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许诚毅

曾想放弃《捉妖记》回美国

对柯震东自责 对井柏然感到不公

腾讯娱乐专稿 文/付超 视频/张超 责编/宋小卡

许诚毅有一个更出名的绰号叫“史莱克之父”。

2008年,这个一手缔造动画史上经典形象“怪物史莱克”的华裔导演折返国内,和江志强一起雄心壮志的打算拍一部真人+动画的史诗大电影,这便是最早的《捉妖记》雏形。虽然《捉妖记》的诞生波折重重,但从上映5天破7亿、接连刷新各种票房纪录的成绩来看,许诚毅的这趟回马枪玩得很成功的。

这次专访其实是在《捉妖记》上映前进行的,当时的许诚毅还很焦虑,生怕这部投资3.5亿的电影回不了本,让拍续集的计划夭折。不过从目前的态势来看,《捉妖记》不仅不会亏本,还能赚钱,许诚毅的焦虑可以烟消云散了。

而可以开始潜心去创作续集的许诚毅,他不用感谢任何人,除了他自己。

最早找江志强老板合作时被拒绝了

《捉妖记》热卖,所有人都夸江志强老板有魄力和勇气。许诚毅不小心曝了个料,自己一开始找对方合作,“他想都不想就拒绝了”。

这次被拒有多早?许诚毅自己都记不清楚了,他只能用“很久很久之前”来界定,像极了一个童话故事的开场。许诚毅回忆说:“我那时候就说想回来拍一个动画片,他真的是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因为他没拍过,觉得很难,也不知道怎么控制预算。”

许诚毅曾一手打造了“怪物史莱克”许诚毅曾一手打造了“怪物史莱克”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2008年,这一次,是江志强主动上门求贤。“他就很随意地说一句,‘你帮我拍个电影吧,真人加特效的,你有兴趣吗’?我说我没拍过真人电影这样真的可以吗?他说,应该可以吧。我们就这样开始了”。

现在回看,你很难想像,这样一部“设定严谨、画风精美、剧情感人至深”的真人动画,就这样一来二去三句话便正式敲定了。

确定了一起合作一个真人动画项目后,接下来的工作,便是打磨剧本。江志强把袁锦麟(《风暴》导演,该片也是由江志强的安乐影业投资)扔给许诚毅,两人便开始天南海北地开聊。“我们一开始聊了很多不一样的剧本,都觉得不够特别,后来袁锦麟就写了个大纲,大致是说一个菜鸟天师遇到妖王,怀孕生孩子的故事,这就是《捉妖记》最早的雏形了”。

既然是个关于“人妖”的魔幻故事,许诚毅在好莱坞浸淫多年的西方视角开始发挥主观能动性。确定画风和剧设的时候,他最担心的不是拿手的动画部分,而是如何让真人和动画兼容。

为了让影片具有中国风,许诚毅在片中加入了很多古典文化的东西,比如以剪纸为灵感的小纸人,以及各种源于传说的符咒。生怕西方观众到时候看不懂,原始剧本里对这些道具进行了详尽的说明。这样势必会造成剧情的拖沓,因此在最后,为时长考虑,这些起到“说明书”作用的情节被大幅删节。

许诚毅最初还是有些不甘心,但他找到了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西方人可能看不懂,但我回来拍这个电影主要还是拍给中国观众看的……”后来影片粗剪完毕后,有专门给外国人放映的试映场,外国观众纷纷表示“这个符咒看得懂啊,就是一个魔法的开关嘛”,许诚毅这才长舒一口气,安心了。

“胡巴”的设计原本更胖更狰狞

实拍前最重要的一项准备,自然是包括胡巴在内的片内诸妖的形象设定。

别看现在这款胡巴可爱喜人,最当初,它可完全不长这样。许诚毅老实交代,“最早那版胡巴要比现在这版更胖,表情各方面更是要狰狞一点”。简言之,有点儿穷凶极恶版史莱克的意思。胡巴初代诞生后,许诚毅做了个以它为主角的四分钟短片,抓来各路人来观摩测试反应,“结果大家还是觉得可爱一点比较好”。

