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 娱乐资料库 > 电视剧资料库 > 鱼跃在花见

鱼跃在花见 (2011)

剧情介绍

香港著名饮食大亨离世后,留下一家日式寿司店给二太太江映月(吕有慧饰)与儿子鱼至嚣(谢天华饰)及三太儿子鱼至嬴(张智霖饰)。至嚣为出色之日式料理师傅,一心钻研创作最完美的寿司美食,虽与至嬴同父异母,但一家人相处融洽。不久,寿司店遭到父亲的元配冷雍容(卢宛茵饰)恶意打压及骚扰,至嚣终忍无可忍,以寿司店作赌注向雍容下战书,雍容利用其私人看护赛思茏(杨怡饰)从中作梗,至嚣与思茏在一段疑幻疑真的感情中互相折磨,令至嚣意志消沉。
另方面,鲜鱼来货全遭封杀,至嬴要亲自赶到北海道采购,在飞机巧遇麻烦千金小姐姜羌(胡杏儿饰),二人误打误撞在鱼市场认识了号称“百目鱼神”的隐世高人慕容澄(刘松仁饰),至嬴因而被发掘原来是料理天才……

第1集
 至嚣至嬴 各制寿司 
至嬴在码头钓鱼时收到母亲映月的电话催促,于是使出绝招钓得乌头鱼;至嬴回到家把乌头鱼起出鱼扣部分,欲与母亲炮制的炒饭合制成「鱼扣炒饭寿司」,但因炒饭没有黏性,至嬴没法捏出漂亮的寿司。这边厢,是日休息的高级寿司店「月泷纱」的寿司吧前,一级寿司师傅至嚣,正努成完成一盘美丽得如艺术品般的寿司;这时至嬴与映月亦到达寿司店,为了把「鱼扣炒饭寿司」放入至嚣所制的寿司内,至嬴竟吃了至嚣的寿司……  
为解封杀 提出比赛  
映月带两位儿子到达鱼辉煌的墓前,拜祭逝世不久的丈夫,原来至嚣与至嬴是辉煌的私生子,因正室不让他们参加辉煌的丧礼,因此三人至今才到墓前拜祭。想不到这时辉煌的正室冷雍容折返,更在辉煌的墓前大骂三人……听到母亲不断被雍容攻击,至嚣忍不住向雍容说出,辉煌早把鱼家祖传的戒指送了给映月,令雍容气愤不已;雍容的看护赛思茏看不过眼,出言指责至嚣……  
与兄长不同,只是初级寿司师傅的至嬴突然向至嚣询问,指雍容的看护甚为面善,终想起她就是昔日的旧友「小龙女」;下属荣田通知至嚣,指致电向供应商订货时,发现没法订到任何高级海鲜,而荣田更指已查知每间供应商已与雍容所主持的帝煌集团签了独家合约,因此如要继续经营下去,便只得向帝煌取货……至嚣与至嬴兄弟直闯到帝煌集团与雍容对质,最后双方更同意用寿司比赛一决恩怨。  
双方决定以辉煌最喜爱的Tai(鲷鱼)作寿司比赛的主菜;映月在吃晚饭时向至嚣说出,其实自己不介意放弃寿司店甚至辉煌送的戒指,但至嚣指自己根本不会输……当听到至嚣说欲到北海道找师弟协助买入比赛用的鲷鱼时,至嬴突然说出店铺不能没有兄长座镇,因此自己很乐意「代兄出征」;至嬴在往北海道的飞机上,因意外被提升到头等机舱,更因此认识了对味道非常讲究的富家女姜羌。  
至嬴巧遇 买鱼高手  
姜羌因失去了隐形眼镜,因此向不懂日文的至嬴提议,由她当至嬴的翻译,而至嬴则照顾她直至取得新眼镜;雍容使计令月泷纱的高级鲜鱼卖得清光,之后却请来众名人帮衬,欲借机打击至嚣……至嬴在鱼市场中发现绝世高人慕容澄,竟可用以物换物的方式得一尾鲷鱼。至嬴偶然见到慕容澄重视的鲤鱼旗竟掉在姜羌头上,于是竟威胁慕容澄帮助自己。另一方面,至嚣亦主动拜访美食家唐奥,请他让出私藏的极品真鲷鱼,而唐奥竟提出要测试他……至嚣在比赛前一刻,决定选用由至嬴带回来的次级血鲷鱼参赛。

