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写

本期采写楚飞

我一直在说再见!

zengni

zishifeng

alvinxchen

vitaxu

2016年3月3日,已是穷途末路的亚视终于没能再熬下去——节目停播、熄灯、遣散所有员工、大合照,在所有这些动作过后,就要59岁的亚视,与港人彻底告别,只留下无尽的唏嘘之声。

这家在上世纪曾经缔造过辉煌战绩、一度可与TVB比肩的电视台,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已逐步凋零,无数次被人唱衰。在经历零收视、欠薪、易主撤资、吊销牌照等一系列动荡后,已难以为继地走向终途。亚视如何从“电视帝国”到今天的倾覆,腾讯娱乐《贵圈》曾有过一次深入的调查。【原文】

点击添加焦点图

香港电视史上最大一出闹剧 24小时三次反转

2015年的3月对亚视来说是黑色的,一团巨大的迷雾正向它靠近。

3月21日,亚视实际控制人王征终于打破缄默,在接受财新网专访时,放言“如果到3月底,没有新的‘白武士’(善意的收购者)出现,成立58年的亚视电视台将不复存在。”

3月26日上午,该稿件正式刊发,一时间众人哗然,这家全球最早的华语电视台在历经多年风雨后,仿佛将要一夜坍塌。尽管亚视当晚便发出声明,否认“气数已尽”,但仍然无法扭转公众心中亚视大势已去的看法。

但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在3月31日到4月1日短短的24小时内,亚视的命运结结实实上演了一出“逼宫不成反被打脸”的闹剧。

第一幕:亚视新闻报道称王维基将接手亚视第一幕:亚视新闻报道称王维基将接手亚视

3月31日晚 亚视连发三条消息“逼宫”

3月31日18时,亚视在其新闻节目中报道称,“亚视股东黄炳均及其代表的主要投资者王征,决定接受香港电视主席王维基的主要条件,将亚视股权转让予香港电视,并将豁免亚视所欠大部分债务。”

为了加强“收购属实”的效果,亚视当晚又连续追加两条声明,言之凿凿,第二条声明中还表示“王维基先生为电视通讯界资深人士,对亚视续牌及未来发展表示胸有成竹,并有详细、成熟规划”,一切看起来都像是板上钉钉。

4月1日清晨 王维基无情“打脸”

沉浸在亚视易主震惊中的媒体,连夜组稿分析王维基接手亚视的原因:这位有着香港“电讯魔童”之称的商人,自2009年一手创立了香港电视(HKTV)后,就一直苦心于向港府申请免费牌照而不成。若此次接手亚视成功,也算了却一桩“心事”。

第二幕:王维基否认收购亚视,剧情反转第二幕:王维基否认收购亚视,剧情反转

然而,就在4月1号的上午,香港电视发出公告,否认接手亚视。

王维基的不买账,让亚视再度陷入舆论危机。当日下午,亚视召开记者会“改口”,声称股权转让又有突破性发展,王征和股东黄炳均已与另一名投资者达成协议,将出售52%亚视股权,正式合约将于一个月内签署。

8小时后 亚视惨遭停牌

在亚视和王维基上演“宫心计”的同时,另外一支更为强大的“力量”正逼近亚视。由于亚视近年来负债累累,频频出现欠薪状况,香港政府已在考虑不再向其续签免费牌照。尽管亚视两位执行层面的高管叶家宝、黎嘉恩在不遗余力地发动群众向港府施加“人情压力”,但“刀下留情”的愿景最终落空。

4月1日傍晚18点30分,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召开记者会,宣布亚视现有免费电视节目服务牌照将不获续期,亚视可从今天起12个月内继续提供免费电视服务。也就是说,从2016年4月1日起,亚视将不能再提供免费节目给观众,这对于收视率本就惨淡的亚视来说,无疑是下了一张死亡通知单。

第三幕:港府宣布亚视不再续牌,大剧落幕第三幕:港府宣布亚视不再续牌,大剧落幕

至此,愚人节大戏以亚视被停牌落幕,而重重迷雾笼罩下的“接盘侠”,也因这一决定宣布放弃收购计划。在经历58年风雨后,亚视即将被打上“END”字幕。

一位深谙内情的人士告诉腾讯记者,王征原本是想通过激将法来促成王维基家族买下亚视,同时借此向港府拖延时间,试图扭转被停牌的命运。没想到事与愿违,结局朝不可控的方向滑去。