原来的胡巴更胖更狰狞,现在则是人人看了都想抱走原来的胡巴更胖更狰狞,现在则是人人看了都想抱走

这个可爱是什么概念呢?许诚毅解释说:“就是你看到它就特别想把它抓过来抱一抱,这也符合它在片中是个刚诞生的婴儿的设定。”这个大框架确认后,许诚毅再对胡巴进行更深一步的细节设计,这其中的许多灵感,来自古籍《山海经》。

谈到这里,许诚毅根本停不下来,他化身解说员,巴不得把胡巴这座馆藏给全挖空给你看。“《山海经》里有很多妖的描述是很创新的,比如有些妖是看不到眼睛、鼻子、嘴巴的,这点我们就运用到电影里了,胡巴有时候是看不到脸的。而它的眼耳手鼻都有参照”。

不仅将胡巴的形象设定具象化到如此程度,许诚毅还在片中打造了一个独创的妖怪世界观。比如,妖也分男女,“胡巴就是个男孩,所以是四只手两只脚,女的妖就是两只手四只脚,这些东西我们都有考虑过,不然的话观众看得时候会有一点乱”。

怪不得,《捉妖记》在拍摄期间,前去探过班的周星驰和徐克都纷纷赞叹,并对江志强竖大拇指,“《捉妖记》是属于许诚毅的世界,换谁都拍不出来”。

刚拍真人部分时啥都不会

万事俱备,《捉妖记》正式进入实拍后,许诚毅的考验才刚刚开始。第一次拍真人电影的许诚毅,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拍片了。

刚到片场头一段时间,许诚毅是懵的,他不知道同一个置景应该集中拍摄相关戏份,甚至对话场景的正反打都不晓得该怎么拍。在动画世界呆久了,他天马行空的二次元拍片思维也受到了挑战。

许诚毅倒也不害羞,他主动说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段子。“有一次我问摄影老师,我们拍动画片的时候,镜头能俯冲下来定格到人脸的特写,我可以这样拍吗”?摄影师潘耀明也是老江湖了,他问:“导演,你确定要这样拍吗”?得到许诚毅天真的肯定答复后,潘耀明将轨道设计好,实际演示了一遍,结果摄影机滑动完停下后一直在晃,根本无法对焦接上特写镜头。许诚毅纳闷了,“潘老师,这个镜头为什么一直摇?动画片里这个镜头停下来不会晃的呀”。潘耀明这才解释说:“导演,这个摄影机真的有重量,它滑下来肯定会晃的,你要真的做到你说的效果,只能后期再去做特效”。

井柏然、许诚毅、白百何与手绘萝卜合影井柏然、许诚毅、白百何与手绘萝卜合影

回忆起这段糗事,许诚毅搔搔头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段时间,我就觉得自己很笨”。但江志强给许诚毅搭建的团队何其精良,除了潘耀明,服装设计奚仲文、艺术指导种田阳平都是在自己的专业领域独领风骚的高手,度过磨合期渐渐上路的剧组,可半点没把质量落下。

技术上日益如鱼得水的许诚毅,在指导演员演戏上也开始渐入佳境。最一开始,伶俐如白百何都无法理解许诚毅说戏的方法,“有段她和宋天荫在床上睡觉的戏,我跟她说,百何你要睡得自信一点,她就一直笑,问我睡的自信一点是怎么演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说的东西都是不正规的,但后来大家熟悉以后,简单几个字他们就都明白了”。

在迈过真人实拍这道坎儿后,面对特效动画这块拿手绝活儿,许诚毅倒真是信手拈来了。《捉妖记》的特效是以许诚毅为首的好莱坞团队带领中国团队一块儿完成的。

谈及这次和中国特效团队的合作,许诚毅给出了极高评价,他认为:“这帮中国艺术家的能力完全没有问题,但总是我跟他们说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简言之,主观能动性上差了不少。从小受美式思维熏陶的许诚毅将这些能力之外的问题,归咎于教育体制,“(跟西方同行的)差距可能就是教育问题吧,中国的教育都是要听话、别想太多,安安静静地工作。中国这帮技术人员已经习惯了,这样久了,难免会扼杀想象力和创造力”。