第2集
   至嚣公开 雍容诡计  
虽然面对雍容请来了高手宗师傅及使用了活生生的高级「真鲷」来参赛,但至嚣仍决定使用由弟弟带回来的次级鲷鱼「血鲷」参赛;当双方将寿司制作完成后,众评判对宗师傅的手艺大赞,但当吃至嚣的寿司时,却震惊得说不出话……经唐奥的解释后,大家才明白至嚣是以出色得手艺赢得比赛;至嬴高兴地向兄长说出因比赛效应而寿司店生意大好,但至嚣却严肃地向由日本回来不久的弟弟说出,现在的食材是来自世界各地,昂贵不已……  
至嬴恳求 高手协助  
至嚣看到雍容传给至嬴的短讯后,直接冲到帝煌集团的会议室,更向董事公开雍容运用集团的财力来针对月泷纱之事……至嚣离开时经过昔日辉煌的主席房间,忍不住坐上父亲曾坐的大班椅。  
雍容自会议后欲回到主席房,而思茏竟不自觉地替至嚣拖延时间……思茏最后因为介入雍容与至嚣的争执中,结果令自己的音乐播放机被弄坏。  
思茏的母亲秀馨向女儿提出一起参加亲戚的婚宴,但思茏却只是冷淡应对;思茏发现与弟弟思朗的视像会议接上了,因此便与秀馨一起兴致勃勃地与外国就学的弟弟通话。秀馨指女儿其实不用这麽辛苦去支撑家庭及供弟弟到外国读书,更劝她应动用家中拥有的金钱;思茏听后面色一沉……  
至嚣找唐奥,与他商量由北海道输入海鲜之事,唐奥说出在北海道有位出色的买手……  至嬴重回北海道,更使出三寸不烂之舌,向既是香港人,也是慕容澄好友的嘉穗套取有关他的资料,得知原来廿多年前慕容澄太太与女儿离开,他才开始变得孤僻。一脸不悦的慕容澄回家时,却突然发现家中竟煮了中式糯米饭而不禁大喜;正当慕容澄高兴地吃糯米饭时,至嬴与嘉穗出现,至嬴更指这饭是自己带来的手信;至嬴为了请慕容澄协助自己当买手,竟主动提出要与他斗酒,结果最终醉倒在慕容澄家中……  
至嬴姜羌 再次相遇  
早上醒来的至嬴,缠著嘉穗才得知慕容澄到了海边,于是便前去找他;为了想慕容澄心情变好,至嬴取去了慕容澄女儿小时候所带的小佛像欲变魔术,结果竟令小佛像掉到海中……思茏到影音店欲购回音乐播放器时遇上至嚣,原来他特意到影音店买机赔偿她;思茏感谢至嚣的细心,向他暗示了雍容正进行一个计画。寿司店突然停电,但至嚣仍是成功令贵宾感到满意。至嬴为了觅得新的小佛像而竟与姜羌及慕容澄在寺庙中相遇……至嬴将失物送回给姜羌时,最终却参加了他们的生日庆祝会,而至嬴更偶然得知了姜羌的秘密。

第3集
 至嬴拣鱼 创造奇迹  
慕容澄约至嬴到鱼市场,提出考验至嬴,更指自己只会与懂拣鱼的人合作。至嬴努力下拣得一尾大鱼,但慕容澄却指他选错了;慕容澄把鱼切开欲向至嬴解释他失败之原因,但竟发现鱼肚中藏有早前掉下海的小佛像……  
虽然觅回小佛像,但慕容澄仍不肯答应帮忙,只提出再给至嬴一次机会,要他用这条鱼制成美食让他享用;至嬴听后欲致电给兄长请他到日本帮忙,却被慕容澄没收了电话……  
姜羌帮忙 弄巧反拙  
慕容澄借出自己的家中厨房让至嬴使用,至嬴想通鱼腩并不是答案,但苦思下仍无结果,只好努力回想起至嚣的工作方法;回过神来的至嬴发现眼前只剩下一个鱼头,更发现姜羌把鱼已切得支离破碎,无法从中取出最好吃的部分;看到姜羌并不了解自己犯下的错误而不停说出不同的鱼头烹煮法时,至嬴受到启发突然灵机一触,但姜羌却不认同至嬴的选择而离开……  
至嬴与姜羌再次会合后到慕容澄指定的日式小店找他,姜羌助至嬴把寿司交予慕容澄吃,而他吃后说出很美味,但却说至嬴欺骗自己,因为这寿司应是出自北海道最顶级寿司师傅;至嬴叫屈,但却突然醒觉应是姜羌偷龙转凤……被慕容澄赶走的至嬴埋怨姜羌,但她坦言说出为了找出最好吃的寿司已花了不少钱。两人不欢而散,至嬴却发现姜羌掉了刚收到的生日礼物手链;至嬴再到旅馆欲把手链归还,却发现姜羌的父母竟带著行李离开……  
姜羌的父母得知至嬴已得知他们与姜羌的关系后,更托至嬴把利是交给姜羌;至嬴回到早前与姜羌争吵的地方,见她正努力寻找手链,于是把手链还给她时,硬著头皮说出姜羌父母破产逃亡的事……当姜羌以为至嬴开玩笑,却看到至嬴把姜羌父母的利是取出,而姜羌亦收到母亲传来的短讯……哭累了回旅馆睡了一晚的姜羌,离开房间时,竟发现至嬴原来通宵在房外守候自己。  
至嚣思茏 关系大进  
当慕容澄把小佛像放回昔日收藏的地方时,姜羌竟突然前来替至嬴说项;慕容澄提出要姜羌在他的家中找出收藏的小佛像……姜羌喝著慕容澄煮的粥,一面说出自己刚遇到的不幸时,慕容澄听后竟不自觉地替她打气;至嬴再次拜访慕容澄,得悉他终答应当月泷纱的买手……雍容因没法成功对付至嚣等人,将怒气发洩在思茏身上;下班后的思茏步至海旁散心时,发现至嚣致电给自己。至嚣与思茏通电话时发觉她心情低落,特意到码头安慰她,两人最终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思茏向至嚣谈到自己的身世,更将家人的照片与他分享时,却令至嚣大感震撼……

