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专访《囧妈》主创 徐峥:《囧妈》不是爆米花电影

腾讯新闻《一线》报道 作者:邵登

在“囧”系列中,《囧妈》不同于《泰囧》,它和《港囧》更类似,娱乐部分的比例降低,对人物内心的深挖加强。后两部上映之前,徐峥都事先强调了这种变化,以免观众抱以爆米花电影期待观看,反而会增加落差。

徐峥的担心不无道理,此前春节档的预售已经证明,娱乐属性更强的影片在商业上具备更大的价值,而情节相对严肃的几部电影相对焦灼,事实上证明,普通观众在这个喜庆的档期,追求的始终是开心和刺激。而如今电影从院线上映变成了线上免费播出,徐峥无需再担心口碑对票房的影响,作者的表达能否获得观众的共鸣,是片方最为关心的事。

《囧妈》中,徐峥试图将他的感悟用轻松的包装推向大众,影片的前半部分,观众依然能有如《泰囧》般的欢乐体验,直到母子下车之后,故事情绪转向。事实上,影片中和母亲有着徐峥自己的影子,袁泉在电影中对徐峥说的:“你不能抱抱她吗?”而这正是生活中陶虹对徐峥说过的原话。

徐峥认为,拍摄《囧妈》实际上是对自己母子关系的一个正视,也是对他的一次洗礼,但影片并非仅仅只是徐峥对个人困境的一次纾解,他注意到了网上一些热传的帖子,或是探讨长辈与子女的关系,或是传达对人与人之间相处方式的困扰。诸如“过年回家母慈子孝最多保持三天”的网贴给了徐峥把这个故事讲出来的动力,徐峥称,希望他的这次表达,能够获得大众共鸣。

《囧妈》不是爆米花电影 希望观者反思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腾讯《一线》:徐峥老师这次为什么要拍一部和讲母子关系的电影?

徐峥:很多朋友认为我们的“囧”系列就是爆米花电影了,但其实一直以来里面都是有一个贯穿的主题,就是主人公的成长。这一次我们有了这个创意以后,坐火车坐六天六夜,怎么样才是最囧的呢?我们在想,一个成年人如果跟自己的妈妈关在火车车厢里坐六天六夜肯定就疯了,所以就想到这么一个创意。

腾讯《一线》:电影是出自你的个人体验吗?

徐峥:我这边肯定有很多素材,但这的确是一个现象。就是很多年轻人在抱怨,过年回家最多待三天,过完年心理咨询的比例也都上升了。有很多人跟父母相处不好,特别容易吵架,是针对这样的人群,但是也有很多处理的很好。

腾讯《一线》:为什么会请到黄梅莹老师出演母亲这个角色?

徐峥:黄老师的气质、条件、外形、年龄都是特别符合的。最关键的是黄梅莹老师很美,因为我觉得在每个人心中,自己的妈妈都是最美的。所以选一个很好的女性来演自己的妈妈,大家都比较容易认同。

腾讯《一线》:黄老师接到徐老师这个邀约是一个什么样的感想?

黄梅莹:我很开心,因为我很多年没演戏了,主要是没有遇到一个我特别喜欢的剧本和角色。但是导演请我来演这个戏,我看了剧本以后特别高兴,我跟剧本的妈妈产生了很多的共鸣,觉得剧本中的很多情节、细节我生活中也发生过,所以我特别的兴奋,引起了我很强烈的创作欲望。

腾讯《一线》:影片里的母亲比你要强势,你能理解这样一个母亲吗?

黄梅莹:应该能理解,我觉得这是很多中国妈妈的特点。她特别爱她的儿子,忽略孩子的成长啊,管得太多。然后,这个妈妈又是一个网络时代的妈妈,相信网络上的很多的信息,所以她在影片中有很多囧行为和囧理论。

腾讯《一线》:袁泉老师,夹在这对母子要怎样平衡?

袁泉:因为我在戏里面,跟黄梅莹老师并没有对手戏,但是我们有通电话,从我自己看成片,通电话的那一场戏,感觉好像即使这对夫妻分开了,我的角色跟妈妈还会是很好的忘年朋友。

黄梅莹: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儿媳妇的。

腾讯《一线》:徐峥老师是不是也想借由这部电影让母子都倾听到对方的声音?