“你再不来,这里可能就没有了”

“你再不来,这里可能就没有了。”这是花姐(化名)见到腾讯记者后说的第一句话。在亚视被宣告不再续发免费牌照的第五天,记者和她如约碰面。

虽然这段时间亚视已经处在舆论的巅峰,但从表面上看,其内部还在有条不紊地运转。整个上午花姐都在忙,电话没有停过,她一连推掉了两家想要投放广告的外国客户,“他们可能还不知道停牌的真正意义,但我不能对他们不负责。”她一边说,一边看微信,全部是朋友、同事转发的亚视停牌报道,早几日她还能仔细读读,而这会儿,已再无心情多看一眼。

员工组织游行,抗议亚视拖欠工资员工组织游行,抗议亚视拖欠工资

在听到亚视不续牌照消息后,亚视目前在职的700多名员工中,只有一小部分人选择离职,剩下的大都和花姐一样仍在坚守岗位。为什么员工能在如此动荡的局面下依旧淡定工作?花姐解释说,根据香港法律,亚视必须在明年3月底停牌前,继续提供广播服务。目前,多数员工还在观望,一方面等着亚视破产关闭做最后的清算,按照劳动法规定,像她这样的老员工能获得一笔10万元以上的赔偿金;而另一方面,有消息称亚视在清盘后,香港政府可能会将所有员工过渡给“小超人”李泽楷掌管的电讯盈科旗下的香港电视娱乐——这或许是个不错的去处,这家电视台目前已经拥有了免费电视牌照。

在这里工作了10多年,花姐对老东家的感情自不必说,她曾见证过亚视的辉煌和低谷:在上世纪最为风光的那几年,亚视缔造的《我和僵尸有个约会》、《大内群英》、《法网柔情》、《我来自潮州》等剧红遍两岸三地;从内地引进的《还珠格格》更将收视抬到30个点,令对手TVB望尘莫及;旗下签约艺人最多时达1000余人,汪明荃、张国荣、翁虹、杨恭如等悉数在内……而如今,已经很久没有新剧出街的亚视逐渐被观众冷落,员工纷纷离巢。内地观众熟知的“亚姐”万绮雯和陈炜分别在2011年和2012年跳槽去了TVB,连在亚视拍了32年戏的“老人”鲍起静,也因为没戏可拍不再续约,仅剩的100余位艺人,基本都是亚姐和亚洲先生。

“接受采访还有意义么?”

1980年签约亚视拍剧的鲍起静,如今已经贵为金像影后。在和亚视长达30多年的合作中,她始终难忘拍摄第一部剧《大地恩情》时的情景。那时,她刚从大银幕转战小荧屏,对电视剧的拍摄节奏还不太适应,“每场戏的对白都非常多,全部要背下来,我好紧张。”可以说,亚视开启了她第二次演艺高峰,“在这里我重新学会了表演。”

鲍起静见证了亚视剧集的辉煌时代鲍起静见证了亚视剧集的辉煌时代

在鲍起静眼中,邱德根掌权下的亚视(1982年-1988年主事)真正抵达了它的黄金时代,“那时候,每个演员都有很多工作,简直没时间睡觉。”最忙的时候,她同时要赶两、三个剧组。到了林百欣(1988年-1998年主事)在任期间,亚视艺人仍然工作满档,“1994年拍《包青天》时,全剧160集,每个演员都可以演到100多集。当时很累很累,不过大家都很开心。”那个时候,鲍起静工作一年能赚到上百万港币,这在当时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能赚到年薪百万的还有1995年以47岁高龄参加亚姐选美的宫雪花,尽管当时她只名获第5,但风头却直盖冠军杨恭如。亚视被宣布将停牌之后,腾讯记者第一时间通过微信向其约访,只得到她回复的四个字:“有意义么?”然而,微信对话框内跳出的头像仍停留在当年她参加选美时的那一刻。

当记者随后再次拨通宫雪花的电话时,她已不再抵触,并回忆起自己当年的无限风光。亚姐比赛结束后,宫雪花人气大涨,甚至有公司以百万酬劳向她挖角,“当时另外一家电视台想我跳槽,给我100万,外加三部邵氏电影合约。虽然我已经还给亚视一个(收视)神话,但做人不能没有良心,最后就拒绝了。”宫雪花对拿百万薪酬的事至今仍引以为豪,“那时候跟我同届的杨恭如月薪只有1万块,但我已经有了百万邀约。”