对柯震东自责 对井柏然不公平

经历过漫长筹备和艰难磨合,即将启航的《捉妖记》却因为柯震东吸毒事件遭遇重大打击。江志强很快做出重拍决定,这一决定意味着追加7000万投资,《捉妖记》的投资总额因此飙升到令人乍舌的3.5亿。

井柏然“怀孕生孩子”的剧情非常喜感井柏然“怀孕生孩子”的剧情非常喜感

对许诚毅这位始作俑者来说,一部片拍两遍,是极为痛苦的一件事情。首先,是很多场景已经不在了,“我们重拍的时候是2月底,北京是没有树叶的,但那个镜头原本是很绿的,我们只能让白百何跟井柏然在绿幕前跑,后期再抠掉原先镜头里的演员,把他们放上去”。另一个难点则在于,此时所有特效都已制作完毕,第一遍拍摄,特效可以根据演员表演来设定位置和动作,第二遍拍摄,则完全需要演员配合已有特效做反应,“白百何因为拍第二遍还好,对井柏然来说真的是太难为他了”。

如果说,重拍一遍只是体力上的付出和消耗,那么重拍事件对演员的损耗和消磨,则是许诚毅自己觉得心上一直过不去的坎儿。因为赶工时间紧,井柏然的补拍戏份一直加班加点在干,许诚毅对此心怀歉疚,“本来因为一个演员出了问题,找你来救火,就是件很不公平的事情,他还特别拼。你能看到井柏然很多之前没有过的表情和动作,他偶像包袱都扔掉了,有几场戏,他一边演一边问我,导演,我拍完这个电影还有没有人会找我拍戏啊?我现在戏路怎么变成这样了”?

因柯震东涉毒导致《捉妖记》重拍因柯震东涉毒导致《捉妖记》重拍

对于柯震东,许诚毅更是自责。“他出事前一段日子,有次他说要来看特效,那段时间我刚好要去上海,就跟他说不行,过段时间再来。我现在就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我不去上海,跟他一起看特效、忙些影片的事情,他可能就没时间去……”

这场意外,对许诚毅本人的打击也很大,心灰意冷的时候,他甚至想过放弃。“很多人说中国人拍不到这样高特效的电影,因为我们不是美国人不是好莱坞,当我们真的拍出来了,你告诉我它不能上映,我那时候真是想过放弃吧,我还是回美国吧,为什么我一来就碰到这样的事情”?

幸运的是,这个时候,江志强的一句话点醒了他:“江老板举了个例子,你就当自己去高考,第一次你拿了70分,现在第二次去考,题目都是一样的,你起码要拿更高的分数了吧”?尽管重拍困难重重,但一贯自省的原则,让许诚毅终于还是留到了最后。

采访最后,许诚毅自豪地拍着胸脯说:“片子虽然拍了两次,但质量不会少一分一毫。”

记者手记

都说,做动画的人,永葆童心。听到这话,许诚毅笑了,他说:“怎么你们每一个人都跟我说这句话?”

的确,整场畅聊下来,这不仅仅是童心的问题,而是初心的问题。太多抱有电影梦想的人在进入圈子之后,被各种诱惑和利益带跑了,忘了最初那颗爱电影的心,许诚毅做的比他们更好的,或许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

聊到胡巴的诞生,他手舞足蹈像说自己的孩子;聊到柯震东和井柏然,他更是一度眼泪止不住流下来,对着镜头说,对不起,先停一下吧。这样一个纯粹的人,是为《捉妖记》奠定天真、童趣的关键。

当然,江志强老板也算是这样一个人吧?3.5亿的博弈,他笑到了最后。怎么讲,善良的人总归是会被善待的。

幕后人员:
统筹
曾剑张立意
本期责编
宋小卡
撰文
付超
视频
张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