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笔

本期主笔邵登

大人自有骚处

zishifeng

florachen

你知道吗?我们平时熟知的很多明星大腕都是文工团成员,宋祖英、韩红、蔡国庆等这些经常穿着军装演出的明星不待多说。马年春晚的主持人张国立,凭《我是歌手2》大火的韩磊大叔,还有葛优、范伟、吴秀波都是文工团成员。此外还有,潘长江、王学圻、闫妮、牛莉、纪敏佳、陈红、陈思思、买红妹、梦鸽等等。

铁打的文工团,流水的明星,有不少明星选择了离开。炙手可热的凤凰传奇曾属于二炮文工团,待了2年后离开;演员张译曾服役于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曾在《士兵突击》中饰演班长“史今”一角,最终选择离开军营;冯巩则从中国铁路文工团跳到中国广播艺术团。

在普通人眼中,部队文工团或许是个让人衣食无忧的“铁饭碗”,然而经过一轮又一轮的规定洗刷,这个谜样团队身上的光环已经慢慢褪去,不复当年。

文工团的基层演员收入大多与白领相当,他们不仅要背负考核任务,还要面对商演限制下如何存活的问题。本期《贵圈》对话现役文工团在编演员、部队干部、演出负责人以及资深媒体记者,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文工团。【原文】

点击添加焦点图

揭秘部队文工团生存现状

文工团薪酬不高福利好 韩红每月工资一万出头

读懂本文,你必须先要弄清楚文工团的概念。

文工团全称“文艺工作团”,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继承中国工农红军宣传队的传统,运用歌唱、舞蹈、演剧等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活动的综合性文艺团体。文工团演员主要由文职干部、文职人员以及文工团学员队中的文艺战士组成。

比如马年春晚的主持人张国立,他的工作单位是中国铁路文工团;凭《我是歌手2》大火的韩磊大叔来自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此外,葛优的单位是中华全国总工会文工团,范伟来自煤矿文工团,吴秀波来自中国铁路文工团。宋祖英、韩红、蔡国庆等经常穿着军装演出的明星更不待说了,他们的身份分别为海政文工团团长、空政文工团副团长、总政歌舞团成员。

与现役军官不同,文工团中的文职干部虽然具有军籍,但却没有军衔,只被授予专业技术等级,并据此享受相应的军衔待遇。大家熟知的李双江、宋祖英、韩红等人,就属于文职干部。而文职人员则是指文工团中的签约演员,他们没有军籍,不享受军人待遇。

韩红作为文工团副团长,工资仅为一万出头韩红作为文工团副团长,工资仅为一万出头

文职干部按级别拿钱 韩红月工资刚过万

08年从艺术学院毕业后,小凯(化名)通过特招进入广州某军区下辖的演出队工作,成为一名文职干部,其专业技术等级8级,享受正连级待遇。他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的收入状况:每月工资约5000元,这是包括了军龄、职务工资、职贴、生活补贴等多个部分组成的总收入。除此之外,小凯再无别的收入来源。

小凯告诉记者,部队中现役军官和文职干部的工资,都按照全军统一的级别标准发放。考虑到地区差异等因素,同一级别的工资也会略有不同,比如在北京的会比在二三线城市的高几十块钱;高海拔地区或生活艰苦的地区,工资也会按一定比例上浮。除此以外,不管你是多大的明星,部队都一视同仁。

李双江只享有将军级别待遇,却没将军军衔李双江只享有将军级别待遇,却没将军军衔

由于文职干部不设军衔,其工资待遇是根据其专业技术级别定的,分为特级、1级—9级,每个等级对应一个军衔待遇规格。比如现任空政文工团副团长的韩红,其专业技术级别为5级,享受副军级待遇,按部队标准推算,其月工资应该刚过一万;专业技术3级的李双江享受大区副职待遇,月工资在一万六、七左右;而曾经被特招进入二炮文工团的凤凰传奇组合,享受正团级待遇,每月工资只有几千元。其工作室负责人徐明朝告诉记者,“凤凰传奇在二炮工作两年,中间没查过工资卡。退伍后查了下,卡里钱不多,只有几万块。”

而作为人员补充进入文工团的签约演员,工资还要更低,月收入不足三千元的情况十分普遍。即便如此,想进文工团的艺校毕业生仍大有人在,一方面他们可以继续从事艺术职业,另一方面可以拿“签约演员”当跳板,找机会“转正”。

