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QQ首页 > 音乐频道 > 正文
霍营:梦开始与结束的地方
http://ent.qq.com/music  2005年 06月 20日   QQ音乐   张阿牧

八 卦>> 快 讯>> 热 图>> 演 出>> 乐 评>> 视 听>>

“要知道,生命是神圣的,生命中的每时每刻都弥足珍贵。……我渴望到更遥远的地方去寻找我的生命之星。”

抢鲜试听 热辣MV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玩嗨夏日颜料Color Party

·
最能让女人心动的男人
·
开比萨名店每月赚10万
·
两性社区乙肝能接吻吗
·
性感美女-激情-诱惑
·
超值双眼皮 火爆价299
·
四店合一 赢利有保障

——克鲁亚克《在路上》

“当我们有一天消除所有的幻想与猜想,接近本质就会茅塞顿开。摇滚乐最理想的境界是梦想,而不是神话。”

——孙孟晋《重访树村、霍营》

“有些人孤独,什么也不说,深怀自尊,默默前行。”

——AK-47《川流不息》

“活着,并做着”

  霍营位于北京昌平境内,北六环以外。一个极普遍的北方的村子,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乐队的介入,霍营为人所知还仅仅因为它是城铁沿线上一个不大不小的站。

  摇滚乐队在北京最扎堆的时候是在树村,当时这里几乎成为全国各地摇滚青年们心中的一个圣地,鼎盛时期村里有一百多支乐队,而从这里也走出了许多优秀的乐队,譬如“舌头”、“木马”等。树村被拆迁后,乐队开始分散到各处,其中又以霍营的乐队最多。因此,霍营又被称为“后树村时代”的摇滚根据地。

  在霍营,几乎每天都有乐队进来,又有乐队因为坚持不住而离开。相比树村时期众多乐队良好的交流互助的氛围,霍营已经像一个梦的结尾。并因为其中一些乐队的“另有出路”而逐渐拉开了乐队之间的贫富差距。霍营的摇滚“铁托”们告诉我,现在那些在地下摇滚中比较著名的像“废墟”、“痛苦的信仰”等乐队都是住在村子西边那些小区的楼房里,而其他名气尚不大的乐队则分布在村子东边的平房里。生活环境的差距在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梦想更真实。

  而摇滚乐的环境也在逐渐变好,无论是从音乐还是从听众来讲,比起10年前“唐朝”、“黑豹”、“魔岩三杰”所构建的那个昙花一显的黄金时期,已经“专业”许多。问问现在那些喜欢听摇滚乐现场的孩子,他们绝对不会把“零点”、“伍佰”给混进队伍里来,并且对于国内外的摇滚乐大都能讲的头头是道。这是这个时代的特点,他们有着前所未有的丰富的信息量,越来越迅速的生活节奏,也让他们逐渐失却了对社会的思考和反省。但就是这样,反而于不经意间翻开了17年前开始的一场疑似革命的摇滚征程的底牌:音乐终究只会回归到音乐本身,各种意义都会随着时代的推进而改变或消解。

  即使你在霍营去问一支非常年轻的乐队为什么会做音乐。他们都会很肯定地告诉你,他们是因为喜欢这个才来这里的,或者更干脆地直接说他们想出名。

  在经济统领文化的时期,乐手们也都明白,除了自己其实谁都拯救不了他们,关于摇滚乐,他们认为“活着,并做着”,就是最理想的状态。

中产阶级的叛逆者

  在霍营,除了一些摇滚“老炮”(对出道多年的乐手的一种称呼)外,其他大部分乐队都没有什么固定工作。北京仅有的几个演出场所,对于众多的乐队来讲太少了。对大部分尚未成名乐队而言,每场80—150元的收入,还不够他们往返的打车费,可以说,演出带来的精神鼓励比物质收获更有现实意义。

  当然还有许多人去从事副业:酒吧服务生、纹身师、平面设计以及带一些学生学琴学鼓。还有些乐队为了生计被逼无奈到外面酒吧去唱流行歌,回来后对其他乐队只字不提,在霍营正统的逻辑里,这种酒吧驻唱还是具有一定的“变节”或“堕落”的色彩。