第4集
 至嚣刻意 疏远思茏  
心情沉重的至嚣回家时,发现满脸笑容的弟弟与母亲正迎接自己;映月说出至嬴已完成任务聘得买手,因此特意煮了满桌美食。至嚣无言地自厨房取出啤酒;至嚣并没有因成功请得慕容澄的事而高兴,反而要求弟弟陪自己喝酒。当思茏致电给至嚣时,至嚣竟刻意不去接听,而另一边的思茏,却因联络不上至嚣而为是否应该订票看戏之事感困惑;翌日思茏到寿司店,把一封信托荣田转交至嚣……  
至嬴思茏 终于相认  
至嬴倒垃圾时,发现垃圾筒中竟有戏票,于是便将它据为己有;晚上思茏在戏院内发现有人突然坐到自己的身旁,因以为是至嚣而欲握对方的手,却发现来人竟是至嬴……至嬴忍不住跟随思茏离开戏院,更趁机向思茏说出昔日事,终令思茏想起两人原是旧识。从谈话中至嬴得知思茏仍是独身,不禁暗自高兴;回到家中的至嬴,翻箱倒笼寻回昔日思茏帮助自己换得的摇摇,更尝试开始练习。  
因为无法与至嚣连络上,思茏主动到寿司往找他,问他为何自那天晚上后便突然疏远她,想不到至嚣竟说出……失落的思茏离开寿司店时,竟看到至嬴在公园练习摇摇;至嬴发现思茏心情低落,坚持要她看自己表演摇摇,而在远处的至嚣竟默默地看著他们……晚上至嚣看到弟弟在练习摇摇,忍不住问他小时候暗恋的人是否就是思茏,至嚣更指思茏是雍容的人,不应接近。  
寿司店众人收到慕容澄寄来的海鲜,至嚣更发现慕容澄处理海鲜的秘诀,因此特意致电给他……雍容带城中名人及影星曲琪到月泷纱吃寿司,一众传媒亦闻风而至。曲琪食物中毒入院,指是因为吃了月泷纱的寿司,因此食环署的职员到寿司要求带走食材检验,而至嚣亦判断需要停业数天。虽证明寿司店符合卫生标准,但人客减少了;至嬴为增加客源,瞒著兄长私下扮作「寿司Buddy」到街上派传单……  
为振名声 参加比赛  
至嬴派传单时与姜羌相遇,更请她到寿司店欣赏兄长的手艺;至嚣发现弟弟竟在街上派传单宣传,不禁大怒。为了重新打响月泷纱的名声,至嚣决定参加电视台举行的「速度寿司比赛」,为了胜过上届冠军,至嚣以极端的方法练习捏寿司……至嚣到医院检查因练习而弄伤的手部时,偶然听到思茏为了自己,竟到医院托人打听空缺,欲辞去服侍雍容的高薪职位……比赛结束,至嚣数目上落败,但判评唐奥却指赛果有误……姜羌突然致电给至嬴,更指自己的店被打劫;至嬴赶至,但姜羌竟指不欲报警……

第5集
思茏义助至嬴感动  
至嬴回家时,发现思茏竟在管理处出现;思茏把记忆卡交给至嬴,指这是雍容的录音,将可协助他们解困,至嬴感激之馀亦担心思茏,但她却指不用担心。雍容回到帝煌集团时,发现大批传媒已在守候;这时至嚣出现,更指是他约众传媒到此有事宣布,之后至嚣当众播出雍容对付至嚣等人的录音……至嚣更向众传媒公开,雍容执着於对付自己的原因是因为他是辉煌私生子。  
得知真相思茏混乱  
至嚣得势不饶人,主动向雍容提出比赛,指如果输了便把月泷纱的招牌交出,但胜出后却要雍容不再骚扰他们。雍容吩咐亦匡调查为何至嚣能取得录音,思茏主动向雍容说出是自己出卖她,并向她递上辞职信。想不到雍容没有发怒,反而指思茏为了至嚣而牺牲自己并不值得。思茏大惑不解,雍容缓缓问她,当年思茏的父龙因意外被车撞死后,是否有人给了一大笔钱给思茏母亲……  
混乱不已的思茏到秀馨工作的地方,打开电话显示出至嚣的相片,向母亲查问当年是否相中人把支票交给她;从秀馨处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思茏既伤心又气愤……这边厢至嬴被传媒烦扰,,气得把电话关掉;这时至嚣回家,至嬴出言指责,但至嚣却直认自己没有做错,更解释把事件张扬是为了阻止雍容继续对付月泷纱;至嬴忍不住说明白兄长欲运\用公众压力,但现在却反先压跨了母亲……  
思茏茫然地在街上流连,而至嚣因明白母亲与弟弟不认同自己所为,亦在街上闲荡;思茏在橱窗倒影离远看见至嚣,刻意回避对方,而至嚣看见思茏的背影后,亦特意转身离开,但结果两人竟再重遇。思茏要至嚣陪自己喝茶,更问他有没有事要向自己解释或是道歉,但固执的至嚣却只再一次伤害了思茏……思茏再次回到冷家,向雍容说出要为自己的父亲讨回公道。至嬴与姜羌重遇,姜羌更向至嬴出示一条迷你仓的锁匙……  
姜羌寄住至嬴家中  姜羌指自己已把暂居的店铺退租,因此需找地方住;但至嬴看见姜羌为省钱竟欲租住单人套房,於心不忍下招待姜羌到家暂住。映月热烈欢迎,但姜羌却指至嬴安排的天台屋太小,令他哭笑不得;晚上吃饭时,姜羌指映月的菜式不够美味,因食材不是最好云云……至嚣得知雍容聘请了自己的师傅刘守正后,特意与师傅见面,两人更针锋相对;姜羌在天台屋发现至嬴小时候暗恋他人的秘密。至嬴安排姜羌到月泷纱工作,在中段休息时间,姜羌在好奇心驱使下,取去至嚣的柳刃刀来观赏;但当至嚣回到岗位时,却发现爱刀竟然失踪……

