突飞猛进的背后,开始面临互联网的压力

《中国好声音》是浙江卫视的首个现象级节目,也是卫视首次尝试制播分离,这档节目的成功升级了浙江卫视的综艺策略,随之制作了大量“中国系列”节目。2013年《中国星跳跃》、2014年的《中国好舞蹈》和《中华好故事》,在制作模式上,也着重倾向演播室为主的节目,从投资到产出均呈现上扬趋势。

《好声音》的成功,也引领了市场制作演播室节目的高产期,同时期的《声动亚洲》、《最强大脑》等让演播室节目成为这一阶段的行业主流。此时的市场亟需新模式的出现,2015年,又是在夏陈安的拍板下,《奔跑吧兄弟》诞生,这档节目为中国户外真人秀开创先河,同时也催生了一批户外真人秀,如东方卫视的《极限挑战》、深圳卫视的《极速前进》。

《奔跑吧兄弟》也是浙江台的王牌栏目

可以说,在这一时期,浙江卫视先后凭借两档现象级综艺《中国好声音》和《奔跑吧兄弟》独领风骚,风头一时无两,而随着“中国蓝”现象走红的幕后人士们,也受到了行业的广泛关注。

首先离开的是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杜昉,他在2013年离开浙江卫视,当年6月加盟酷6传媒担任CEO,杜昉的离开掀起了浙江卫视的离职潮,2015年1月,夏陈安离职,他回到母校中国传媒大学担任经管学院和MBA学院学术导师,2015年7月,出任北京京西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一职。

不久后,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也选择离开,在当年6月加入爱奇艺,任职高级副总裁。宣传总监王征宇也在同一时间离开。

接棒的是王俊。夏陈安时代,他是浙江卫视副总监兼广告中心主任,并以新蓝网副总监身份分管广告业务。

王俊也有过记者经历,2002年起转入经营一线后长期分管广告业务,担任浙江卫视教育科技频道广告部主任期间,他展现了超强的商业变现业务能力。该频道第二年的广告创收实现了50%的增长,到2005年8月离开浙江教育科技频道时,频道的广告创收实现两个亿的突破。

负责浙江卫视广告业务期间,王俊同样成绩斐然,2006年,王俊带领下的浙江卫视广告团队创收从前一年的3.5亿变成5亿。2010年浙江卫视的广告营收从9个亿一跃成为16个亿。2012年,《中国好声音巅峰之夜》,这场总决赛集合了12个行业的59个广告主,成为经典一役,第二季《好声音》的巅峰之夜广告招标会,29家广告商数小时激烈争抢,起价100万的15秒广告成交价达到380万,超出第一季决赛夜最高广告单价三倍。

2014年第三季《中国好声音3》巅峰之夜冠军产生前60秒的V1钻石广告位成交价高达1070万元,由此刷新了中国电视史上“最贵”的一分钟。2015年的巅峰之夜,宣布冠军前的60秒广告以500万底价起拍,最终以300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只播一次,再度刷中国电视史上单条广告之最……

营收上的盛况掩盖不住作为浙江卫视新领军人物的焦虑,2015年8月,新上任的王俊曾在一次会议上提出:未来的电视竞争不是老三“干掉”老二,或是老二“干掉”老大,而是谁有可能“干掉”电视。

显然,王俊所指的是互联网。

模式疲态、类型程式化,近年爆款减少

一位长期任职浙江卫视的员工苏先生这样评价王俊在职期间的贡献,认为他主要维持了浙江卫视的平稳,并将夏陈安离开后留下的财产再做了发挥,“他还是主抓广告收入和收益,一面维持棚内的综艺《王牌对王牌》和户外真人秀跑男,这是他的重头,所以他基本上没有打响的创新类型节目。”

事实上,《奔跑吧兄弟》火爆之后,大咖艺人+户外真人秀的形式已经成为浙江卫视乃至整个综艺市场认定的成功方法论,王俊在任内也试图复制这种成功,仅竞技类节目就先后推出了《二十四小时》、《高能少年团》、《西游奇遇记》等,并且每档节目都在类型上有所创新,但在结果上,都没能出现一款真正的爆款。

曾被寄予厚望的《高能少年团》播出后水花有限

受制于模式的疲态和类型的程式化,竞逐类综艺没有再推出爆款,而整个电视综艺行业,也没有在音乐类型和竞逐类综艺上找到新的打法,反倒是貌似“降维”的慢综艺找到了新的路子,而在“慢”和“快”的这一波对抗中,以往以“快”见长的浙江卫视败下阵来。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慢综艺代表作的《向往的生活》,创意来自夏陈安和黄磊饭局的聊天,之后交给了原浙江卫视宣传总监王征宇新成立的公司制作,但这档原浙江人马打造的综艺,最后却是在湖南卫视落地。

《向往的生活》成为近年的爆款“慢”综

再反观网络综艺,2014年开播的《奇葩说》成为首个爆款网综,在这之前,恐怕很少会有人想到一款辩论元素的节目会成为爆款,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同样的节目放在卫视制作播出,也很难会爆,这是电视和网络不同的受众群体所决定的。

卫视综艺呈现出疲态,而前卫视人却在互联网中焕发光彩。

2015年加入爱奇艺的前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陈伟组建了“爱奇艺节目制作中心” ,并先后制作《偶滴歌神啊》 、《大学生来了》 等具备一定影响力的网综,2017年,由其制作的《中国有嘻哈》引发现象级讨论,成为超级网综,而这档节目的总编剧岑俊义,也曾是浙江卫视培养的年轻导演,其在30岁时担任了《爸爸回来了》总制片人以及《奔跑吧兄弟》第一、二季总导演、第三季总制片人及总导演,他在离开浙江卫视后自己创立了公司。

