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故乡,我唱方言
语歌让我们了解了香港,台语歌让我们了解了台湾,但上海、成都、杭州、柳州、西安呢?当我们对巴黎、芝加哥、新奥尔良、伦敦、曼彻斯特的音乐历史、人文环境,都能做到如数家珍时,反而对国内那些历史悠久的城市,愈发缺乏了解。其实,方言歌曲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和入口。方言和普通话普及,其实并不对立,在普通话早已经普通的今天,多保留点方言文化,多唱一点方言歌曲,其实才是对文化最好的传承。
进入收藏
  1. 谢帝

    谢帝《明天不上班》四川省成都市(成都话)

关键字:中国好歌曲老子明天不上班

《明天不上班》是谢帝的作品,也是李宗盛的作品。和之前李宗盛为杨宗纬创作、制作的《本色》专辑一样,老李浓郁的个人气质,在与年轻一代歌手的合作中,几乎毫无保留地输入到后者的体内。虽然,这会让年轻歌手丧失一些个人特点,但在这种灵魂附体式的注入中,却也赋予了作品以这个时代很难听到的阅历、底蕴,那种对世事的通透。当然,更重要的是,在《明天不上班》这首有着李宗盛味道的作品里,依然可以听到《山丘》和《给自己的歌》那种独特的吟唱效果,半念半白、半读半唱,这是有故事的歌,也是充满旋律的故事。沿着MV里那条长长的铁轨,走你,走心!

  1. 衣湿

    衣湿《打群架》四川省宜宾(宜宾话)

关键字:宜宾土摇

“衣湿”既是一支高大上的乐队,也是一支三俗组合。他们的出现,让土摇不仅土,还彻底乡土了。用宜宾方言演唱作品,是“衣湿”乐队最大的特点。《打群架》就是他们用宜宾方言表演的作品,如同一场情景喜剧,让人忍俊不禁。除此之外,在“衣湿”的《宜宾夜市土摇金曲》专辑里,他们还把张悬的宝贝改编成了《宜宾的幺哥》,把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改编成《我深深的脑壳头》、把宋冬野的《董小姐》改编成了《宜宾的董小姐》、把陈绮贞的《旅行的意义》改编成《旅行去宜宾的意义》,以及把周杰伦的《双截棍》改编成《宜宾人耍双截棍》。这甚至让宜宾这座川南的小城,从此成为中国土摇界一座相当著名的摇滚名城。

  1. 赵牧阳

    赵牧阳《黄河谣》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西北方言)

关键字:西北鼓王许巍窦唯

赵牧阳算是中国摇滚乐坛一个传奇的人物。来自宁夏的他,因为被常宽带到北京,从而成就了一段中国摇滚乐“西北鼓王”的佳话。在整个九十年代,他游走于“呼吸”、“超载”等乐队间,并与窦唯、张楚、许巍等多名歌手合作,录制过他们的作品。不过,因为吸毒戒毒,赵牧阳又一夜之间消失在了摇滚音乐圈。等到再复出时,你们听到的就是这个用吉他弹唱西北民谣的赵牧阳,一如黄土地上先辈们的歌声:沧凉、悲怆。从西北到北京,从西方回到西部,于音乐的世界里绕了一圈的赵牧阳,在回到了黄河这条母亲河后,也终于唱出了《黄河谣》这样的心民谣。他,终于回归了音乐故乡的母体。

  1. 林生祥

    林生祥《种树》台湾省高雄市(客家话)

关键字:客家交工乐队

林生祥无疑就是这个时代的陈明章和林强。林生祥的创作和演唱,也在台湾主流音乐的背景下,呈现出另一个真实的台湾。而不同与那些原住民的民歌,用客家方言演绎作品的林生祥,在作品中也更多有着“福佬”的味道。歌仔戏、牵亡阵和宜兰民谣等等元素,常常是他作品的创作素材。林生祥的作品脱俗但不出世,社会活动的参与感,以及表现农村与都市、传统与现代的作品内容,或者以劳工作为作品的主题,也让林生祥的作品在平静中依然保持着棱角与力度,不再只是死的音乐,而是活的民歌。

  1. 顶楼的马戏团

    顶楼的马戏团《苏州河恋曲》上海市(上海话)

关键字:小清新上海摇滚

传说中的海派文化,其实早就已经灰飞烟灭,它进入了文化的殿堂,却失去了曾经的弄堂。“顶楼的马戏团”当然无法接下海派文化传承这样的大棒,但在当代,他们确实为数不多能够在流行文化中,听到真正海派文化因子的乐队。他们唱过“朋克都是娘娘腔”,他们更把“你上海了我,还一笑而过”推广成为著名流行语。而作为上海土生土长的乐队,他们还用《上海童年》和《苏州河恋曲》这样“老清新”的作品,重现出几十年前海派弄堂的家长里短。那不是影视剧里的夜夜笙歌,也不是张爱玲笔下那些爱恨情仇。上海的许多故事,并非全部发生在外滩那些标志性的建筑,它还发生在苏州河沿岸,平凡而普通。