第6集
  师徒对决各施绝活  无知姜羌徒步回家  
把身上仅有的五十元钞票乘巴士的姜羌,在蒙胧中被司机唤醒,原来她已到了天水围总站;惊惶失措的她只得靠一双脚徒步走数小时回家。当她倦得倚在墙边,感到饥寒交迫之际,突然有一流浪汉把饭盒递到她的面前……好不容易地姜羌与至嬴遇上,但她仍责怪至嬴不信任自己;看到这样子的姜羌,至嬴只得顺她意答话。当至嬴要求回到两街之隔的家时,姜羌竟说倦得要乘的士,至嬴最后只得背她……  
至嬴发觉兄长恋情  
当至嬴与姜羌回家之际,谈到至嚣失刀之事,姜羌突然说出她拥有相近的柳刃刀,至嬴听后大喜过望;至嬴带姜羌及柳刃刀赶回厨房,向至嚣赔罪。至嚣初指一般刀是没可能替代自己用惯的柳刃刀,但当他把锦盒打开后,却发现原来姜羌所收藏的刀与自己是出自同一刀匠之手,不禁惊喜不已。在至嚣试刀之际,至嬴与姜羌一边试吃至嚣切下及切碎的鱿鱼边闲聊,至嚣却因此得到启发,尝试用新方法调制鱿鱼……  
晚上至嬴在房中画漫画,更幻想思茏看到漫画后了解自己的心意;至嚣发现弟弟又沉进了妄想世界,忍不住认真与他谈及思茏之事。至嚣向弟弟说出,虽然至嬴至今仍喜欢思茏,但或只是童年感觉的延续;而至嚣更鼓励弟弟,男性在事业有成时,才会得到女性的欣赏云云……  
月泷纱下午休息的时间,至嚣约思茏在外见面,更将新制成的鱿鱼寿司让她品嚐;但这边厢至嬴却决定找思茏表白。  
至嬴亲眼看见兄长与思茏拥抱在一起,瞬间明白一切的至嬴气得高声指责至嚣,然后掉头便走;但想不到在不远处,坐在车中的雍容却看到这一幕……从后一直跟踪至嬴的姜羌,躲在一旁看著失落的至嬴坐在公园,想不到至嬴主动叫她现身;当至嬴回家时发现兄长一直在大堂等候自己,至嚣欲向弟弟解释但至嬴态度强硬。看到弟弟的反应,至嚣竟说出可以为兄弟情放弃与思茏的恋情……  
努力游说取消比赛  
晚上姜羌发现至嬴在天台上焚烧旧物;至嚣在店中工作时至嬴主动走到兄长身边,两人最终和好如初。另一方面,雍容向思茏提议,要她接近至嬴……思茏向映月说出,如至嚣胜出比赛,雍容将不会放过他,映月听后担心不已。得知此事的至嬴欲到帝煌集团与雍容商量时,却发现弟弟至宝亦在。至嬴没法说服雍容取消比赛,更在她口中得知至宝变成今天模样的原因……至嬴尽最后努力劝兄长放弃比赛,可惜无法成功。至嬴、姜羌与映月三人只得商量到底如何能阻止至嚣取胜……

