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一线丨专访杨洋:从20米高空跳下不畏惧还很刺激,盼大家看到我的变化

[摘要]杨洋:“没有刻意去改变,确实也很巧,正好演到两个都与军人有关系的戏。当兵的肯定是得剪寸头,那是必然。我也希望让大家看到,我这两年放慢脚步,一个新变化。”

杨洋

腾讯新闻《一线》 作者:胡梦莹

作为国庆档上映的唯一动作片,电影《急先锋》改档至今日(9月30日)全国公映。杨洋在电影中扮演一名军人,相比以往的角色,无论性格还是外形都差距甚大。不止剃了寸头,甚至在枪战戏中整张脸不再干净,而是灰蒙蒙的并带有流血的痕迹。但眼神却非常坚定,爷们儿气息十足。

在接受腾讯新闻《一线》专访时,杨洋自曝为了演出“雷震宇”这个人物的力量感,拍戏期间每天坚持健身,以至于胸肌都厚了不少。

《急先锋》拍摄期间,成龙曾发生翻船事故,类似这样的惊险在杨洋踏上“硬汉”之路后也偶有上演。他透露,电影中曾吊着威亚从20米的高空跳车,也曾在军旅剧《特战荣耀》拍摄期间,险些被断裂的斧头砸伤脸。这件事令他至今心有余悸,“如果那一下砍到我自己,可能我的生涯就没了,我那么喜欢的角色一个都没了。”

但即便如此,他称这些并没有动摇他作为演员的信念感,“下一次喊开机,我依然会上头,会不管不顾的。”对于被指“转型硬汉”,他称自己并没有刻意去改变,但他希望大家看到,他这两年的新变化。

急先锋

“雷震宇”需要力量感要很Max,演完胸肌都变厚

《一线》:这次你有大量的动作戏份,开拍前训练了多久?

杨洋:差不多四五天,也有专门的武术指导给我们培训。我在戏里打戏比较多,主要就是训练怎么打、怎么出拳,以及怎么有力度。学舞蹈的经历对我有一些帮助,在记动作以及动作反应上,对于我是有提升的。

《一线》:以前在古装剧里也有动作戏,但和《急先锋》里拳拳到肉的打戏似乎不太一样。

杨洋:确实,动作戏更坚实,都是非常真的。以前一些古装剧,都是吊威亚在空中飞来飞去,发个招就行,这次是很现代式的那种打法。

《一线》:学舞蹈的经历对拍打戏有哪些帮助?

杨洋:第一优势肯定是在记动作上,另外协调能力也是比较轻松的。当然也会带来一些问题,比如舞蹈是更加柔一点的。有时我会害怕真打到对方身上,他们会疼,我就会收着劲,不会打得那么实。

但看回放,有时导演也会觉得没那么真实,会教我,成龙大哥也会教我。其实有时打戏的动作不能那么快,要打得稍微慢一点。一下就是一下,就是动作会感觉很有力量感。

大哥是动作片里非常有代表性的人物,在片场关于角色的打戏我都会向他取经。大家也会教我一些换弹夹的姿势,有一场换弹夹的戏是大哥旁观我拍下来的。

《一线》:以前没怎么拍过枪战戏,换弹夹算是难度大吗?

杨洋:当时我是在非常紧急的状况下。如果一个很熟练的人,经常玩枪,他都不用看枪就能直接看着旁边,把弹夹给换掉。但我需要练,而且因为是真枪,一些金属、机械的东西特别不好控制,有些硬,不好掰。大哥看之前的动作设计并不那么符合我,就改了个动作,现在呈现出的动作是比较好的。

《一线》:不知是不是错觉,你的胸肌似乎挺厚的。

杨洋:确实是。雷震宇这个人物体魄需要更有力量感,更Man一点。拍戏过程中,我每天都找当地的健身教练健身,每天抽出差不多一个多小时。

《一线》:类似这样的锻炼在军校时期是否已经习惯?

杨洋:当时还小,跳舞对我们而言就是健身。我们跳舞比健身还费体力,还辛苦。夏天的时候一节课一个半小时,我们得连续换三件T恤。你会看到,它全部都湿了,教室的地板全都是水。所以体力上的辛苦对于学过舞的人不是大问题。

杨洋剧照

高空跳车戏很刺激很过瘾,拍《特战荣耀》差点被斧头砸毁容

《一线》:印象中,NG最多次的是哪场戏?

杨洋:从高楼上往下跳到车上,又滚到地上。因为那场戏需要很多帮助,比如威亚、时间。我经常吊威亚,所以刚拍那场戏会觉得,吊威亚不是什么难事。但我没想过,会吊到那么高,好几层。

我以前吊的那种都是在空中飞、飘来飘去。这次吊是直接往下坠,怎么速度快就怎么下坠。坠到车上后,摔到车上,蹲车上,再摔到地上。那么高的高度,即使吊威亚也有很大冲击力。那场戏拍了小十遍了,楼也高,差不多20米左右。

《一线》:当时地下的保护垫大致多厚?

