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付超  编辑:猱困困

这是影迷爱民(化名)第三次来上海电影节了,每次他都待满全程,不放过任何一部平常难看到的大师佳作,抽屉里的票根已有厚厚一摞。

举办到第17届,槽点颇多的上影节依旧能牢牢占据“中国第一电影节”的宝座,盖因其类型丰富、花样繁多的各种展映单元。以今年为例,日、德、法等国的展映周这些固定单元自不用多说,大师致敬单元是阿伦·雷乃、马龙·白兰度、罗西里尼,此外还有姜文回顾展,4K电影修复单元等等,360度无死角堵死所有挑剔影迷的嘴。

上海电影节的展映单元成为热血影迷一年一度的朝圣之地,经典电影的场次往往座无虚席,晒电影票成了微博上一道风景上海电影节的展映单元成为热血影迷一年一度的朝圣之地,经典电影的场次往往座无虚席,晒电影票成了微博上一道风景

没错,刨除一直积弱的主竞赛单元,对常年在家孤独看片的影迷们来说,上影节就是一场盛大的群体狂欢。9天里,他们在这里能看到之前没有源、没有字幕、画质不好的大师作品和冷门佳片,有句异常俗气但又描述此类情感异常精准的话怎么说来着,嗯,这是他们的朝圣之旅。

但就像三藏老师取经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一样,这帮不谈工业、大数据,不care绯闻、八卦,不需要为了往电影圈里挤而自我营销的纯粹影迷们,看片的代价也不小。他们得祈祷选片靠谱、购票顺利,最后坐到电影院里,还得拜托周围少些拿着赠票来睡觉的伪影迷。

上海国际电影节:影迷的观影盛宴

选片那点事儿:影迷熬成了选片人,只有建议权没有拍板权

影评人成选片人靠熟人推荐 促成4K修复展映单元

通过上海电影节,很多影迷完成了到影评人再到选片人的成长,他们推动设立4K修复展映单元,来回馈和自己一样热爱电影的知己通过上海电影节,很多影迷完成了到影评人再到选片人的成长,他们推动设立4K修复展映单元,来回馈和自己一样热爱电影的知己

上影节的选片流程大致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由各大高校的电影教授等人组成的选片委员会进行第一轮筛选;第二部分,以民间影评人为主,对影片进行审阅并提供意见;第三部分,“有关部门”进行政审,但这部分主要针对入围主竞赛的金爵奖参赛片,不影响展映影片。

于是,这第二部分民间影评人的评审便成为至关重要的部分,因为相对于另两部分的权威性,他们都无法撼动,而他们给出的专业意见,又将决定大多数影片的命运。别小看他们的存在,鉴于教授们比较学院派,这帮了解十几年内电影潮流的新兴选片人们,能在阿伦·雷乃、罗西里尼之外,提供更多贴近年轻影迷的展映提议,比如今年紧贴技术潮流的4K修复展映单元(何为4K修复?推荐阅读独家揭秘修复4K修复展映单元幕后故事),就是在他们的建议下成功推出的。至于如何加入选片人团队,并没有硬性标准,主要是通过熟人引荐,并参考你在网络影评界的口碑和成就。

最多仨月审300部片:相当于志愿者,薪酬可忽略不计

为了更好地为上影节服务,这帮不过三十人左右的影评人团队得从每年二三月就开始工作,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对选送影片进行观摩、评审。选片人之一的蔡剑平在接受采访时透露,每个人的看片量不一,没有硬性指标,“基本上,少的四五十部,多的两三百部也有。”

虽然工作量巨大,但他们基本上算是志愿者的性质。这帮选片人平时都有自己的固定工作,替上影节选片,“全是凭借自己对电影的热爱。”他们也有一定的薪资补偿,包括电影节期间免费看片的优惠,这一点,和刚起步的北京国际电影节很类似,曾参与北影节选片工作的梁小姐透露,“待遇的话每个月两千多吧,看片量近两百部。”

