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海律  编辑:安琪

第17届上海电影节金爵奖入围影片

今年的上海电影节正好撞上世界杯,你别以为电影院的火热程度会输酒馆。今年上海电影节在气势上可是一点不输阵。超过300部的中外佳片席卷魔都。单是影评人精挑细选出来的“必看”就高达100部。对于一个既爱电影又爱足球的影迷来说,可真是严重的体力活。

世界杯咱这儿就不说了,说说今年华丽升级的电影节。如若不是有着中国电影资料馆和三两座艺术影院,一年一度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几乎成了内地观众逃避单调乏味院线电影、欣赏其他丰富影片的唯一管道。17年来,它做得一直还不错,配得上大上海伟大电影史的传统。而今年,无论从精彩始终的参展影片,还是以往鸡肋的竞赛片,上影节都实现了巨大突破和质的飞跃。为什么这么说,这是有历史的。

上海电影曾经就是中国电影

很多早期耳熟能详的作品都来自上海电影制片厂很多早期耳熟能详的作品都来自上海电影制片厂

在包含戛纳、威尼斯和柏林等领衔三大电影节在内的14个国际A类电影节中,或许只有莫斯科、东京和上海,能在影展之外,有着真正足以载入史册的光辉城市电影史。在百年来斑驳的光影中,它们不但沉淀下数量众多的伟大而动人银幕故事,更成为输出国家文化影响力最重要的桥头堡。

诚如上海电影博物馆策展人石川所言,“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上海电影就是中国电影。”

这种当仁不让的代表性,是解放前的动荡岁月中相对稳定的商业环境和市井生活所带来的。虽说中国电影的起点,早已被我们盖棺定论为1905年京剧表演艺术家谭鑫培先生在北平照相馆里的一段《定军山》,但作为真正有制片意识和完整故事结构的第一部长片,还是诞生于上海的《难夫难妻》。紧随而至的军阀割据和国共争斗,让全国绝大部分地方都或多或少得疲于应付内乱甚至战火,不可能形成支撑电影工业的技术储备和市场条件。而本就商贸兴旺、行业发达的上海,理所当然的集中了全国甚至海外的技术人才和文艺精英,独立生产着高达90%的中国电影,当中的许多杰出影片在当年体现着社会思潮,在日后影响着中国电影美学。

共和国刚成立一个半月,上海电影制片厂就随即诞生。即便已经有了八一、北影和长影的其他“三大家族”的竞争,上影在建国40年来出品的电影,无论从熟练还是质量上,都继续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十七年电影”时期,它打造出《南征北战》、《渡江侦察记》、《鸡毛信》、《铁道游击队》、《女篮五号》、《红色娘子军》、《舞台姐妹》、《阿诗玛》等一大批迄今还颇具文化和美学影响力的作品,还有《大闹天宫》这样世界美术电影的魁宝;“十年文革”时期,摄制被中断,却通过优秀的译制片,让邱岳峰、丁建华、乔榛等配音演员的美妙声音深深扎入观众/听众脑海;改革开放以来,随伤痕文学的出现,卯足劲头的上影,继续出品着《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小街》、《牧马人》、《高山下的花环》、《城南旧事》、《芙蓉镇》等一大批革新着中国电影语言的艺术佳作。

竞赛单元一度是“地下电影”

然而,从1990年代商业影片渐渐成型开始,北京凭借着政治文化中心地位,吸引走几乎全国的电影制作人才,彻底取代了上海,成为如今绝对的电影中心。幸得一批老电影艺术家,从1980年代中期就开始倡议中国得有自己的国际电影节,才在1993年10月举办了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在制作和发行体系之外,通过同等重要的影展放映机制,吸引来大批国际著名电影导演和明星,保证着上海在银幕世界内外的魅力和地位。

上影节的起点可谓非常之高,在第一届就捧出以谢晋为主席、并搭配奥利弗.斯通、大岛渚、徐克、保罗·考克斯等多国名导的高规格评委会,索菲亚·罗兰、德博拉·拉芬、桃井熏等国际影星也受邀出席多项电影节相关活动。20万观众观摩了来自33个国家和地区的167部参赛参展影片和评委个人影片回顾展,并且从一开始就有了电影交易市场意识,摆出了一个有着16家海内外制片商参与的小展区。那一年,台湾导演王童以作品《无言的山丘》,捧走历史上第一座金爵奖。此后的8年中,上影节一直只在单数年举办,以区别开双数年的电视节,直至2001年的第五届,才开始学习戛纳模式,双节前后脚着每年都举办,时间也从过去的10月份调整至6月。

过去的16届,除了《无言的山丘》,还没一部能真正形成国际影响力的、有着极高艺术价值并被影迷追逐讨论的“金爵奖电影”过去的16届,除了《无言的山丘》,还没一部能真正形成国际影响力的、有着极高艺术价值并被影迷追逐讨论的“金爵奖电影”