  现在仍常驻霍营的固定乐队大约有20支左右,他们与村民也达成了自己的“君子协定”:每天下午2点至6点为排练时间,其他时间保持相对的安静。而乐队之间也迅速地分成两拨儿,一拨儿是周一、三、五排练,一拨儿是二、四、六。因此,当你下午穿梭在霍营时,可能刚走过一座新金属的排练房,又到了一个激进的朋克门前——村子毕竟不大。可供排练的房子更是不多。从2点到6点的霍营缓慢地走上一圈,能听到各种音乐风格。而每个排练房的内墙壁上悬挂的用于吸音的低劣的棉被也是这里的一大特色。

  来自河南的“迷弦”乐队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多,他们的主要生活来源还是来自家里的资助。乐队的几个成员都很年轻,都是20出头的年纪。主唱小A告诉记者,15岁的时候开始练琴,因为喜欢摇滚乐,高中读完就没有继续升学,然后选择了干乐队。

  而已经三十来岁的“摇滚老炮”B哥告诉记者“在霍营呆着的不少乐手家里条件都挺好的,在城市里也是中产吧。你说他们有什么可反抗的?受过什么压迫和剥削?”这种质疑在霍营非常普遍,但对这些更年轻的后生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甚至有个乐手告诉记者,除了精神他们什么都没有——对这句话认可的前提是,你要把他们排练房里总值近10万元的设备算作精神投入而非物质资产,这也是他们能忍受寂寞和相对拮据的生活境遇的心理支点。

良好的家庭背景对于他们来讲,只是为“反叛行为”提供物质可能性,剩下的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大龄摇青的“地下”生活

  但对于那些混了十多年的乐队来讲,他们的想法更豁达。在霍营有一支叫“羊肉串”的乐队,每到夏天他们就在村子西边的街边靠卖羊肉串来维持生活,渐渐的乐队的名字被人忘记,只剩下“羊肉串”的习惯性称呼,而他们也以此为荣。

  这支乐队的平均年龄都已经过30,对于他们来讲,摇滚乐已经不再单是一种梦想,更多的还是生活、生存技能。他们几乎已经无法再去干别的,对这条路似乎也不抱太大希望。但毕竟还能与音乐生活得这么接近,年少轻狂时的梦想被现实委曲求全,也就这样了。因此,他们既不想搬离霍营,又得想着如何在音乐周边去赚取生活。

  在与记者聊天时,他们一直在开玩笑,吉他手在被问到乐队叫什么名字时,一直嚷嚷着“money乐队,挣钱乐队。”拍照时也非常配合,贝司还特地叫了一下暂停,然后拿着他那顶毡帽戴在头上。鼓点四声之后,大家就严肃起来,他们享受着被关注的快乐。

  一纸和约和一张唱片是绝大部分从外省到北京的摇滚青年们更具体的目标。然后,在艰难的生活和寂寞中日渐消磨。B哥告诉记者,“许多人在外面都在偷摸地唱酒吧或参加一些商业秀的演出。大家都心知肚明,但谁都不会把它捅破。既要生存,又想接着把音乐做下去,毕竟挺不容易的。”

  像坚持到这样的年龄却仍在霍营的乐队已经很少了,绝大多数人或者已扬名于江湖,或者已被吞噬在人海之中。

“放弃或坚持,每天都是个问题”

  在霍营,乐队基本上是这几种状况:1、已经形成风格,签过约发过片的。2、已经坚持几年、小有名气正在准备签约。3、已经坚持几年、但尚未看到太多希望。

  乐手小C告诉记者,能来霍营扎根的外省乐队,在技术上都不会太差,基本上在当地已经很有名了,然后才来北京寻找机会。因此,霍营可能有新来的乐队,或新组建的乐队,但即使是像“迷弦”这样年轻的乐队都有超过五年的演出经验。另外,有许多人是在当地各有各的乐队,但成员并不是都愿意来北京苦撑,然后到霍营后碰到音乐想法比较接近的人,就组建起一支新乐队

  乐队的不同状况也直接影响着他们的精神状况。记者在去“潜水艇”的排练房时,来自东北的鼓手正非常有激情地练习,被村里人称为“小王澜”。而来自四川的吉他手在经过一会儿交流之后,告诉记者他们今年就要出唱片了,现在排练比以前紧密得多,因为还要准备全国巡演。两个人虽然话不是太多,但演奏起来都很有激情,大有一种“干一番事业”的雄心和乐观态度。