徐峥:当然,虽然主题是看囧妈,抱妈妈,但不仅仅是对孩子的,其实有很多为人父母的,他们看完电影之后也是想赶紧给孩子打一个电话。我们有一个朋友看完以后,一直在想跟在国外女儿的关系,一见面就吵架,看的时候一直在擦眼泪,想了一晚上,第二天给我发信息,他说准备给女儿打个电话,觉得过去对女儿的管束太强势了。

我觉得我们所有做父母的人都是需要学习的,我们对待孩子的模式都是来源于我们的父母,因为我们没有做过别人父母的孩子,我们的父母怎么对待我们的,我们就会拿这种模式套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这是没有办法的。

但是从我们这一辈人当中,我们可不可以有一点觉醒,或者做出一点点改变?我们父母曾经这样子来管我们,给我们造成一些不舒服,或是一些伤害,我们不用这个方式再对待我们下一辈了,从我们这里就开始改善,而且我们得知道原理是什么。

腾讯《一线》:拍完这部电影,大家和父母的关系会有一些改变吗?

袁泉:就像导演刚才说的,其实一直都是在学习当中的。当初看完这个剧本之后就觉得有很多的共鸣,跟父母之间的相处会去反思一下,孩子成长过程中哪些忽略掉了,哪些是应该去珍惜的。

黄梅莹:我现在跟我孩子关系已经有很大的改变了。过去确实放不下,管得特别多,也想控制他,作为一个母亲,我非常爱我的儿子,他离开了我以后,有家庭,有自己的生活肯定就关注我比较少,我有点失落感。所以经常要去唠叨、烦他,跟他打电话,就像影片里一样,这样的话就产生过很多矛盾,也有很多的争吵。

我觉得我现在做了反思和调整,孩子长大了,不要想着控制他,还是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要更多的爱护自己,把自己每一天的生活安排好,快乐、健康,过好自己的每一天。

郭京飞:我昨天刚看完这个片子,首先我要恭喜导演,是一个很工整的电影,就像他担心的是一样的。如果别人带着爆笑的,像之前“囧”的感受,那可能这次会让大家失望,但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我觉得我在这里面看到的虽然是一个儿子和妈妈的态度,实际上也是我们对每一个人的态度,就是我们救赎自己的方式其实就是要考虑别人,到最后大家都释然了,是懂得去考虑别人,就这么简单。

腾讯《一线》:除了母子关系,影片对夫妻关系也有一些探讨。

徐峥:就像郭京飞前面讲到的,母子话题其实是一个根、一个核心,我们在原生家庭里面受到的这种爱的教育会辐射到很多的面上。我们总是说我爱你,我是为了你好,所以你得活成我希望的那个样子,你为什么不那样呢?

电影里我和袁泉之前的婚姻到底是怎么样的,没有展现出来,但在电影里面已经有提示了,我对待袁泉其实也是以一种控制的方式,直到最后和妈妈的关系改变了,这一层固定的模式才转换过来,柔化下来,我也有过错,我承认我其实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就是不想放手。

在那个时候他们两人之间爱的能量才流动起来。虽然是分开了,但情感反而浮现出来了,否则两个人一直是僵死在那里,爱的能量完全都冻僵了。我相信很多人都是因为生活的琐事,一些过往,使得他们之间爱的能量已经没有办法流动起来了。

袁泉:对,就是人其实很容易陷入到一个既定的相处模式里面。有的时候你可能会提醒自己尝试做一些改变,但是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抱抱妈妈”不仅是一个拥抱 而是关怀和陪伴

腾讯《一线》:黄梅莹老师,您之前休息了很久,重新回来演戏对您来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黄梅莹:挑战肯定是有的,我以前没有演过喜剧。这次跟徐导一块演喜剧很开心,她是一个喜剧人物嘛,怎么样要演出她的喜感,是不是在表演上有一些夸张,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但是我理解这个剧本,我觉得它是一个以喜剧的形式来带动和深化亲情的戏。

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演她的情,演出这个人物的丰富性来。但是也不能过于的煽情而失掉喜感,我自己又不太愿意用那种非常夸张的、流于表面形式的表演来逗观众笑,逗观众乐,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按照妈妈这个人物的性格和逻辑行为,用一种非常自然的表演方式来表演喜剧。

腾讯《一线》:有一处你喂徐峥吃东西的情节,拍得顺利吗?