在被国际电影制片人协会(FIAPF)认可为“国际A类电影节”后,上影节每年确实也能吸引来国际名导和明星,但与同为A类的三大——戛纳、威尼斯和柏林——相比,它的星光亮度还是远远不足,更多时候亮相红毯的,都是中国观众从各种娱乐报道和电视剧里早已熟悉到不得了的“自家人”。而本应作为电影节主心骨和形成品牌效应的竞赛单元,却一直是一种如同鸡肋般的存在。过去的16届,除了《无言的山丘》,竟没一部能真正形成国际影响力的、有着极高艺术价值并被影迷追逐讨论的“金爵奖电影”,那些对历年奥斯卡、金棕榈、金狮、金熊如数家珍的资深影痴,甚至都说不出一两部金爵奖电影名字。同时,评委会和电影节在赐予这些影片“金爵”美誉之外,完全不能帮助片方卖掉电影,“金爵们”,成了匆匆亮相一两场后,就与观众彻底无关的“地下电影”,没有过节时的红毯,更没有过节后的放映档期。

当然,这远不止是上影节一家的问题。一个真正具有历史影响力的电影节,自然需要时间的沉淀,除却老资格并就此霸占着第一交椅的欧洲三大,包括东京、莫斯科、开罗等在内的其余“A类电影节”,也难以吸引到惹人眼球的星光,难以打造出各家为观众疯狂追逐、让影迷认真解析的最佳影片。

与世界杯一道,累死影迷的本届上影节

上海电影节本届排片表上海电影节本届排片表

本届与巴西世界杯同步起跑的上影节,有着超过300部的中外佳片席卷魔都。单是影评人精挑细选出来的“必看”就高达100部!“向大师致敬”单元中,马龙.白兰度、罗西里尼、阿伦.雷乃、吴天明与第五代、姜文的回顾展连番登场;“多元视角”单元,《布达佩斯大饭店》(点击预告片)、《醉乡民谣》(点击预告片)、《蓝色茉莉》(点击观看正片)、《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点击观看正片)等一年来的热门作品第一次登陆内地银幕;“4K 修复”单元里,《舞台姐妹》、《教父2》、《出租车司机》等经典名片的入场券注定一票难求。加上开闭幕影片、官方推荐、聚焦中国、IMAX视野、地球村、短片展映……这绝对是个“要人命”的电影节。

根据以往各国电影节辛苦记者、影评人以及最疯狂影痴的经验,一天赶场看四五部,已经注定是打着瞌睡还醒来拍手叫牛逼的状态,而一天七部连轴转,绝对是难以忍受的生理极限。就算是有着极强体力和意志力的超人,九天的电影节,排除赶场交通等必然制约文青艺术野心的客观条件,63部的最大观影可能,也远远不能达到“百部必看”的要求。虽说还没听过某影迷壮烈牺牲于影院或赶场路上的故事,但二三十部的观影量,才是珍惜生命的最现实考量。如若碰上同样狂热于足球的影迷?虽说小组赛大多被分配在与电影节放映并不冲突的0点、4点和6点,但还是希望你是个没有女友管、没老婆管、没家长管的自由身吧。

同样“琳琅满目”的世界杯同样“琳琅满目”的世界杯

就连以往鸡肋的竞赛单元,也好不容易出现了质的飞跃。巩俐领衔,韩国导演林常树、日本导演岩井俊二、中国导演刘杰、伊朗演员佩曼·莫阿迪等组成的评委会,将面对15部很有意思的金爵奖入围作品。这个作为电影节立足根本的单元,总算吸引来施隆多夫和周防正行这样级别导演的作品,而颇让人期待的中国新生代导演张猛和万玛才旦,也带来自己风格成熟的最新作品。

这么多强片扎堆上影节,得益于日渐完善的“选片人机制”,从高校影视专业硕博学生到民营影视制作单位,再从影评人到商业院线管理者,《上海国际电影节选片管理条例》的三层结构,保障着参展和参赛影片的艺术性和观赏性。

往后上影节要想再上台阶,或许需要同时做着加减法。一方面,进一步增加竞赛影片的质量,实现着导演知名度和新人实验性的平衡;另一方面,可以砍掉诸如“电影频道传媒大奖”这样黑箱而拖后腿的平行单元,并适当减少参展影片数量,让影迷们不至于在片单出来时,再产生“叫苦连天的幸福感”。

微结语

今年夏天,真是痛快又难熬。这么多电影,这么多小组赛,这么多炸鸡啤酒冷咖啡。。。F**k!。。。还有工作!真是累死影迷了。谁让我们爱电影又爱世(shuai)界(qiu)杯(xing)呢!

幕后人员

责编

作者张海律

设计

责编安琪

制作

制作郑文平

技术开发

技术开发李杨

网友评论

加载中,请稍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