普通干部管吃管住 正团级以上还能低价购房

正团级以上职务的文职干部可申请低价购房正团级以上职务的文职干部可申请低价购房

小凯透露,由于自己仍是单身,目前就住在部队提供的宿舍中。根据他享受的正连级待遇,婚后可以申请一套约两室一厅的部队公寓房,房租每月也只有几十元。“尽管现在收入不高,但吃穿住行都不用花钱,每月工资大多原封不动地存在卡里。”对于目前现状,小凯表示比较满意。

据一位部队军官介绍,“当文职干部享受正团级以上待遇时,就有资格申请购买部队的经济适用房(既军产房)。住房面积与申请人的职级挂钩,师团级的房子能够达到180平米,这是全军统一的标准。”而购房价格会根据所在地区有一定浮动,通常内陆城市的标准是180平米以下每平米2、3000元,超过面积按4、5000千元计算。该军官透露,“这类经适房购买五年后就可以拿到市场上进行交易,可以按市场价进行交易,但是要缴纳15-20%的税,即便这样还是能赚一大笔。”

文工团也有定额KPI 慰问演出每年最少100场

文工团的日常生活就是唱唱跳跳吗?他们的工作强度如何?对于普通人,这都是谜一样的存在。

每年为部队演出百场以上

部队文工团每年必须下基层完成百场演出部队文工团每年必须下基层完成百场演出

在总政颁发的《关于规范大型文艺演出、加强文艺队伍教育管理的规定》中,规定了“总政治部歌舞团和各单位文工团每年要为部队贡献各类演出不少于100场,总政治部话剧团、歌剧团每年不少于60场,解放军军乐团在完成司礼任务的同时也需安排时间下部队演出。”

如果拿企业管理模式去套,这便是部队文工团需要完成的KPI。根据规定显示,对于未完成演出场次的团体和个人,将不予立功受奖、晋职晋级。

虽然,总政制定的“每年100场”演出任务,针对的是整个团队而非个人,但具体摊到每个演员身上的任务也十分繁重。据某演出经纪人介绍,总政青年歌唱家阿鲁阿卓在2013年参加了70余场慰问演出,条件艰苦时甚至一个星期都无法洗头。

仅靠财政拨款难以持续

所有部队文工团都是吃“财政饭”的,即国家掏钱养文工团。然而这些拨款远远不够文工团的日常开销,他们经常会面临资金不足的压力,有些团体还得通过商演自筹资金。

陈思思曾试图带领文工团完善市场化的转变陈思思曾试图带领文工团完善市场化的转变

光鲜只存在于表面,文工团每年至少有9个月时间都在下基层慰问演出。密集的演出对于演员消耗很大,这就需要充足的物资保障和齐整的人员配置。而现实情况中,财政下拨的资金十分有限,文工团人员编制的数量也无法满足演出需求。再加上政策的调整,文工团市场定位暧昧不清,如何良性发展成了当务之急。

二炮文工团副团长陈思思此前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希望用自己的社会资源,带领二炮文工团走市场化道路。然而,随着部队限制商演的规定下发,文工团将面临着更大的考验。

杜绝商演?不太现实

闫妮、牛莉、殷桃做客《艺术人生》闫妮、牛莉、殷桃做客《艺术人生》

《规定》中指出,要“进一步严格军队文艺单位和个人参加地方公益性、营业性演出及其他活动的审批管理,严格控制文艺单位人员参加地方电视台选秀类节目。”其中“严格审批管理、严格控制”的字眼表明,尽管在收紧政策,但并未完全将文工团演员们与市场隔绝。

这些年来,文工团与演出市场的联系已经十分紧密。海政文工团原副团长付林就曾表示,“空军政治部文工团的话剧团是市场化的典型,他们的电视剧已经融入了社会,王学圻、胡亚捷、洪剑涛、牛莉等演员也有很大的市场号召力。”许多部队歌手通过比赛、电视节目成名,举办演唱会或者参与商业性质演出,这些现象早已司空见惯。

文工团纪律严明不输部队 凤凰传奇入伍又离开

对于文工团领导来说,团里的演员参与商业演出,无论带来多大的声誉,也都会给部队的日常管理带来一定困扰。在部队看来,无论多大的明星,都是军中一员,因为个人的演艺行为无法参与部队演出,这就违背了部队最初特招他们入伍的初衷。

