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姐姐》首播:林志玲素颜出镜豪宅曝光

近日,韩国MBC电视台、灿星制作和央视创造三方联合宣布将在四季度推出《无限挑战》中国原创升级版,让网友感叹:“连央视都去韩国扫货了!”更有网友调侃,“如果有天韩国网友说中国综艺节目都是他们的,目前来看我们是无言以对。”

翻看韩国在播综艺名单,除个别尚无明确引进消息,模式即将售罄。抱着“拥有韩国版权未必赢,但至少不会输”的心态,二季度,《奔跑吧兄弟》再度来袭,《花样姐姐》、《真正男子汉》等新节目已拉开面纱,这些节目过半有着韩版血缘。

不过中国电视人也顺带买着买着就把“韩国综艺节目模式产业建立起来了”。不仅让SBS依靠“跑男”授权一举翻身,更是把《无限挑战》这类无固定主题环节的节目给“升级”了。

伴随版权价格的疯长和对原创力量的呼吁,面对并不“宽裕”的韩综模式库存和中国电视节目“巨额”需求的落差,本期《疯狂综艺》为您带来韩综热背后的冷思考。

韩国模式热度不减 明星真人秀受追捧

六成收视未过1 近半在搞联合研发

据腾讯娱乐统计,2014年卫视频道正式引进12档韩国版权节目,占引进节目总数的48%。其中平均收视过1%的有六档,有业内人士认为,收视基本有保障正是国内电视人对韩国版权热捧的原因。

但是,2013年以来包括引进版权、联合研发、韩国团队参与制作的24档“韩式”综艺中,单期节目收视过1%的有9档,平均收视过1%的有7档,总体成绩略显一般,2014年,强势平台的优秀节目收视表现的提升带动了整体节目表现,卫视竞争马太效应明星,超过62%的节目单期收视未过1%。

截至2014年底,东方卫视共引进了4档韩国综艺模式,邀请韩国制作团队参与制作了《我们一起来》,浙江卫视和湖南卫视紧随其后,分别有3档韩式综艺。这24档节目中,有13档节目是模式引进或联合制作,其余11档节目则采取联合研发或韩国团队参与制作的模式。

模式类型方面,真人秀占据绝对主力位置,并呈现从歌唱类真人秀扩展到明星户外真人秀的趋势,其中明星户外真人秀中,又以亲子、旅行节目最多。这类节目要求多机位,强剪辑以及细致编剧,也是最考验电视台制作实力的项目。

明星受“虐”获热捧 户外真人秀“抢眼”

近日,前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在探讨中国综艺节目现状时曾表示,目前现象级节目共6档,包括《超级女声》(2005)、《我爱记歌词》(2008)、《非诚勿扰》(2010)、《中国好声音》(2012)、《爸爸去哪儿》(2013)、《奔跑吧,兄弟》(2014)。按照这个标准,近五年现象级节目中,韩国模式占二分之一。

除了现象级节目,一些韩版节目如《妈妈咪呀!》、《中国星力量》等,“可能没取得现象级成功,但总体表现还可以。” 乐正传媒研发咨询总监彭侃的总结,道出了韩国综艺版权获得追捧的重要原因。

“拥有韩国版权未必赢,但至少不会输。”这是不少电视业者的内心独白。其中户外真人秀又是最稳赚不赔的一项。虽然最初韩版模式引进是从《妈妈咪呀!》《我是歌手》这类歌曲真人秀开始的,但《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这类明星户外真人秀才是将韩综热推上顶峰的催化剂。

徐帆认为韩国综艺版权热,某种程度上是“韩国户外真人秀在中国市场上的风起云涌”,作为灿星制作的研发总监,他所在的团队将参与韩国户外真人秀元祖——《无限挑战》中国升级版的联合研发制作。

欧美的户外真人秀研发得更早,为何国人似乎对韩国真人秀更情有独钟?世熙传媒CEO刘熙晨认为,“韩国在真人秀方面的节目更贴近中国的观众”,徐帆也认同韩国文化与中国文化的融合度比欧美更高。

明星元素也是重点,徐帆以The Amazing Race为例指出,欧美户外真人秀主角大部分是素人,而韩国户外真人秀用的都是明星。““中国观众的审美和收视习惯还是更偏向明星,特别是那些没有偶像包袱、真诚真实的明星。而如果在户外真人秀里只用素人,目前中国观众还不是那么接受。其实,在韩国户外真人秀当中,明星就普遍把姿态放得很低,因而很亲民。”

版权价格疯长背后 韩方野心不在授权

《我是歌手》开启了韩国综艺模式的中国热潮,《跑男》将这个热潮推向顶点。《我是歌手》开启了韩国综艺模式的中国热潮,《跑男》将这个热潮推向顶点。

大规模引进学习韩国节目模式及制作,使得韩国综艺节目中国授权价格一路飙涨,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电视人还顺带把“韩国综艺节目模式产业建立起来了”。

从一万到千万 版权涨势犹如过山车

作为《无限挑战》的引进方之一,徐帆不愿透露MBC《无限挑战》的版权价格。但有消息指出,这个价格突破5000万人民币一季。此前还有媒体报道去年火热的《奔跑吧,兄弟》更是一举帮助版权方SBS获得了超过300亿韩元(合计人民币1.8亿元)利润,令SBS一举还清了债务,翻身做主人。

