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娱乐 > 娱乐资料库 > 电视剧资料库 > 一枝梅

一枝梅 (2008)

剧情介绍

通过当时朝鲜王朝的种种现象来讽刺当今社会存在的官场与黑势力勾结、高官子弟享有特权、作弊风气等社会现象。
朝鲜时代中期,有一个活在百姓心中的侠盗,他就是一枝梅。他是专门惩罚有钱有势,有武力的贪官。由于不知道他的来历,他成为朝廷官员们最疼痛的罪犯,也是穷困百姓们的希望。讲述了侠盗一枝梅与当权者和腐朽的社会制度进行抗争的故事,通过当时朝鲜王朝的种种腐败来讽刺当今韩国社会存在的官场与黑势力勾结、高官子弟享有特权、作弊风气等社会现象。
龙儿9岁时目睹父亲被杀,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在自己眼前,但自己却喊都没喊出来。后来成为了铁石家的养子,渐渐长成为一个小混混。偶然机会中对父亲的死开始怀疑起来,而唯一的线索就是刺死父亲的剑上的图案,为了寻找到那把剑,谦儿成为了小偷,成为了江湖上盛名远扬的一枝梅。而他与时厚、恩彩、凤顺之间的爱、恨、情、仇,也将热烈展开。

第一集:
仁祖九年:贵族李元浩在汉阳附近隐居着,儿子李谦聪明懂事,一家人非常和睦。但这平静的一切即将被打破。一位通了天眼的瞎子感觉到李宅内将被百姓拥戴的强烈的红气,这引起了皇帝的杀意。瞎子的村子被灭,老婆临死前让一对儿女凤顺和水幕逃走。

李谦跟着父亲去汉阳,半路上,他们被汉阳的繁荣吸引。卞植大人的儿子时烷看不起小偷铁石的儿子石头,故意设计诬陷石头偷了李元浩的配饰,李谦识破了时烷的花招,这让时烷很没有面子,两人打了一架。李元浩却因为看到石头的母亲丹心而勾起往事。

原来,丹心曾是李元浩的婢女,两人海誓山盟过,但李为了某些原因却让铁石带走了丹心。

卞植知道时烷得罪了李元浩,带着女儿恩彩去找李元浩道歉。恩彩与李谦有了一面之缘,但李元浩并不接受卞植的贿赂。

李元浩与仁祖会面,言语中透露出对上任皇帝对外政策的肯定,皇帝杀意更加坚决。他指示卞植将伪证埋在李家院子的柱子下,将李元浩诬陷为逆党主谋。卞植找来做小偷的铁石,铁石发现要埋的是血书坚决不肯,石头恳求替父办事。埋好伪证后,卞植本打算杀掉父子俩,但闻讯而来的丹心找到卞植,说出石头是他儿子的事,石头于是被卞植做为庶子收进府,改名时厚。

三天后深夜,李元浩听到有刺客闯入,仿佛有预感似的,将儿子李谦藏在柜子里……


第二集:
李谦在锁眼里眼见父亲被杀死却强忍着不发一声。孔吉偷偷放过了柜子里的孩子,这是想要一探究竟的铁石再次来到李元浩家,当他发现李已死去不禁大吃一惊,这时官兵到来,铁石偷了柜子逃走,不想把谦也带走了。

丹心听到议论确认谦是李元浩的儿子,她内心满怀愤怒赶谦出去。谦哭着走在街上,发现汉阳城里都是抓捕他的官兵。他跟着人群,看到父亲被分尸的残酷画面,于是回到李宅,在树上刻下要复仇的字。这时官兵追来,谦慌忙躲避,巧遇凤顺和水幕。谦把父亲留给他的佩饰交给水幕恳请水幕帮助他,水幕将他带到郊区的流浪汉居住区。

谦吃了变质食物昏迷,水幕无奈拿着谦给的佩饰去典当买药。典当店老板把消息告诉官兵,官兵误将水幕当成李谦杀死。谦带着凤顺逃跑,自己跳河而凤顺却被孔吉留下一条性命。
谦大难不死却被曾经得罪的衙役抓住,想要邀功请赏。时厚自告奋勇要去认人。谦看到家人被游行心如刀绞,母亲故意装作不认识他,司川让他用石头砸自己的母亲。时厚为报道谦之前的救命之恩否认他是李谦。谦逃过一命。丹心看到谦昏迷带他回家。铁石夫妇收养了他。