至今,宫雪花都是话题度最高的亚姐之一至今,宫雪花都是话题度最高的亚姐之一

后来,留在亚视的宫雪花并没有受到重用,反倒是接演内地剧《康熙王朝》和台湾剧《家有仙妻》让她声名在外。

经历过辉煌时代的艺人都不忍看到亚视如今的惨淡光景,主持人袁洁仪在收到消息后便哭出了声。这位1989年的老牌亚姐,曾在亚视拍了十几部剧集,包括《我来自潮州》和《我和春天有个约会》。这两年,原本离开的她又被亚视执行董事叶家宝叫回来,主持了一档名叫《我爱下午茶》的节目。在亚视大楼的门口,这个节目的巨幅海报被悬挂在显耀位置。

在接受腾讯记者采访期间,她几次哽咽,不时地停下来深呼吸,“就算觉得它有问题,但也想不到它会倒闭,我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她已经做好了打算,一旦在亚视的节目被停掉,就准备回家帮老公打理内地的生意。

“没想到亚视败在了他的手里”

一家曾如此有影响力的电视台,为何会被停牌?受访者不约而同地将矛头指向了亚视目前的掌权人王征。

王征,这个打着“红顶商人”盛宣怀(清末官员,被誉为中国商父)后人标签的内地商人,在2010年入主亚视,成为最大股东,其话题争议性曾一度超过香港特首曾荫权。最开始,王征也曾立下雄心壮志,誓言将亚视打造成为“亚洲CNN”,并大刀阔斧地开拓内地市场,但均以失败告终,任期内的节目收视率几度传出为零。

宫雪花对他的不满很直接,“王征对香港市场的口味拿捏不准,只做那些成本低的访谈类节目,创意不多。电视台不拍新剧,总是重播以前的东西。”鲍起静也对腾讯记者分析道,“王征有严重脱离群众的倾向,他不顾香港观众的口味,只做自己喜欢看的节目,可能他也不了解观众的喜好。我真不敢相信,王征居然玉石俱焚地将亚视关闭了?没想到亚视败在了他手里。”

停拍自制剧堵死一条出路

近年,很多内地女孩希望通过选美移民香港近年,很多内地女孩希望通过选美移民香港

其实,早在王征入主之前,亚视就陷入了运营僵局——2007年起,亚视新剧拍摄减少甚至完全停产,制作节目的数量与质素更不断下降。“很早前,高层就算过一笔帐,投资一部电视剧得花上千万,但广告却卖不到100万。那时候卖版权的价格更是跳楼价,一部电视剧要三年才能回本,所以都不敢拍了。”花姐说。曾因制作无数经典剧集闻名的亚视,就这样放弃了自己最有力的竞争优势。在内地越来越重视版权买卖的当下,它却拿不出任何作品,活生生将一条出路堵死。到了王征任内,这种现象也并未得到缓解。

事实上,如今亚视的招牌也仅仅剩下亚姐了,亚洲先生相对知名度更弱。这几年,亚姐在内地尤其是珠三角地区走动频繁,它和当地的企业联手,设置各种分赛区,比赛名目繁多。花姐告诉腾讯记者,起初几年亚姐招商还算不错,每年略有盈利。但由于没有自制剧做长远的包装和运营,亚姐的品牌效应大打折扣,近些年也开始亏损,“那些内地企业支付的冠名费很低,十几万就想打包,我们不给他们播广告,但会让亚姐去他们工厂站站台、串个场。”

还有更残酷的真相,亚姐的比赛本质变了。一位曾在亚视销售部就职过的员工说道,“很多内地姑娘都想通过选美拿到香港居住权,报名参赛的人很多,声势一大,我们在内地就很容易招商。我把中国区交给你,标价3000万,等着大老板来砸钱,再找外包团队帮他服务。”

张诗勇曝亚视还会为男艺人安排饭局活动张诗勇曝亚视还会为男艺人安排饭局活动

亚洲先生一场活动酬劳700 拖欠了三、四个月

同样不容乐观的还有亚洲先生的发展。2013年的亚洲先生八强张诗勇对亚视的评价用了“不靠谱”三个字。他透露,每位参赛选手都要与亚视签订至少一年的合约,期间每参加一场亚视的活动,艺人会拿到700港币酬劳。他曾经出席过几场活动,但亚视却拖了三四个月没结账,“其实就几千块钱,亚视都发不出来。四个月后他们通知我去领钱,我没回去,死心了。”