杨洋:也没太多垫子,因为他们在底下做了一层类似橡胶的地板。不像我过去拍戏可能会有一些木箱,箱子上放垫子。那天拍的时候没那些东西。

我和大哥聊过这些,他说,他是真的从楼上往下跳,没威亚、也没特效,就是真实地往下跳。我听到就惊呆了,我说:“大哥,你往下跳,你内心是崩溃的吗?不会觉得自己飞下去了?那可是直接往下冲。”不过成片中他看上去还挺顺的,感觉特别身手不凡,特别帅。

《一线》:自己跳又是什么感觉?

杨洋:很刺激!很过瘾!我从没这么跳过,很想跳。在上面那一刻,往下看会觉得挺高,但稍微喘两口气,我看着大家都看着我,给我加油鼓劲说:“可以的,你可以的。”一上头,我就直接下来了。也没什么事。可能也是因为小时候听了很多大哥的故事,给了我们很大影响,大家确实很拼,我们也必须得拼。

《一线》:成龙大哥拍摄期间翻船一度失踪,事发时你在现场吗?

杨洋:我没有在现场,大哥那晚之后他我聊天,提到当天发生的事。他说跳下去之后,那一刻他觉得可能上不去了。然后他就努力地想:我要冷静、要冷静。然后他就找找找,扒水,没有卷到漩涡里,突然就出来了。大家都吓坏了,我们也吓坏了。确实能看出大哥很拼。

《一线》:你在拍戏过程中有没有遭遇过类似的险境?

杨洋:经常。拍动作戏在所难免。我拍的另一部剧《特战荣耀》中就是,因为我们都是真来。拿真的头盔、真枪、真斧子。有个镜头,我要拿斧子把地凿开,我就一直凿,凿地很使劲。拍到第三条,还是用那把斧子,但一瞬间斧头断了,反向就冲着我的脸砸过来。那一刻是反应不过来的,躲闪不及。好在我运气好,没有特别正中对着它砍,有一些侧,斧头就从旁边飞过去了。

《一线》:会特别后怕吗?

杨洋:那是当天最后一个镜头。我坐在车上,我就空了。我觉得,如果那一下砍到我自己,可能我的生涯就没了,就做不了演员了。最重要的是,我那么喜欢的角色一个都没了,我自己可能都难了。也会觉得,这个世界有时还是要注意一下危险的。

但下一次喊“开始”时,我又会上头,会不管不顾,把所有东西都忘掉。就只是努力地想把最好的状态表现给镜头。

杨洋剧照

没有刻意转型,只想让大家看到我放慢脚步的新状态

《一线》:似乎每个男孩小时候都有英雄梦。

杨洋:都有,对于我而言,我很喜欢看动作片、科幻片。男生基本都如此,想成为英雄去拯救世界。小时候我自己就是这样的状态,现在能和成龙大哥合作,我是没想到的。我没想到,我这样一个从小看他电影长大的人,能和他合作。他还教我,拿摄影机拍我。太不可思议了。

《一线》:最初收到邀约时,第一反应是什么?

杨洋:我曾和唐季礼导演合作过一次。是在很多年前了,所以在唐导印象中我还是个小孩。之后有一次坐飞机,我俩正好进舱门时碰见。他认出我,我也看到他了。他一看我,第一句话是:“长高了啊,变壮了啊!”

《一线》:你什么反应?

杨洋:我说,“是是是”。他说,“行行行”。之后我们就各自忙工作了。一个月之后,我接到导演电影,他说有个电影,里面有一个退伍军人。我一听,军人好啊,我当过兵,一直想在影视作品中尝试演军人,不是也完成我一个梦想吗?太好了!

我就和导演见面,吃饭聊天,他提到影片里还有大哥。“哎呀,成龙大哥,太棒了。”感觉一切都是那么巧合,自然就合作了。

《一线》:期待自己在成片中的表现吗?

杨洋:当然,每部电影的角色都是我喜欢的。可能都会有些遗憾,但艺术就是有遗憾的。我希望努力能被看见,也希望更多人喜欢这部电影。

《一线》:从《急先锋》、《特战荣耀》中都能看出你的变化,你甚至还剪了寸头,为什么做这样的改变?

杨洋:没有刻意去改变,确实也很巧,正好演到两个都与军人有关系的戏。当兵的肯定是得剪寸头,那是必然。我也希望让大家看到,我这两年放慢脚步,一个新变化。像《特战荣耀》里需要演一个人物的成长,体力上的透支及心态上内心世界的复杂,对于我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

《一线》:演军人戏会让你联想到过去的军旅生涯吗?

杨洋:确实勾起很多回忆。比如当天我们训练后,就勾起我儿时在部队军训的状态。小时候部队也打过真枪,站军姿,站两三个小时不带动的。走正步,我当时是方队,想到“向右看!一!二!”那个敬礼,等等。勾起很多这种回忆,还会想到我们曾经的战友,他们现在都在别的地方。

《一线》:未来还有哪些想尝试的类型?

杨洋:很多,想演现代戏,古装剧也可以考虑。我小时候梦想当飞行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演一次飞行员。我的路还很长,需要挑战很多。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eliotxts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