十三年后:
忘记往事改名勇儿的谦长大成人了。铁石供他去上私塾,但勇儿却被贵族青年虐待和嘲笑。一天,他被时烷他们掉在森林差点冻死,猎户发现并救了他。勇儿喃喃自称谦,猎户认定他是李元浩的儿子而去告密……


第三集:
勇儿因为买淫秽漫画而与买色情商品的凤顺与孔吉和尚相识,铁石大怒地拉他回私塾。时烷再次将勇儿吊起毒打,并将他丢在郊外的大坑里。勇儿自己逃脱,又遇到司川派来的杀手武义。

武义将他打入冰河,勇儿屏气装死,好不容易等武义走了想爬起来。猎户又救了他,把他供给另外一批寻找他的势利:李元浩生前的好友,左议政沈器远。沈器远发现当年案件的疑点想要重查,但勇儿对他说的话完全不明白。

时厚在卞家被时烷和他母亲欺侮着长大,完全把他当亲人的只有妹妹恩彩,时厚爱恋恩彩只能深埋心底。恩彩帮助父亲监督建造旅馆,而时厚则打算报考武科。

铁石为了找勇儿绑架了时烷并且痛打,时厚救了时烷。但铁石却因为殴打贵族被抓了,并且要被砍手腕,从事官让勇儿却求时烷。

时烷正输钱,看到勇儿要他去借钱就饶了铁石,勇儿信以为真,跟着时烷去格斗场把他卖给格斗场老板喜封。而另一边,时厚为救铁石也去求时烷。恶毒的时烷想到一个诡计……


第四集:
凤顺和孔吉在格斗场外推销完商品也去凑热闹,孔吉认出黑色是勇儿,还下了注。勇儿被安排在最后一个出场挑战红怪物德八。时烷让时厚去挑战戴面具穿黑衣的勇儿,恩彩闻讯赶来误将勇儿当成时厚劝他回家。临上场前,勇儿骗德八吃下有泻药的饼从而艰难地赢得了比赛。

勇儿和时厚打得头破血流,丹心赶来看到心如刀绞,时厚这才发现对手是勇儿,知道两人都被时烷耍了。因为恩彩的苦求和威胁,卞植打算放过铁石,但仍让时烷拔下他一颗牙作为惩罚。

司川得知勇儿未死又派武义去杀他。勇儿夺命狂奔被武义拖在马后。武义掉下悬崖勇儿救他上来。武义不忍心再杀勇儿,割下他一段头发交差。

勇儿滚落树林,凤顺父女发现了他。勇儿醒来后脑袋里一直有奇怪的画面,他于是又去找沈器远。沈只来得及说出他父亲是李元浩,圣旨下来,沈被抓走。勇儿在屏风后面看到一切,想起父亲死时的画面,记起一切。他哭着跑回祖宅,悔恨自己是三年来忘记一切浑浑噩噩生活着。

这时,恩彩带着堂姑母来看宅子,勇儿忍者痛苦躲在第一次和恩彩相见的梅树后……


第五集:
卞植揣摩透皇帝的心意,进言凌迟处死了沈器远。勇儿想到他说过的姐姐和母亲还活着,于是去找喜封拜托他找人。

凤顺得知勇儿把孔吉捡到的钱袋要了回去,于是骗勇儿说自己可以帮助找到姐姐。谁知官婢资料在机密库里,线人知道危险不肯帮凤顺找。

猎户在村上到处打听勇儿和石头一家,鞋匠兴坚的父亲建议石头借口勇儿生日给街坊分糕点,但是酒店老板娘的口误让猎户坚定了勇儿就是谦儿的想法,他锲而不舍地调查继续调查,大夫被猎户套出话来。

沈器远的侄子权光斗也被以谋逆罪抓了起来,他打算说出真相。卞植去找仁祖,并且接受授意打算对光斗下手。当夜,光斗要求穿新衣面圣,实际偷偷写下血书。勇儿为了找官婢资料而潜入义禁府,但是卞植为了不把资料交给司宪府而焚烧了库房。权光斗也被杀了,卞植让人送尸体出城。勇儿跟随而去,刚刚发现血书却被沈器远的管家夺走……