第7集
  至嚣落败 大受打击  
在两位评判试食後,竟指至嚣的寿司出了问题,不能置信的至嚣把寿司放入口中时,终明白自己为何落败;看到评判指胜利者是正守所属的帝煌集团时,雍容忍不住放声大笑……因落败而放弃月泷纱的至嚣赶回店中,粗暴地质问下属是谁人出卖自己;当荣田等人不知所措时,至嬴主动向兄长说出真相。众人替至嬴说项指他应是有原因,至嬴只得向至嚣说出如他胜出雍容将对他不利,而这时思茏出现在店中……  
参加比赛 欲图再起  
思茏指欲向至嚣说出真相,因此要他出外与自己详谈;思茏坦白向至嚣说出一切都是由她设计策画,至嚣茫然不解,质问为何要陷害深爱的人,思茏说出她早知是谁人把父亲撞死……看见至嚣颓丧地坐在店中,至嬴忍不住再向兄长再三道歉,但至嚣终把怒气倾泻而出,两兄弟更扭打起来;冷静下来的至嚣终向弟弟说出思茏陷害自己的原因,他更要求至嬴不要向映月说出此事。  
思茏到雍容家覆命,从她的手中取支票後要求回家。当思茏回家後将收到的支票交予母亲,更指出有人出钱要自己对付当年令父亲死去的人;秀馨不认同女儿的做法,更把支票退还给女儿……至嚣兄弟两人回家吃饭,至嚣将店的锁匙交出说不会与雍容见面;姜羌见状欲以过来人身分劝至嚣放下尊严面对现实,但反而被他狠狠责骂一顿,令姜羌气得离家出走……  当姜羌的怒火消退後,却不幸发现自己迷了路;正当她徬徨不已时,竟发觉至嬴为她画了一本「平民手册」……翌日雍容偕亦匡到达月泷纱,更要装修工人把招牌拆下後让自己辗过。之後雍容要映月靠近自己,然後一巴掌掴向她;想不到是映月竟不理痛楚诚恳地再向她道歉……唐奥步进店中,主动将一个公文袋交给至嬴;在公园心情烦躁的至嚣欲吸烟之际,至嬴出现阻止兄长,更给他看唐奥交给他,有关连锁寿司店经营权争夺比赛的参赛表格。  为寻亲人 再赴日本  
至嚣答应弟弟,如他能在一星期内煮出美味的醋饭,便答应参赛,於是至嬴与姜羌合力用不同的米来试味,以找出最好的组合。得各人的协助,至嬴顺利说服哥哥参赛;姜羌在家中翻看与养父母的合照时,发现中间混有一张自己与亲生母亲的合照。当至嚣与弟弟到达北海道时,竟发现姜羌亦下塌在同一间旅馆;另一方面,慕容澄向在旅馆工作千代子查问有关妻女的下落,但却无发现。至嚣突然看见思茏在北海道出现,她竟向至嚣说出欲与他重新开始……

第8集
  至嚣姜羌 私下对话  
看著至嚣抛下自己洒脱离开,思茏欲追回他;但思茏跑下梯级时不慎跌伤,至嚣毫不留恋没有回头;至嬴买东西离开时发现思茏,至嬴真诚地向思茏表现关心,令思茏禁不住相问为何不恨她;听到至嬴坦言对思茏父亲之死的看法,思茏不禁为至嬴的善良而感动。至嬴劝她可先回香港等至嚣取胜,但思茏却坚持自己要与他谈个明白才会心息。另边厢姜羌一直追问失忆的千代子,但她却完全没理会姜羌……  
至嚣顺利 打入决赛  
在旅馆散步的至嚣发现姜羌像是欲打千代子,忍不住出手阻止,但姜羌反而指责他。至嚣终明白姜羌是为了寻找亲生父母的消息,而缠绕著千代子;至嚣问姜羌为何不将此事告知至嬴,想不到姜羌说不想正集中精神比赛的至嬴分心……至嚣兄弟一起享受露天浸谷时,至嬴向兄长说遇上思茏一事,更向他转述思茏会一直等他回心转意;至嚣问弟弟的感觉,竟然协助暗恋的对象复合,更向他说出姜羌到北海道寻亲之事……  
因没法从千代子身上打听到妻女消息,慕容澄只得在居酒屋中喝闷酒,这时至嬴偕兄长及姜羌出现;原来至嬴欲托慕容澄在是次比赛中替他们寻找食材。但当至嚣看到慕容澄不客气的态度後,心高气傲的至嚣便拂袖而去;一直在旁看著事情发展的嘉穗,除提出会到场替他们加油外,更说出有关看到萤火虫便可愿望成真的传说……另一方面,独自一人的思茏竟收到雍容的电话。  
争夺海外经营权的比赛开始,一共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九位寿司师傅参赛,而比赛将分为三人一组,每组一人出线进入决赛。而至嚣兄弟一组的第一道比赛题目为「山葵」;当至嚣试出比赛用的山葵是上等之物後,为了令它的味道更突出,至嚣用上了小火炉……  
第二道题目则是「醋饭」,兄弟两人合作下,两道题目都顺利取得了满分;第三道题目是考验「刀法」,大会给参赛者一块极难切的鱼肉,但至嚣终想出办法而顺利出线。  
发现真相 努力隐瞒  比赛结果有四队同分,因此需进行附加赛以淘汰一队;姜羌被萤火虫吸引离开会场,最终竟给她找到母亲的坟墓。另一方面,慕容澄亦被萤火虫所带领,因而发现了妻子的坟墓,而他更在墓前检到一只耳环;比赛再次进行时至嚣因看到思茏得到启发,成功判断出醋饭上曾放了甚麼材料。至嚣向思茏说出心底话,两人更过了缠绵一夜。慕容澄往拜祭妻子时,发现姜羌与至嬴,更听到姜羌如何咒骂父亲……  
至嬴发现千代子追打慕容澄,更因此得知他是姜先生生父的身分,慕容澄极力阻止他说出真相……