  1. 口水军团

    口水军团《贱儿饭》浙江省杭州市(杭州话)

关键字:杭州话霸王餐

贱儿饭即接近于霸王餐的意思,如果不是若干年前“口水军团”的这首《贱儿饭》,可能还有更多的非杭州土著,不知道这首歌歌名的意思。杭州虽然地处江南,但因为南宋迁都的原因,使得北方语系因此与吴越方言来了一次深度融合,并且影响至今。贱儿这个儿化音的实化用法,就是杭州话的一个标志,如将杯子叫成杯儿,将歌曲称为歌儿,都是典型的北话南用,而且也是周边苏州、上海、宁波等方言都没有的用法。“口水军团”作为一支用杭州方言演绎嘻哈歌曲的组合,也很好地体现出方言Rap真正幽默、世俗的特质。听懂的会心一笑,不用国际化,本地人能够听懂,就好!

  1. 马飞

    马飞《长安县》陕西省西安市(陕西话)

关键字:关中方言白鹿原

学美术出身的马飞,真正的本行其实是电影,并且还曾经担任过《白鹿原》剧组的副导演。与此同时,他也是一个音乐创作人。而马飞创作作品的最大特色,就是很好地将西方的民谣、布鲁斯音乐,与陕西本地方言结合在了一起。在《我能Chua》、《种树》、《长安县》等多首作品中,都能听到这种西方乡土和中国乡土结合的神韵。这就难怪张亚东会把马飞称为“真正的中国风”。而他的一首《我能Chua》,也曾经入选过“红牛新能量音乐计划”的《张亚东自选辑》。与此同时,在摇滚、民谣的陕西化中,马飞也不是孤独的,他和“黑撒”、“玄”及王建房,也被并称为陕西四大方言法宝级乐队。陕西,不仅仅只有走向全国的郑钧、张楚和许魏,还有留在本地的马飞们。

  1. 五条人

    五条人《上县城》广东省海丰县(海丰方言)

关键字:海丰潮汕

中国足球队有句口号,叫“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五条人”乐队,也有自己奋斗的目标和方向,那就是“立足世界,放眼县城”。前者叫拥抱国际化,后者就是执着乡土化。在“五条人”的音乐里,你听不到R&B,也听不到浩室舞曲,虽然音乐的编曲结构,还是西洋的,而他们弹奏的也分明是来自西方的吉他。但“五条人”的音乐场景,却始终是属于广东那个叫做海丰的小县城的。在电影的世界里,我们需要走向国际的李安,同样需要扎根本土的侯孝贤。而在音乐的世界里同样如此。让国际化的去国际化,也要允许“五条人”这样不思上进的乐队,只把自己故乡的人和事,来唱。

  1. 玩具船长

    玩具船长《兄弟,你近来好吗》广东省南澳岛(潮汕方言)

关键字:南澳岛闽南话

“玩具船长”是一支来自广东南澳岛的乐队,而他们也一直用南澳岛的方言,作为音乐创作和表达的素材。南澳岛是广东省唯一的海岛县,位于高雄、香港和厦门之间。而属于潮汕地区的南澳岛,其语系同样属于闽南语系,这也让他们的音乐,更接近于台湾地区的民歌。作为一支现代的乐队,“玩具船长”却似乎从来没有来到现代,而是停留在了过去。在他们的音乐里,所能听到的就是那个还没有被工业污染的南澳岛,有着徐徐的海风,有着乡土的风情,面朝大海,把歌曲唱起来。“玩具船长”的作品,特别具有海洋气质,听起来晴朗也爽朗,有着海岛民歌的灵性和活泼,让人不由自主想随着海风跳舞。

  1. 米粉

    米粉《柳州有个鲤鱼岩》广西省柳州市(柳州话)

关键字:柳州鲤鱼岩

米粉是广西的特色美食,“米粉”还被做成了一支乐队,而这支乐队的特色,同样是属于广西的、属于柳州的。“米粉”乐队的《柳州有个鲤鱼岩》,本身就是一首改编自广西民歌的作品。都说广西好地方,对着山头就能唱,有关于刘三姐的传说,至今仍以民歌的方式,在内陆各地渊源流传。现代的“米粉”乐队,则结合了广西传统的民歌,和独立摇滚的表现形式,而内容则也和他们的故乡有关。《柳州有个鲤鱼岩》里提到的鲤鱼岩,位于柳州融水,是一个非著名景区。也正是因为非著名,所以没有被破坏,而依稀有了世外桃源般的自然清新。趁着“米粉”乐队还没出名,趁着鲤鱼岩的生态还没被破坏,路过柳州附近的你,有空就去玩了它吧。

总结语:

方言歌曲最大的魅力,就在于一首好的方言歌曲,可以成为了解这种方言所处地域的切入口,让你通过音乐去获取历史和文化方面的知识,就像粤语歌曲曾经为我们提供一个鲜活的香港一样。只有方言歌曲在各地开花结果,也才有中国音乐的未来。

幕后人员:

统筹
冯涛
撰稿
爱地人
责编
冯洁
设计
陶乐
制作
华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