第六集:
勇儿只拉下一段“写给谦儿”几个字的布条。管家逃走后托人带话给勇儿让他在南门桥见面。勇儿赶去赴约却看到武义追杀管家,他隐藏起来。管家受了重伤,他将主人的血书重抄一次放在随从身上让武义搜去,自己带伤去找勇儿。半路上,武义又差点杀死管家,却被去接恩彩的时厚发现。时候以为是武义惊吓了恩彩,与他打起来,管家逃脱。

司川发现时厚不得要领地苦练射击,他对这个年轻人暗暗留心,并且指导了他。时厚苦练终于有了成果,他在暗夜用箭为恩彩点灯。

喜封找到勇儿的姐姐,姐姐正被使令骚扰。喜封告诉他弟弟勇儿正在找她,约定半夜渡口相见。勇儿看到重伤的管家刚想询问,大植却带来喜封说找到姐姐的消息,勇儿激动地去渡口。

想非礼姐姐的使令听到喜封的话,威胁姐姐如果不从就说过她的弟弟没死的事,姐姐无奈打伤了使令逃跑。引起官兵抓捕,姐弟俩无法会合。管家也伤重死了。

勇儿要参加武科考试了,丹心给他买了很贵的咨文纸。卞植威胁时烷考不过时厚就把他从族谱中除去,时烷买通喂马人在时厚的马鞍下放钉子。

喜封给勇儿带来姐姐的消息,勇儿没有参加科考。时厚的马屁发疯他考砸了。时厚去买醉,遇到勇儿姐姐。为了立功做官,他举报了姐姐……


第七集:
勇儿因为卖春宫图也被抓到监狱,恰好和姐姐关在一个牢房。石头带吃的来看勇儿,叫他名字,姐姐知道了勇儿就是谦儿。卞植得知姐姐的身份向仁祖报告,他们严刑拷打要问出谦儿下落,姐姐被打得遍体鳞伤。回到牢房,她靠着睡着的谦儿感激上苍。

谦儿出狱了,从喝酒的官吏那里得知牢里女子在找弟弟并且要被处死的事,他立刻明白她了身份,打算营救。 勇儿换掉行刑的绳子,不想却被官吏发现,姐姐在眼前被吊死了。勇儿强忍悲痛对跟着他的猎户开玩笑。回到家却痛哭不已。他决定报仇,凭着记忆,他将杀死父亲的那把剑上的图案刻在胸口,发誓一定要找出剑主人。

勇儿去找喜封发现他专给贵族收钱,于是要跟着他混,出去大户人家找剑。同时,时厚考试和举报姐姐的功劳都被时烷抢去,时烷当上状元,成了义禁府新任道使,时厚主动申请当了义禁府贱民做的最小官吏:罗格。

丹心得知是时厚告发了勇儿姐姐非常痛苦和后悔。勇儿告诉父亲自己想要做捕卒,为了考试要学习父亲的小偷技术,父亲答应了……


第八集:
勇儿跟父亲学习了翻墙、脚步和开锁等技术,一个晚上,他偷偷潜入户判李明的秘密仓库寻找刻图的剑。中途护卫发现有小偷潜入叫了起来,勇儿随手带走一副画,但把它扔在酒店附近的草丛里。勇儿的朋友大植捡到画,以为是在清国的父亲的画像,挂起来叫人欣赏。

户判告诉卞植那是价值五十万两的明朝画家的陶渊明像,时烷带人到处抓人。时厚偶尔发现了画筒,搜到大植家,大植被抓了。

勇儿和凤顺兴坚一起去皇宫外面鸣冤,不想被挡了回来。勇儿于是号召所有鸣冤的人掩护他溜进了皇宫,大叫冤枉。仁祖接见了他,让刑判帮鸣冤的人彻查真相。但是大植因为偷的是户判的东西,仍然被认定有罪。

勇儿被激怒了,他再次潜入户判的仓库在陶渊明像上涂上一枝红梅,并且设计盗走了户判想要转移去清国的财产。户判被气得几乎吐血,大植在临刑前被释放了。

石头知道勇儿没有当上捕卒而要去跟着喜封当小混混非常生气,勇儿伤心的反驳他后回到祖宅。

恩彩去看姑姑,看到在梅树下墙壁上睡觉的勇儿……


第九集:
勇儿说自己因为听到树莺叫才来,这勾起恩彩的回忆。勇儿告诉恩彩树莺的故事,恩彩对勇儿有了好感。

时厚考察牛车消失的菜地,发现了一枝梅的作案手法非常高明,一众人目瞪口呆。官府开始悬赏捉拿一枝梅,并设了沿路的哨岗查人。勇儿心虚想要躲避,被时厚他们追赶。正巧,清国使臣的公子当街调戏恩彩,勇儿英雄救美被打。恩彩恳请时厚不要为难勇儿。