09年三家文工团齐抢凤凰传奇

凤凰传奇工作室负责人徐明朝告诉记者,凤凰传奇是2009年特招进入二炮文工团的,他们当时参军的想法也很简单。“两人都以进入部队文工团视作最高荣誉,对当兵本身也很向往,就是为圆自己的军人梦想。”

2009年,凤凰传奇被二炮文工团特招入伍2009年,凤凰传奇被二炮文工团特招入伍

据徐明朝介绍,当年共有三家团体同时向凤凰传奇发出邀请,其中二炮和海政是部队文工团,此外还有中国歌剧舞剧院。“二炮的团长和政委很重视凤凰传奇,知道别家团体也在邀请他们后,还亲自上门与他们面谈,力劝他们加入。”

那段时期是部队文工团的特招高峰期,二炮的庞龙和空政的纪敏佳都是08年特招入伍的。而与凤凰传奇同年特招进入空政的韩红,是同时期级别待遇最高的明星,她还出任了空政文工团的副团长一职。

商演难以协调 凤凰传奇无奈离开

针对部队工作和商演的关系,徐明朝最初以为是可以协调的:“当时凤凰传奇跟孔雀唱片还有经纪合约,我们也跟部队领导讲清楚了这个状况。万一公司安排的商业演出跟部队活动撞了怎么办?部队领导当时说,演出可以商量,看哪个重要就去哪个。”

由于演出难以协调,凤凰传奇只得无奈离开由于演出难以协调,凤凰传奇只得无奈离开

但现实很快就让他们无计可施。“部队的演出任务经常是头天晚上才会下达,有时甚至需要立即出发。如果当天刚好有商演在身,就只能选择违约罢演,这对凤凰传奇的声誉损害十分巨大。”徐明朝无奈地对记者表示。他还记得有一年春节,公司为凤凰传奇安排了一场商演,演出方已经将道具、大屏幕、服装等所有物料准备齐全。但就在演出前夕,凤凰传奇却临时接到了部队的紧急任务,无奈之下只能放弃商演,并承担演出商的损失。“别人费钱费力办演出,押宝在你身上,你说不去就不去,人家赔钱不说,还砸了自己的招牌。”也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凤凰传奇在服役两年后决定离开二炮。同一年,歌手庞龙也选择了退伍。

徐明朝表示,由于部队下基层慰问演出很少有媒体报道,直到现在许多歌迷都不知道玲花和曾毅当过兵。“他们很怀念这段军旅生活,在部队里住宿舍,不带助理,也很少上网,过了两年非常‘素’却又非常充实的日子。”

部队明星需谨慎:军车上路招风 选秀评委难当

作为明星,一言一行备受瞩目,而身为部队文职干部,则更需约束自己的行为。近年,有关部队文工团演员开军车上路违规的事件屡有发生,公众对于他们的批判也愈演愈烈。

军牌车招风 明星上路需谨慎

去年8月2日及3日,韩红接连违反交通法规引起轩然大波。8月2日,她被曝边驾驶法拉利边打电话;8月3日,她又因挪用牌照被民警当场查获。虽然事后韩红及时认错且态度诚恳,但网友仍然对她的过失表示不满。韩红在谈及这次违规的原因时表示,“人很多时候败给自己的小聪明,我也不例外”。

李丹阳违规驾驶军牌车辆并与交警发生争执李丹阳违规驾驶军牌车辆并与交警发生争执

而在2008年,国家一级演员李丹阳在单号车通行日,驾驶尾号为双的军牌号宝马车出行,途中被交警拦下并发生争执的视频被传到网上,也引起大规模网友讨伐。事后有媒体揭露,解放军四总部早在2004年就曾下发通知,从2005年1月1日起全军统一更换“2004式”军车号牌,非编制装备的进口轿车和排量在3.0以上的小轿车不许挂军牌。据媒体分析,李丹阳当天所驾车辆很可能是公车私用或是违规使用军牌。

选秀节目如猛虎 当评委也要小心

随着综艺节目的火爆,很多部队明星也被电视台请上了选秀评委席。就在去年,你先后看到了韩红坐镇《梦之声》,与黄晓明亲密互动;也看到了蔡国庆把关《快男》海选,犀利点评选手唱功。