此外,张诗勇还爆料称亚视还会以参加活动为名,安排亚洲先生出席莫名其妙的饭局。“当时说安排我去青岛参加活动,是晚上8点多的,我问到底是什么活动,他们就支支吾吾不说具体的,后来才知道是饭局。”

错估内地市场 赔了夫人又折兵

叶家宝在王征主控亚视的这五年里出镜率颇高,在媒体眼中,他俨然是亚视的新闻发言人。原本一直致力于推广亚姐选美活动的他在王征接手之后,转而开拓内地市场。为了改变亚视的格局,他曾亲自到内地和媒体洽谈合作,在微博最火爆的时候,他想通过新媒体渠道,为旗下的亚姐、亚洲先生打开知名度。

由于TVB艺人在内地的知名度较高,并较早进驻微博,叶家宝在谈判时都会强调,“要跟TVB艺人一样,有自己的专区”。但是,亚视在宣传上过于老派,成效并不显著。很快,他就发现内地市场并没能给亚视预留足够的表现空间。2012年,亚视在北京的某体育馆举办了一场台庆晚会,门票全部以赠票形式送出,开场时体育馆内上座率有九成,但等到徐小明压轴演出时,台下座位几乎全空,“大概只剩下他们自己的工作人员了”,一位在场的记者这样描述。

王征曾带领员工大跳骑马舞,向港府施压王征曾带领员工大跳骑马舞,向港府施压

同年,在香港本土,亚视还经历着一场道德危机。当时香港市民都在呼吁政府尽快发放新的免费牌照,借以打破观众长期在TVB和亚视之间“二选一”的局面。亚视以“加剧竞争”为名持反对态度,并多次在旗下节目中诋毁竞争对手。2012年11月11日,王征为了向政府施压,亲自带领几百名员工在港府总部门前举行“关注香港未来”集会,大跳时下流行的《江南Style》骑马舞,并在亚视直播集会全程。此举引发香港市民反感,通讯事务管理局共接获超过4万宗投诉,内容包括歪曲事实、误导大众、节目内容与节目名无关,以及滥用电视频道等。

亚视死亡幕后:自家人打自家人

花姐告诉记者,在香港,投资者是不能参与企业管理的,但拥有亚视百分之五十以上股份的王征却屡屡触碰底线。2014年,王征被人举报“左右管理层”,个人被罚款100万港币,后来再度被举报,又被罚了30万。两次罚款,内幕都是亚视内部股东斗争,这也算是“开创了香港电视先河”。

在亚视存活的58年时间里,曾有过7次以上的易主经历,进入2000年后,频率更为密集,且都夹杂着家族间的利益斗争。2010年后,亚视内部两大股东势力相互抗衡——王征通过其远房亲戚黄炳均控股52.4%,亚视主席查懋声和台湾旺旺集团主席蔡衍明则联合控股47.6%。在王征入主后,对亚视颇有野心的蔡衍明失去话事权,一口气憋在了心中。

亚视股权分配图,王征家族持股50%以上亚视股权分配图,王征家族持股50%以上

早两年一有负面新闻出来,叶家宝“护主”态度明确,言辞上很少直接提及股东。但如今,亚视内部王、蔡之间的矛盾已从最初的办台理念不同,演变到你死我活的权力争斗,他也就不再封口,并对腾讯记者坦承,亚视走向没落最大原因,正是股东不和。“这几年尤其明显,股东们不同心,亚视就拿不出钱做节目,导致节目类型很单一,像现在只有一档清谈节目,也没有明星。再加上时不时传出负面新闻,对我们打击很大。”

股东大乱斗让亚视陷入泥沼

从2012年始,蔡衍明开始收集证据,以不满亚视管理混乱,令自己利益受损为由,向法院控告王征干预亚视。2014年底,香港高等法院判决蔡衍明胜诉,王征须将黄炳均手上的10.75%股份出售。这意味着,王征的实际控股将低于蔡衍明和查懋声控股的47.6%。

王征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主动提到与蔡衍明的这段恩怨,“蔡衍明上诉导致亚视潜在投资者流失,蔡先生这五年拒绝兑现五千万投资承诺,但打官司却花了好几千万。”在蔡衍明起诉之后,亚视的财务被核查,其2013年的财务亏损已经高达3.78亿港元。王征用“我们家族被赶出亚视”来总结自己的亚视五年路。

王征决定退出亚视后,作为执行人的叶家宝曾向蔡衍明求助,但被蔡赶走。他痛心亚视今日的结局,“你也知道,这几年都是王征先生在支持我们,一直是他在给钱。其他人虽然也是股东,但却从不给钱”。叶家宝时常感到后悔,“我自己想啊,如果当初我们将股东的问题都搞好,亚视就不会到今天的地步。”

亚视还有复活的可能吗?