卞植因为时烷告状说时厚没有保护好恩彩而挨打了,他郁闷地去妓院找做饭嬷嬷聊天,并且得到母亲般的温暖。

官府因为在牛车里发现蔬菜户的箱子而抓他起来,菜贩只好招认自己要向户判缴纳保护费。此时在朝堂掀起轩然大波,一部分人主张严查,但狡猾的卞植怕影响自己一党的利益,以死相逼皇帝赦免了户判的罪行。

勇儿看到菜贩家男人被抓后穷困潦倒的样子,心下不忍,他半夜把户判那里各商贩征来的钱都还了回去。铁石的锁店开张了,众人前去祝贺。蓖麻派去收保护费,勇儿不敢在父母面前露面,时厚出现解围。喜封去堵时厚,勇儿劝他,喜封告诉勇儿时厚就是向官府告发他姐姐的人。勇儿愤怒,故意去接近时烷……


第十集:
勇儿去皇宫门口找父亲留下的佩饰,凤顺不敢相信原来小时候保护她的哥哥就是勇儿,她又惊又喜,热泪盈眶。铁石给丹心买了很贵的胭脂,丹心以为他是偷来的,铁石很伤心。

朝廷官员天友会的成员聚会,勇儿在凤顺那里得到启发,他找人做了假面具并且用稻草将肚子变大,彻底改换形象。勇儿盗走了金蟾蜍,官吏发现有贼大叫,众人被一一排查。时厚查到勇儿时发现他脸上满是汗,他起了疑心想去摸勇儿的脸,这时别处突然大叫发现一枝梅,勇儿趁机逃脱。而那个一枝梅不过是一个稻草人。

凤顺开始关心起勇儿,而勇儿继续跟着蓖麻派胡混。铁石和丹心去找喜封,要他放过勇儿,喜封向他们保证会把勇儿说服让他回家。

一日,喜封受卞植的命令去拆了贫民区,而贫民区的男人们正受善良的恩彩雇佣,在建造旅馆。听到用混混捣乱,男人们听说家人被打赶忙回去,恩彩也跟着去查看情况。喜封故意要勇儿去打小孩,勇儿不忍但为了留在蓖麻派刺探官员的情况,背着身子装作打孩子的样子,其实打了自己的腿。恩彩看到勇儿施暴,愤怒地指责他……

第十一集:
恩彩猜出劫持她的蒙面人就是一枝梅,反而有些兴奋。勇儿将她带回贫民区,恩彩做完事后独自走在山路上,勇儿出现和她一起。家丁和时厚出来找恩彩,恩彩和勇儿躲了起来。恩彩像一枝梅表达了自己的赞同,勇儿半夜给那些贫民送去粮食、钱和药。恩彩对时厚谎称是自己偷偷跑了出来。

勇儿吊儿郎当去恩彩的旅馆,故意提示恩彩要铺暖炕。恩彩想出用山上松叶取火的方法解决了材料和山火问题,卞植将建议提给皇帝,皇帝同意了。

士大夫家里频频被盗,一时间人人自危。勇儿装作受伤去找恩彩,恩彩带他进房间包扎。勇儿假意询问礼判的家丁,诱使恩彩拿出了天友会的名册,之后偷偷带走。

平安道发生瘟疫,皇帝封锁村庄,5000余人生死堪忧。恩彩坚决要去那里,勇儿设计送进去了钱、药和食物,“义贼”的名号不胫而走。

这夜,勇儿又去看恩彩,被时厚发现,打斗中,勇儿被重伤。他强忍着换好衣服回家,被等候已久的凤顺看到。凤顺大哭,求孔吉救勇儿。孔吉发现勇儿胸前的纹身……


第十二集:
凤顺整夜照顾勇儿,勇儿终于醒来。他回到家,知道官府正在逐一搜查年轻男青年不由紧张起来。勇儿走在街上,看到时厚的巡查队,他假装去打架,孔吉也前去帮忙。但是官吏让他们脱衣检查,勇儿就要暴露之时,时烷说是他朋友带走了勇儿。