黄梅莹:我觉得拍得挺顺利的,因为我生活中也有一个儿子。我儿子也难得回来,每次回来以后我给他做了好吃的,他因为工作也非常的忙,经常吃饭的时候也在打电话,吃了饭以后又继续跟同事聊工作,给削了水果也不吃,我就没办法,我就坐在他边上,他一边打电话,我就往他嘴里塞,这种情况经常有。

腾讯《一线》:您之前说过,演《囧妈》弥补了您的遗憾,遗憾是什么呢?

黄梅莹:我很多年没演戏了,因为没接到好的剧本、角色,基本上是放弃了,放弃了以后其实从心里来讲还是有一些遗憾的,对自己过去的表演有很多不满的地方。但是我觉得这次跟徐峥导演合作以后,我觉得收获非常的大。

徐峥导演这次又是导演,又是演员,他在表演上有很多的经验。他在现场会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来指导和帮助我进入这个角色。所以我觉得我跟他合作受益匪浅,而且我跟他在一块,几乎所有的戏都是跟导演在一块演。我觉得跟他在一块演戏真的是非常享受。

然后我非常敬重他,也非常信任他,虽然这次戏份很重,但我觉得我还是很轻松,没有感到有太大的压力。

腾讯《一线》:徐峥怎么评价黄老师的表演。

徐峥:她演情感戏的经验是很丰富的,只不过这次要适应到我们这个比较喜剧向的节奏里面来。

但是我其实从来不把喜剧理解为夸张和搞笑,我觉得喜剧就是一种氛围、一种状态,我们所有人都是按照真实的情境去演。有时候我生活当中跟妈妈的情境比戏里面要夸张,更好笑。

所以,其实我们就是按照正常、真实的生活来演的。所以黄老师我觉得处理得特别好,关键是我觉得她对整个人物和剧作的理解,我觉得都特别准。

郭京飞:我在这里面真的跟导演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我以前就是他的粉丝,我们俩是一个团的。我特别喜欢在台底下看他演戏,我没有想到他是一个这么勤奋的人,精益求精,但是我不会当面表达对他的感谢,打一巴掌揉三揉一直是我的路数。

腾讯《一线》:“你不能抱抱她吗?”这是生活中陶虹对你说的话,为什么会把它写进台词?

徐峥:对,生活当中我发现我的确是很久没有抱我的妈妈了。突然我想到这个动作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就浑身起鸡皮疙瘩,我觉得抱不了。当然这个抱的意思不仅仅是一个拥抱,它代表一个全面的一个关怀,一种陪伴。我觉得是从情感层面的,我觉得从哪个层面我都没有做好,的确是这样子。这成为我的一个题目,所以这个电影的创作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洗礼一样,过程当中我注意到我妈妈的变化,也注意到我自己的变化,我觉得我妈妈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她自己身上去了,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像是在改善。前两天路演完了以后,那天晚上回去是我妈妈生日,我就拿了一束花过去,抱了抱她,我发现也没有那么难,还行。

腾讯《一线》:会把“囧”系列继续下去吗?

徐峥:别再囧了,这个电影都不想叫囧,大家会审美疲劳,大家太想看爆米花电影了,我们不是。

腾讯《一线》:为什么最后又叫了囧呢?

徐峥:因为我征求了很多人的意见。大家就觉得还是“囧妈”。当时我想去报备的名字叫做《开往莫斯科的妈妈》,结果有人说文法不通。我后来一想,那开往春天的地铁呢?它怎么就开到春天去了呢?其实我觉得对于题目,没有说什么哪个行,哪个不行,看完电影你觉得合适它就是OK的。

我觉得看完电影以后,你还是会认同囧妈这个名字,只是给太多预期有的时候会有一点误导,另外,叫《开往莫斯科的妈妈》,在宣传的时候也挺费劲的,大家会说那是部什么电影啊?

郭京飞:我补充一下,爆米花电影并不可怕,我觉得过年大家在一起就是热闹,开心就是快乐,这个也是一种功德。《囧妈》我看完当然知道它不是一个爆米花电影,我觉得导演也在里面真的是搁了很多很多的心思,情感非常真挚。但是我觉得春节档就应该很快乐、很开心,这个戏里面依然有。

腾讯《一线》:徐峥导演,“囧”系列分别探讨你个人的困境、夫妻和母亲,接下来你会想要探讨什么?

徐峥:我觉得我也需要充电,我也需要再继续生活,在生活当中寻找素材,不是拍着脑袋就能弄成的。比如说跟孩子的这个问题,孩子教育的问题。我觉得那部分我也很感兴趣,做成一个什么样的东西,我还需要再思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zita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