第9集
至嬴施计 寻得协助  
至嬴回到旅馆时发现姜羌已带著行李,在街上等车往机场;至嬴不欲姜羌父女再次分离,决定使出激将法让她留下;姜羌赌气决定留下,至嬴亦顺理成章要求她协助自己应付比赛……至嬴偕姜羌再次拜会慕容澄,吓得他以为至嬴已说出了秘密;慕容澄在姜羌请求下终答应协助至嚣兄弟当比赛买手,为了能制作出色的醋饭,慕容澄带他们到制醋厂,更从厂中的师傅手中取得优质饭醋。  
姜羌发现 嘉穗对象  
当至嚣与思茏在红叶下漫步回旅馆时,至嚣因发现至嬴与姜羌,竟把牵著她的手放开,更要她回避;至嚣向弟弟打招呼,至嬴没有发现兄长的异样,但姜羌却似有所发现。至嚣再与思茏会合,更向她解释不想两人复合之事被至嬴得知,因怕会令他心情低落影响比赛。两人离开时,思茏问至嚣附近有否书店,指昔日在香港看到的一本翻译漫画没有看到结局,所以想找找看;至嚣反问她如买到后是否能看懂内容……  
姜羌与至嬴说出估计思茏与至嚣复合之事,至嬴表面上无异样,但心情却低落起来;姜羌看到后努力替他打气,但至嬴说出不是介意两人之事,反而是对至嚣担心自己会被此事影响而无法释怀……当两人坐在长椅上时,至嬴突然说出一句「友达以上,恋人未满」意义不明的说话,令姜羌吓了一跳;早上至嚣兄弟两人到鱼市场寻觅决赛所用的穴子鱼(anago),但至嚣发现大部分也是人工养殖,这时至嬴再次劝兄长与慕容澄见面。  
当至嬴带兄长到码头时,至嚣发现姜羌与嘉穗等人亦在,而慕容澄亦做好了出海的准备;至嬴欲游说姜羌与他们一起上船,慕容澄听后暗自高兴,但姜羌却说自己最怕穴子鱼这类「滑溜溜」的鱼……三人出鱼后,至嚣发现由渔网所捉的穴子鱼身有损伤而不合做上等寿司,想不到这时慕容澄已成功钓了一尾肥美的穴子鱼给他;另一方面,姜羌与嘉穗两人在岸上边吃便当边等他们时,姜羌发现嘉穗原来喜欢上慕容澄而不自知。  
至嚣伤手 意志消沉  
至嚣与思茏约会时,突然把她欲找的漫画取出,而至嚣更向她解释漫画的结局是非常圆满;思茏为至嚣的细心而感动不已。  
当众人准备试吃至嚣精制的穴子鱼寿司时,至嚣终介绍思茏与大家见面。至嚣兄弟回房间时,突然发现秘制的酱汁竟然被打翻倒在地上;没法寻得替代品的至嚣,竟接受了思茏带来不明来历的酱汁。至赢发现兄长想用别人的酱汁参赛后,为了不让至嚣变相作弊而与他争执,结果至嚣不慎弄伤了手腕没法参加比赛……

第10集
  至嬴决定 为兄参赛  
为了不使兄长失望地回香港,至嬴提出由自己代表参赛,至嚣虽然认为弟弟根本没有胜算,但看到至嬴一脸认真,只好决定留下。得到兄长默许,至嬴决定煮穴子鱼让众人了解自己的手艺,大家一致认为因为没有了适合的酱汁,所以没法提升当中的美味;至嚣更指出刀工亦是极重要的一环,因为要在四十五秒内把穴子鱼起肉,才可以保存到鱼的鲜味,但至嬴根本没有处理穴子鱼的经验……  
为了取胜 训练至嬴  
看到至嬴因经验不足而开始气馁,慕容澄替他打气,更指至嬴有体贴食客的心,所以尚有胜机。为了协助至嬴,慕容澄要他练跑,以提升握刀的气力,亦特意带他出海了解鱼生长的环境及到鱼市场学习挑选各式鱼类,而至嬴亦努力写下笔记……慕容澄示范切穴子鱼后让至嬴练习,可惜努力了半天,仍无法顺利把鱼切好,慕容澄终忍不住发火,在一旁的姜羌指责慕容澄,反要至嬴出面息事宁人。  
至嚣做物理治疗作复健,思茏从旁鼓励,但至嚣因欲缩短复原时间,竟私下加长运动时间,恩茏及时阻止他。姜羌在酒店休息时,梦见自己变成了小龙女,而杨过竟然是至嬴;惊醒的姜羌,终明白自己原来已恋上他……至嬴再次于慕容澄面前练习,结果仍无进步;至嬴被责骂后到海边散心,而姜羌为了替至嬴打气,特意扮作幪面超人唱歌,但仍无法令至嬴振作。  为证明至嬴有能力在限定时间内完成切鱼取肉程序,姜羌竟说自己也能克服心魔,主动挑战处理穴子鱼……  
至嚣发现弟弟竟在短时间内练成刀功,暗感惊讶,而至嬴亦提出放弃调制酱汁,以白煮穴子鱼然后下调味料提升味道。思茏发现至嚣在厨房内欲练习制作寿司,最终却令手伤加剧;从医院离开后,至嚣支开思茏后失踪;思茏担心至嚣自寻短见,四出找寻下终觅到他,泪流满面的思茏忍不住向他说出一切事情的真相……  
至嬴成功 赢经营权  
姜羌努力用各种调味料作组合,终发现最适合为穴子鱼调味的方法,至嬴大表感激。  决赛开始前雍容现身,说要亲眼看著至嬴兄弟惨败而特意到北海道。至嬴不负众人所托,终胜出取得经营权;当至嬴兴奋地与兄长分享时,至嚣提出要弟弟自己处理与决定新店的一切。  思茏特意向至嚣辞行,更表示将不会在他面前出现,但至嚣竟向思茏示爱,请她留在自己身旁。众人到神社许愿,更各自把心愿写在绘马上,想不到至嚣竟写下……