时厚偶尔发现一枝梅似乎动过恩彩那里的天友会名册,他翻看名册发觉一枝梅所盗的都是名册上的官员,他将此事上报给卞植,卞植安排人去其他名册官员家守夜。时烷对时厚的出头很是不满,他满不在乎甚至召妓,一枝梅将时烷掉了起来。

时厚追着勇儿而去,勇儿受伤艰难摆脱。到第二天早上,时烷带着人差点抓到勇儿,但再次被他逃脱,设置还设计将时烷关在冰室。时厚再次没能抓到一枝梅,觉得非常愤怒。卞植得知素来清高的官员金义熙向清史打听清国的事,他向皇帝报告,皇帝放饵,打算等他们找到谦儿以后一网打尽。

时厚看到司川的功夫于是跪地恳求要学习,他发誓不再让一枝梅从自己眼前溜走,司川同意收他为徒。同时,勇儿也因为发现孔吉身怀绝技而苦苦哀求孔吉教自己武功,孔吉看着勇儿,觉得是命中注定的债,他带勇儿去一个岛上闭关修炼……


第十三集:
孔吉每天只是要求勇儿挑水砍柴,并说什么时候勇儿可以躲开自己的抹布就开始教他功夫。凤顺上岛看勇儿,教勇儿秘诀。勇儿躲开抹布,孔吉开始教他防御的招式。勇儿一开始天天挨打,渐渐可以胜过孔吉。

卞植的旅店开幕了,恩彩看到时厚仍然对自己冷冰冰的一心练武的样子,提出要向他学射箭,兄妹俩和好了。

清史郑明寿的儿子郑治勇酒后骑马,撞死了正在路上拣勇儿送的发带的菜贩女儿阳顺。凤顺看到一路追赶到清史府,发誓要让郑治勇出来给死去的阳顺一个说法。勇儿回来知道这个惨事气愤非常。越来越多的百姓自发坐在清史府门口请愿。恩彩得知后也过去与百姓一起。

郑明寿让义禁府驱散群众,百姓被一顿暴打,但却激起群愤,人越聚越多卞植又叫蓖麻派去骚扰,但蓖麻派中的混混都被各自家人领进了抗议的人群,这招又失败了。官兵再次用棍子殴打群众,铁石紧紧护住丹心,丹心感动。铁石和朋友们商量要找点武器,最后决定用湿牛粪臭一下官兵……


第十四集:
皇帝下旨要百姓离去,但百姓对他的糊弄并不领情。湿牛粪计划被皇帝知道,皇帝下定毒计要诬陷百姓想用干牛粪制造炸弹造反。危险悄悄向百姓逼近。

时烷看到勇儿在人群中,让他赶紧离开。勇儿发现事情不对,赶紧穿上自己打造的盔甲趁乱绑架了郑治勇,官兵鱼贯出府打算对百姓进行射杀,此时,一枝梅突然出现在墙头,将郑治勇掉在半空,与官兵打斗。百姓欢呼雀跃。此时,铁石发现一枝梅手腕的发巾正是勇儿携带的,他不敢相信。
郑治勇被放在城门口任百姓羞辱,百姓高呼一枝梅为王。皇帝下旨给阳顺家赏赐,百姓对他失望。

铁石去山上的铁匠屋,发现了勇儿的机关。他看到勇儿画,知道他痛苦的回忆全部回来了,不由分外心痛。他拿着字条去问人,发现是几个大人的名字,于是他主动上门给别人配锁,但又怕儿子有事,偷偷把门上方锯开一道。

汉阳城里到处开始流行一枝梅的蝙蝠装,大家都感叹皇帝在失去民心。铁石一到晚上紧紧抱着勇儿睡觉,他怕勇儿再出去迟早会被抓住。但半夜他熟睡之时,勇儿又开始变成了一枝梅……


第十五集:
时烷带着勇儿去被盗的现场,勇儿故意提醒时烷一枝梅是从屋顶爬下又沿着绳子爬回去最后烧掉了绳子,但是时厚说门从外面被破坏说明一枝梅有同伙。

卞植故意向金义熙打听李元浩的儿子的事,金义熙故意说自己找过那个孩子,但不幸已经死了。卞植将此告诉仁祖,仁祖暗示借口与群臣打猎出去金义熙。另一方面,金义熙找到猎户张万德让他约勇儿见面,要告诉勇儿李元浩死的真相。