用过山车来形容这种疯狂并不为过,在腾讯娱乐的采访中,知情人士透露,较早接触韩国综艺版权的SMG,2012年在地面频道新娱乐播出的《妈妈咪呀!》版权购买费仅为每期一万元人民币;2013年大热的《我是歌手》价格,比较多的说法是五至六万元每期。

时间仅过了两年,“韩国SBS从中国版《跑男》中获得的模式授权费、制作服务费等,一季节目可能要超过四千五百万。”彭侃表示,与此同时,韩方开出的条件并不满足于授权费用,例如《奔跑吧兄弟》这样颇有影响力的模式,保底的授权费之外,还会要求“对网络版权、电影、游戏等衍生开发进行收益分成。”彭侃说,收入越高,分成越高,“所以收入是很可观的”。

就此,徐帆呼吁:“电视人需要稍微有智慧些,不能自己哄抬物价。”无论哪一个国家的版权,都应该有一个“合理的价格”。

中国人推动韩国模式产业成熟 联合研发只是过渡

在大规模引进学习韩国节目模式及制作的同时,中国电视人也顺带把“韩国综艺节目模式产业建立起来了”,彭侃表示。人口不到5000万,三大电视台厮杀猛烈的韩国综艺市场,综艺节目有着迭代快,制作依赖团队默契的特点,这些无疑都阻碍了韩国综艺节目模式宝典的成型。

据彭侃回忆,引进K-pop Star做《中国星力量》时,“韩方没有制作宝典,我们只能请韩方来中国指导,然后结合我们对节目的分析,最后做了400多页的节目模式宝典。”

韩国综艺模式的这种特殊性,致使一旦模式被引进,韩方只能派原班人马到中国参与拍摄或是指导制作,渐渐便生发了“联合研发”一词,但在联合研发的过程中问题和隐患也不少。因为没有宝典,在中韩双方合作的过程中,常常会出现“韩方以为是中方能明白的制作常识,但中方其实并不了解”的情况,彭侃表示,“两国电视行业在制作流程和团队配置上的差异,以及双方在语言和文化上的隔阂,使得双方的合作需要艰难地磨合。”

在大部分电视业者眼中,根据版权按部就班地做节目早已过时,与版权方联合研发也只是暂时过渡,不久的将来,中国综艺界还应该是原创节目的天下,这就需要制作力量的迅速提高。

业内预测:3年内制作水平追赶韩国

对于中国电视人而言,韩国综艺的制作堪称“魔鬼训练”。对于中国电视人而言,韩国综艺的制作堪称“魔鬼训练”。

《奔跑吧兄弟》播出之初,网上曾有这样的声音:“为什么跟拍明星的大部分都是韩方摄像师,国内连跟拍的体力和技术都做不到吗?”对此,徐帆认为,既然发现了问题就解决它,“无非是提升摄像体能,中国人还是比较有方向感,比较能吃苦的。”

虽然中国电视起步晚、起点低,但彭侃认为,中国电视人经历了欧美节目的模式训练、韩国节目的制作训练,是在逐渐成长的。

徐帆也认为,近5年是中国电视高速发展的5年,“户外真人秀通过联合制作,学习优秀的经验,现在中国内地优秀团队水准也挺高,学习的时间不会很长。”他预测,在三年内,中国户外真人秀在制作水平上会与韩国基本持平。

为了迎接原创时代的到来,国内的电视制作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此前国内的电视节目是编导合一,现在编剧慢慢成为一个专业工种。通过韩国综艺的“魔鬼训练”,剪辑也开始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越来越细化的分工代表中国综艺朝专业化方向迈进。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也吸引韩国人才前来投奔。除了韩国制作力量的加入,创意交流也更为广泛,近期某卫视举办的“电视节目模式大赛”中,入围决赛的10个方案中4个是韩国编剧提交的。

结语

购买韩国综艺模式绝对不是中国电视人的最终归属,在国内综艺前进的道路上,热的不是韩国版权,而是制作方法,制作水平上去了,原创综艺才不会太远。

大家在看

出彩中国人

花样姐姐

CCTV家庭幽默大赛

生命缘

10256998

  • 播出日期:
  • 播出平台:
  • 节目类型:
  • 明星阵容:
  • 可看指数:

  • 播出日期:
  • 播出平台:
  • 节目类型:
  • 明星阵容:
  • 可看指数:
本期主创
本期撰文 本期撰文

毛予倩

杂食动物
本期采访 本期采访

潘俊良

要怎么写
本期策划 本期策划

刘亚娟

重来一次,你会做得更好吗?
评论员职位 评论员职位

评论员签名
评论员职位 评论员职位

评论员签名
  • 往期回顾 更多
  • 第68期

    道德测试引争议 真善美还是耍人?

  • 第67期

    卫视春晚生存状态 收视不敌歌手

  • 第66期

    大数据看春晚:除了红包还有啥?

  • 第65期

    娱圈真爱哪家强?夫妻真人秀来帮忙

  • 统筹
    李杨 张立意
    策划
    刘亚娟
    撰文
    毛予倩
    采访支持
    潘俊良
    设计/制作
    陶乐 张莉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