“前两年综艺热潮的一波红利收割完了以后,加上经济又开始下行,你会发现,传统的真人秀和棚内综艺虽然还有一点市场,但慢慢显出了疲态,没有更创新的东西打动观众。加上网综的兴起,也导致传统电视台综艺节目开始下行。人员出走,你会发现,这些年《吐槽大会》、《创造101》等网综开始爆发,综艺开始在网络化。”长期供职浙江卫视的人士告诉《娱探》。

2017年4月,《奔跑吧兄弟》制片人俞杭英也正式辞职,离开后她选择了创业,为腾讯视频制作了实景真人对抗赛《王者出击》,也担任了芒果TV慢综艺《野生厨房》的总制片人。而担任了浙江卫视总监不满4年的王俊也在今年3月传出离职,之后获证实,王俊已经加盟阿里巴巴,负责阿里大文娱的业务。

曾经为互联网要“干掉”电视而感到焦虑的王俊,选择了拥抱互联网。

困境:人员亟需廉政自律、节目面临创新瓶颈

高以翔出事之前,一则消息已经引发了业界对浙江卫视的关注。11月14日,据浙江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浙江广电集团浙江卫视总编室原主任陶燕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浙江省纪委省监委驻省教育厅纪检监察组正对其纪律审查。

对于陶燕的问题,一位知情人士向《娱探》透露,“总编室的采购权交给了陶燕,结果浙江卫视那两年购剧的品质急剧下滑,原来浙江卫视是综艺和电视剧两条腿走路,综艺和电视剧都还不错的,但是陶燕上台后,基本瘸了一条腿。”

根据艺恩数据,2019上半年省级卫视剧集好评度的排名中,浙江卫视仅排在第7位,湖南、北京、东方、安徽、江苏、江西排在浙江之前。

王俊在任时,基本维持了原本《奔跑吧》、《王牌对王牌》、《中国好声音》的长尾效应,但在年初王俊离开之后,浙江卫视的收视率大幅跳水。盘点上半年的索福瑞省级卫视数据,全国网、55城、时移榜三大榜单中,湖南卫视均大比例领先,全国网超出第二名浙江卫视24%;时移榜的数据份额更是第二名浙江卫视、第三名东方卫视的份额总合。

两档王牌节目同时陆续困境。《奔跑吧》第三季经历成员大换血,与前几季相比,收视率下跌到同时期第三。《奔跑吧兄弟》第二季至第五季(改名《奔跑吧》)CSM50城首播收视均在3%之后。但在今年首播,一度跌破了2,后来才逐渐回血,到了2以上。 《2019中国好声音》也因节目形式本质缺乏创新、选手荒致口碑下滑,豆瓣4.8的评分创下8年最低。业内人士周申称,“今年是浙江的一个拐点,广告收入下降了,还出了这么多事情。”

浙江卫视经历了长达8个月的无总监期。即便9月3日的秋季沟通会上,也仅有卫视副总监麻宝洲坐镇。会上,浙江卫视官宣《追我吧》为四季度重磅综艺。在介绍这档节目时,卫视用了“以娱乐为精神、以游戏为使命、以科技为武器”、“挑战游戏+瞬间死亡”的关键句,如今,公众提起这些热血沸腾的词句会带有各种意味深长的解读。

在介绍《追我吧》这档节目时,“瞬间死亡”几个字眼,如今看来充满讽刺

但在当时,似乎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11月15日,浙江卫视在全体干部大会上正式宣布林涌担任浙江卫视党委副书记、总监。关于对林涌委以重任,长期任职浙江卫视的苏先生透露,因为“没有人比他更合适”。台里急需年轻血液,对浙江卫视整体运作相当清楚的林涌成为了这个关头的不二人选。“他是地面频道比较优秀的一个总监了。王俊这一批走了之后,新闻中心的人不懂广告业务,很多人也老了,需要年轻干部上来。”

陶燕在林涌上任前一天被查,林涌履新第一天的工作是:组织廉政教育。

11月29日,高以翔去世的两天后,浙江省纪委公布另一则通报,标题为《浙江省文化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经理倪政伟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倪政伟从今年6月开始接受调查,履历信息显示,他在浙江卫视工作了二十余年。

相比夏陈安初上任时便大展拳脚,林涌担任总监的第一个月行事极其低调。

12月15日,林涌任职满一个月再度出现在公开场合出现,是在高以翔的灵堂上。

因为那场意外,他成了公众“宣泄”愤怒的出口,甚至主持人华少的微博评论,也有一半网友在指责因为他的原因贻误了高以翔的黄金救助时间。粉丝的怒火难以熄灭,甚至会肆意蔓延,即便沉默也无法剥除敏感。

华少曾在高以翔出事地悼念

作为一家频道的总监,此刻他似乎不能把个人的声誉放在前面。对于整个娱乐、影视行业,过去的一年尤为艰难,尽管过去的许多年里,综艺一直是平台最能够吸金的利器,但随着经济放缓,各行各业的日子都不好过,金主在综艺营销上的投入也势必面临削减。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追我吧》这类在情节上有着强大张力和紧张度的节目,本应是提升平台士气和广告主勇气的好产品,但随着高以翔的离去,一切都变了。

当浙江卫视陷入如此的舆论旋涡,广告商还能愉快的支付广告款吗?而受到影响的未必浙江卫视一方,未来,所有平台的竞逐类节目,广告主在投入之前都会仔细思忖一番了。

“但凡黄金档再出现一个新节目,一定会被人评论。哪怕《奔跑吧》继续播出,粉丝们也肯定还会把那件事揪出来。另外台里遭受这样的打击之后,那些年轻编导和年轻制片人的打击也挺大的,之后再做节目研发,会面临更大的压力。”曾长期在浙江卫视工作的苏先生这样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ri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