周防正行《窈窕舞妓》上海全球首映来自影评人的努力周防正行《窈窕舞妓》上海全球首映来自影评人的努力

薪资待遇低倒没关系,让大伙儿颇为泄气的是,他们的评审建议仅仅是建议,无法最终决定一部影片是否能入选。参与选片的E先生直言不讳道,“三大电影节的选片人权力都很大,看中一部片,电影节得负责为他们排除万难把片子搞到,但我们刚好是反过来的。”即便如此,选片人们依旧在努力将电影节向前推进,日本电影大师周防正行的《窈窕舞妓》今年在电影节就是全球首映,推动此事的正是蔡剑平。

除了没有终决权,选片人们对其他很多细节都没有深度参与权。比如选中的片子,如何去跟对方谈拷贝问题?每年的法国、日本、德国影展,因为有互相的文化交流,片源问题还相对简单。但其它单元的展映片,很多时候会因为放映费没谈拢而流产。

蔡剑平举例说,今年有份展映的美国影片《少年林肯》,拷贝已经在寄来的路上了,片方突然提高放映费用,展映一度告吹,所幸后来又经历谈判才搞定。“放映费用或多或少,就看这个公司黑不黑,有些片方还会提额外要求,比如包拷贝来回路费,主创来回机票,甚至带助理的费用等,大家其实一直在博弈。”

至于具体的放映费用,蔡剑平摇摇头表示,“这都是上面的事情,我们都不清楚。”——不能根据自己的专业判断给出竞价建议,这又是选片人们选片工作的尴尬之一。

购票那点事儿:一边吐槽影城违规,一边通宵排队买票

展映单元售票网站销售额达千万 “黄牛”活跃

第17届上海电影节展映单元最快售罄(上座率100%)纪录(数据来自格瓦拉)第17届上海电影节展映单元最快售罄(上座率100%)纪录(数据来自格瓦拉)

通过选片确定完每年的展映片单后,影迷们就可以按照官方公布的排片表,按图索骥购买自己心仪电影的影票了。经过多年的票务运营,上影节的购票系统已经趋于成熟,但问题依旧不少。

这之中,最让人诟病的就是影院锁票和官方赠票,不愿透露姓名的X先生谈及此问题,一边坦言“这都是顽疾了,根本没法解决。”一边“呵呵”着摇头。所谓锁票,就是影院方在放票时提前把该场次所有影票锁定,对外显示“售空”。X先生解释说,“这主要是影院给包场用户预留票,但像包括衡山电影院在内的一些影院,他就经常自说自话锁票,你跟他说也没有用。这一方面是电影节执行上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影院自身素质问题。”

影院锁票,意味着真正想看这些片子的影迷反而买不着票,X先生建议说,“用不着疯狂抢票,也不要以为当天抢不到票就真的没票了,很多影院锁完票发现卖不掉了,又会开出来,有时候可能是更好的位置,就放平常心吧。”

此外,记者观察发现,诸如《教父》系列这样火爆的电影早早售罄,是因为臭名昭著的“黄牛党”也来染指,将原本价值60元的电影票卖到100元左右。不过有的影迷还是愿意为此埋单,毕竟你永远不知道何时何地还能再看到心中的经典。

上影节的另一大顽疾,就是大多数入场观众拿的是赠票。这个现象主要集中在主竞赛单元,跑上影节多年的某记者表示,赠票泛滥,主要因为两个原因,“主竞赛单元,很多记者根本不去看,不少主创会来在放映前办个见面会,下面太稀拉面子不好看。另外一个原因,不少影片都会在展映后在国内上映,片方不希望太多人看片、以免走漏内容,或者流出负面评价,影响届时的票房。比如,去年的《神奇》,为了控制观众,就有在展映当天对外放出票已售完的假消息。”

尽管依旧有瑕疵,但得承认,上影节的票务表现一直在稳步攀升。格瓦拉生活网已经跟上影节就票务合作了四年,其副总李磊先生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上影节的票务一直稳中有升,今年的售票数是去年的两倍,总票务已达千万。”

(左起)《如父如子》、《出租车司机》、《教父》、《教父2》、《布达佩斯大饭店》成为今年的抢手货(左起)《如父如子》、《出租车司机》、《教父》、《教父2》、《布达佩斯大饭店》成为今年的抢手货