  而在观看“迷弦”乐队排练时,由于贝司手回了老家,主音吉他就代劳了,几个小伙子很有激情,但也能感受得出那份压抑,连英伦风格的作品都带有几份沉重。在问及还会坚持多久时,小A告诉记者,“已经呆了一年多,再呆呆吧,呆下去总有希望。等我们风格定下来了,就去录张demo,给唱片公司投一些。如果有一天觉得一点没戏,就回家去。”在谈到演出状况时,小A的表情才生动起来“下周有我们的一个演出,和几支乐队一块儿演,多出去几次吧,演出机会也就多起来。那样大家状态会好一些。”

  另外,在霍营还有一些离开已经成名乐队的乐手在张罗着新的乐队。譬如前AK-47乐队的吉他手吕夏飞,他们不愿意接受记者的采访。但是在排练房外听时,的确比不少乐队要成熟一些。

  放弃或者坚持,是许多乐队每天都要思索的问题。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渺茫的希望,都能带给他们一个阶段的动力。而还有一些年龄稍长的乐手,已经懂得从这样的生活中体会属于自己的快乐了。

“铁托”的摇滚生活

  比这些乐队更有激情和理想的是一些被称为“铁托”的摇滚爱好者,他们或刚刚毕业,或辍学不久,其中不少人甚至还有一份体面的工作。他们不会演奏任何乐器,但懂得欣赏,于是为了离摇滚更近不惜距单位更远,他们从城里搬到这里,对每一支乐队都非常热情,而他们也渐渐成为乐队与乐队之间增加感情交流的不可或缺的联络人。在村里人眼中,他们已然是这个“摇滚群体”的一部分。霍营因为这些人的到来而增加了活力,也让平淡而清苦的生活蒙上了一层理想主义的色彩。

  兕颀和男友兴安就是因为热爱摇滚乐才搬来霍营居住。兴安之前也曾是一个乐手,后来在一家公司做平面设计,兕颀为自由撰稿人。每当有媒体记者来到霍营时,他们像真正的主人领着他们一家一家地逛、介绍,并引以为荣。

  在霍营的许多排练房和居民房的外墙壁上,都喷有格瓦拉的头像、“摇滚万岁”等具备“革命”色彩的标识以及带有强烈“死亡金属”、“黑金属”一类气息的涂鸦作品。兕颀偷偷告诉记者,这些“作品”都是她和男朋友在晚上偷偷完成的,有些会被人洗掉,但洗掉不久他们又接着干。并且,她还有个理想,就是让全村的每一面外墙壁上都留下这些“摇滚印记”。

  在记者离开霍营的那天傍晚,刮起了沙尘暴,能见度非常低。又有一支来自武汉的女子乐队搬了进来,挨家地打听着有没有房子出租。而一支已经来北京呆了几年未果的乐队正在收拾行李准备悄悄离开,从今以后,在他们的生命中霍营或许只是一个无法企及的伤感的梦。而对于更多的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甚至连北京都没有来过就已解散或因生活所迫而解散或改行的摇滚青年们来讲,霍营在他们的心里又是什么样子呢?

附:霍营常驻乐队名单:

【夜叉乐队】

主唱:胡松 吉他:黄涛 |王友金 贝司:王智钦 | 鼓手:马霖 DJ+采样:王乐

【痛苦的信仰乐队】

主唱:高虎 吉他:田然 贝司:张静 鼓手:大伟

【AK-47乐队】

主唱兼贝司:老猫 吉他:李四伟 吉他:张扬 鼓手:卢炜 采样:孟庆旺

【病蛹乐队】

主唱:王柯 吉他:王劲 贝司:小光 鼓手:小宝

【潜水艇乐队】

主唱/吉他:肖杨 吉他:孔鸿 贝司:成寅生 鼓手:王磊 键盘手:李志伟

【液氧罐头乐队】

主唱:张宇 吉他:孔鸿 贝司:成寅生 鼓手:王磊/仲秋

【舌头乐队】

主唱:吴吞 吉他:朱小龙 贝司:郭大纲 鼓手:郭龙

【信徒乐队】

主唱:胡宁 贝司:刘珂 鼓手:关峥 吉他:已离队

【迷玄乐队】

主唱/吉他:宋捷 吉他:老牛 鼓手:祁华 贝司:暂无

【原AK-47吉他手吕夏飞组的乐队】

成员暂时不详

【“羊肉串”乐队】

成员名字暂时不详

【“小卖部”乐队】

成员名字暂时不详

【废墟乐队】

主唱/吉他:周云山 吉他:周老二 鼓手:陈昆 贝司:已离队

【白杨乐队】

主唱/吉他:白杨 吉他:小宇 小飞

【云乐队】

主唱/吉他:来子 吉他:亚楠 老宋 贝司:周恒 鼓手:何言

返回专题: 阿牧专栏

   音乐论坛】【  】【关闭】【查看评论


 今日音乐:手机丢失单曲外泄 网站突现李宇春生活照
乐事件

[乐坛]蔡依林想跟王菲合作 不怕与张韶涵比
[八卦]吴彦祖借醉向杨千桦求婚
[星路]金光灿烂 徐小凤阔别舞台十载落泪 
[歌手]梁咏琪献唱新加坡 大赞韩星李东健
[调查]针对用户Qusic的使用习惯调查
[碟报]诺拉琼斯《New York City纽约之歌》
[乐评]请帮我买一张美好药店的新专辑

精彩视频

陈慧琳为新歌拍摄MV

秦海璐MV《再一次》

八卦
[试听]潘玮柏《不得不爱》
[酷MV]秦海璐《幸福的回味》
[周刊]第二十期:零点乐队大毛朝洛蒙归队
[论坛]纪念家驹逝世12周年
[活动]
周子琪首张专辑名称大选
[策划]首届中国网络音乐盛典
演出现场

陈好露底周迅走光

梁咏琪献唱新加坡
QQ乐评人: 松轶专栏 Rock青鸟专栏 乐思海专栏 砍砍专栏 博颜专栏 玉言专栏 豁达漫游 老几专栏

重磅新碟推荐

用QQ彩信,看精彩世界,随时随地享受愉悦人生,详情请看>>
新闻纵横 车迷世界 娱乐新势力 影视圈 哈哈堂 更多
·QQ语音开心宝典拨125908812  ·拨16885885 Q币充值好轻松
·浙江宽带用户专用QQ 下载   ·看百分百 极品笑话 幽默笑弹  更多
 
外贸名品服饰一折供货 一天赚一万不信你就看 男人强大--女人幸福 90天 让男人重现雄风
男人白手起家的大秘密 投资1万  年利100万 风湿 类风湿不再复发 90天 让男人更大更强
机器一响--黄金万两 丝花加工--年赚十万 老婆日记  他太猛了 口述 老公棒高潮不断
开水晶饰品店 赚疯了 无人存款机-疯狂敛财 痤疮 青春痘一扫而光 留住男人--要紧-图

 
发表评论
QQ号码: QQ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 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
*《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规定》

·小马丁将与Khalid合作,Diplo成立超级组合LSD!
·Avicii实为自杀,Zedd透露新单创作背景!
·天妒英才,AVICII英年早逝!
·腾讯视频全网独家直播EDC China!
·Ultra Europe公布阵容,DJ Snake再发新单!
·Lydmor中国巡演:坠入人间的极光仙子
·巩俐的新欢竟然第一位来中国演出的电子音乐家?


·张艺兴《I NEED U》:用一首歌来告白,爱最美的模样
·潘玮柏《illi异类》:也许,没有退步就是进步
·一周台湾:蔡依林动向再引关注 A-Lin新专辑大转型
·一周台湾:暑假市场惨淡收场 潘玮柏独大
·国际化还是本土化?玩出自我的Hip-Hop才是正解
·TFBOYS、SNH48的票买不到?没关系,有直播呐
·《仙幻西游》
·早安幸福
·21世纪
·《欲望城市》原声大碟
·蝴蝶吟
·Viva La Vida
·庆幸拥有蔡淳佳
·出发
·钢琴玩家
·北纬四十度
·Crossorads
·Right Where...
·i伟联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