勇儿心里千回百转,他想到要结束一切,不由把凤顺的卖身契还给她。受到刺激的凤顺强吻了勇儿。勇儿打扮成一枝梅去见恩彩,两人一起骑马去梅花树上。恩彩对勇儿讲起与李谦以及勇儿在梅花树上的相遇,提出要看一下一枝梅的真面目。勇儿说以后可能不会再见,蒙上恩彩的眼睛吻了她。

恩彩用省吃俭用节省下的一罐子钱买下了恩彩姑姑要砍掉的梅树。勇儿久等金义熙而不来,到他家里却发现金在打猎中失足死了。

为了引出一枝梅,郑明寿在城里抓来无数壮男,让儿子以他们为靶射击取乐。勇儿故意去救猎户的儿子,被射中背部,时厚将他背出去给铁石。对外,郑明寿宣称那些男子打伤了郑治勇,如果一枝梅不出现,就将这些人以同谋杀死……

第十六集:
一枝梅救了所有男子,并且把郑明寿父子装在去清朝的船上。消息传出后,举国百姓欢腾,而质问皇帝不管郑氏父子暴行的奏折如雪片飞来。皇帝无奈遣返了郑氏父子,但心中对一枝梅更加嫉恨。郑氏父子回清国后,被扣做皇太子的太子回国了,仁祖感觉到是清朝要捧太子而废了自己,不由吩咐太医往太子的药里下慢性的毒药。在皇宫做鞋的兴坚偶尔去拿药,看到了太医的奇怪行为。

酒店老板娘要和孔吉举行婚礼,勇儿知道了决定先给铁石和丹心办婚礼,他去找丹心商量,丹心给勇儿一袋子钱让他好好筹备。大家瞒着铁石商量,总算给两人办了热闹的婚礼,勇儿觉得安心不少。

偶然的机会,时厚得知自己不是卞植的儿子,而母亲说了谎才换来了自己贵族儿子的身份,他十分痛苦。
一枝梅又出动,但因为清朝进口的洋锁耽误了开锁时间,因此差点被抓。铁石从时厚那里得知皇帝不下天罗地网要抓一枝梅,于是将勇儿叫到铁匠屋,假装把自己关在密封的大箱子里叫勇儿在外面联系开锁。而自己,则偷偷装扮成一枝梅潜进两位拥护仁祖的功臣家……


第十七集:
时烷将奄奄一息的铁石抬出,时厚背着父亲狂奔回家。铁石与丹心话别,丹心说自己早已爱上铁石。勇儿得到消息回家,铁石已没有呼吸,母子抱头痛哭。

官府说铁石是谋逆犯,不让装棺材也不让埋葬,勇儿心里充满愤恨。丹心则在人后痛哭。时烷带勇儿去喝酒,时烷忘记带钱包于是将喝醉的勇儿身上的虎爪装饰抵了酒钱。

勇儿夜探徐荣寿的家,想知道那天夜里铁石是因为听到什么而死,但徐已被杀死。一枝梅被发现踪迹,仁祖将杀人罪推到一枝梅头上。勇儿再探李京燮的家,正要逼问李却被武义的飞刀杀死。勇儿追着武义而去,时厚也追过去。打斗中勇儿被时厚暗算。他一路狂奔回家,丹心发现他的夜行衣,想收起来,却被追赶来的时厚发现。时厚要杀勇儿,丹心告诉他勇儿和他都是以为谋逆大臣的孩子。

司川与武义去视察民心,武义看到孔吉想劝他回去,孔吉谢绝。但凤顺听到他们谈话,知道是孔吉杀了父母村民和哥哥,深感震惊。

时烷在勇儿的教唆下指出李遇害的疑点,李的家仆被暗算,临死前被勇儿问出是受卞植指示诬陷一枝梅。卞植收打到了一枝梅的画……


第十八集:
恩彩赶来救父亲却被一枝梅当成人质。卞植撒谎是受李京燮。听到答案的勇儿怅然若失。恩彩则震惊于李谦没有死的事实。

勇儿将锁匠屋的一切装在箱子里埋掉,自己则去梅树下痛哭。凤顺也在梅树下,勇儿知道了凤顺就是小时候的那个女孩子,他将不愿见孔吉的凤顺带回锁匠屋。凤顺在山上挖野菜的时候看到勇儿的箱子,她明白了勇儿就是一枝梅。