虽然距离正式停牌还有一年的时间,但随着“金主”王征的撤退,如何将亚视经营下去,成了叶家宝的心病。他向腾讯记者透露,以目前亚视的财力,只能维持不到三、四个月,这个维持仅仅指的是给员工发放薪水,不包括节目的制作费用。去年年底,亚视就因欠薪,卖了荃湾的一块地来临时救难,但对于庞大的电视机构运营来说,这笔钱只是杯水车薪。

叶家宝希望通过集会示威,阻止亚视被停牌叶家宝希望通过集会示威,阻止亚视被停牌

从年初开始,叶家宝便为亚视的命运四处奔走,他举办“救台”发布会,呼吁香港市民“一人一股”拯救亚视,效果甚微;他带领员工反对政府停牌,也最终无果。但值得欣慰的是,目前仍有三家财团对亚视表示出兴趣,“还在沟通,(如果事成)不光是给员工发工资,他们还会投钱去做新的节目。”

叶家宝算了一笔帐,亚视撑够一年至少需要2到3亿资金,“光发工资每个月就得1000多万,一年下来1亿多,做节目成本更高。”他的心里还是没底。此前,曾盛传亚视将播放王维基网络电视台的剧集,叶家宝则连连摇头,“这只是个愿景,他愿不愿意出钱给我们才是关键。如果没有钱的话,我们光播剧也没有意义,没有收入亚视不可能支撑下去。”

钱,钱,还是需要钱

亚视没有复活的可能性了吗?答案是悲观的,因为免费牌照没有了——有多少人愿意花钱看收费电视呢?但亚视作为一个机构,它仍然可以转型。花姐告诉记者,亚视之前想过走上星路线,目前亚视只能在香港和广东地区播放,一旦上星,广告收入将大大增加。但前提是,亚视根本付不起上星的租赁费,“没有人投钱,亚视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去上星。”

唯有资金注入,亚视才能维持正常运营唯有资金注入,亚视才能维持正常运营

也有人提议亚视之后转型做网络电视台,像王维基的香港电视一样,没有免费牌照依旧能够存活。叶家宝也想过这点,但前路依旧风险,“失去牌照,我们是可以转型做网络电视台,甚至节目制作公司,但运营资金从哪里来?”况且,将一家传统电视媒体全部转去做网络剧,大部分人会适应不了,“目前香港几家网络电视台也不是很成功,广告收入不多,所以我们要充分考虑。”

叶家宝已经做好了“光荣结业”的准备,最近他会召开亚视员工大会,除了交代目前的状况,保证他们的权利不会受损害之外,还会告诉员工,“要退就光荣地退。”

而亚视这一年还能否撑下去,关键都在未来的这一两个星期了。

总结陈词:

曾创造了华人电视史上无数第一的亚视,最终陨落于时代。

王征接手的前几年,亚视全心想要打开内地市场,最初就想进军北京,后来慢慢地只在珠三角范围落脚。像没了电的唱片机,它的肉身已经沉重苍老,打不起精神。再看看TVB,虽然整体也在走下坡路,但它知道香港才是它们的阵地,拍的剧都是香港人爱看的,他们包装的明星,仍然有大批粉丝。而这些,亚视都不再拥有,它失去了根本。

还有什么比“没了根本”更可怕呢?

请填入投票ID
分享

相关专题

亚视义演筹500万填亏损

亚视正面临困境,发不出工资,无钱拍剧...[详细]

亚视“气数已尽”?

亚视可能将于本月底关闭?发言人称“运作正常”...[详细]



往期回顾

更多
  • 最新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
  • 12月
  • 11月
  • 10月
  • 09月
  • 08月
  • 07月
  • 06月
  • 05月
  • 04月
  • 03月
  • 02月
  • 01月