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白岩松教青年别“内卷”:你们的焦虑都那么相同,能不一样点儿吗?

腾讯娱乐讯(文/三禾)2020年12月,由白岩松发起的面向“Z世代”青年人的大型系列公益演讲“对白:让我们和更好的你聊聊”完美收官。这是首档为大学生提供发声平台的演讲节目,同时也是白岩松“关注非名校大学生精神世界”政协提案的落地。自2019年6月以来,白岩松、李昌钰、周国平、马未都、刘震云、陈鲁豫、武志红、樊登等20余位嘉宾走进大学校园,通过30场演讲,分享自身的成长经历和人生感悟,激励新一代年轻人走出迷茫、找准方向、实现自我价值。

近日 ,长江新世纪推出同名新书《对白:让我们和更好的你聊聊》,提炼出求学、择业、责任、情感、心理等主题,将诸位嘉宾的演讲实录予以精编,堪称一部“青年人生指南”。

1月6日,配合新书上市及作为活动总结,四位主讲嘉宾白岩松、马未都、刘震云、陈鲁豫相聚“77剧场”,与青年人再次展开对话。

针对当下年轻人的迷茫和焦虑,嘉宾们直言,不要“内卷”,要舒展;不要被社会的单一价值观所裹挟,要活出自己。白岩松更是犀利反问:“你们的焦虑都是那么相同,能不一样点儿吗?”

合影

提问:在2020这极不平凡的一年里,有没有什么难忘的回忆想和大家分享?

马未都: 2020年一开年就遇到疫情了,我113天写了110篇文章,没有离开家,没有出屋,就在家里憋着,连楼都没有下,这对我来说是很深的印象。我都不记得我有一百多天的时间就在一间屋子里面、书房里面坐着,连续的。

马未都

鲁豫:我最大的感受是,人在特别独特的时候越能够发现跟世界紧密联系在一起。2020年我突然觉得我以前的生活方式最不健康,朋友圈里面不管是谁,每天一大早晒一万多步,我怎么走都走不到一万多步,有一天发现整个世界都变得特别安静,每个人每天也就是几百步,瞬间你就不是那个另类了,那一刻我开始有点惶恐。当时看了《抗疫日记》,作者说在疫情期间很长时间不看表,把每天分成几块时间,阅读,看新闻,看电影,根据那个阳光照进窗台,慢慢照进房间来判断时间。

陈鲁豫

白岩松:2020年对我来说,我觉得八个字送别它:绝不难舍,永远难忘。跟所有人的心情一样,从来没有像2020年12月31日一样盼望新的一年到来,但是没有想到2021年也有零下18度的时候(笑)。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其实新闻人在这一年是被需要的,我觉得这一年就像是所有人一起都在过隧道,恐怖的是前半年刚进隧道,伸手不见五指,深一脚浅一脚,现在虽然还没有出隧道,但是依稀看得到隧道出口处的光亮。

提问:对90年代及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马未都:我人生有一个最大的好处:从来不困惑。我没有怎么读过书,小学四年级就离开学校,就释放天性,坏处就是因为没有系统地读过书。知识的获得对于今天的人来说,途径太多、太容易了,现在知识碎片化的时候,你可能读书就很难沉下去。问一些年轻人必背的古文,很多人都不会背,说上学的时候都学过,全还给老师了,我这种没有学过的都能够背下来,因此对于年轻人的阅读,兴趣是第一位的。现在年轻人觉得自己困惑,996、007太苦了,但我觉得现在年轻人太幸福了,不操心吃、穿。工作很累,竞争惨烈,年轻所受到的一切苦难,是这一代人、每一代人必备的课题,就正视它好了,抱怨没有用,困惑更没有用,多看看这本书《对白》(笑)。

刘震云:我确实有困惑。我是农村的孩子,最大的困惑就是出路。高中毕业后 15岁就当兵了,我写过一篇小说叫做《新兵连》,正好发表在马老当时的刊物叫做《青年文学》。我那些表哥、表姐都 比我聪明,但是因为当时不能考学,就出去打工,做水泥去了。迷茫不迷茫、困惑不困惑,有时候并不是一个人决定的,有时候是环境的变化,比如说可以高考了,我就从部队回来上学了。

刘震云

鲁豫:我成长上学这一路没有什么吃过苦,但我并不因为没有吃苦惭愧,这是时代决定的。每一个年代,年轻人的困惑都是相同的,并不会因为物质条件有很大的改变以后困惑会减少。我是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青春时代有特别好的文学、音乐、诗歌、绘画、电影,可以读很多书,从中获得很多的力量。1985年我上高一,《红高粱》上映,整个一星期我看什么都是红的。那一年很多人去看影展,其中有一张玛莉莲·梦露的照片,那个氛围当中,会瞬间忘记人生很多不如意。

白岩松:我要提醒很多年轻人,当你要诉说你这一代青春非常艰难的时候,千万不要跟前几代人诉说,当你诉说青春的时候,要想到你的前几代人,不要说走进青春,连童年都没有走进。但是我又理解现在年轻人说的不容易,你们今天困惑的很多事情我们过去都没有想过。

提问:现在年轻人最焦虑的事情就是“内卷”,担心别人比你强。针对这个现象,您们有没有什么提议呢?

马未都:我为什么要比别人强?比别人弱怎么就不好了?没有必要比较,每一个人做好自己就够了,生活愉快,家庭和睦,这是最重要的。前两天整理文物,看到一个我过去买的臂搁上写着一句话:不到最倒霉的日子,都不知道平常是好日子;不碰到最恶的人,都不知道自己是个好人。在这个时候停止焦虑,干吗要内卷?舒展开来不就舒服了吗?别让社会淘汰就足以了。

刘震云:我觉得内卷不如舒展,生活没有淘汰过任何人,都是自己把自己给淘汰了。一个人跟另外一个人是没有可比性的,每一个人一定有别人所不具备的优势、条件、质地,包括所从事的行业。 95%到99.9%的家长总是希望自己孩子成为别人,这个别人是他的标准,还是公众的标准?什么叫做内卷,就是老是跟别人比,这是一个特别荒谬的误区,要跟自己比,我明天做得比今天稍微好一点。

鲁豫:建议在座各位年轻朋友应该去伪存真、去粗取精,毕竟大家所处的阶段是不同的,如果整个社会对于成功的评判价值很单一,让年轻人怎么去舒展?生命的价值在于每个个体的独特感受,咬紧牙关,各位都是榜样。

白岩松:我从来没有想过比别人强,我踢球从七八岁开始踢,踢到现在也踢不过梅西;写书也写不过刘震云;就算讲得好也是跟别人不一样;不能跟水均益比帅,他英语那么好,我学俄语的,用不上。我唯一替大家焦虑的,就是你们的焦虑都是那么相同,能不一样点儿吗?能让你今天不焦虑吗?人要顺大势,但是一定要逆小势。

白岩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hedwigsh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热门搜索

    为您推荐

视觉焦点

最新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