第11集
  至嬴得知阿澄本为出色寿司师傅,欲邀请他回港相助,却遭拒绝,其后羌姜出手帮忙,逼令阿澄收了至嬴为徒。至嚣忽然提议思茏重回雍容身边工作,保持收入供养家庭。至嬴三人回港,阿澄急忙致电查询羌姜情况,至嬴藉羌姜引阿澄回港。秀馨病情未见好转,思朗不听思茏劝告,坚持留港半工读。至宝跟雍容争吵后出走,被思茏遇见送回,雍容为此重新接纳思茏留下工作。阿澄与嘉穗自日本飞抵香港,既协助「意寿司」开幕,又希望能照顾羌姜,并建立父女关系。阿澄更为羌姜精心安排房间,让她同住。「意寿司」正式开幕,至嚣备受冷待,心里不是味儿。唐奥与食评家刘丽受雍容指使,到新店挑战至嬴技艺与知识,至嬴难以应付,至嚣却袖手旁观。

第12集
 羌姜挺身维护至嬴,以凌厉词锋令刘丽哑口无言。至嚣惊见「月泷纱」经已改名营业,誓要重夺所失。羌姜气走刘丽令「意寿司」声名大噪,传媒更争相访问羌姜,羌姜决准备进军食评界。羌姜在日本杂志写的食评,令各地人士对「意寿司」另眼相看,连国际名饮食杂志亦准备来港试食评分。至嚣刻意隐瞒众人暗中练回右手,却被一老食客批评他不及至嬴之手艺,至嚣不忿,誓要破坏至嬴成就。国际杂志到访当日,至嚣令茶水出问题影响评分,更向至嬴说出自己才是最好的,指至嬴根本未达水准。至嬴心烦找羌姜倾诉,阿澄暗中听到,指出至嚣机心重,不会轻易放弃对付至嬴。至嚣主动接近至宝,暗中教唆至宝向思茏示爱。

第13集
  思茏在医院向秀馨道歉,二人和好。秀馨病情转坏,思茏致电至嚣求助,至嚣却不接电话,专心教导至宝向思茏示爱。秀馨终病逝,思茏最需要人支持时,只有雍容亲临安慰。秀馨离逝后,思茏因雍容和至宝对自己好,决定继续留在雍容身边。羌姜为了至嬴,一心一意地研究,终做出特色「板长豉油」,带旺「意寿司」生意。阿澄提议大量生产豉油,为羌姜赚取第一桶金。至嚣向至嬴说出手伤早已康复,更向至嬴发出挑战。至嬴为此烦恼,往找羌姜倾诉,羌姜指至嬴逃避是怕自己胜过至嚣。雍容邀请思茏协助管理「帝煌集团」,至嚣鼓励思茏接受。雍容亲信游亦匡看穿至嚣心怀不轨,出言劝阻至嚣。至嚣竟向雍容告密,令亦匡在雍容面前失宠。至嚣逼至嬴决斗。

第14集
  雍容病重入院,求思茏下嫁至宝,令其下半生有人照顾。至嚣在医院出现,要求思茏与至宝成婚,令自己可藉思茏掌控「帝煌集团」,更指思茏有份害自己失去「月泷纱」,有责任作出补偿。思茏终决定下嫁至宝,作为对至嚣的补偿,至嬴得知后与至嚣比赛,以换取思茏不需嫁给至宝。思朗因思茏不听劝阻要跟至宝结婚,决定离开家庭,冷静自己。至嚣、至嬴再次回到日本决斗,至嬴因求胜心切而败给至嚣。至嚣重掌「意寿司」,至嬴却出走北海道。羌姜即追寻至嬴,阿澄亦赶回日本协助,无奈却无所发现,唯羌姜并无放弃,更不断于墙上留言给至嬴。原来至嬴躲在昆布场工作,羌姜得悉后,即与阿澄、嘉穗赶往海边见至嬴,更向至嬴表白爱意。

第15集
  至嬴冷淡拒绝羌姜爱意,令她伤心离去。至宝虽不明白何谓爱情,但在雍容安排下,终与思茏成婚。成婚之日,雍容含笑而终,思茏成至宝唯一依靠。羌姜与至嬴虽同在北海道,但二人彷佛成为陌路人。羌姜从亡母墓前之祭物,得知阿澄是自己生父。羌姜拒绝接受阿澄,独自流连街头。至嬴得知,即四出寻找羌姜,心中回想和羌姜的往事,二人在北海道海边,终开始恋人关系。羌姜坚持不肯回阿澄的家,终由嘉穗出面,劝服羌姜回阿澄家,但仍是不肯唤阿澄为爸爸。至嬴不肯返香港,令羌姜不满。「意寿司」总公司不满至嚣只顾管理「辉煌集团」,要收回经营权,「意寿司」众人要求至嬴回港重掌大局,至嬴因未能走出失败阴霾而拒绝。