皇帝挑选禁卫军,时烷和时厚都被召入。清史郑明再次来到朝鲜哀悼世子。卞植向皇帝献策说要向陷入战争的清朝提供钱财和兵力,仁祖发旨征兵。大植看到有十袋米和十匹布并且可以去清朝找父亲,于是报名。但是应征者寥寥,朝廷于是开始半夜搜捕壮年男子。

皇帝得知卞植的女儿恩彩和一枝梅关系暧昧,于是打算流放卞植去边远地当官,卞植非常恼怒。兴坚想到前后的事情,也确定了勇儿的身份。勇儿答应凤顺,将大植等人救出以后,就带凤顺远走天涯。

勇儿从兴坚带回的皇宫地图上看到杀死父亲剑上的标志,他明白了凶手肯定还在宫里,于是向皇宫送去了一枝梅的画。司川抓走了恩彩,并让时厚砍下她的手指,勇儿赶忙去救恩彩。凤顺也恳求孔吉去救勇儿……


第十九集:
凤顺装扮成一枝梅,被司川的手下围攻着。孔吉留给勇儿一封信,自己则去找凤顺。孔吉说要由自己解决一枝梅,司川允许了。孔吉带着凤顺跳下悬崖。勇儿赶来看到这一幕受到打击。

亲明大臣金岷荣以权光斗的血书威胁皇帝,让他同意将朝鲜作为复明力量的根据地。仁祖为保证皇位同意了。

兴坚给勇儿鼓励,勇儿相通后找来喜封等人做帮手,一众人策划在宫中宴会当日行窃的事宜。

卞植给清史送礼,清史答应帮他说话,让他暂时去赴任。卞植带着恩彩离开,时烷认为勇儿一直暗恋恩彩,于是带他去向恩彩告别。勇儿默默流泪。而时厚也从卞植那里知道了自己母亲和李元浩的关系,知道自己和勇儿都是李元浩的儿子。但他对抛弃自己和母亲的李充满仇恨,发誓会抓住进宫的勇儿。

勇儿生母在妓女身上发现虎爪佩饰,带着去找时厚,从而得知勇儿是自己的孩子,此时正好勇儿装作清朝大臣进宫,母子对视认出彼此却不能说话。

勇儿在各个有剑上分解图案的宫殿里找杀死父亲的那把剑,皇帝下令赶快抓住一枝梅。勇儿穿上兵卒的服装,遇到了仁祖……


第二十集(大结局):
勇儿设计将看守大植他们的官兵引走,并且让大植他们往一个方向挖通道,而在这之前,勇儿已经让人从皇宫的排污出口挖出两个通道。大植他们躲过时烷的搜捕,顺利逃出宫去。

勇儿继续在各行政主宫搜寻。宴会开始了,勇儿引爆炸药皇宫内一片混乱。只剩最后一个皇帝的别库,勇儿用铁石教给自己的技术打开别库,发现了杀死父亲的剑上那个图案,而图案正对的,正是皇帝,他惊呆了。

金岷荣威胁司川带他见皇帝,要皇帝旅行自己盖章的支持明朝的旨意,司川将他杀死,并且把血书放在抽屉。时厚看到这一幕,打开血书,发现了勇儿一直在追查的秘密,同时他也知道,是皇帝杀死了自己的父亲。

孔吉则去找司川要求他们放过凤顺。勇儿闯入皇宫,打斗中,时厚告诉勇儿自己也是李元浩的儿子,帮他挡住攻击。勇儿劫持了仁祖,在孔吉和时厚的掩护下,带仁祖到父亲的桃花树下向父亲和冤死的亡灵忏悔。仁祖答应退位后失魂落魄离开。司川与勇儿打斗,在勇儿背后偷袭,勇儿倒下。而司川则被时厚杀死。

四年后,勇儿的两个母亲领养了一个男孩一起生活着,凤顺仍在等待勇儿,时厚则教小孩剑术并且靠血书的秘密保护着勇儿当初要保护的人,恩彩回到了汉阳。仁祖在皇宫,疑神疑鬼几乎已经疯癫了……

一枝梅

9.9

片名:一枝梅

地区:韩国

类型:古装 / 武侠 / 爱情

查看所有173条评论

导演:李容植

编剧:崔兰

主演:李俊基 / 韩孝珠 / 朴时厚 / 李英雅 / 金东铉 / 李文植

上映日期:2008

剧集:20集

关于腾讯 | About Tencent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腾讯招聘 | 腾讯公益 | 客服中心 | 网站导航

Copyright © 1998 - 2012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