面对这一现象,部队出台了“严格控制文艺单位人员参加地方电视台选秀类节目”的规定,加强对于文工团演员担任选秀评委的审批力度。

蔡国庆出任2013快乐男声海选评委蔡国庆出任2013快乐男声海选评委

《规定》出台后,韩红在接受腾讯娱乐记者采访时表示:“以后的活动很难说了,我们有了新规定。”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一直高调的韩红并未受到该规定的影响,在新一季北京卫视的音乐真人秀《完美和声》中,她将出任了导演一职。据知情人士分析,“韩红担任导演是需要向其领导提出申请的,至于难不难批,则要看领导如何看待这件事,毕竟规定并未完全限制他们的参与。韩红在《中国梦之声》节目中的大胆言论的确为部队带来一些压力,但观众对韩红整体还是持正面评价的。”根据现有规定,韩红很可能不会再担任抛头露面的评委工作,而导演属于幕后,部队比较容易放行。该知情人士还告诉记者,“像韩红这样有商演号召力的明星,部队很难完全限制。一边是参加商演几首歌拿几十万,一边是苦干一个月一万多,分量轻重谁都掂量出来。”对于这轮改革的效果如何,该知情人士表示很难猜测。

文工团铁饭碗面临失守 有心无力难留人才

在小凯的微信朋友圈里,最近常有人转发诸如“部队文工团面临接单”、“文工团演员何去何从”的文章。小凯告诉记者,尽管目前他还并未听到任何官方消息,但心中还是有着隐隐的担忧。

由于编制限制,基层演员提干机会越来越少由于编制限制,基层演员提干机会越来越少

在编人数不超2000人 签约演员比例加大

2006年初公布的《国防白皮书》中披露,2005年底完成的20万大裁军中,文体单位的编制已经被较大程度地压缩。而在2013年开启的新一轮改革完成之后,军队文艺单位还可能被调低级别,特招制度也可能取消。文工团将加大签约演员的招聘力度,甚至可能还会安排在编演员转业,实行合约制度。

在这个可能会施行的改革方案中,我们可以看出部队文工团的铁饭碗已经面临失守。据知情人士透露,经过了数次调整以后,目前文工团的在编人数已经不多,“各军区定编一百人,加上总部的,全军在编制内的文工团演员不过两千人。”

文工团有心无力难留人才

曾服役于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的演员张译06年转业,在采访中谈及离开部队的原因,张译说:“赶上裁军,一个话剧团整编后的人数几乎演不了话剧,这种调整对文工团来说是伤筋动骨的。”有着戏剧梦想的张译,突然发现自己只能演一些高大全的小品,纵然对部队有万般不舍,但还是选择了离开。

张译所在的战友文工团在裁军中受到冲击张译所在的战友文工团在裁军中受到冲击

除了已经成名的演员,基层演员也开始考虑“出走”的可能性。因为待遇差提干难,很多人选择转业后进入地方团体发展。今年初,北京某军区文工团的普通士官小王就选择南下广州,进入恒大歌舞团。他表示,此前每月两千多的工资,实在无法让家人生活得更好。

来自深圳的一家民营艺术团在本月初来到北京招聘,主招演唱、舞蹈及民乐演奏人才,该团为签约演员开出了4000元的月薪及免费宿舍等福利。并承诺在不耽误艺术团演出的情况下,不阻止团员利用业余时间赚钱。该团负责人表示,私下见了一些部队文工团的演员,对于离开文工团南下,这些年轻人都表示了极大的兴趣。

总结陈词:文工团的没落,与大众审美有关

回首曾经,部队演员曾占据中国娱乐圈半边天,他们的身影遍布大小晚会。然而风水轮流转,如今的演出市场已是体制外演员们的天下,即便放开商演,留给文工团的蛋糕也越来越小。

时代在变,观众品味也在变。如今基层军营的兵哥哥们已经以90后为主,当前来慰问的文工团开口唱起《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时,他们会发至内心的点赞吗?

你觉得本期贵圈质量如何?

加载中,请稍等...

分享

相关专题

军队文工团遭遇拐点

解放军文职制度的完善,迫使文工团加快改革...[详细]

韩红:要争取话语权

有了话语权才可以呼吁到一些事情,否则我做不到...[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最新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