第16集
  阿澄带至嬴到寺庙学习忘记寿司。至嚣出掌「辉煌集团」作公司总裁,只顾扩展饮食王国,更将亦匡赶离公司,令映月伤心。思茏交出一切给至嚣,希望至嚣能放下仇恨。阿澄对羌姜坦承后悔当日令妻子出走,劝羌姜珍惜与至嬴的感情。至嬴在寺内苦修,却没法忘记寿司,在羌姜鼓励下,至嬴终决定与羌姜、阿澄回港。至嬴到庵堂找映月遇上至嚣,至嚣骂至嬴是野种,映月不欲为难,决留在庵堂。至嬴无家可归,暂住阿澄家。至嚣自我中心,只顾生意而冷落思茏,思茏有孕亦没有对至嚣说出。羌姜之「乌冬店」快将开幕,请映月到新店庆祝生日。「意寿司」总公司要至嬴投得「日本一」作条件,换取延续经营权。阿澄为羌姜放下尊严找人协助至嬴竞投「日本一」。

第17集
  至嬴得阿澄协助,终投得「日本一」,令「意寿司」重振名声。羌姜终开口叫阿澄为爸爸,父女二人更一起制作鲤鱼旗。至嚣举行推广试食会,被记者追问当年至嬴装败,让至嚣到日本学艺一事。至嚣被追问与至嬴决斗的真相,要再与至嬴比赛。至嬴为日本国宝级运动员长泽准备寿司,却因心急应付,用上有问题食材令长泽入院,终被控告要求赔偿,影响「意寿司」生意。至嚣对记者指至嬴缺乏经验,令至嬴对制作寿司失去信心。至嬴从思茏与映月身上得不到支持,令至嬴忽欲与羌姜结婚,阿澄却感觉并非合适时机。「意寿司」总公司认为至嬴业绩不理想,考虑收回经营权。至嬴不愿面对问题,阿澄认为至嬴以与羌姜结婚为藉口,逃避面对失败。

第18集
  羌姜为令至嬴重新振作,决定与至嬴分手。至嚣劣待至宝令思茏不满,想堕胎免对至宝不公平。至嚣知道思茏有孕,只关心腹中儿子父亲谁属,更往刺探至宝口风,思茏恼恨至嚣只当自己是棋子,并没认真关心自己。亦匡告诉思茏当日与至宝之婚约并无实效,思茏可自行决定将来之生活。思茏决定放下至宝,并与至嚣分手,独个儿远走他方生活。至嚣因思茏离开,伤心回家,映月却未因前事而放弃至嚣,更劝至嚣指亲人是最重要。至嬴为至宝制作寿司,令至嬴回想过往寿司制作之路,回复做寿司之信心,更陪至宝为孤儿做寿司。至嬴重新振作,又得阿澄支持,与众人协力经营「意寿司」。唐奥忽然到来,对「意寿司」之食物诸多挑剔。

第19、20集集大结局
  至嬴虽遭唐奥挑战,却虚心接受批评改进。原来唐奥受羌姜指使,志在令至嬴的寿司技艺得到提升,但被至嬴发现,误以为羌姜落井下石,至嬴更在记者面前与羌姜划清界线。至嚣远赴北海道终找到思茏,但思茏提出考验给至嚣,方肯重新开始。至嬴从孤儿身上,学习突破传统寿司,连阿澄亦感满意。羌姜得知后感到自己的付出没白费。至嚣、至嬴终和好,至嬴亦决定接受与至嚣的比试,以解决二人的心结。至嚣到「意寿司」遇阿澄,二人比赛手艺,比赛令两人开始欣赏对方。至嬴从长泽口中得知因羌姜作说客,「意寿司」才能解决官非,终冰释对羌姜之误会。至嬴本想赶往见羌姜,但中途改变主意,希望专心完成比赛才见羌姜。 至嬴比赛前,特别为羌姜精制饭盒,来表达自己对羌姜的爱意。至嚣、至嬴两兄弟的世纪之战正式开始,赛事以「人生」为主题比拼。二人以自身的不同阶段,作为寿司的点题,斗得难分难解。羌姜赶往比赛途中却遇上车祸,虽完成手术保命,但却昏迷不醒。至嬴与阿澄寸步不离在医院守候,终等到羌姜甦醒,但羌姜醒后,却把至嬴忘记得一乾二净,更赶至嬴离开。至嬴不离不弃,每天为羌姜做寿司,希望可令羌姜记起二人过往的一切。羌姜虽忘记一切,却深受感动,决定与阿澄回北海道寻回自己的过往。至嬴亦决定到北海道,重新体验生活充实自己,希望有一天羌姜能重拾记忆,和自己在北海道街头相遇,展开新的一页。

鱼跃在花见

9.0

片名:鱼跃在花见

地区:香港

类型:TVB / 剧情 / 爱情

查看所有72条评论

导演:苏万聪

编剧:暂无数据

主演:张智霖 / 谢天华 / 杨怡 / 胡杏儿 / 刘松仁 / 敖嘉年 / 卢宛茵 / 吕有慧 / 骆应钧 / 韩马利 / 洪卓立 / 李天翔 / 欧瑞伟

上映日期:2011

剧集:20集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