日本电影最受欢迎 早场夜场均爆满

但影迷的口味也有差异,李磊表示,从数据显示,今年上影节销售速度最快的影片是《如父如子》、《八月:奥色治郡》、《布达佩斯大饭店》、《窈窕舞妓》和《横道世之介》,卖相最差的则是《终极大冒险》、《国家疑云》和《最美的乡村医生》。按国别来分,销售情况最好的则依次是日本、美国、英国片。由此不难窥见,在影迷心中,近两年的口碑作和日本影片,依旧是心头好。

李磊最后还补充说,展映影院的地理位置对影迷购票有很大影响,“上海影城、大光明、何平、永华、新衡山这些交通比较便利的影院销售相对较好。”放映时间对影迷们的影响倒并不太大,不论早八点的场次还是深夜十一点的放映,几乎都是场场爆满,“真正喜欢电影节的影迷,大多数不太挑时间。”

看片那点事儿:狂热到一天奔波四五场,票钱最多花六千!

字幕出自高校学生常出错 阿伦·雷乃影展睡倒一大片

被吐槽最厉害的负责字幕的大学生亲自道歉被吐槽最厉害的负责字幕的大学生亲自道歉

能在经历过繁复的选片、残酷的抢票战后坐进影院,对很多把上影节看片当成一年中最神圣的事情之一的影迷来讲,还没算最终的结束。字幕错漏译、音画不同步、画幅比出错等技术问题,依旧是进一步桎梏上影节向前进的多年痼疾。而少部分影迷在场内睡觉、屏摄的低素质表现,也让人颇为无语。

豆瓣颇有名气的影评人刘小黛就在今年再度中枪,“15号看《她爱他》时,字幕严重延迟,词不达意。还有些影片,法语字幕直接不翻译……还有些可笑的是,阿伦·雷乃影展,观众睡倒一大片。”对这些“老习惯”,蔡剑平颇为无奈,“很多影片的字幕都是在校学生翻译的,今年找了家公司负责校对,效果你们也看到了。”多数影院落后的配套设备也是罪魁祸首,“很多字幕器都只能手动添加,碰到字幕稍长的,肯定出问题。”

虽然状况一箩筐,但对大多数狂热影迷来说,上影节依旧是场盛事,对他们来说,借这个机会看心仪的影片带来的快乐,能轻易让人忘记那些人为造成的不快。刘小黛今年看得最过瘾的一部片是修复后首次放映的《恋爱与义务》,“配有大师讲解,细节诙谐,加上有背景知识穿插,不虚此行!”但由于家住江苏,刘小黛只能在周末赶来看片,为此错过了《布达佩斯大饭店》,让她甚为遗憾。

在某电影媒体工作的西帕克更是资深粉丝,今年已经是他第五次来上影节。他平均每年得花费1500到2000元购票,今年计划看片超30部。他现在在上海工作,不用考虑住宿问题,此前他为了上影节,还得在影城附近找旅馆或者找朋友蹭住。同样刷下五年上影节经验的大奇特,最多一年花了6000多元,今年他的看片计划是23部左右。

谈及这些年的经历,他的心情和刘小黛类似,“当年坐前排看塔蒂的《游戏时间》,观感极佳,景深镜头有种可以走入银幕的感觉。像《大都会》、《阿拉伯的劳伦斯》这种有新素材发现,或者修复最新成果的电影,也有极佳大银幕观感。”但西帕克依旧不满足,“今年的《盘丝洞》排片出来太晚了,只能放弃……而且还是很贪心地想在以后看戈达尔影展,以及一些台湾电影大师的作品。”

微结语

看了这么多,难道你们都不觉得影迷们萌萌哒吗?如果你在每年7月的上海,见到一群披头散发、眼袋焦黑、打着哈欠在电影院门口焦急等待的人,请关爱他们!

幕后人员

主笔

作者付超

采访撰文

编辑猱困困

设计

设计高蓓蓓

在你身边,为你设计。

制作

制作郑文平

做自己应该做的事。

技术开发

技术开发李杨

relax..

请填写投票名称

加载中,请稍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